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章 危!_术师手册
123读笔 > 术师手册 > 第94章 危!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94章 危!

  “三翼圣域剑术师,血狂猎人杰拉德……”

  亚修躲到餐厅角落,在人群里观察那个意气风发的白发猎人,心里惊疑不定。

  他已不是刚穿越到这个世界的萌新,自然知道这个让他穿越体验变得贼差的白发猎人,在这个城市拥有举足轻重的地位。

  一翼白银,二翼黄金,三翼圣域,四翼传奇。

  星空之下,传奇术师便是巅峰,所有势力的顶层,单体战力的极限。三翼圣域则是中流砥柱,在传奇术师纷纷钻研术法探索虚境时,圣域术师往往负责各项重要事务,拥有世俗最大的权力,也是一般而言最高级的常规战力。

  从中也看得出希斯搞得那个四柱神邪教,并非亚修所想象的草台班子。凯蒙市居然出动杰拉德这个狩罪厅头牌猎人,足以说明希斯属于可以作为‘政绩’的高价值野怪了。

  相比起他的地位,杰拉德的实力更加令人绝望。本来亚修等人计划里的假想敌是二翼术师级别的血狂猎人,现在突然冒出一个三翼圣域,光是杰拉德一个人就足以将亚修等人打包团灭了。

  如果说计划本来有三成生机,但现在就是十死无生。运输船不可能十分钟内返回凯蒙市,而监狱十分钟内肯定会发现他们的越狱——夺取运输船是计划的一部分,他们不可能逃避跟血狂猎人的战斗。

  亚修叹了口气:“既然是他,那放弃计划也是没办法的事,是我们运气太差了。”

  “不,不仅仅是运气原因。”伊古拉带他来到碎湖港口,“你看。”

  亚修看向那艘全覆盖宛如子弹头的轮船,“这船的模样……很符合流体力学啊!”

  “这不是普通的船。”伊古拉说道:“这是移动监狱……恰好他们也到了上船的时候了。”

  在亚修惊讶的眼神里,那些在港口附近排队的死刑犯,在猎人们的注视下,雄气赳赳地跨越黄线,离开碎湖监狱,踏入运输船里。

  监狱里大名鼎鼎的‘黑兽’图克,在进入运输船前忽然转头,朝着监狱伸出拳头,大笑道:“哈哈哈老子终于离开这个粪坑了!”

  附近的死刑犯们羡慕地看着他们,但那道画在地上的黄线如同天堑,他们只能眼睁睁看着别人离开,自己却连接近都不被允许。

  “他们是志愿者!”亚修终于想起来前几天的志愿者招募了:“这艘船是来运送他们的!”

  “这就是计划里的漏洞!”伊古拉忍不住咬了咬手指头:“因为这种事太罕见了,我根本没将这件事纳入计算!所以这次来的不是普通运输船,而是‘猪笼’!”

  “‘猪笼’?”亚修还是第一次听见这么奇怪的船名。

  “这艘船不会返回凯蒙市,而是沿着碎湖往东直下,到达凯蒙东部的湖景战区!”伊古拉脸上满是懊恼:“我早就该想到的,就算市长用利益说服了议会里的守序组织,但他们也不可能让死刑犯返回市区,那样风险太大了!”

  “万一消息泄露出去,让市民知道有死刑犯逃离审判,必定会引起舆论大面积发酵,到时候整个议会都得遭殃!市民们会用选票让议会大洗牌的!”

  “因此那些志愿者唯一的去处,就是负责镇压深渊的湖景战区!”

  亚修看着最后一个志愿者踏入船舱,说道:“所以如果我们也上船,就等于自投罗网,从监狱跑到人均强者的湖景战区?”

  虽然亚修至今对血月国度还是没有一个充分的了解,但‘镇压深渊’、‘战区’这几个关键字拼在一起,亚修用脚趾头想想都知道那里不会是什么水上乐园。

  “不,我们根本没有上船的机会。”伊古拉摇摇头:“这艘船里面也有处理器,会自动检测任何上船的生命体,像我们这种没有许可的人一上船,整艘船都会响起警报并且将我们的位置标出来!”

  亚修听得一愣一愣:“等等,这么说你的计划从一开始就不可能实现吧!要是每艘船都有这样的安检系统,我们根本不可能坐船离开碎湖监狱——”

  “不,只有‘猪笼’这种具有特殊用途的船才会配备处理器,其他大多数交通工具是没有安检系统的。”

  “啊?为什么?这种用于安检的处理器很昂贵吗?”

  “一是价值不菲,这种处理器是术师产物,必须是术师人工制造,二是在无授权许可下检测别人芯片,是严重违法行为。”

  亚修眨眨眼睛,表情一时间有些困惑。

  他摸了摸自己后颈,问道:“在外面,检测芯片,是违反行为?”

  “是啊,这是肯定的啊。”伊古拉奇怪地看了他一眼:“这种侵犯隐私权的行为是非常严重的犯罪。”

  虽然亚修也明白监狱内外肯定有很多不同,但听到‘外面是一个很重视隐私权的国度’,亚修还是感觉伊古拉在逗他。

  从小就往人体内植入控制芯片,可以调取人记忆,取缔家庭制度,完全社会化抚养,将死刑变成综艺节目的地方,真的会比这个让他带着镣铐拉屎的监狱更重视隐私权吗!?

  他放弃讨论这个问题,追问道:“那这艘名为‘猪笼’的船为什么可以检测任何一位上传者的芯片?”

  “因为‘猪笼’是为战士准备的受罚刑具。”伊古拉说道:“湖景战区所镇压的‘水道深渊’,每隔一段时间就必须派人到深层探查情况。”

  “但越是深入水道深渊,术师就越容易发生精神病变,像丧失理智、自残、逃跑等各种情况都会出现。”

  “因为这种任务几乎没人愿意去,所以战区会让犯错受罚的战士进入‘猪笼’,给芯片添加许多规则,让舰船处理器控制他们不自残、不逃跑、不互杀。与此同时处理器还得负责检测船上生命体,一旦有怪物进入船舱,就提醒战士们将怪物清理干净。”

  “等他们完成任务回来,便可以戴罪立功,所有过错一笔勾销。”

  “为了押送死刑犯,就算战区觉得小题大做,市长费南雪也肯定会要求他们派出‘猪笼’!”

  伊古拉咬牙说道:“我明明知道费南雪是什么人……关乎他前途的事他肯定会亲自插手……所有细节肯定都会按照最高规格安排!”

  亚修肃然起敬:“你连市长都骗过?”

  “调查计划过,但风险太大成功率太低,最后还是放弃了。”伊古拉幽幽说道:“如果我当时知道自己迟早会入狱,那我肯定试一下——我现在欺诈过最厉害的大人物,也不过是一个议员。”

  人欺诈是为了赚钱,你欺诈是为了刷成就吗……

  虽然亚修不是很懂什么市长、战区、深渊,但他也听得出伊古拉的潜台词:“也就是说,我们的计划每一环节都出现无法解决的问题了?”

  “只是这次不行。”伊古拉说道:“下个月1号有血月审判,如果还要进行计划,时间就只能定在下个月11号。不过按照席林教授的能量,我很怀疑1号的血月审判可能也会选你——”

  忽然!

  亚修眼前忽然弹出了光幕!

  “大家中午好,这里是碎湖监狱行政处,我是狱卫纳古·麦克米伦。”光幕里的纳古说道:“现在播报两则通知。”

  “第一,本月27号有一场额外的血月审判,审判名单将于27号当天早上发布。”

  “第二,为了搭建27号的审判场景,血狂猎人需要在监狱里暂住一晚,希望各位好好配合猎人的工作。凡是协助猎人办事的热心人士,都可以获得不等量贡献度的奖励。”

  当光幕自动关闭,亚修还没从震惊中回过神来。

  额外增加血月审判?

  血狂猎人暂住?

  “一般而言,这次额外增加的血月审判,应该是为了那些刚入狱的政治犯所准备。”伊古拉幽幽说道:“但如果你的名字被选入审判名单,我也不会觉得意外。”

  亚修脸色变得很难看:“不会这么狠吧?”

  “当你觉得事情会变坏时,那么这件事一定会变得比你想象中更坏。”伊古拉说道:“这是我当了这么多年欺诈师,唯一让客户们深刻明白的道理。”

  “知道你经常代表社会毒打有钱人了,不用老是在我面前强调你的战绩。”亚修没好气说道:“大不了就是上了25号的审判名单,这事难道还能变得更坏?”

  就在这时候,亚修忽然感觉周围的光线一暗,仿佛后面有个高大的身影遮挡了光线。

  “亚修·希斯,你一直盯着通往外界的船,是想越狱吗?”

  伊古拉悄悄躲到一边。

  亚修转身,后退一步,对着来者勉强扯出一个笑容:“当然,监狱里哪个小伙子不想越狱呢?”

  “那可未必,恶人也是会忏悔,渣滓也是会改错。赋予你们正确的绝望,这就是血月审判的意义。”

  杰拉德居高临下俯视着亚修,他瞥了一眼伊古拉,淡淡说道:“找到新朋友了?不愧是四柱邪神钟爱的信徒,我很怀疑你在这里待久了,会不会将整座监狱都变成邪神的温床。”

  “我要去午睡了,杰拉德队长你想找人聊天可以找这位伊古拉·博金,他很擅长投资理财,相信你肯定能有所收获——”

  “等等,亚修·希斯。”杰拉德拦住他:“监狱吩咐了你们要协助猎人们的工作,对吧?我需要你协助我。“

  亚修暗感不妙:“怎么协助?你看我肩不能抬手不能抬,单纯就是一个钛合金废物,平时不是在吃就是在睡,恐怕满足不了你的需求——”

  “太棒了,你刚好能满足我的需求。”杰拉德打了个响指:“事情是这样的——因为监狱犯人太多,所以没有多余的寝室供我们这些来帮忙的猎人居住。作为队长,我肯定是将单间让给其他队员,自己则是跟犯人挤一挤。”

  亚修倒吸一口凉气:“对不起,我并不认识监狱里的花姑娘,没法帮你介绍,不如你咨询一下这位伊古拉——”

  “不用这么麻烦。”

  猎人按住亚修的肩膀,猩红的瞳孔满是戏谑的笑意:“亚修·希斯,我想你不会介意跟我挤一晚吧?”

  请收藏本站:https://www.123dubi.com。123读笔手机版:https://m.123dubi.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