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读笔 > 穿书后我成了丞相的炮灰前妻 > 638:大结局(一万四千字)

638:大结局(一万四千字)

  不消片刻,带着血腥之味道的兵马从乾清宫外冲进了院子里。

  领头之人是本该在城外大营镇守的一品武将徐磊,满身的肃杀血腥之气。

  “顾秦,你魅惑君王霍乱朝堂,当诛。”徐磊就站在那对着隔着许多大臣站在殿门前走廊上的顾秦大声高吼。

  院子里的武官还好,文官都不自禁的梁两侧退去,深怕自己遭遇池鱼之殃,毕竟对方是来讨伐顾秦的。

  “何为魅惑君王,何为祸乱朝堂,本丞相做了什么?”无论百官说什么一直未曾开口的顾秦在这个时候开口了。

  “把控朝政,冤枉忠臣,控制太子,这还不是祸乱朝堂?”

  顾秦弹了弹衣摆,“徐将军,陛下醒了,你知道吗?”

  徐磊面色微变了一下。

  “别说你不知道,早一会儿就传百官进宫了,消息可谓是传遍了整个京都城。”

  “你休要狡辩,陛下昏迷多日初醒,思绪定是不清晰,更容易被你控制。”

  顾秦也不辩解,“各位大人,你们说说,早一会儿你们见到陛下的时候,陛下思绪可清晰?”

  顾秦这一句话可谓是送命题。

  说不清晰吧,这是欺君,说清晰吧,这徐将军既然杀到了这,那么大军肯定是包围了皇宫。

  “陛下思绪清晰。”李阁老第一个站队,说完就站去了一个空旷的地,独自一人。

  “陛下思绪清晰。”乔钟是个老直臣,虽然没少弹劾顾秦,但是顾秦这个问题他选择思绪清晰。

  不多一会儿,李阁老这边便站了一小波朝臣。

  “陛下思绪不清晰。”终于有人说出了异样的声音,站到了李阁老的对立面。

  “陛下思绪不清晰。”一波人毫不犹豫斩钉截铁的跟了过去。

  如此,朝臣就分出了两拨人,还有第三波人,就是游移不定的,不知道该选择哪一个的,站在了院子的中央。

  站在角落里的吴王不知道何时混到了里面。

  “顾秦,你休要再企图挣扎狡辩,今日本将军就清君侧,还我洪国一片安宁。”徐磊并没有等着犹疑的第三波人去选,直接拿着刀就朝着顾秦冲了过去,这一行为吓得站在中间的那脖子官员立刻分散性的跑散了开来。

  而这一跑就是本能了,自己下意识选择了哪边就是哪边。

  徐磊没能冲到顾秦面前,就被站在院子里的御林军给拦住了,徐磊满脸的不屑,“顾秦,你以为就凭这几个人能拦得住本将军吗?本将军既然出现在这,就足以说明整个皇宫的形势。”

  “什么形势?被你攻占的形势吗?”顾秦反问,“敢问徐将军这可是要造反?”

  徐磊被噎住了。

  “将军,休要跟他废话,他就是想要拖延时间。”副将王翔替徐磊解了围。

  “哼,已是强弩之末,拖延时间还有什么用。”徐磊不屑,举着刀准备动手。

  就在这时,顾秦身后关着的乾清宫大门再次开了下来,这一次季承烨是被人扶着走出来的。

  “徐磊,你好大的胆子。”哪怕现在季承烨面若枯槁,走路还需人扶着,但帝王的威严一点儿也不损。

  谁也没想到说了这么久都没反应的季承烨竟是再次出来了,在这之前,他们真的以为季承烨被顾秦挟制了,不然为何他们那么弹劾顾秦,季承烨都没有半点动静,还有这人都冲到他的寝宫门口了,他依旧没有半点儿动静,这不是被挟制是什么。

  “陛下。”徐磊面色僵了一下。

  “谁允许你带兵进城,还攻进皇宫,你这是要造反不成?”

  “臣是在清君侧,不能让陛下被妄臣顾秦蛊惑。”

  “呵……”季承烨冷笑,“你清得哪门子君侧?就如你所说,你是在清君侧,那么现在朕醒了,朕命令你退出城外,你可领命?”

  徐磊面色一下子僵在了那,颇有进退两难的境地。

  “将军,陛下刚醒,思绪不清,定是被顾秦给胁迫了。”副将王翔再次出声。

  季承烨没理会,而是看向了下面分在两侧的众官员,“你们也觉得朕思绪不清,被顾秦给胁迫?”

  “臣不曾,臣觉得陛下思绪清晰,丞相忠心辅佐。”依旧是李阁老带头拥护。

  “臣附议。”与李阁老站在一侧的那些个官员纷纷附议。

  而这让另一侧的官员面色不好看了,他们面面相觑了片刻,最后纷纷开言,“陛下初醒,思绪不清,我等为臣者不可看着陛下犯糊涂。”

  “吴王,你也这么看朕?”

  也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吴王刚刚好站在了这一列。

  照理说,本该是吴王带着一方官员以清君侧的名义进宫的,哪里知晓在他们行动前,季承烨醒来了,就变成了现在这不进不退的局面。

  他本该无条件站杜振那边的,但杜振并不是什么好东西,可若他站季承烨这边,要是季承烨输了,他岂不是站错队,他还要怎么跟杜振虚与委蛇,现在的杜振可不是当年需要稳固势力的杜振,而是大权在握,若是他站错了,直接被抹杀是完全有可能的。

  他的大本营毕竟在封地,这次参合,也是为了让杜振和季承烨两败俱伤,好坐收渔翁之利。

  如今看来这局面很是一边倒。

  但现在季承烨醒了,他要是太堂而皇之,可就名不正言不顺了。

  “臣觉得陛下思绪还算清晰,只不过陛下是真的清晰,还是其他原因,臣就不知道了。”思虑了片刻,吴王给出了这么一个答案。

  “呵……”季承烨再次笑了,有些冷,却又有些怀念的味道,“八哥,你现在可明白为何当年继承皇位的是朕而不是你了吗?”

  这是吴王心中的一根刺,明明他与季承烨只相差一岁,却是季承烨被选中做了帝王,而他则是被丢去了贫瘠的封地,还在路上差点死掉。

  这么多年慢慢建立势力,步步为营,没人知道他的艰辛。

  “你就是没有明确的目标,做事总是摇摆不定,想着双收,这天下哪有这么好的事?”

  一听季承烨这话,吴王觉得自己被看穿了,想愤怒反驳,却跨不过自己心里的那道坎,不到明朗化的局面,他绝对不会在明面上做出选择。

  “为帝者需杀伐果断,这一点是你最欠缺的,所以你只能为藩王,而朕为帝。”

  吴王依旧不做声。

  季承烨失望地摇了摇头,但凡吴王能反驳他一句,他都敬他是一条汉子。

  “陛下何必这般说吴王。”人群里,一穿着御林军服饰的人站了出来,卸下了头上的盔帽,众人这才发现,竟是本该在天牢里的杜振。

  “朕以为你打算一直躲着。”季承烨看向了站出来的杜振。

  “臣为何要躲着?”杜振满面不屑,“臣乃被人冤枉,没什么见不得人的。”

  “杜振,你说这话自己信吗?”

  “陛下,太子被顾秦这个妄臣蛊惑胡乱冤枉忠臣,臣乃老臣,当年先帝去世,将陛下交于臣,臣有责任监督陛下,今日臣就要清君侧,陛下你想清楚,是要护着这顾秦,还是要交出来。”

  这吴王简直太没用,太不堪重任,若不是如此,他也不必亲自站出来。

  “交如何?不交又如何?”

  “交出来,自是好,陛下可以在宫中好好养身子,若是不交出来,臣觉得陛下可能身子不适到不合适再处理朝政。”

  杜振这话才叫真正的威胁,说白了,都是囚禁,只不过一个是好言好语,还能有点人身自由,还有一个就是强制执行了。

  “杜振,你以为朕还是十几年前任由你拿捏吗?”

  “陛下此言差矣,臣从未曾想拿捏陛下,臣只是尽忠职守,为国为民。”

  “呵……”季承烨冷笑,“顾秦朕今日护定了,你当待朕如何?”

  “来人,陛下被妖人蛊惑,杀妖人,救陛下。”杜振直接就下了命令。

  顿时,前一刻还围着官员的御林军们立刻分成了两派厮杀在了一起,一半攻击顾秦,一半护着顾秦,颇有几分内斗的意思。

  “王翔去外面调人,速战速决。”杜振没什么耐心,离成功只差一步了,他不想慢慢等。

  “是。”副将王翔领了命就冲了出去。

  外面的人冲了进来,本来分庭抗礼的局面瞬间一边倒,不过片刻的时间,维护顾秦的人便败落了下来。

  见此,季承烨直接推开搀扶着他的宫人站在了顾秦的面前,将顾秦给护在了身后。

  这让想要抓捕顾秦的人愣是没地方下手。

  “杜振,朕看你敢……”季承烨奋力护着顾秦,满目愤怒。

  杜振满脸不屑,“陛下,你到现在还看不清形式吗?”顾秦的命不足为惧,所谓杀顾秦不过就是一个宫变的幌子罢了。

  “杜振,你这是要造反吗?”

  “臣只是清君侧,并没有造反。既然陛下屡次听不懂臣言,想来陛下定是昏迷刚醒,思绪不清明,看陛下这状态怕也是不合适继续坐在现在的位置上了。不过不要紧,陛下皇子那般多,继承皇位的人选还是有的。”

  “杜振。”季承烨似是被气到了,直接喷了一口鲜血,顾秦从后面将人给扶住,“你怎么敢?”季承烨满眼的怒火,“就算朕不舒适,朕还有太子你怎么敢……”

  “自古立长立嫡,三皇子一非长子,二非嫡子,都是陛下一意孤行不听劝,不合规矩的事就不该存在。”

  “既如此,朕废后,立德妃为后。”

  “哈哈哈……”杜振像是听到了什么大笑话一般,“陛下,你现在以为这些还能是你做主吗?”

  这话谋反的意味真的是再明显不过了。

  “杜振,你竟敢反?你该当何罪?”

  “来人,陛下思绪已经不清晰,请回寝宫内,抓住妄臣顾秦,杀无赦。”杜振直接下了命令,不再跟季承烨废话。

  围着顾秦和季承烨的人当下再次动了。

  “吴王,你就这么看着杜振谋反,看着朕陷入困局?”季承烨再次喊了吴王。

  吴王这个时候只觉得心里大块,不过面上却是一副为季承烨好的样子,“陛下,臣看你还是好好休息吧。”

  季承烨眸子里闪过一丝痛色,他所剩兄弟就只有吴王和梁王,他并不想下狠手,这才提前醒来给造成这样的局面给他机会,不然由他带着叛军进宫,就真的没有退路了,哪怕他想放过他。

  但即便是如此,他如今竟是真的一点儿兄弟情也不顾。

  “你这也是要反?”季承烨满脸痛色。

  “陛下,臣什么都没做,臣就是觉得你该刚醒该多多休息。”

  “那你这是赞同杜振的话了?”

  “杜大人所言并无不妥。”

  “你们呢?”季承烨问向了与吴王一列的那些个官员。

  这些官员面面相觑,最后集体谏言,“陛下刚醒,思绪不清,还请陛下好好休息。”

  “哈哈哈……”季承烨悲凉大笑,“好,好,好……”此刻的季承烨像极了最后的挣扎。

  叫了三声好之后,季承烨收敛了面上的情绪,只余冷凛和威严,“你们呢?”

  季承烨又看向了李阁老那边。

  “臣誓死效忠陛下,与陛下共进退。”以李阁老为首,一波朝臣立刻表忠心,哪怕在这个很有可能会被诛杀的时候。

  “陛下,你就不要再做无畏的挣扎了。”杜振满脸嘲讽。

  季承烨没搭理,而是看向了顾秦,“顾秦,动手吧。”

  季承烨这一句并没有引起任何波澜,百官只以为这是季承烨最后的挣扎,杜振更是满脸的不屑,挥手让人攻向季承烨和顾秦。

  顾秦不紧不慢的从怀中拿出火折子和一个竹筒,点燃举高,一簇烟花在这暗夜的高空里绽放,显得格外的美艳。

  众人隐约觉得有些不对劲,但眼前局面这般一边倒又能有什么不对劲。

  竹筒一点,前一刻还对着顾秦和季承烨刀剑相向的人,立刻反手将刀剑对准了杜振。

  杜振脸色一愣,当下变得很难看,没想到这里面竟然有人反水。

  他的第一反应就是向后退去,缩进了从外面冲进来的军队人群里。

  以徐磊王翔为首护在了杜振的面前。

  “季承烨,你是觉得你这么十几个人就想与我这身后几万的军队斗?”

  撕破脸了,杜振也不要那最后一层遮羞布了。

  “是又如何?”季承烨满眼睥睨,如俯视蝼蚁一般俯视杜振。

  “你是不是忘了你当初是如何坐上这帝位的?当年我能扶你上位,如今就能拉你下位,好言相劝你不听,就不要怪我不讲情面了。”

  “你这是终于承认你有不臣之心了?”

  “罪名都给我定下了,是不是重要吗?”

  “杜振谋反罪名坐实,杀无赦。”季承烨冷凛着眸色下了杀令。

  院子里满是官员,不适合动手,季承烨这边的人不断地朝着杜振那边逼近,将人往院子外逼去。

  杜振并不需要多逼迫,径自就退了出去,外面是他的大本营,那里才是安全的。

  现在的季承烨不过就是离了水的鱼,在做着最后的挣扎罢了,他且看他跳一会儿,即是不想活,他也没必要留着他了,刀剑无言,不小心伤了死了多正常。

  战场外移,从乾清宫的院子里移到了乾清宫的大门前。

  季承烨与顾秦也去了外面,一些个胆大的大臣也去了外面,一些个武将更是加入了战斗,此时不动还待何时。

  外面的场景血腥极了,满目看去,全是穿着甲胄的士兵,整齐规律。

  “现在缴械投降者,朕免你们罪。”都是他的子民,不过是被杜振蛊惑,季承烨并不打算全部绞杀。

  “季承烨,你觉得你这话可笑吗?”杜振满脸嘲讽。

  “誓死效忠杜大人。”

  “誓死效忠杜大人。”

  不知谁喊了一声,然后便是响彻夜空的高呼。

  站在季承烨这边的一些个官员冷汗淋淋,瑟瑟发抖,陛下这时候在断自己的后路,如此杜振怕是连他们都不放过了。

  劝说无意,季承烨直接下令,“杀无赦。”

  季承烨一声令下,只见高呼的那些个士兵里,一些个士兵从怀里拿出了一根红色的带子绑在了头顶上,再然后直接挥刀砍向了那些没绑带子的。

  顿时间形势大转,就这么自相残杀了起来,不,该说里面参合了两方的人。

  见此场景,杜振大骇,没想到他的人里面竟然参合了这么多季承烨那边的人,他是何时渗透的?

  刀剑声、嘶吼声响彻夜空,鲜血如泼墨般染红了乾清宫门前的青石板。

  一些个老臣恍若又看到了十几年前的场景。

  不知过了多久,厮杀接近了尾声,杜振和他的拥护者被围在了中间。

  这一刻的杜振不再狂妄,而是满脸的不可置信,他完全不明白,到底为什么他今日会输,明明万无一失,筹谋多年。

  “季承烨,你就是今日杀了我又如何?顾秦这个祸臣,你这般事事护着,焉知他不是第二个我?”

  杜振这是眼见着败落,还不忘挑拨离间。

  “他不会。”季承烨斩钉截铁。

  “当年先帝也没曾想过我会这般。”

  季承烨面上一点儿异变都没有,“你可知顾秦是谁的学生?”

  “谁的学生有区别吗?”

  “朕以为有。”

  “那还请陛下可怜可怜老臣,告诉老臣答案。”说得是可怜的话,但杜振脸上却是满脸的嘲讽。

  “顾行。”

  “你说谁?”杜振觉得自己听到了幻听。

  “你从年少开始的噩梦,晋安国公府的长子顾行。”

  “不可能,那家伙死了。”

  顾行真的是杜振的噩梦,只是提到名字,杜振就为之变色。

  百官亦震惊了,顾秦竟然是顾行的学生。

  那个精才艳绝的人教出来的学生连中三元一点儿也不奇怪,还有后来的种种。

  “信不信由你。”季承烨没打算说到杜振相信,“你以为顾秦走到如今真的都只是运气吗?你以为顾秦的才情真的只是死读书吗?你以为朕真的那么愚蠢,愚蠢到任用一个一无是处眼里只有女子的人为丞相吗?”

  刚刚被季承烨反败为胜,杜振都没有这种绝望感,但季承烨的这些话。

  “你以为你输给了朕?你终究还是输给了你的噩梦顾行,你以为当年若不是他厌恶朝堂之争,还有你的立足之地?你醒醒吧,杜振。若不是顾行不屑这些,你以为你能蹦跶到今日?”

  季承烨这是典型的打蛇打七寸,几句话就让一个意气风发的人被打击得要崩溃。

  “压入天牢,明日处斩,朕要让所有人看看违逆者的下场。”战的时候是杀无赦,而局面已控制,就没必要了,默默的死太便宜杜振了,“朕乏了,都退了吧。”

  “别啊,九弟,这还没结束,就要去休息了吗?”一直称呼季承烨为陛下,一直说话模棱两可,一直站在人群里装小羊的吴王终于忍不住站了出来,且一开口称呼直接变了,整个人的气质也从羊变成了狼。

  顾行这个人吴王不是不知道,但那是杜振的噩梦,与他有何干系?

  现如今,杜振与季承烨刚刚好斗得两败俱伤,他刚刚好乘虚而入。

  他的人借此机会从城外进了皇宫,而攻占皇宫的时候,他的人都在后方,因此实力保存得非常的好。

  “八哥这是还要做什么吗?”季承烨停下了脚步,看向了从人群里走出来的吴王,他说去休息也不过就是再给他一次机会罢了。

  “九弟这话说得,你看你昏迷初醒思绪不清的,又护着妄臣,哥哥我真心觉得你不太合适坐这个位置了。”

  “八哥这是要篡位?”

  “九弟这话说得,这位置不是谁有实力谁做吗?当年九弟运气好吧了,如今这风水轮流转,运气也该落到哥哥我身上了。”

  “那八哥当如何?”

  “当然是请九弟让位了。”说着,吴王拍了拍手,顿时场景又变了,围着杜振的那些人,有一些扯掉了头上的红带子,这么一反杀,没红带的瞬间多过红带子,又是一阵反转的围剿,最后所有人被军队给包围。

  “我竟是没想到,没想到……”一直自以为是的杜振变得更崩溃了,低估了季承烨和顾秦,没想到现在竟是又低估了吴王,他这是完全都在给吴王做嫁衣。

  “杜大人别这么激动,本王还得谢谢杜大人。当然也要谢谢九弟。九弟你是自己写退位诏书,还是要八哥我代劳?”

  吴王与杜振不同,他是正儿八经的皇室子弟,直接篡位就行,也不怕谁服不服,毕竟这江山又没有易主,自古来皇室更替,不都是强者上位。

  “朕本来打算饶你一命,既然如此,你也休怪朕无情了。五哥,你也看到了,不是朕不顾兄弟之情,是八哥不想留朕活路。”

  吴王愣了一下,不知道梁王又从哪里来。

  而这个时候,一开始带着盔帽的那些人里面,又有一人摘下了帽子,赫然是早已经离京的梁王。

  围观的朝臣看得一愣一愣的,这反转真的是一个接一个,他们觉得自己都快要反应不过来了。

  “八弟,你以为九弟继位真的只是杜振随意选中的吗?”

  “什么意思?”吴王有些心慌。

  每个人都有痛脚,只不过不同罢了。

  “九弟继位是父皇下的遗诏。”

  “不可能,父皇都死了,哪里来的遗诏,不可能……我比他优秀,父皇定是喜欢我的……”

  是人都有痛脚,吴王的痛脚就是先帝,先帝在位时,他就一直与季承烨争,一直没有季承烨得先帝喜欢,后来杜振选心底又不是他,他一直耿耿于怀,想要证明自己优秀,而今告诉他,季承烨的皇位是遗诏,都是笑话,简直就是笑话。

  “怎么可能?”还有一人震惊的就是杜振,他一直以为自己控制了季家的皇脉,现在却告诉他不是,他才是局中的那一个。

  “杜振,父皇早就察觉你的不臣之心,铺好了路,只是没想到你那般狠毒,他没能来得及实施,但这并不代表事情就这样结束了。不要以为你对本王王妃做的那些事本王不知道,本王告诉你,本王的王妃好好活着,女儿也好好活着,儿子更好好活着,你给本王塞得那个女人本王碰都没碰过,生的不过是野种罢了。死的那一个也是野种,你还真以为能撼动本王不成?”梁王不过也一情根深种之人罢了。

  “不可能,不可能。”

  “五哥,不要说你不觊觎皇位,不如弟弟让给你?”吴王立刻改口。

  “本王不需要。”

  “五哥,何必装呢?”

  “本王不需要,当年父皇让本王选皇位和琼儿,本王选了琼儿,是本王自私,将重任推给了九弟。如今本王就更不需要了。”

  这一点顾秦竟是不知道的,不过这不重要了,结局是他们赢了就行了,毕竟这些都是皇家密辛。

  “既然五哥不能好好说话,那五哥就去陪九弟吧。”现在已经是骑虎难下,吴王索性一不做二不休直接下令绞杀,“都杀了,杀无赦。”

  吴王刚下令,从暗夜里突然闪出了一群黑衣人,团团将季承烨梁王顾秦以及这边的忠心朝臣护住。

  “护龙卫。”吴王一声惊呼,随后大笑,“哈哈哈……父皇他真的偏心至此,连护龙卫都给了你……”

  本来吴王还觉得季承烨和梁王在胡诌,如今才发现,他自己才是个笑话。

  笑完之后,吴王满脸狠戾,“护龙卫又怎样?我有兵马,你以为就凭区区护龙卫能奈我何?”

  吴王这才说完不久,四面八方便有兵马冲了过来。

  吴王以为是自己的兵马,待人走近了才发现不是。

  “陛下,已清剿反贼。”

  “陛下,已清剿反贼。”

  “陛下,已清剿反贼。”

  四位头领纷纷请奏,众人头上都绑着红带子。

  有一个是梁王的人将领,他们认识,另外两个竟然是霍家兄弟,这时众人才发现霍晗奕竟然不在大臣中间,这就算了,好歹霍晗奕平日里也都做得正事,怎么也都是刑部尚书兼靖安侯。

  可这霍晗昱是怎么回事?京都里的纨绔,总是做混账事让他哥哥擦屁股,就为了他哥哥娶妻的事,闹了那么久,真的是一点儿都不懂事,而就是这样一个不懂事的存在竟然满脸肃杀,满身血渍,站在军队之中,这是藏得有多深。

  对了,他们好似忘了,霍家才是真正的武学世家,只不过十几年前弃武从文了。

  这是都暗中效忠于陛下了。

  霍晗昱不如表面上那么混账,顾秦还是看得出来的,只是没想到竟是担此大任。

  还有一个是谁?百官纷纷皱眉。

  “这不是顾秦护卫吗?”

  不知谁认出了沈佑,还能记得是顾秦的护卫,毕竟沈佑离开顾秦身侧不在世人眼里也有两三年了,竟是没想到会以为这样的方式出现在这里。

  不是说一介布衣吗?现在这又是什么情况?

  这顾秦……这顾秦……

  都这般了,吴王已经是必败局面了,想要季承烨,那边有护龙卫,这边自己的军队都被围剿了,他小心了再小心,却还是败在了季承烨的手里。

  “五哥,九弟心思这般深沉,小心今日弟弟的下场就是你明日的下场。败就是败了,本王输得起。”

  话落,吴王直接从自己身上取出匕首一刀扎进了自己的左胸膛,他就是死也要死在自己的手里。

  吴王就这般陨落了,季承烨和梁王就那么看着,再无其他。

  “我就说你的所有都在我的监控下怎么就能落得如今的局面,却越来你竟是有这些。好一个梁王,好一个霍家兄弟,祸不及家族,我杜振一人所为一人当,一切都是我杜振所为,今日我杜振就以死谢罪。”

  说着,杜振也学吴王,不过是抽出了一边士兵手里的刀抹了脖子,只希望他利落的死能给他杜家留后。

  至此,这场霍乱就算是结束了。

  “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顾秦第一个跪下。

  “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李阁老第二个。

  然后第三个第四个,到最后一大片朝臣都跪了下来,只不过大家的心思各有不同,之前表忠心的现在是劫后重生的喜悦,而之前反叛的,现在则是冷汗淋淋。

  “此次动乱,有功者,朕定当论功行赏,有过者,朕亦会相对处罚。朕身子不适,先休息,此事过几日再议,众爱卿散了吧。后续事宜就交给霍晗奕处理吧。”

  “臣领旨。”霍晗奕领旨。

  “五哥,你随意,辛苦了。”吩咐完了该吩咐的,季承烨与梁王说了话。

  “臣不叨唠陛下休息,先撤了兵马,再去驿馆休息。”虽是兄弟,但也是臣子,刚刚才发生了吴王的事,该有的必会还是要有的。

  “朕信五哥。”

  “我知道。”梁王应了这一声。

  兄弟两对视了一眼,一切尽在不言中。

  季承烨没再多说,转首看向了顾秦,“这些日子辛苦你承受这么多。”

  “为陛下分忧,是臣的职责。”

  “去看看你妻子吧,厮杀了半夜,厮杀声响彻整个皇宫,她定是担忧极了你。”

  “谢陛下。”顾秦谢了恩起身就走,脚步之快可见其急躁。

  直到这时,百官才纷纷反映过来,这顾秦哪里是什么妄臣,这才是真正的权臣,是真的得了帝王的信任,这以后他们哪里还敢有什么质疑?

  ……

  天刚黑不久,孩子们刚吃完饭,皇宫里就远远传来了厮杀声。

  那个时候还有些远,东宫这边还不太注意。

  直到月上中天之时,厮杀声越来越近。

  远处的就不提了,东宫外的厮杀声那听得叫一个一清二楚。

  既然攻占皇宫,太子这边怎么会被放过。

  毕竟是要换太子的,所以这原本的太子就不该活着,一不小心死在厮杀中,多么正常的事。

  “娘,外面是什么声音,好像叫得很惨,很痛的感觉。”

  这个时候孩子们正在床上听程宁宁讲故事,问的是好奇心比较强的顾慕凝。

  季焱也在,只不过坐在一侧的小板凳上。

  “今晚上有军事演习。”程宁宁解释道。

  “什么是军事演习?”

  “军队娘是不是跟凝儿讲过。”

  “凝儿知道的,就是保护我们家的人。”

  “对。”程宁宁赞赏得摸了摸顾慕凝的头。

  “还是保护我们国家的人。”顾慕城不甘落后,他也想要娘的赞赏。

  在母亲的疼爱面前,没有一个孩子是稳重的。

  “嗯,对。”程宁宁亦赞赏得摸了摸顾慕城的头。

  两个孩子开心极了。

  季焱就坐那看着。

  程宁宁也伸手摸了摸季焱的头,她知道季焱承受了很多,明明只是比她的孩子大两岁。

  “师母,我没事,我相信先生。”

  程宁宁笑着点了点头收回了手,然后继续跟两个孩子说道,“既然是保护我们的家和国的人,那一定是要平日里多加练习的,就像凝儿练字,城儿蹲马步,要是不练习的话,肯定不会写好字蹲好马步对不对?”

  “是的娘。”两个孩子同时应声点头。

  “所以啊,保护我们的人为了更好的保护我们肯定也是要练习的,现在呢,他们就是在练习如何抵抗坏人保护我们,明白吗?”

  “懂了娘。”两个孩子猛点头,还带着点兴奋。

  “我们不能去干扰他们,要乖乖在屋子里待着,然后睡觉,知道吗?”

  程宁宁刚说完,外面传来咣当一声重物被撞坏的声音,但她的笑容没有半点变化。

  “好的娘。”两个孩子很乖很听话。

  “那现在娘给你们讲故事可好?”

  “好的娘。”

  之后便是程宁宁的讲故事声以及时不时两个孩子的提问声,而这些都夹在外面传来的厮杀声和刀剑碰撞声中。

  程宁宁真的是很温柔,季焱看得羡慕不已,他还是第一次知道娘是可以陪着孩子睡觉,还讲故事的,他从来没有过。

  先生就更不用说了,也很是温柔,尽管看上去总是很清冷。

  故事还没讲完,两个孩子就睡着了,程宁宁帮他们掖好被子,然后从榻上下了地,坐在了季焱的身侧,“太子你也上榻睡觉吧,你还小,不合适睡觉太迟。”

  “我想再等等。”他知道今晚会发生什么,他也知道外面的那些不是演练,是真的在厮杀。

  季焱眼中的早慧让程宁宁心疼,此时此刻季焱在她眼里就是一个孩子,忍不住伸手将人给搂在了怀里,“别怕,很快就没事了。”

  有了这么高贵的身份,同样承载的也要比同年岁的孩子要多得多。

  “谢谢师娘。”季焱乖巧的伏在程宁宁的怀里,只觉得好受多了。

  说不怕是假的,他真的怕再也见不到父皇和母妃。

  程宁宁没说话,轻拍了拍季焱的肩膀。

  不知过了多久,程宁宁感觉到怀中人整个重量都伏在了她的身上,她便知季焱这是顶不住身体的疲劳睡着了,到底还只是个孩子。

  当下将人抱起,与顾慕城和顾慕凝放到了一起,掖好被子。

  做好之后,她重新坐在了小凳子上,守着孩子,听着厮杀声怒吼声刀剑碰撞声,在那静静地等着。

  程宁宁都不知道自己坐在那等了多久,只知道自己一直看着房门,等着那一抹说要回来的人。

  厮杀声渐渐消散了下去,没有人进来,她想,应该是他们这边赢了吧。

  空气中的血腥味极大,一直弥漫进了屋内。

  突然,一声嘎吱声响起,那是推门的声音。

  程宁宁瞬间紧绷了身子,下意识站起了身子护在床榻边。

  在见到从嘎子的殿门后出现得顾秦的时候,程宁宁满身的防备瞬间全无,这一松懈,整个人就那么软了身子摔了下去。

  顾秦飞奔而来,在程宁宁摔落之前将人给抱住,后紧紧搂在怀中。

  “宁宁,我回来了。”

  千言万语都抵不过此刻顾秦的这一句。

  程宁宁双手紧拽住顾秦的衣襟,紧绷了大半夜的情绪在这一刻尽数崩溃,就那么伏在了顾秦的怀里呜呜地哭泣了起来。

  是高兴是劫后余生,是坚强过度之后的软弱。

  “别哭。”顾秦心疼得拉开人伸手帮她擦着眼泪。

  然那泪珠却是越滚越凶。

  “不会有下次。”顾秦保证。

  “我爱你,顾秦,谢谢你能平安回来。”

  “我也爱你,宁宁,谢谢你能带着孩子平安等我回来。”

  话落,顾秦倾身吻上了程宁宁的唇,带着无限情思。

  程宁宁闭眼承受回应,抬起双手勾住顾秦的脖颈,亦满腹情思。

  这一吻,是劫后余生,这一吻,是千帆过尽,这一吻,是情根深种,这一吻,是白首不相离。

  ……

  一年后

  霍家再添新丁,是个可爱的小女孩,今日是小孩的洗三。

  早先,霍家有一个霍晗奕为官的时候,在这京都城里就已经很有脸面了,而如今又多了霍晗昱这么一个二品武将,这当真是锦上添花。

  去年宫变,霍家兄弟立了大功。

  霍晗奕什么都不要,全都给了弟弟霍晗奕,因此陛下那是直接就封了一个二品武将,文武百官愣是一个没敢出声的,帝王不治他们乱蹦哒的罪就不错了,他们哪里敢再弹劾。

  就去年顾秦的所作所为,帝王苏醒后,都一一澄清了,全是帝王受命,哪里来的妄臣,都是他们自己臆想的罢了。

  人家顾秦承受着各种非议替帝王办大事,他们就各种在后面扯后腿,特别是老直臣乔钟,差点没脸活,直接告老还乡安享晚年去了。

  直臣头头都自动下线了,谁敢管叽叽歪歪?

  至于那些反臣,就更要闭嘴了,这是深怕帝王不治他们的罪是不是?

  帝王做了一番审查,看情节严重进行调遣降职处罚,最严重的直接革职,总之做了一番大换血,将一些下面的官给提了上来,有好一部分是寒门出生,也打破了翰林院等待三年再入朝的常规。

  用人之际,这些都不重要。

  柳旬直接被调入了内阁。

  而之所以用寒门,为的就是平衡权贵世家,省得再权利一边倒。

  杜振死了,杜家直接被抄家了,所有人全部流放。

  而宫中的皇后则是被打入冷宫,德妃荣升为皇后,太子成了名副其实的嫡子。

  太后毕竟是先帝的女人,便直接囚禁在了慈宁宫里。

  “娘,小宝宝的脸咋这么皱?”

  许婉莹生孩子,程宁宁定是在这的。

  “你小时候也是这样。”

  “这么丑吗?”小姑娘是有啥说啥。

  “长大了就好看了,会越来越可爱的,凝儿觉得自己丑吗?”

  “那不能,我是顶好看的。”

  顾慕凝这一句惹得屋子里的人哈哈大笑了起来,当真是童言引人乐。

  程宁宁在这里陪着许婉莹,顺带招待一些来看许婉莹的女眷,如此就不能去外面招待女眷了。

  晋安国公那边一年前就断了来往,之前劫走程宁宁和许婉莹之事,晋安国公也有参合,宫变后直接便卸了国公的称号,不然那是连命都保不住了,就这还是因为顾秦看在顾行的面子上求得情,不然连命都没了。

  如此,许婉莹在屋子里坐月子,便只能依靠程宁宁这个小姑子打理了。

  而程宁宁在这屋子里,那么外面的便另有其人了。

  这人不是他人,正是沈芙。

  跟着程宁宁出入过各种场合的沈芙早就能独当一面了。

  曾经,沈芙只是程宁宁认得妹妹,便是说起来,那也是丫鬟高攀。

  但从去年宫变后不同了,丞相夫人的妹妹这是锦上添花了。

  其兄沈佑在宫变中立功,虽不及霍晗昱,却也是个四品武将了,这已经很厉害了。毕竟霍晗昱那是两个人的功劳加身。

  当然,这品级也不仅仅是因为宫变中有功,之前沈佑除外的几年也立了其他的功劳,包括杜振被晒出的那些个拥兵自重的证据,都是他找来的。

  要说缘由,就要起诉到他父母的死查出来的线索了,父母当年接的镖就是押送兵器,虽不是杜振亲手杀了他父母,但追其源头就是杜振,沈佑也算是亲手报了仇。

  这么一来,现在的沈芙便是四品武将的妹妹了,这可就是水涨船高了,再有一个丞相姐姐,这这……

  客人都是一波波来的,所以在门口招待宾客的沈芙和霍晗昱并不需要一直招待客人。

  两人一人招待男客一人招待女客。

  进了府之后,这男客便由霍晗奕招待了,女客自然是程宁宁了。

  “我哥都生第二个孩子了,你啥时候嫁给我?”一没宾客,霍晗昱就缠着沈芙问这个问题。

  “我为什么要嫁给你?”沈芙看傻子一样看着霍晗昱。

  别说如今,便是从前,沈芙一介布衣的时候,也这么看霍晗昱。

  而霍晗昱,哪怕做了武将,平日里也还是那副欠揍的纨绔子弟模样。

  “不是早先我姐姐就想让我两配对吗?”

  “那是早先的事,早先你也没想娶我。”

  “我现在想娶了,你嫁给我呗。”

  “不嫁。”

  “你看你都这岁数了……”

  沈芙一脚就踹了过去,“想打架是不是?”

  霍晗昱下意识躲了,“我说错了,是我这岁数,我觉得我该成家了。”

  “那是你的事,跟我什么关系?”

  “怎么没关系了,我……”

  “哥哥。”沈芙眼尖的看见沈佑来了,立刻开心地迎了上去,搭理都不带搭理霍晗昱的。

  沈佑冷飕飕地看了霍晗昱一眼,就算对方是二品武将,他也不带怕的。

  霍晗昱被看得一个激灵,论打架,他稍微比沈佑差那么一点,就一点。

  “哥哥。”立刻嬉笑着脸也凑了上去。

  “霍晗昱你要不要脸,这是我哥哥。”沈芙不干了。

  “我……”

  “舅舅,小姨。”霍晗昱刚要说什么,一声叫唤响起了起来。

  霍晗昱看了过去,是顾慕城,而顾慕城旁边跟着的是顾秦以及太子季焱。

  季焱这是被特赦跟出来的。

  而顾慕城经过去年宫变那一段日子的相处,今年选择了入宫给季焱做伴读,至于顾慕凝则是被放在了程宁宁身边,跟着程宁宁。

  “太子。”霍晗昱先行礼。

  “太子。”沈芙也撇开了哥哥跟着行礼。

  “本太子是来玩的,不用管本太子。”七岁的季焱比去年又懂事了许多,太子范也出来了。

  “爹,我先去找妹妹。”半日没见妹妹,顾慕城想得紧,一直都是一起长大,今年却是分开了,顾慕城很不适应,几乎一回来就找妹妹。

  “去吧。”顾秦直接放人走。

  “先生,我也去。”季焱不落其后,那兴奋劲真的是不亚于顾慕城。

  顾秦挥了挥手。

  两个小孩就那么嗖地一下就窜走了。

  有顾秦在,沈佑总不好收拾对自己妹妹无礼的霍晗昱,有的是机会,做了官之后也忙,特地从城外大营赶回来的,好几日没见妹妹了,便告辞领着妹妹一边去说会话了。

  如此,门口就剩下霍晗昱和顾秦了。

  霍晗昱眼巴巴地看着被沈佑带走的沈芙。

  “真喜欢?”刚刚来的时候,顾秦多少听到了几句,再不然就这眼巴巴的样子也看出来了。

  “真喜欢。”自家姐夫没什么不好说的。

  “以前你怎么没喜欢?”这还是真有些突然的事。

  “也不是不喜欢,就是没太上心,不是很懂,现在开窍了而已,喜欢一个人还要理由不成?”

  霍晗昱这话着实有些无赖了,但顾秦却似想到了什么,微微勾起了唇角,“对,喜欢一个人不需要理由。”

  他和他的宁宁不就是。

  “喜欢就好好追,你说的都是一些什么欠扁的话,学点好听歌的说说,别这么嘴欠。烈女怕缠郎,缠着便是,沈芙是个好姑娘,要好好对待。喜不喜欢你我知道,但应该不会讨厌,不然你早缺胳膊断腿了。”

  一听顾秦这话,霍晗昱眼睛亮了,“这样行?”

  “试试就知道了。”

  “那我……”霍晗昱那是恨不能飞奔而去。

  “先招待宾客,不差这一时半会儿,我去寻宁宁了。”

  ……

  如今的程宁宁当真是名副其实的一品诰命夫人,当真是三五不时的就要参加个茶会,赏花宴什么的,别的就更不用提了。

  这就算了,关键是还是独宠。

  这顾秦不要说娶,真的是看别的女人一眼都不看。

  顾秦既年轻又是一品丞相,长得又好看,哪个小姑娘能不动心。

  程宁宁那边她们是没办法骚扰了,毕竟程宁宁放话了,只要顾秦说纳,她二话不说。

  小姑娘们能不兴奋吗?

  这便有了各种偶遇,各种摔倒,然其结果显而易见,没一个成功的。

  程宁宁是被惹烦了,放话说顾秦纳就二话不说,那是因为她相信顾秦。

  而顾秦在经历过各种偶遇各种摔倒之后,也烦了,这还不足够惹怒他,主要是一女子跑他府上说坏了他的孩子,虽然程宁宁没有不信他,但是他自己膈应,最后直接说他服了避子散,不会使女子怀孕。

  这一出真的是震惊朝野,包括程宁宁。

  有人不信,顾秦直接去太医院堂而皇之就诊,然后满朝都信了,问其原因,不想让程宁宁再生孩子,怕她怀孕辛苦,怕她生孩子痛。

  至此,程宁宁真的成了满京都女子都羡慕嫉妒恨的对象。

  你说这相公是一品权臣就算了,他还年轻,你说他年轻就算了,还独宠她,你说他独宠就算了,为了她不受怀孕之苦,连避子散都吃了,这这这……

  今儿个天气正正好,程宁宁又带着顾慕凝出来参加宴会了,这一次是宫里皇后举办的赏花宴。

  众女眷进宫跪拜了皇后之后,便去了御花园赏花了。

  程宁宁则被皇后给留下说话。

  不提顾秦是季焱先生的情分,就程宁宁本身,皇后也是极喜爱的。

  顾慕凝是小姑娘,受不住这里,便小声嘀咕,“娘,我想去找哥哥。”

  程宁宁还没说话,皇后就开口了,“去吧,本宫让人送你去。”

  对顾慕凝,皇后也是极喜欢的。

  “谢皇后娘娘。”小姑娘有模有样的行了礼,随即就飞奔离开了。

  宫人连忙跟上。

  “凝儿被臣妇给养得太皮了,皇后娘娘见笑了。”

  “小孩子皮些好。”

  就孩子,两人就这么聊上了。

  宫中顾慕凝早就熟透了,出了皇后的坤宁宫,顾慕凝就飞奔直冲去东宫。

  还没到东宫,就跟从东宫出来的季焱撞了一个正着。

  季焱一见是顾慕凝,连忙上前去扶人,小姑娘被撞倒了,很不高兴,睁着圆圆的眸子瞪着季焱。

  相处已久的季焱,早就知道怎么哄顾慕凝了。

  “对不起,是我错了,是我没看路,撞到你了。”上来就是一声道歉,小姑娘瞬间眸子瞪得小了一点。

  “我带你去吃好吃的好不好?”这是第二招,拿吃食诱惑。

  果然,顾慕凝完全忘了自己刚刚还在生气,不过还有点挣扎,“我要去找哥哥。”

  “城儿被先生罚写字,你现在去是打扰他。我们吃完了再来刚刚好。”

  “真的吗?”

  “真的。”

  “那好吧。”

  小姑娘就这么上钩了。

  季焱对自己的小太监示意了一下,随即就牵着小姑娘的手去御书房了。

  这两人前脚离开,慢几步出来的顾慕城见只有季焱的小太监小竹子在,不见季焱,连忙询问,“太子呢?”

  “回顾公子,刚刚顾小姐来了,说饿了,太子带她去寻吃的了,说会给顾公子带些回来,让顾公子先去藏书阁等他。”

  “我妹妹来了。”顾慕城高兴极了,随即一拍脑袋,“对了,今日皇后娘娘办宴会,娘肯定会带着妹妹进宫的。”

  “顾公子还请先去藏书阁,不然容易跟太子错开,完不成丞相的任务,顾公子和太子都要受罚。”

  一听受罚两个字,顾慕城一个激灵,“那我先去藏书阁。”

  “奴才跟你一起。”

  ……

  从皇后那出来后,程宁宁便去了御花园,一见程宁宁,众贵妇众贵女那叫一个羡慕嫉妒恨,谁叫她们想尽办法都没能进丞相府。

  这不,程宁宁一来,众位贵妇就开始话里藏针了,毕竟正面对上她们可不敢,有人干过,结果被丞相弹劾到回家养老,太可怕。

  “丞相夫人今日胖了。”也就只能说说这些不痛不痒的话了。

  “哎,丞相大人天天给我做好吃的。”哪知程宁宁的回答这么噎人。

  “丞相夫人今日的衣着有些俗了。”她们再接再厉。

  “丞相大人亲自挑的,男人的审美就这样,他喜欢就好。”程宁宁笑着回击,久经沙场,总要练就点本事。

  “……”还能不能好好说话。

  程宁宁笑着转移了话题,怼两句就好,毕竟都是命妇。

  程宁宁给了台阶,众人自是要接下的。

  而她们本以为这就够气人的,没想到最气人的是宴会结束之时。

  她们三五成群的说笑着出宫。

  而后宫门口却站着一人,清风明月,看一眼就忍不住要沦陷。

  就在她们各种迷失之时,只见程宁宁越过她们走去了那人的面前,笑着喊了一声,“相公。”

  这一声过后,她们明显可见那人面色柔和,眸光温柔,只看着程宁宁一人,“夫人,为夫来接你回家。”

  众夫人:……

  还让不让人活了。

  顾秦执起程宁宁的手无视众人眸光,转身离去。

  “孩子呢?”程宁宁道。

  “在东宫。”

  “我们去接孩子。”

  “好。”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123dubi.com。123读笔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123dub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