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读笔 > 穿书后我成了丞相的炮灰前妻 > 262:正面对上

262:正面对上

  “嗯。”魏晋鹏轻应了一声,然后抬脚朝前而去。

  魏新知没急着走,而是转首瞪了魏宜修一眼,冷哼了一声,这才抬脚跟上了魏晋鹏。

  魏宜修就那么站在那里看着魏晋鹏和魏新知离开,面上一片温润,然眸底的温度却是在逐渐冰冷,直至如寒冰。

  直到魏晋鹏和魏新知的身影消失在了不远处,魏宜修这才转身闲庭散步的朝着饭厅而去。

  而在转瞬的瞬间,眸底的冰冷瞬间化开,只余一片温润。

  ……

  小亮回来的时候,程宁宁正顶着一张满是黑灰的脸在给病人抓药。

  看着程宁宁的黑灰脸,小亮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

  “师妹,我来抓,你去把脸洗一下。”

  “好。”说着程宁宁就将手中的小秤杆给放了下来。

  “对了,沈芙的事我已经办好了,明早会统一安排做事。”

  “好的,谢谢师兄。”

  “不用,不用。”小亮直摆手。

  程宁宁没再说什么,而是转身朝着有水的后厨而去。

  沈芙果断上前跟随。

  后厨那边有专门净手的地方,去那地方需要经过饭厅。

  程宁宁从饭厅门口走进来的时候,魏宜修正坐在饭厅角落里的一张桌子边吃饭。

  而他刚刚好面对饭厅的大门,也刚刚好看着满脸黑灰的程宁宁就那么一路坦荡的从门口走了进来。

  药堂能进来这后厨的定是药堂里的人,而药堂里的女子也就那么两个,今早刚来的那两个。

  无论是从衣衫服饰判断,还是从沈芙脸上有一道疤判断,这一脸黑灰的是程宁宁无疑了。

  魏宜修就那么不带任何情绪的看着程宁宁。

  程宁宁则是习惯一路观望的目光,就那么目不斜视的往前行,看都没看见魏宜修直接从他身侧走过。

  而魏宜修只想说一句:真的很丑。

  不过这样才有意思不是么?

  不知道魏新知看到那女子黑灰下的脸之后会是一种什么样的表情。

  程宁宁从魏宜修面前走过的时候,不在魏宜修的意料之中,算是意外之喜。

  本以为失去了英雄救美的机会,今日这是见不上了。

  书坊相遇,因为她的美艳他难得发了次善心帮助人,还被拒绝了,虽有点不是滋味,但过去了就过去了。

  但是缘分啊,真的是个奇怪的东西,怎么就又让他给遇着了,还有着非要牵扯到一起的关系。

  来的时候不在意料之中,但离开的时候……

  魏宜修可谓是卡着点在程宁宁洗完脸从这里离开的时候从桌边端着碗筷站了起来,再一个往一侧移步及转身,当真是刚刚好一步不差的拦在了程宁宁的面前。

  要不是程宁宁走得慢反应快,这直接就是扑怀里的架势。

  而程宁宁这一猛退,要不是身侧有沈芙的相扶,此刻得直接摔地上。

  端着碗筷的魏宜修一脸错愕,似是没想到差点撞到人,随即是一脸歉意,下意识上前一步好似要扶人,却又惊觉不合适往后退了一步。

  “姑娘,你没事吧。”歉意夹杂着无措,真的是让人想责怪都责怪不了。

  且本来这就不是有意的,毕竟对方刚刚是背对着这个方向,定是巧合无疑了。

  “无碍。”站好身子的程宁宁摆了摆手,表示没事。

  程宁宁看着魏宜修的眸光里满是陌生与疏离,看得魏宜修再一次有了书坊里那种不是滋味的感觉,这是不记得他了?

  也是,匆匆一面,不记得也是正常。

  “药堂里没来过女子,不知姑娘是?”魏宜修面露疑惑。

  程宁宁不认识魏宜修,不知道魏宜修是谁,不过看气度不像是个一般人。

  药堂肯定是药堂的人,只是午时小亮给她介绍的时候,没介绍得到。

  而即是药堂里的人,报一下名讳也无妨,毕竟迟早要认识。

  “失礼,在下魏宜修,在药材库做事。”见程宁宁没说话,魏宜修一副猛然想起来自己没先报家门的事,一边说一边就那么端着碗对着程宁宁微微弯腰颔首以示歉意。

  本来挺礼貌的事,但端着碗作揖着实有些搞笑了。

  不过程宁宁没笑,笑就太失礼了。

  “我叫程宁宁,是小亮的师妹,今日刚来,这是我妹妹沈芙,还有,我不是姑娘,我成婚了。”程宁宁礼貌回答,回答之后也回了魏宜修一个微微弯腰颔首的礼节,“我还有事,先走了。”

  说着便错过了魏宜修朝着饭厅外而去,明显的只是出于礼节自报了家门,而并无任何深交的意思。

  当真是让魏宜修又忍不住弯起了嘴角,果真是有意思,又是一个不失礼节却又是满满疏离的拒绝。

  不过也算是有收获,毕竟亲口告诉他她的名字,挺好。

  想着,魏宜修满意地端着碗筷朝着后厨收碗筷的地方去了……

  而离开走出了一些距离的沈芙,“夫人,刚刚那个人姓魏,跟管事一个姓。”

  “兴许只是巧合。”

  “但长相有几分相像。”

  “是吗?”程宁宁没太注意。

  “是的,夫人,有几分相似,看年龄应该是父子。”

  “我没太注意,不清楚像不像。”

  “不会错的夫人,我家开镖局,走南闯北,记人模样是基本本领,你别看我年岁我不大,我很小就练习这本事了,这可是我家吃饭的本事。”

  沈芙焦急的模样看得程宁宁失笑出声,“别急,我没说不信你。”

  “夫人……”沈芙感觉自己被取笑了。

  “好好,我不笑。”程宁宁立刻止住了笑,“不管是不是父子,都跟我们没关系,我们做我们的事,他们做他们的事,不牵扯。”

  即便拜入了魏老门下,即便现在在普仁药房做事,但这对她来说都只是跳板,她不会只窝身在这普仁药房内,她有自己的事情要做。

  所以除了师父魏老和师兄小亮,其余的人不管是谁,对她来说都只是过客,即是过客,就没有必要深交。

  “也对,我们和他们又不熟。”这个观点,沈芙认同。

  “嗯。”

  ……

  普仁药房每天看诊的人是真的多,早上忙忙碌碌,中午轮着吃了一个午饭之后,下午又是一阵忙忙碌碌,到了夕阳西下的时候,来看诊的人才开始逐渐减少。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123dubi.com。123读笔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123dub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