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7章 她信了她真的信了_术师手册
123读笔 > 术师手册 > 第837章 她信了她真的信了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837章 她信了她真的信了

  “时间啊,聆听我的命令,停止吧!”

  繁星国度,随着笛雅的高声吟唱,她背后的钟鸣青铜龙展开金属巨翼,左翼雕刻日月星辰,右翼镌刻鳞羽禽兽。当青铜龙聚拢巨翼护住四柱神教术师,它身体浮现出一个巨大的圆形钟表,钟表上只有一根针表盘上只有三个时间格。

  跳动到第一格,壁垒的星空屏障破碎,星光淹没了一切,唯一避开了青铜龙。

  跳动到第二格,整个区域的时空溅起涟漪,石块扭曲,泥土翻滚,光线拐弯,整个世界就像是一团混起来的颜料。

  跳动到第三格,四柱神术师所在的废墟被二度摧毁,附近所有术师虚影悉数灰飞烟灭。

  三格结束,钟鸣青铜龙虚影悄然消散,笛雅也恢复白发小女孩的形象,无力维持成年女皇姿态。

  她非常不爽地看着自己手背的钟表令印,瘪着嘴说道:“我一点时间都不剩啦!”

  但笛雅这次付出是值得的,多亏她的‘时间停止圣域’,四柱神术师才安全度过第二次的星空破碎。

  跟正常人理解的时间停止不一样,她停止的不是世界的时间,而是自己圣域内的时间。

  像那种全世界静止而自己能动,停止的是世界时间;刚才是世界继续运动,但笛雅她们的时间停止了。她们根本没意识到钟鸣青铜龙倒数了三格,只感觉自己眨眼间,周围所有东西都被摧毁了。

  时间的本质就是运动,当她们时间停止,自然就不会受到外界运动的影响,肤浅来说,相当于她们与外界‘割裂’了,就像是无形的空间屏障。

  不过在时间圣域魔女笛雅看来,这一切都很好理解——所有运动都会产生流金河水,包括震荡、空气与奇迹。

  但无论是毁天灭地的神迹,还是一颗微不足道的雨滴,它们产生的流金河水都是一样的,没有高低贵贱之分。

  钟鸣青铜龙刚才其实是创造一个‘流金井’,能够吸纳圣域里三秒内产生的所有流金河水。倘若说整个世界都是一条流金河,那刚才三秒里青铜龙创造一个‘空泡’,笛雅她们的流金河水,星空冲击波的流金河水,全都被吸进去,表现出来就是世人印象里的时间停止。

  也幸亏星空屏障的亡语爆炸没有时间派系增益,不然它只需要增大流金河水的流量,流金井就会被提前灌满,时间停止圣域自然也提前结束。

  “你还是这个样子可爱点。”索妮娅摸了摸魔女的脑袋:“这样看上去就只是一个很普通的恋父小女孩。”

  “我跟亚修是同龄人的两情相悦!”小女皇龇牙,甩开剑姬的手。

  “是吗,那你有没有喊过他爸爸?”

  “我……那时候我们……”

  “有,没有?”

  魔女气得双肩颤抖,四柱神术师都不敢乱说话,生怕介入两位尊座的战争。但魔女忽然冷静下来,甚至展颜一笑:“是,我以前是喊过他爸爸。而且不仅是以前,哪怕将莉丝分离出来后,我也会继续喊。”

  她歪了歪脑袋,纯白的发丝多了几缕黑发:“听见女皇喊自己爸爸,他肯定会很兴奋吧?到时候你想听的话,我可以在皇宫给你开个近一点的房间哦。”

  哇哦,绝杀。

  天灾信使克莱尔听得都想要鼓掌了,魔座虽然一句话都没提,但每个字都在针对剑座的家世。

  虽然说传奇术师已经不需要什么贵族家世,她们自己就是最高贵的贵族,但贵族与王室还是有很大距离的——特别是魔座还是福音国度的实权女皇。

  特别是观座自己也是传奇术师,选剑座,那他的地位其实也没多少变化;但选魔座,就能成为一国之主,接受亿万人的供奉,他昨晚抱着魔座睡觉时做的梦,第二天就可以让国家帮他实现。

  还在皇宫给剑座开房间……好听点,这叫寄人篱下;难听点,说不定大家以为魔女是将观者和剑姬全部娶了呢!

  索妮娅听得嘴角抽动:“自己说不过就让姐妹帮忙?”

  “有什么关系,反正我们以后都会跟亚修一起……”

  “等等!”魔女的发色突然恢复正常,“这件事我还没答应呢,等他回来再说!”

  剑姬嗤笑道:“看来你的情敌比我的情敌还要多。”

  魔女哼了一声:“大不了……反正肉都是烂在锅里,区别只是我们的床要准备多大而已。”

  索妮娅一脸黑线:“我一定会阻止你的……哪怕只是为了他的生命着想。”

  “你在乱想什么啊,我们只是一起睡觉!”

  “我就是担心这个。”

  这时候新的四翼虚影军团出现,伸爪爪剑圣看着壁垒最后一重星空屏障,拔剑说道:“第二重屏障我们只花费20分钟……不知道来不来得及。”

  多亏灭尽怨煌龙强化的紫红剑光,索妮娅能隔着星空屏障攻击里面的教会术师,因此教会术师始终没法正常运转星空屏障,星空屏障连三分之一威能都没发挥出来就被击碎。

  哪怕她们进度如此之快,但繁星法主的速度似乎更快——壁垒中央那道贯穿天幕的白光,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缩小,估计不需要半小时它就会彻底消失。

  白光消失,代表繁星法主不再需要凡人辅助仪轨,即天使羽翼的消化过程结束。

  “用增益奇迹,加快我的施法速度。”索妮娅说道。

  “好。”笛雅十指弹出金色水线,连接索妮娅的全身关节,“你果然变了。”

  “我哪里变了?”

  “你以前跟我吵的时候,无论你怎么压抑掩饰,还是会泄露出怨毒的杀意。”笛雅平静说道:“所以我挺怕你的……亚修也怕你。”

  “仔细想想,也就只有幽兰薇瑟不怕你,因为她的‘恶’远在你之上。”她说道:“但你刚才不仅主动跟我吵闹,而且没有任何恶意,就像是朋友间的调侃。”

  索妮娅回道:“我们本来就是朋友。”

  “是啊,所以我很怀念我们在时间大陆横冲直撞的那段时光。”小女皇说道:“那时我们还是纯粹的朋友。我不知道你喜欢虚境的观者,你也不知道我喜现实的亚修。”

  “因为我想明白了。”

  村姑眨眨眼睛,“虽然他对我很重要,但你也是我最重视的朋友。无论我和他发生什么事,我都不该迁怒到你身上,影响我们的友谊。”

  笛雅微微一怔,眼里有些震惊:“难道你要妥协了吗?”

  “我为什么要妥协?我又不是抢不到最好的。”索妮娅翻了个白眼:“我可不要被你们魔女姐妹榨干的次品。”

  “我只是不愿意整天浸泡在沉重污浊的沼泽里,被那些负面情绪打败,变成一个脆弱不堪的剑姬。”

  “说起来,你故意惹我生气,是不是希望我变成一个无理取闹的怨妇,到时候等他回来你就能用温柔体贴的姿态来令他疏远我?”

  “哎?”白发小女孩歪了歪脑袋:“剑姬你在说什么吗?我听不懂呢。”

  “反正,我会控制好自己的情绪。”索妮娅看着笛雅说道:“无论是为了救他,还是为了我们自己,我们都不能因为一个男人而互相怨恨……那样也未免太可悲了。”

  笛雅也有些触动:“是啊,我们可是传奇术师,遍历六国我们都是最优秀的存在……你是前途无量的剑姬,我是福音国度的女皇,亚修就算再重要,也不应该成为我们人生仅有的一切。”

  “我们还有生活,还有术法,还有未来。”索妮娅朝她伸出手:“也还有朋友。”

  看见魔女跟剑姬微笑着握手言和,旁边天灾信使克莱尔心里感动不已。

  没错,就该是这样,哪怕观座是再厉害的人,都不值得你们两位为他神魂颠倒,最好是彻底将观座扔到一边,你们两位缔结传奇女术师之间的珍贵友谊——

  然而等索妮娅转过身,克莱尔看见她们两个同时吐了吐舌头,脸上都是一副‘她信了她真的信了’的阴谋得逞表情。

  将我的感动还回来啊喂……

  “调整完毕。”笛雅十指轻弹,“需要时间适应吗?”

  “不必。”

  索妮娅飞起来,灭尽怨煌龙虚影具现,她举剑一挥,便落下半个紫夜!

  壁垒的星空屏障刹那间消失了几十个光点,在千万四翼虚影军团的围攻下,星空屏障被削弱得极快!

  “真不愧是万军之战。”黛达萝丝喃喃道。

  她此时清晰意识到,如果没有魔女,她们在天光计划第一步就失败了;但如果没有剑姬,她们也不可能抢在繁星法主消化之前摧毁祂的仪式堡垒,剑姬的破坏力比特洛赞更加适合这种战场。

  她之前居然还对四柱神任免终末观者成为首领有所不满,或许这就是她只是触觉,而四柱神是四柱神的原因——终末观者在众星国度的作用不提,但光是能用他钓来的剑姬魔女,就已经值回票价!

  但繁星这边都如此精彩,另外一侧的众星不知道是何等神话史诗。

  “四柱神。”

  混乱歌姬轻声吟唱道:“请祝福我等能顺利折断源天使的银翼,令其坠落。”

  “……同时也是拆除第五柱的枷锁,令其诞生。”

  请收藏本站:https://www.123dubi.com。123读笔手机版:https://m.123dubi.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