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8章 血色转灭波动_术师手册
123读笔 > 术师手册 > 第858章 血色转灭波动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858章 血色转灭波动

  第858章血色转灭波动

  白塔外面,一间露天咖啡厅里,艾夏正在跟英古莉特喝咖啡。

  真的只是喝咖啡,她们甚至没有聊天,英古莉特在低头看书,而艾夏则是打开光幕刷论坛。

  英古莉特不爱聊天,所以艾夏也不会跟她硬聊。她们出来往往都是这样,找个地方坐一下午,看书的看书,刷论坛的刷论坛,然后吃顿饭各回各家。

  虽然艾夏有很多朋友,预言术师从不缺朋友,但可以让她一句话不说也能感到轻松舒适的朋友,长这么大也只有这个以前跟在她屁股后面的同乡少女。

  或许是因为修炼预言派系后,艾夏都会下意识揣摩别人的行为,就跟心灵术师都信不过别人一样,预言术师也有类似的职业病。唯有英古莉特这种带着稚气直来直往的剑术少女,才能让艾夏发自内心地放下戒备。

  不过她这次并不单纯跟英古莉特聚会,在刷论坛的间隙,她会不经意地瞄向远处白塔里面的流金天河。

  短短几个月里,白塔周围已经筑起三重城墙,上面布满了结界,数以千计的术师为里面每一块砖头都附着了奇迹,堡垒军团、狮鹫连队、弹星卫队长期驻守——就连皇宫都没这种豪华待遇。

  但艾夏没有放弃,作为浪潮仅有的数位‘弄潮者’,她和其他预言术师分别潜伏到白塔的各个方位,试图侦查出白塔要塞可以利用的缺陷。

  白塔要塞绝非无懈可击,哪怕它是由术师军团建立的堡垒,但那道贯穿天幕的流金河摧毁了里面绝大多数布置。

  事实上,艾夏已经发现了第73个可以利用的缺陷,但这些缺陷规模太小,就像是指甲边缘翘起来的毛刺,哪怕你将毛刺撕出一大条皮肤,也无法造成多大伤害。

  作为王座厅里已经挂号的反星空组织,浪潮无法组织大规模的袭击活动,像上次去无人区纳什市已经是浪潮成立以来最大胆的一次冒险。在更多的时候,浪潮都是等待繁星露出巨大缺陷,然后轻轻一刺,像刺破巨大的脓疱一样,给繁星放出肮脏的脓血。

  毫无疑问,这次流金河贯通天幕的仪式,一旦破坏绝对能重创虚假的星空,所以艾夏才会冒险来到这么近的地方观察白塔。

  不过她一个人孤零零在这里坐一下午偷看白塔就太显眼了——作为预言术师,王座厅对她的关注度不亚于圣域术师——所以她才会约英古莉特出来。

  两个青春洋溢的女大学生随便找个地方浪掷时间,这是很多青春剧的主要剧情。

  不过……

  艾夏喝完第三杯咖啡,轻轻叹息一声。

  根本不存在她们可以借机发挥的破绽。

  繁星国度上千年的积累,数千名术师保驾护航,要是浪潮能轻易破坏这场仪式,那也太看不起繁星法主了。

  而且随着时间推移,艾夏观察的小漏洞只会越来越少,因为白塔内部术师也在修固要塞。因此搞破坏的最好时机,就是仪式开始的今天。

  仪式一旦成功,就意味着繁星法主的力量进一步增强,祂的统治也越加稳固。

  这样下去,什么时候才能破开天幕呢?

  “有心事吗?”英古莉特合上书本,看着艾夏问道。

  “没。”

  “哦。”英古莉特翻开书本,继续看书。

  片刻后,艾夏忍不住问道:“你不再问问吗?说不定我只是说谎呢?”

  “无论你是不是说谎,伱都不想跟我说,所以没必要问。”

  艾夏眨眨眼睛,笑道:“其实英古莉特你可能在预言派系和心灵派系都有天赋。”

  “但我只喜欢剑术。”英古莉特耸耸肩:“其他派系的天赋对我来说没有意义。”

  “每次跟你聊天,总感觉我才是口才不好的那个。”艾夏用小汤匙戳着蛋糕,“你有没有想过,羊或许也有智慧?”

  “羊确实有智慧。”英古莉特:“家里那头公羊发现撞不过我后,我一进去羊圈它就会跪下来投降。”

  “如果羊有智慧的话,它们应该要破坏羊圈?”艾夏问道:“如果有一些羊,它们知道外面的世界很危险,也知道它们在羊圈的生活很幸福,而且也明白它们无论如何都不可能是牧羊人的对手,你觉得它们应该试图破坏羊圈吗?”

  “为什么不直接逃呢?”

  “可能是因为不破坏羊圈就逃不掉,”艾夏耸耸肩,“也可能是它们单纯只是厌恶羊圈。”

  英古莉特合上书思索片刻,说道:“没有应不应该,只有想不想。”

  艾夏瞥了一眼远处的流经天河:“但或许它们不应该,毕竟羊圈破坏了,其他没想过逃跑的羊就可能遭遇危险。”

  “为什么要顾虑其他羊?”英古莉特说道:“危险与幸福都是相对而言,羊圈再安全也是有牧羊人这个主宰一切的因素,外面再危险也有可能活得逍遥自在,至于幸福……那些不想活在羊圈的羊,本身就是不幸福的。”

  “生灵自会找到出路,所有生灵都只应为自己负责,有想破坏羊圈的羊,自然也有维护羊圈的羊,谁斗赢那就听谁的,像我赢了那头公羊就得跪着。“

  “万一破坏羊圈真的是错误呢?”艾夏问道。

  英古莉特喝了一口咖啡,“我们只有1668年历史,而虚境存在何止万年,我相信我们术师肯定犯过无数次足以灭世的错误,更何况是羊?”

  “大多数人都不是预言术师,只要抵达终点的那一刻,才知道什么是对什么是错。”

  艾夏撑着下巴,静静望着英古莉特。

  “我脸上有什么吗?”

  “两个眼睛,一个鼻子,一个嘴巴。”

  艾夏伸了个懒腰,站起来扭扭身子:“我们换个地方吧——去商场逛逛。”

  “但我还想看书。”

  “我坐到屁股疼了!”

  “好吧。”

  艾夏通过奇迹手环,通知其他人自己放弃侦查。既然不存在漏洞,那就不值得再往里面浪掷时间了,除非浪潮想正面强攻白塔要塞。

  但别说内部,光是最外部的城墙,就是通过「地脉」奇迹强化的立体防御体系,从天空到地底都有看不见的屏障阻隔内外,而且因为地脉相连,屏障每一个点的防御力都等同于全体城墙,并且无法使用消耗战,若是一击不破,城墙屏障会迅速汲取地脉恢复。

  按照艾夏的估测,只有顶尖进攻系传奇术师的最强一击才有可能击破最外墙。注意,普通传奇术师还不行,必须是进攻系的顶尖传奇,像「画家」这种花活很多的传奇就不在这个范畴里。

  放眼整个繁星,恐怕也只有伏斯洛达公爵才有这个实力。但根据帝弥接任了伏斯洛达代家主这个情报,伏斯洛达公爵此时要么就在白塔里面驻守,要么就是在虚境护航仪式进行。

  根本没人能攻破白塔要塞,艾夏自然不会继续钻牛角尖,而且她喝得有点多,需要去商场找洗手间。

  “英古莉特,走啦!”

  然而英古莉特坐在那没动,她转头望着白塔方向,脸上有些困惑。顺着她的视线望过去,艾夏看见通往白塔要塞的大路上,出现了五个穿着紫蓝服装的人影,看起来就像是……

  「我们浪潮的人!?」

  艾夏都懵了,赶紧联系其他弄潮者,但他们纷纷反馈并没有成员行动。

  就在此时,白塔要塞的术师也发现了那五人的踪影,浪潮可是早就挂在名单上的,他们自然认得紫蓝服装是浪潮标志。只是面对一座拥有上千名术师驻守的要塞,他们五人就这么肆无忌惮走过来,很难不让人怀疑是行为艺术或者主动投降。

  “前方是军事禁区,立即停步!”

  广播喇叭的声音划破天空,将周围路人的视线都吸过去。然而那五人仍然没有任何迟疑,直接越过地面上的黄线。

  “射击!”

  城墙上铳术师们一轮齐射,铳声响彻迦乐世的星空!

  然而铳弹就像是暴雨一样,在他们周围掀起阵阵涟漪,却没有一发能射中他们身体!

  圣域术师!

  那五人居然都是圣域术师!

  浪潮里的圣域术师加起来都没有五个啊!

  被铳声吓到的路人迅速逃跑,然而艾夏却拉着英古莉特躲起来,伸手按着地面,发动侦查奇迹「地听」!

  凭借大地的震动,艾夏远远听见他们的对话:

  “……啊!好烦啊,为什么我就只有一个术灵,我最落魄的时候都没有这么落魄的啊!”

  “我也一样。”

  “你一样个屁,你那个是神灵,而且你能完全掌握的神灵,你才是我们这里最强的一个啊!”

  “为什么福音没投影过来?福音难道不算是我们的吗?”

  “至少现在还不算。”

  说话间,他们已经走到城墙前。铳术师们停止射击,严厉呵斥道:“现在对外面的术师发出警告,请立刻举起双手投降。弹星卫队已经在赶来路上,若不投降,后果自负!”

  艾夏屏住呼吸,光靠五名圣域术师可成不了事,甚至连等闲传奇术师都不行。如果没法攻破最外面的城墙,那他们只不过是摸了一下白塔要塞的屁股,吸引了王座厅的注意力,顺便为……淦,他们这是给浪潮拉仇恨啊!

  “谁来?”

  “让我来,我一戟将它打爆!”

  “让我们来,我们一拳将它打爆!”

  “我也没问题。”

  艾夏听得一愣,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他们居然都自信自己能打穿白塔要塞?那近乎可以看成是繁星国度全体术师的智慧结晶啊!

  “让我来吧,波动剑术灵体系,刚好有一招很适合这里。”

  “好。”

  下一秒,那个红色头发的女术师忽然展翼飞起来。但跟寻常虚翼不一样,她的虚翼是纯黑色的羽翼,看起来简直就像是……童话里的恶魔羽翼。

  她接近城墙,拔剑一挥。

  喠——

  如同遥远彼岸响起的钟鸣,城墙内外所有旁观者感觉自己心脏被锤了一下。

  然后他们看见了一个球。

  一个笼罩了城墙的血色水晶球。

  仿佛空间被切出了一个球体,内外没有相连。在球体里面,城墙与铳术师们被刨成最细微的齑粉,当空间恢复原状,尘埃与血肉同时落地不分彼此混在一起。

  无形的屏障,碎了。

  足以抵抗传奇术师狂轰滥炸的外墙,被打穿了。

  但这一切,都没有血色水晶球那一幕更能给人震撼。

  “好美的转灭波动……”英古莉特喃喃道:“但,但这不是伏斯洛达家族的隐秘传承吗?”

  至少背黑锅的不止浪潮了,艾夏心想。

  PS:求月初月票!

  请收藏本站:https://www.123dubi.com。123读笔手机版:https://m.123dubi.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