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读笔 > 穿书后我成了丞相的炮灰前妻 > 263:弟弟,做人不能这么双标

263:弟弟,做人不能这么双标

  “师妹,快到酉时了,你收拾收拾,待会儿就可以回家了。”

  忙碌了半日,程宁宁刚刚舒缓了一口气,耳侧便响起小亮的声音。

  这话语听得她微微愣神,“都要酉时了吗?”

  “是的师妹,你可以收拾一下,去洗个手,准备回家了。”

  “额,好,谢谢师兄提醒。”她这忙忙碌碌的,都没发觉时间这么快就过去了。

  “快去吧。”小亮催着程宁宁。

  “好。”程宁宁也不墨迹,当下拍了拍手,转身就朝着后厨而去了。

  沈芙紧随其后。

  并没有多久的时间,程宁宁就和沈芙回来了,然后告别了小亮,便离开了普仁药房的大门。

  而程宁宁和沈芙前脚出了普仁药房的大门,霍晗昱与护卫言霁紧随其后的就出了普仁药房的大门。

  这本没什么,但程宁宁和沈芙走了好一段路,霍晗昱和言霁还跟在身后,这就让沈芙不得不警惕了。

  “夫人,那两个人一直跟着。”沈芙小声与程宁宁说道。

  “谁?”

  “就是一直在药房里坐着的那个红衣小子。”沈芙边说边朝后看了一眼。

  程宁宁也跟着朝后看了一眼,这才发现霍晗昱和言霁在身后几步远的地方跟着。

  程宁宁都还没来得及说话,接收到她与沈芙看过来的视线的霍晗昱直接跳了。

  “看什么看,小爷又没走你家路。”

  这话明显就是沈芙刚刚与程宁宁的低声话语。

  程宁宁没搭理霍晗昱,而是回首继续看向前方,并与沈芙道:“不用管他。”

  换个人程宁宁得警惕,但这个小子一看就是个被宠坏的不知深浅的大少爷。

  “是,夫人。”沈芙应声,却还是时不时地微侧首看向后方,双眸里满是警惕。

  霍晗昱本着不跟女人计较的座右铭,不打算跟沈芙计较,但这一次又一次的拿警惕的眼神看他,就好像他是图谋不轨的坏人一样,一次两次就算了,一直看一直看,他哪里像坏人了。

  忍不住的霍晗昱直接几步上前走到了沈芙的身侧,“你这个丫鬟,做什么一直拿这种眼神看着小爷,小爷哪里像坏人了?再说了,小爷图你家夫人什么?没小爷有钱也没小爷好看,还是个有夫之妇,你说小爷图她什么?图她什么?”

  最后那句,霍晗昱直接是暴躁吼出口,真的是气爆了。

  他一个谦谦君子竟然被当坏人,不能忍绝对不能忍。

  “还有你,做的什么主子?能不能管管你家丫鬟?能不能?能不能?”吼完沈芙,霍晗昱又吼了看过来的程宁宁一句,真的是要多气闷就多气闷,那暴躁的姿态好似下一秒就要动手似的。

  “吃炮竹了?”程宁宁拉了被吼得要动手的沈芙到了另一侧,自己对上了霍晗昱。

  无论是神情还是语态都相当的平和。

  而这模样倒是让跳脚的霍晗昱有些赫然了,却依旧不愿示弱,“谁叫她一直拿小爷是坏人的眼光看着小爷的。”

  “你以为你不是?”

  程宁宁的一句反问让刚刚微有些气弱的霍晗昱火气又跳了起来,“小爷怎么就是坏人了?”

  “天色渐黑,我和沈芙就是两个女子,你一路跟随在后,沈芙警惕,怀疑你有错吗?”

  “谁一路跟随,小爷也走这个方向。”

  “但我们知道吗?”

  “反正小爷就这个方向。”

  “你不仅一直跟着,还是我们一出来你就出来了,你说不怀疑你怀疑谁?”

  “小爷每天都这个时候走。”

  “我们知道吗?”

  “小爷……”

  “虽不知你是姓名,更不知你是谁,但也算是见过几次面,说过几次话,说一句认识也不为过。即便你不屑跟我们解释,但我们提出质疑的时候,你简单的一句同一条路并不是有意跟着,这事便就过了,你一副浑身带刺,谁看你就有罪的模样,怪我们吗?且你能因为我们看你的眼光不爽,我们为什么不能因为你的跟随而警惕于你?”

  程宁宁的一句接一句让霍晗昱的气焰一点一点的消散了下去。

  “弟弟,做人不能这么双标。”

  “小爷才不是你弟弟。”

  “放心,我也不想有你这样的弟弟,不然被你气死。也不过是因为不知你名字喊得一个称呼罢了,不然要我学你没礼貌这个女人这个女人的喊吗?”

  “小爷是男人。”

  “没说你不是。”

  “小爷有名字,小爷叫霍晗昱,不许叫小爷弟弟,小爷才不是你弟弟。”

  “放心,不稀罕。”

  “什么叫双标?”

  “就是同一件事双重标准,换一句话说就是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明白?”

  “小爷才没有。”

  “呵呵……”程宁宁皮笑肉不笑了两句,留给了霍晗昱一个你自己细品的眼神。

  “不许这么笑,难看。”

  “你可以不看。”

  “你这个女人……”

  “顾夫人,顾娘子,姐姐,随便选一个。”

  “不要。”

  “下次再这么不礼貌,绝对不会搭理你。”

  “那叫你名字,你叫什么宁宁来着?”

  “程宁宁。”

  “对,叫你程宁宁,小爷也准许你喊小爷的名字。”

  程宁宁翻了一个白眼,这小孩果真是眼睛长天上了,还准许,中午那会一定是脑子被门夹了才会觉得他可爱,就是一个不可理喻的熊孩子。

  程宁宁没搭理霍晗昱,霍晗昱也不在意,而是有些别捏的开口道:“喂,小爷问你件事。”

  程宁宁一个眼神都没丢给霍晗昱。

  霍晗昱也不在意,而是改了口,“那个,程宁宁,小爷问你件事。”

  “说。”看在熊孩子终于懂礼貌的份上,程宁宁勉强开了口。

  “你真不知魏老去了哪?”

  关于霍晗昱是为了追寻魏老消息一直守在普仁药房盯着小亮这件事,在药房待了一天的程宁宁早就知道了。

  就是没想到熊孩子会问她。

  “真不知道。”

  “你不是他徒弟?”

  “拜师茶还没递。”

  “那你能不能问问那个小亮?”

  “师兄不骗人,说不知道就是不知道。”

  话题聊到这几乎等于聊死了。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123dubi.com。123读笔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123dub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