123读笔 > 青金石 > 第二章 心有挂碍

第二章 心有挂碍

  天边一抹朦胧的鱼肚白,笼得延绵的雪山若有似无,静静伫立,高贵而冷艳。清凉如水的晨风里有空灵悠扬的诵经声,隐隐约约,回响荡漾,晕染得天上地下皆是**肃穆。

  晨雾迷蒙里,赵奕与萧轩并排走着,两个人都下意识的放轻了脚步声,犹恐惊扰了无处不在的神明般,连呼吸都压低得悄然无声。

  大殿厚重的木门敞开着,殿里点着酥油灯,小小的火苗闪烁跳跃,灯盏极多,一眼望去,身影清瘦的上师就如同坐在灯火的海洋里。上师安然地阖着眼,脸庞清矍,灰白的长眉毛无风自飘,仙风道骨,寂静安详。

  赵奕拉住萧轩,静静等候在门口。

  萧轩低头看去,殿内的地上,每一盆酥油灯盏里都笔直地插着一排灯芯,齐整整的一排火苗便跳跃其上,精灵般活泼的火苗,如一个个有生命力的小东西,列队而舞,左右摇曳,舞姿神似。

  一时间,萧轩看得入了迷。

  “来了,”上师睁开眼睛,安然浅笑,“都坐到我身边来。”

  “上师!”赵奕弯腰合什前一拉呆愣了的萧轩,踏入大殿,毕恭毕敬地跪坐在上师身旁的蒲团上。

  “解惑,”上师再次微阖着眼睛,“需,先洞悉自己的内心,了解所遇上的困惑。是恐惧或是欢喜?”

  “我,困惑自己迷恋上了梦境,”萧轩一时莫名的无所适从:“我欢喜,也恐惧。”

  赵奕在一旁摇头瞪眼,上师问的是二选一,这厮居然两样都选?!

  “嗯,”上师明了地点头,“还记得何时开始的喜欢?”

  “似乎,”萧轩眸光一滞,“从一开始就喜欢了。”

  上师仍然阖着眼:“那可明白,为何现在开始恐惧?”

  “明白,”萧轩望向酥油灯的火苗,眼神空虚涣散,“明知爱而不得,又无法控制自己,所以恐惧。”

  “嗯。”上师缓缓睁眼,随手一指面前的一册经书,再阖上眼睛,“把经文背熟,再来见我。”

  “是。”萧轩蹙眉,没有再问,双手握了经书,行礼离开。

  一踏出殿门,赵奕连声问:“你又恐惧又欢喜的,不知道二选一的吗?偶服了唷,看看,看看,叫背书了呗!活该被罚!”

  萧轩毫不理睬,边往前走去边展开经书,朗声诵读:“观世音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时,照见五阴空,度一切苦厄。舍利弗……”

  赵奕轻轻一叹,跟萧轩在身后,低低地接着往下背:“色空,故无恼坏相,受空,故无受相,想空,故无知相,行空,故无作相,识空,故无觉相……”

  萧轩诧异地转身,瞪着眼看熟练背诵着经文的赵奕,赵奕一脸虔诚的神情,并没有停下背诵:“何以故?舍利弗,非色异空,非空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识,亦如是。舍利弗,是诸法空相,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是空法,非过去、非未来、非现在。是故空中无色……”

  赵奕一字不差地背诵完整部经文,看萧轩用不认识他似的古怪表情盯他,得意地一笑:“就许你一个人困惑么?!我也曾当过伤心人的啊!所以,背背佛经,清清心啊!”

  见萧轩依然盯着他看,赵奕难得正经的脸上布满了**:“这是,般若波罗蜜多心经。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意思是,形相等于空间,空间等于形相。”

  赵奕缓缓抬头看向天空,朝阳染红了天边,也染红了巍峨耸立的雪山,天地间一片妖娆:“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是故空中无色。意思是,空间其实是没有形相的。”

  “无智亦无得。以无所得故。意思是,不用智慧去强求,所以得到与否并不重要。”赵奕回过头与萧轩淡然对视:“萧,这些是经文里我所能领悟的句子,其余的,要靠你自己了。”

  看着恍若换了一个人似的赵奕,萧轩点点头。

  几天之后的清晨,萧轩再次跪坐在上师身前。

  听完萧轩流畅地背诵完经文,上师安然浅笑,“心无挂碍便得无有恐怖,远离颠倒梦想。你,悟否?”

  萧轩低头:“上师,我心有挂碍,难以释怀。我做不到,不去想梦境里的一切。”

  上师点点头,把手掌摊开,接住一缕从屋顶漏下的初升阳光,看着颗颗粉尘在光芒里变成金色,流畅地飞舞:“无色无形的尘埃,在此刻,成为无数的金色的颗粒。你,看到了尘埃在做什么?”

  萧轩细细看着,“尘埃在自己被阳光照耀的瞬间,显现出最美好的样子,肆意的舞出最自由的动作,用尽所有的力气。这样便不会遗憾,存在于光线里的时间并不长久了。”

  “光线不见了,”上师收回手,拉过一张唐卡挡住阳光,“现在你看到了什么?”

  萧轩望向虚空:“看不见了,可是,我可以感觉到,尘埃还流连在光线待过的地方。”

  “你,有执念。”上师静静地看着萧轩疑惑的眸,“尘埃落定或是尘埃漫天,尘埃都是无知无识的。”

  “上师,”萧轩眸色沉寂,“梦境也是无知无识的对吗?是否我不去想,或不理会,便不再迷惑?可为什么梦境只出现在我一人的睡眠里?”

  “那是你的缘。”上师双手合十,音色明朗,回答的语声听在萧轩耳里如古钟长鸣:“婆娑世界,花鸟鱼虫,一缕清风,一片云彩,一丝阳光,一点雨露,只要与你有交集,便是有缘。”

  “有来便有往,有缘即有劫,缘劫本同源,区别的只是一个得到,一个付出。”上师看着萧轩的眼神,让一旁跪坐着的赵奕不由自主心生怜悯也看着一脸茫然的萧轩。

  “缘,劫……”萧轩静默了好一会儿,突然热切地看向上师,激动得声音微微颤抖:“我的缘,或我的劫,够与梦中人交集吗?”

  “你疯啦?”赵奕一个激灵蹦了起来,“说什么呆话?你要与你梦中的人交集,你得先睡觉,做梦。哪里再来的一个你去入你自己的梦?再说了,人怎么可能进入梦境,难道你认识哆啦A梦?找它借进入梦境的机器?!!”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123dubi.com。123读笔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123dub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