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读笔 > 穿书后我成了丞相的炮灰前妻 > 411:陛下不会白护我

411:陛下不会白护我

  “十多年前宫变,太后之子丧命,为了稳住权势,太后丞相一党扶持了幼帝,这些年幼帝长成,步步夺权,现已隐隐有两厢平衡之势,但太后掌权多年,帝王始终略差一筹,所以陛下需要人才,而科举是最好出人才的地方。我出生寒门,背后没有任何势力,陛下无需担心我和谁结党营私,也无需担心我会是太后派遣的棋子,所以若真出了事,陛下会护我。”

  程宁宁觉得,顾秦能登顶权臣之位,应该是和他这份睿智的洞察力分不开。

  “也正是因为我出生寒门,所以迄今为止,未曾有人愿与我结交。”

  “那我这帖子……”

  “陛下不会白护我,他需要知道我值不值。”

  “那我?”

  “做你自己就好,别怕,不会给我惹麻烦,你相公我寒窗苦读数十载,连中三元,不是为了让你跟着我担惊受怕的。不仅如此,我还会给你争诰命,答应过你的,我一定会做到,只是要等等。”

  顾秦这般推心置腹,她若还不能明白,真的就不配陪他走这条权臣之路,既然他说行,她便不能怯。

  “好,我等着。”

  “嗯。”

  ……

  即是宴请全京都的贵妇,那么只要是夫君有官职在身的,哪怕是九品小官,那也是在受邀请之内的。

  如此,整个光禄寺卿府上可是满满一府的人,因为这些个夫人一般不会只自己来,特别是年长一些的,都会带着家族里优秀的年轻女子出席这样的场合,因为这种场合是最好的相亲场合,男方人不在,但若是对方的长辈姐妹看中了,便算是相看过了,便也能有后话了。

  程宁宁没参加过这种宴会,第一次参加,所以拿不准到底该何时来,便在请柬上所写时间前一刻钟左右的样子到来。

  这样即便早了,也不会太早,而迟了也不会显迟,毕竟时间未到。

  今日的程宁宁上着水蓝色对襟缠枝交领短袄,下着深蓝色马面裙,盘着随云髻,发髻间别着与衣衫配色的蓝色蝴蝶簪,当真是不失少女的清新又显妇人的端庄,再加其本就美艳至极的面庞,真的是往那一站就是一道靓丽的风景。

  入府的时候,程宁宁凭借的是请帖,而入府之后,被丫鬟带着一路走至贵妇们云集的花园的时候,瞬间成了整个花园的焦点。

  “这是谁家的女子?”

  “这人是谁?”

  “这谁啊!”

  扑面而来的全是疑惑声。

  若是程宁宁相貌普通点,或许还引不起这么大的关注,却偏偏她模样好看,看上去还那么端庄,作为京都的贵妇,她们绝不允许有自己不知道的好看女子的存在。

  在众人纷纷议论疑惑猜测之际,领着程宁宁的丫鬟还在继续向前走,她是受过交代的,若是状元夫人来了,必须带到夫人跟前,因此便一直领着。

  程宁宁不知道小丫鬟要把她带哪里去,但既然领路她跟着走便是。

  花园里玩的都是一些年岁比较轻的,已婚的未婚的。

  而年长的几乎都坐在屋子里。

  程宁宁被这么一路往屋子里引,搞得花园里的女子们都不乐意在那玩耍了,直接忍不住尾随了上来,准备来个大解惑。

  屋子就在花园一侧,毕竟赏花嘛,远了还怎么赏。

  领路的丫鬟在屋门口停了下来,对着里面禀报,“夫人,状元夫人来了。”

  为了让屋内能听见,丫鬟的声音有些大,这一喊屋子里是听见了,屋外尾随过来的一些好奇的姑娘们也知道了。

  而这一知道就相互议论了起来。

  “她就是状元夫人啊!”

  “怪不得状元当众拒婚,原来有这么好看的夫人,要我也拒婚。”

  “好看是好看,但听说是个村姑。”

  “村姑怎么了,那状元也是贫寒出生,人家夫妻刚刚好。”

  “好像是这个道理。”

  “这年头村姑这么好看吗?”

  “好看当饭吃吗?我就说状元傻,世家女子不要,要这么一个,再说了,又不是让他休妻,再娶一个怎么了?”

  “你这是嫉妒吧,人家状元对夫人好不行么?人家可是连中三元,眼界比你开阔多了。”

  跟来的大多数是比较调皮的小姑娘,所以说起话来也甚是口无遮拦,声量也没个控制,以至于站在那等候的程宁宁直接将话都听了一个真。

  满脑子的拒婚,什么拒婚,她为什么不知道?还有世家女子,世家女子,一听这个词她突然想到了原书中顾秦的配偶,好似就是中状元后帝王的赐婚……

  “快将人领进来。”

  屋外的小姑娘们叽叽喳喳,屋内光禄寺卿夫人的传唤声也响了起来。

  丫鬟立刻领着程宁宁进了屋。

  进屋前程宁宁深吸了一口气,先过完今天这一关,赐婚之事她回去问顾秦,不知道的事她不能乱猜,就像大婚那事。

  帘子打开进入之际,程宁宁看到了一屋子年长的妇人,当真是贵气逼人,与她从前在县城在桃园村见到的那些妇人真真是有这天壤之别,这贵气完全是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

  而她走过之际,众人纷纷投来探究的眸光。

  她被领着走到了最上方。

  “夫人,这就是状元夫人。”丫鬟对着正上方那位和蔼可亲的妇人禀报道。

  “知道了。”应了一声,光禄寺卿夫人对着丫鬟挥了一下手,随即笑看向程宁宁,“第一次见状元夫人,我是宴会的主人,夫家姓王,状元夫人唤我一声王夫人即可。”

  “王夫人。”程宁宁屈膝行礼,无论是论品级还是论年岁,程宁宁都低王夫人一等,理应行礼。

  程宁宁的有理让光禄寺卿夫人很是满意,“来,我给你介绍,这是鸿胪寺卿夫人李夫人,这是京兆尹夫人许夫人……”

  光禄寺卿夫人就跟是程宁宁的长辈一样,带着程宁宁一一介绍了屋子里坐着的几位夫人,一一见了礼,屋子里的夫人们也给予了善意,至少明面上是这样的。

  介绍完之后,便对着她身侧站着的一个少妇道:“蓉蓉,带状元夫人出去赏花,你们差不多大,跟我们这些老婆子待在一起着实无趣。”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123dubi.com。123读笔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123dub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