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读笔 > 青金石 > 第一章梦中人

第一章梦中人

  晨曦的光从落地窗柔柔透进来,颜色澄净,天地间一片素净美好。萧轩睁开眼睛,捏捏眉心,一脸无奈:“又梦见她了……”

  时不时的就会梦见她,这个穿着襦裙广袖的古代女孩。最早出现在梦境里的她,小小的糯软的,刚长了四颗小白牙。现在的她,已经长成了如花少女。萧轩一开始觉得自己就像在看一部只有一个主角的连续剧似的,饶有趣味。

  直到最近,梦开始密集了起来。当萧轩发觉自己只要一闭上眼睛,就会不由自主地寻找她的身影时,才猛然醒悟,自己已经被梦里的她吸引了。

  在梦里,静静的,看着她的人生缓缓流淌,这种陪伴着她感觉,真的很好……迷恋的美好错觉,一定是因为习惯成自然,而造成的吧?!

  萧轩轻轻晃了晃头,睁开眼睛望向窗外,海平面上一抹绚丽,旭日初升了。

  “萧,上师已出关,”一抹修长挺拔的身影在叩叩两声后推门而入,随着萧轩望向朝阳灿烂的光芒,睫毛悠长的眼里神采锐利,此刻倒映着金色的光华,衬得他俊美而冷漠的脸庞泛出柔柔的阴柔。他把手插入裤兜,一派悠闲,声音沉静:“明天,出发去西藏。”

  “嗯,”萧轩一动不动,露出薄被的健硕胸肌,腹肌被阳光冉冉镀成了明晃晃的金色,他轻阖着狭长的眼,棱角分明的脸庞流光溢彩,整个人看起来美好得不真实。

  “上师说,你的症状,属于被催眠的一种。出现在你梦里的那个姑娘,你从来没有见过。因此,你被梦中人所催眠。萧,你的智商,堪忧啊!”赵奕悠悠地欣赏着萧轩棱角分明五官深邃的脸倏然变得暗沉,满意地伸了个大大的懒腰,然后叉着腰,对着大海朗声大笑,“哇哈哈哈哈……”笑声肆意而魔性,瞬间破坏了他之前成熟稳重的清冷气场。

  “这可是世界上海拔最高的民用机场之一耶!”在拉萨贡嘎国际机场降落,赵奕眉开眼笑,嘀嘀咕咕着,“偶来啦,神秘的雪域高原,神奇的那若六法,夺舍转世!”

  “喂!夺舍转世,那可是死亡之后马上用另一个身体复生的转世方法,你就不觉得神奇至极吗?萧?”一身藏青色藏袍的赵奕,一路故作夸张地黯然神伤:“萧!你倒是给我个反应啊!我跟着你,这不是担心你嘛!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连我心爱的菇凉,约我去海滨浴场,我为了你都辞了呢!”

  下了飞机直到坐上越野车,一路上萧轩一直把自己整个人陷入椅子里,淡然闭着眼假憩,完全忽视跟在身边的赵奕。

  “我特意为你准备好的藏袍为嘛不穿?害我自己一个人穿,这一路上被观赏得有多不好意思的你知道啵?!”赵奕拉拉藏袍垂下来的一边袖子,翻着白眼斜斜看着一身休闲装的萧轩那一脸拒人千里之外的冷漠,喋喋不休:“你兄弟我,真的真的不是专程跟来看你笑话的啦!我,也好奇那个入你梦的菇凉呐!”

  车窗外齐整整的白杨树一排排掠过,在萧轩沉寂的脸庞上投下一抹抹阴霾。

  许多白色的佛塔如山花烂漫,点缀在视线尽头葱绿一片的山丘上,丘陵正中央,一座古老的寺庙青烟袅袅,仙气缭绕。金色的**在古老的寺庙屋顶上熠熠生辉,颜色鲜亮的胜利幢在风里飘逸轻拂,沉沉的钟声在夕阳里缓缓鸣响,带着从古至今,阅尽岁月沧桑的了然,悠扬的回响在天地间。

  站在寺庙门口的萧轩狭长的眼微微眯起,无法控制自己一脸的震撼。

  赵奕得意洋洋地瞄着萧轩,勾起一边嘴角:“感觉当头棒喝,醍醐灌顶吧?孺子可教也!有我第一次听到这里的钟声的好悟性!”

  一个小沙陀眉眼稚嫩,淡然笑着,站在一旁等着赵奕摇头晃脑地显摆完,才躬身一礼:“上师有请。”

  赵奕连忙拉着萧轩鞠躬回礼:“有劳啦!”

  跟着小沙陀进入幽暗而宽阔的大殿,萧轩欣赏着一根根彩绘辉煌的柱子,精致大气的壁画,珠光宝气的佛家八宝,随着小沙陀的带领,穿过一层层大门,来到一间挂满唐卡的大殿里。

  一进门,赵奕轻轻一声惊叹:“来到蒲团的世界了啊!”

  只见直到大殿暗影处边沿的视线尽头,地上摆着了满满当当的蒲团。有三五成群的喇嘛团团围坐,气定神闲,不紧不慢的谈话声音在酥油灯摇曳不定的明黄光芒里,给人一种心安的放松感。

  赵奕轻手轻脚地跪在身边的一个蒲团上,一拉萧轩:“在这里等,上师正辩经呐。”

  “你们来了,”人群里一个眉毛灰白的老喇嘛微微笑着,转身看着萧轩,“你,相信前世今生,轮回转世吗?”

  萧轩回望着上师睿智的眼神,只觉得自己内心都被看透了似的,一阵无所适从:“我,我没有思考过……”

  “嗯,一路风尘,你们可早些休息。”上师点点头,慈眉善目,“明早再来吧。”

  躺在禅房的床上,可以看见敞开着的窗外那连绵的雪山,月光挥洒,雪山莹莹发光,圣洁无瑕。赵奕睡眼迷蒙地嘟囔:“萧,你记得关窗户啊……”

  萧轩躺在床上毫无睡意,起身关上了窗户,吹灭酥油灯,睡在禅房另一头床上的赵奕已经呼噜连天了。

  “前世今生?轮回转世?”萧轩轻轻呢喃自语,神思恍惚:“梦里的她,难道是我的上辈子……”

  娇俏的小姑娘挽着广袖,露出胜雪的小臂肌肤,提着一杆毛笔,全神贯注地在长桌上的宣纸里写着什么,翠玉色的镇纸熠熠生辉。

  写完了,她嘴角一翘,红润的唇色令人目眩:“当然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啊!关于前世今生嘛,我这里可是寻到端倪了呢!”

  “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君恨我生迟,我恨君生早。--这,是第一世,遇上他,他已垂垂老矣了;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恨不生同时,日日与君好。--这是第二世,还是太晚了,他,老了。”她的声音娇脆酥甜,嫩白的兰花指拈着宣纸,轻轻吟哦,柔柔摆动的及膝长发乌黑而秀美,衬得她的小脸蛋一片朦胧,盈盈的忧思清浅,“我生君未生,君生我已老。我离君天涯,君隔我海角。--这第三世,又生得太早了,遇上他,自己已老了。我生君未生,君生我已老。化蝶去寻花,夜夜栖芳草。--这第四世,还是太早了,既然生而为人不能相知相守,那么,祈望上苍,再下一世,就做蝴蝶吧,成双成对,白日寻花,夜宿芳草。这样,也好……”

  一片酸楚袭来,萧轩深深地呼吸,也无法制止心底那猛烈的抽搐。

  “萧!萧轩!起床啦!”被赵奕大力摇晃着睁开眼睛的萧轩,一副魂不守舍,喃喃着,“君已老……”

  “又梦见啦?”赵奕仰天一声长叹:“我们回来再讨论君老没老,一整天的时间里,上师只有在早课后有空而已,错过了就要再等明早了啦!”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123dubi.com。123读笔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123dub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