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读笔 > 穿书后我成了丞相的炮灰前妻 > 295:坑主沈佑

295:坑主沈佑

  “不知道。”沈佑是真的不知道。

  “昨晚夫人也是的,一脸深沉,你说公子是不是跟夫人吵架了?”说完之后沈芙自己否定了自己,“不对,我都没听见争吵声。对了,好似昨晚去救人之后两人之间才不对劲的,人不是公子要救的吗?为什么夫人救了人,公子反而不高兴的样子,这是怎么回事?”

  沈芙满肚子的疑问,她觉得自己的脑容量不太够用。

  就在这时,身后又有了响动声,沈芙立刻闭嘴站好,然后转身行礼,“夫人。”

  顾秦已经出来了,再出来肯定就是程宁宁了。

  沈佑紧随沈芙其后行礼,“夫人。”

  “嗯。”程宁宁应了一声,然后才朝着厨房而去。

  程宁宁这一走,沈芙又忍不住跟沈佑嘀咕了,“哥,夫人看着比昨晚好多了,这看着应该没吵架,往日里不都是公子哄着夫人么,夫人看着没事,公子就该没事。”

  沈佑看了眼厨房内还在往盆里装水的顾秦,只想说一句不见得,但却没说出口,公子夫人的事不是他们能妄议的。

  “嗯。”于是便轻应了一声,打消了沈芙继续探索下去的想法。

  沈芙果然没再继续猜测。

  厨房内,听到身后动静的顾秦,当下放下了取水的水瓢,端着装好水的盆子转身就走,直接错过已到厨房的程宁宁朝着堂屋而去。

  被无视的程宁宁此刻内心一片波澜,这感觉有些心塞,自两人好之后,她还是第一次被他这么无视,往日里哪一次他不是恨不能腻死在她身上。

  有也是她不搭理他。

  一想到这程宁宁整个人僵硬在了那,突然觉得顾秦是多能忍她,还哄着她。

  越想程宁宁越觉得自己之前作,还不是一般的作,真的是拿他对她的宠爱作天作地,她也不是个那么爱作的人,怎么就那么作了?

  果然,恋爱使人头昏脑涨,智商为负。

  所以她现在要怎么办?

  哄他?

  他好像不乐意她靠他,也不乐意听她说话,这要怎么办?

  一个侧眸,程宁宁刚刚好看到站在院子里的沈佑,想着男人肯定了解男人,本想走过去,但一想那边离主屋近,怕顾秦听见,便开口喊了一声,“沈佑。”

  沈佑闻言,当下抬步走了过来,抱拳行礼,“夫人。”

  人是喊过来了,程宁宁却又不知道该从哪里问起了。

  以至于沉默了好一会儿才开口,“我问你个问题。”

  “夫人请讲。”

  “你生过沈芙气吗?”

  这个问题听得沈佑一愣,不过却是据实以告,“生过。”

  “你生气的时候怎么想沈芙的?”

  “不想看见她。”

  “……”所以她是不是要躲顾秦远点,“会想要她哄你吗?”

  “不想,越看见她越生气。”沈佑特老实的据实以告。

  “……”所以她真的该躲远一点,“好了,没事了。”

  沈佑对着程宁宁一抱拳,随即退了开去。

  程宁宁觉得问完之后更心塞了。

  不管了,先洗漱吃饭再说。

  想着,程宁宁径自进了厨房取水了。

  待程宁宁端着水盆去屋里耳房的时候,顾秦刚刚好洗漱完与她擦身而过出来了。

  程宁宁下意识的要跟顾秦说话,顾秦却是看都没看程宁宁一眼,再次与她擦肩而过。

  程宁宁:……

  果真是不待见她,不想看见她,跟沈佑说得一模一样,所以她是不是要躲着他,不在他眼前碍眼?

  ……

  程宁宁洗漱好出来的时候,桌子上已经摆好了早膳,顾秦已经坐在了那里,就是面色幽冷。

  沈芙站在一旁,沈佑则站在门外。

  程宁宁几步走到桌边在自己常做的位置上坐了下来,然后招呼了沈芙一声,“小芙,喊你哥吃饭。”

  “是。”沈芙应声去了门边。

  其实沈佑已经听见了,毕竟就这么点距离,但是规矩还是要守的,等沈芙过来喊了他,他方才跟着沈芙进屋坐下。

  见人都齐了,程宁宁便径自执筷吃起了早膳,看都没看顾秦一眼,这让顾秦心凛了一下。

  没事,不搭理他不要紧,比追着他说话好,只要不说话一切就不会戳破,不戳破就能维持现在的平静,他不想失去她,哪怕她骗他。

  吃完早饭之后,顾秦直接回房读书了。

  就拿着书坐在靠窗的书桌边,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看得清明。

  程宁宁想着沈佑的话,觉得顾秦不会想看到她,但她又不想离开,毕竟六日才见一次。

  左思右想了好一会儿,程宁宁想到了一个主意,那就是坐在院子里,那边正对着窗户,她不坐在他视线对面,坐侧一点的地方,这样她便可以看见他,而他就可以不用看见她了。

  这么想程宁宁也这么做了,拿了个小马扎坐在了既可以看见顾秦,又不在顾秦视线对面的位置,也就差不多是沈芙屋门前的位置。

  往那一坐,程宁宁拿了专门买来教沈芙认草药的医书,坐在那里慢慢给沈芙讲解,也算是不刻意。

  沈芙倒是没多想,毕竟程宁宁一有时间就会教她,她还特别喜欢学,现在也认识好些个草药了,就是不太熟悉。

  虽坐在这是为了方便看顾秦,但是教授沈芙的时候程宁宁却也是极认真的,近乎入神。

  坐在窗边看书的顾秦,说是看书,却是一个字都没看得下去,特别是在程宁宁的讲授药草的声音响起之后。

  最开始是难受的,因为他与她各坐一地,就好似各据一方一般。

  但听着听着,顾秦忍不住转首看了过去。

  程宁宁所谓的不在的顾秦视线底下,是指顾秦抬眸的时候,但转眸便不一样了,毕竟这个窗户可纵观整个院子。

  眸光里,阳光打在程宁宁身上,使得她看起来有些朦胧,却又将她的面容照得很是清晰,清晰到连睫毛煽动他都能看得一清二楚。

  此刻她的面上是一片肃然,就跟课堂里的讲师一样,却又莫名地带着温柔,更有着热情,就像他对书本热爱的那种热情。

  所以她喜欢医学是发自内心的。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123dubi.com。123读笔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123dub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