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9章 塔玛希 希芙琳 安楠_术师手册
123读笔 > 术师手册 > 第939章 塔玛希 希芙琳 安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939章 塔玛希 希芙琳 安楠

  第939章塔玛希希芙琳安楠

  这世间总会有突如其来的遇见,和始料未及的欢喜。

  就算是早有预料的安楠和希芙琳,眉眼里的笑意固然有几分看热闹的期待,但更多的还是发自内心的欢欣。虽然她们也能从日记副本,从别人口中了解到亚修的情况,但看到亚修真的出现在她们眼前,还是难免有‘终于再见你’的高兴。

  而芙瑞雅喊了一声,看见亚修转头跟她对视后,脑海里就陷入一片空白。既没有漫天烟花的喜悦,也没有自艾自怜的委屈,她只是感觉周围的光线变得暖暖的,心里好像有瓶柠檬气泡水噗滋噗滋地打开,酸酸甜甜的气泡挤满了空白的脑海,噗噗噗地破开。

  神经弧虽然还没反应过来,但媚娃身体已经很诚实地向前一步,然后她便瞄到有个人影掠过旁侧,冲向亚修。

  “亚修!”

  塔玛希一个箭步冲过来抱住亚修,连索妮娅都被她挣开。她勾住亚修的脖子,眼里泛起点点泪光,深吸一口气欢快笑道:“我终于找到你了!我好想你!好高兴!”

  大家瞬间都懵圈了,特别是旁边的索妮娅,敢从她怀里抢走亚修还这么嚣张,塔玛希还真是第一个。

  但安楠和希芙琳一点都不惊讶,塔玛希向来就是钢铁直女的性子,从来不掩饰自己的性情。她们甚至暗暗为塔玛希点赞,做得好啊,伱做得好啊!

  光是从日记里她们就看得出来,一日不终结剑姬霸权,其他人终生无望!

  冲啊,我们会给予除了帮助以外的一切支持!

  “我也很高兴。”亚修轻轻拍了拍塔玛希的后背,笑道:“千愿天国什么都没有,我真的怕塔玛希你饿死。”

  “塔玛希?”

  笛雅立刻反应过来,她看着面前这位穿着超短裙和运动胸衣的时尚女郎,连忙挤开他们两个,气鼓鼓说道:“亚修你不是说塔玛希是男的吗?”

  亚修一怔,这才注意到塔玛希的身材。他刚才虽然跟塔玛希并肩作战过一会儿,但那时候塔玛希基本背对着他,而且情况紧急亚修也没仔细观察,当然更重要是塔玛希这套外观太好看了,他瞬间就接受了这个设定,根本没有细想。

  或者说亚修其实也隐隐有所预料,毕竟能比伊古拉好看的人,怎么可能不是女人?

  “我以前确实以为塔玛希是男的……”亚修忍不住视线下移,视线差点被拉链胸衣的沟壑吸进去:“但这个不能怪我啊,我记得我以前背过塔玛希,那时候你的胸硬邦邦的,我还很羡慕你的胸肌呢!”

  “原来是因为这个啊。”塔玛希恍然大悟,低头托了托下乳,一脸无奈:“我很早以前就很嫌弃这对累赘,后来还越来越大非常影响活动,所以平时都缠起来绑住,外面再穿一套锁链甲。所以亚修你背我的时候,碰到的只是锁链甲。让你失望了,我其实没什么胸肌。”

  笛雅看得眉毛狂跳,她当然不会因为这种事自卑,她坚信自己的身材是最优雅最性感的,但看到塔玛希这么炫耀,还是感觉好气人——你们这群家伙别带坏亚修啊!

  好想啪啪几巴掌扇上去!

  她瞪了亚修一眼,发现亚修已经自觉移开视线,心情才稍微变好一点,嘟囔道:“所以不仅仅是银灯,亚修你在森罗国度还有第二个女人……”

  “女人不行吗?”塔玛希歪了歪脑袋,有些困惑,“如果我是女人,亚修就会讨厌我吗?我应该要换回黑鸦造型吗?”

  看见塔玛希真诚发言,笛雅微微一怔,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亚修刚想说话忽然顿了顿,微微侧头看向剑姬。

  “当然不会。”

  索妮娅拍了拍笛雅的肩膀,对塔玛希笑道:“无论你变成什么样,你始终都是与亚修出生入死的同伴,他怎么可能讨厌你?他跟我们提起你的时候都是说你有强大,他有多钦佩你,所以我们一直误会了你的性别,魔女才会这么惊讶,是吧亚修?”

  飒!

  亚修突然一拳打向黑鸦,塔玛希立刻用手臂挡住,一秒内切磋数十招,看得人都眼花缭乱,最后拳头互碰,两人相视一笑。

  “还是没追上你,甚至距离越来越大。”亚修笑道:“看来我进步的时候,你也没偷懒。”

  “距离只会越来越大。”塔玛希认真说道:“唯有战斗,我是绝不会认输的!”

  “塔玛希,我知道你还有很多话题想跟亚修说。”这时候,后面的希芙琳忽然说道:“但先稍微让让,这里还有更急的人。”

  亚修一怔,直勾勾地盯着希芙琳。

  希芙琳心里涌出不妙的预感,后退一步:“别看了,你不认识我——”

  “222?”亚修惊喜说道:“我真没想过还能再见你!”

  坏了,被坏男人认出来了!

  “你怎么认出我的!?”

  “靠声音啊!”

  “我们这么久没见了,你怎么可能还记得我的声音?”

  “我怎么可能不记得,你是我在血月的第一个朋友啊。”

  希芙琳愣住了。

  索妮娅拍了拍亚修,指了指自己。

  亚修摊摊手:“认真点说,我和你并不是在血月认识的,而且那时候你对我来说更像是如梦似幻的梦中仙女,并不是真实的人。”

  虽然又失去了一个成就,但看在亚修赞美得不着痕迹,索妮娅勉强接受了。

  笛雅举手:“那博金叔叔呢!?”

  “我跟222认识的原因就是因为我暴打了伊古拉一顿。”亚修眼里泛起追忆之色:“那家伙的手感真不错……”

  “所以,222你还在碎湖监狱吗?”

  “没有,我到医院当医生了。”希芙琳拍了一下芙瑞雅脑袋,芙瑞雅震了一下,“跟这笨蛋是同事。”

  “你现在还向往到其他国度冒险吗?”亚修眨眨眼睛:“我还记得我说过,如果我能越狱出去离开血月,就将一路上的冒险经历告诉你。如果你还感兴趣的话,我可是有很多精彩故事。”

  他看向索妮娅和笛雅,笑道:“到时候我们也一起回忆一下吧,你们觉得呢?”

  笛雅对‘第一位朋友’这个称呼十分敏感,刚想发作就被索妮娅按住了。剑姬笑道:“好啊。”

  你那点破事我知道得七七八八,甚至连你不知道的我都知道……希芙琳心里腹诽不已。

  她根本没想过亚修会认出自己。

  也没想到亚修居然还会记得那个微不足道的承诺。

  她的思绪一瞬间就被拉回大半年前:医疗师与死刑犯谈天说地,说着漫无边际的梦想,死刑犯想逃出监狱,医疗师也向往光怪陆离的世界。

  但活在湖里的鱼已经离不开水了,只能将梦想寄托给折翼的鸟,谁会想到飞走的鸟还记得他的第一位鱼朋友,甚至还将那些宛如玩笑的梦想记在心里?

  希芙琳本想严厉拒绝,但话到嘴边又变成:“如果有机会的话。”

  刚说完她就后悔了,心里满是羞愧。她小心翼翼看着旁边的媚娃,却发现媚娃感动得看着她,还眨眨眼睛示意:「希芙琳,你是为了帮我创造机会才答应的吧!」

  希芙琳立刻点头:「没错,就是这样!」

  「我就知道希芙琳对我最好了!」

  「别跟我眉来眼去,你快上啊!」

  就在这时候,索妮娅忽然问道:“我猜……紫怨你就是安楠大小姐吧?”

  “叫我安楠就好。”安楠也没想隐藏自己,大大方方走过去说道:“初次见面,剑姬。”

  她转头看着笛雅,脸色立刻拉下来:“女皇陛下,你什么时候回来?”

  “什么女皇?”笛雅装傻:“你是说笛音女皇吗?但据说她不是一个小女孩吗?”

  “我还是看过你成年后的画像!”安楠直接一记手刀劈向魔女脑瓜:“你知不知道我这几个月为了帮你擦屁股几乎每天工作超过16小时?每天都得担惊受怕福音系统爆炸,稍微有点风吹草动都怀疑是世界末日——还不如干脆摧毁福音系统呢!”

  “再不济,你带我走也行啊!”

  “呜……”笛雅捂着脑袋:“竟敢对女皇如此不敬……”

  “对不起,”亚修护住魔女,一脸歉意:“如果不是为了救我,她也不会孤身赶赴繁星——”

  “等等,你是谁啊?我在跟女皇陛下对话,闲杂人等不许插嘴。”安楠忽然皱眉,双手抱在胸前,一脸严肃看着亚修:“别装得跟我认识一样。”

  哎?

  众人一怔,就连笛雅都糊涂了。她朝安楠挥了挥手,表情从茫然渐渐变得害怕:“安楠姐姐你因为压力太大,脑子终于出问题了?我,我一定会治好你的!”

  “女皇你别碍事!”安楠推开魔女,凝视着亚修:“你是不是该自我介绍了?”

  在场众人里,只有亚修明白安楠是什么意思,或者说,这本来就是他的意愿。他朝索妮娅眨眨眼睛,索妮娅扬起眉毛,似乎也很好奇他们在搞什么鬼。

  亚修嘴角微微上翘,眉眼含笑看着安楠,伸出手说道:“初次见面,我是亚修·希斯,叫我亚修就好。”

  “初次见面,我是安楠·多蓝,福音女巫建政局的第一女巫,皇宫联络处秘书长,女皇首辅。你可以叫我安楠,也可以叫大小姐——如果你喜欢的话。”

  安楠握住亚修的手,手指轻轻挠挠他的手心,又补充一句:“未婚。”

  她的两个耳坠,泛起了闪耀的光辉。

  他们第一次认识的时候,安楠还是满腹阴谋的事务所所长,亚修也只是一位颠沛流离的异国旅人。他们是通过契约书得知对方的名字,支配者安楠,与被支配者亚修。

  从一开始,他们之间的关系是阴谋家与工具,是主人与奴隶,充满算计与利用。无论他们后来发展成什么关系,他们始终是起源于一次黑暗的相遇,一场恶劣的玩笑。

  但在这一刻起,他们要迎来新的开始。

  请收藏本站:https://www.123dubi.com。123读笔手机版:https://m.123dubi.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