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3章 无灾之城「避难所」_术师手册
123读笔 > 术师手册 > 第613章 无灾之城「避难所」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613章 无灾之城「避难所」

  深坑城市的升降梯系统虽然早已损坏,但边缘石板过道仍能正常使用,似乎是爬山健身的娱乐方式。

  不过亚修他们几乎都是凝聚双翼的圣域术师,哪怕不精通花里胡哨的空战,但往前飞总是能做到的,

  直接从上方穿越城市即可。

  除了一个人。

  当亚修背起黑鸦,感觉自己仿佛背了一個瘦弱轻盈的女生。第一次背黑鸦的时候,他还惊讶塔玛希怎么这么轻,毕竟先不提黑鸦自己的身体重量,他的衣服、武器、道具、盔甲加起来都上百斤,自然不可能轻到哪里去。。

  黑鸦说,他有抗衡重力的武技,能抵消部分重量。

  亚修等人听到这里的时候都感觉难以置信,人不用奇迹怎么可能抵抗重力,你是不是偷吃哈维的糖果了?但根据黑鸦的说法,个中原理其实是十分简单朴素。

  首先,他自己就能实现短距离的凌空踏步,只是坚持不久。他御空的方法就跟踩水一样,他发现自己踩水时只要频率和力度足够,就能通过反作用力将身体带出水面,而人置于空气之中,不就跟水中相似吗?只是相比起水,空气稍微有点难捕捉。

  但黑鸦本就是能徒手斩出空爆冲击波的物质文化遗产选手,一窍通百窍通,他既然能拍打空气来斩出冲击波,自然也能拍打空气获得足够的反作用力从而抗衡重力。

  「相比起我这么麻烦都只能抵消重量,你们有虚翼直接飞起来,还不需要消耗体力,不是更加厉害吗?」虽然黑鸦仍用这样的言论为自己辩解,虽然他说得确实没什么问题,但他这个‘普通人’在亚修这些术师心里却是变得越来越神秘诡异——伊古拉甚至怀疑塔玛希是不是故意说些反常识的话,来让队伍其他人对他保持敬畏。

  所以别看黑鸦好像整个人重量都沉到亚修背上,但他双脚其实在高频踩空,所以才能勉强抵消上百斤的重量。

  至于为什么是亚修背黑鸦…但遇到飞行环节,总得有个人背黑鸦吧。亚修在夜降那次背了一次塔玛希,后面他就约定成俗地成为告死黑鸦的专属飞行坐骑了。

  水银木马看见黑鸦双手搭在亚修的肩上,乖巧安分地趴着,她眼里流露出一丝异样,不过也没说什么。

  “你们已经抓住银灯了?”伊古拉问道。

  水银木马是恶人,拉拉肥养料,森罗头号灾害,但她也是可以相信的人。

  哪怕立场不同,但他们也从没有在水银木马口中得到过错误情报,而且像这种可以轻易戳穿的谎言,

  也无法给她带来任何利益。

  因此当水银木马说已经控制住银灯,所有人都心里一沉—这场追逐游戏,终于要迎来终局了吗?

  亚修他们没有忘记,他们在森罗有两个敌人:银灯和水银木马。

  如果说银灯是他们的猎物,那么他们就是水银木马的猎物。

  水银木马一直都全心全力地帮助他们,不过是驱虎吞狼,以及打着将麻烦事都聚在一起的主意一一在她的计划里,亚修和银灯要么都活,要么都死,绝不能一生一死。

  因为亚修和银灯都是半触觉,无论谁死了,活着的人都会自动获得四柱神的所有宠爱,不仅会成为新的森罗触觉,还能掌握整个四柱神教。

  而水银木马这个临时代理’、‘退休返聘’的旧爱触觉,自然就得牛马归位,打入冷宫,滚下台给新欢让路。

  亚修自然是不想成为四柱神的快乐感官,他甚至每天有空都咒骂四柱神就是四个传销小贩,希望能降低自己在四柱神里的好感度。但就像钱会流向不缺钱的人,爱会流向不缺爱的人,从来不整活的亚修,仍能获得四位金主的持续赞助。

  先不提水银木马这种权欲熏心的恶棍,断然不愿将她辛苦经营的四柱神教拱手相让,更重要是塔玛希一直在追杀她,要是失去四柱神教的保护,她绝对逃不过黑鸦的追杀。

  因此水银木马与亚修之间的矛盾是不可调和,你死我活。他们之前之所以能合作,就是因为银灯仍在逃亡。

  亚修需要抓住银灯,来解决血种和半触觉的问题;

  水银木马需要抓住亚修和银灯,彻底扼杀这两位试图争夺四柱神宠爱的小婊砸。

  更糟糕的是,亚修还得让银灯成为完全的触觉,那样他才能摆脱半触觉的威胁一一不仅是因为偶尔发生的「诅咒词缀」,更重要是万一银灯死了,他害怕自己会变成性格扭曲的触觉—一但亚修并不知道该如何操作,唯有水银木马说自己有办法。

  但水银木马要求,亚修和银灯必须同时在场,才能在他们都活着的情况下,帮助其中一人成为触觉。

  在这一点上,水银木马或许没有说谎,但她想将两人同时解决的心也丝毫不假。

  只是,亚修他们已经不是过去的弱者了。现在就连伊古拉,也初步凝聚圣域。

  圣域术师被称为战术兵器,就是因为拥有打不赢也逃得掉的底气。哪怕水银木马心怀恶意,但他们可是三位圣域术师+一位论外武侍,亚修还能随时寄神,哪怕硬刚四柱神教,他们也并非毫无胜算。

  所以,如果银灯真的落网,那么接下来便是要跟水银木马决裂。

  然而水银木马却摇了摇头:“还没抓住。“

  听到这个消息,亚修心里一跳,心情有种莫名的复杂。黑鸦仿佛也感觉得到亚修的不平静,不禁摇了摇头。

  “但她已经被困住了,投降只是迟早的事。”水银木马笑道:“如果她不想死在这座城里。“

  “恕我冒昧,但你应该知道,银灯也是一位圣域术师吧?而且还是一位精通幻术伪装的阴谋行者。“

  伊古拉说道:“你们真的能困住她?“

  亚修忽然想到什么:“该不会这里也有什么封印术灵术力的机制吧?“

  “机制倒是有,但并不是封印,相反还是增强。”水银木马说道:“你们亲自体验一下或许能更好理解…“

  咻!

  说话间,水银木马忽然对亚修的脑袋一指,指尖飞出一抹幽蓝星光!

  亚修第一反应就是想升起圣域,但这时候他身体一凉,有种浸泡在流金河里的错觉;更重要是,他发现整个世界变了。

  世界变慢了。

  他看见伊古拉平静的眼眸里慢慢泛起惊愕与怒意,看见哈维的左手开始雾化,看见水银木马的指尖飞出一抹锋锐星光。

  然而星光却是慢吞吞地飞过来,在空气上绽出一朵一朵涟漪。亚修仿佛是世界里唯一速度正常的人,

  他轻而易举地侧过脑袋,躲过星光的轨道,然后下一瞬世界便恢复正常了。

  啪!

  铮!

  轰!

  黑鸦趴在亚修的后背上轻轻一弹,指风后发先至,弹碎了那抹星光;

  欺诈师双眼紧盯水银木马,空气里忽然爆发出剑鸣声,然后水银木马浑身爆出血痕;

  死灵术师的左手雾化成巨型幽绿鬼爪,直接将水银木马抓在手里!

  “如果我这具身体报废可以稍微平复你们的怒气,我也不介意。“水银木马仍旧云淡风轻:“但如果你们愿意听一下解释的话,那我可以少损失一名二翼术师。“

  这就是水银木马最恶心人的地方一一她的触觉能力可以将绝大多数人变成她的木马。哪怕伊古拉和哈维打得再狠,也伤不到她本体一根头发。

  伊古拉看了一眼亚修,亚修点点头表示没有损伤,然后哈维才松开鬼爪。

  水银木马还很有礼貌地朝哈维点头表示感谢,擦了擦嘴角的血,才解释道:“这里是无灾之城,一件灰狐遗产的宏大力量仍在覆盖整个城市,至于这件遗产的效果…亚修·希斯,能麻烦你叙述一下自己的体验吗?“

  “当我遭受到致命危险时,自身感官时间会被极度拉长。”亚修想了想,认真说道:“而且触发时机恐怕不是「即将遭受致命危险的前一刻」,而是「我处于死亡时间线上」。简单来说,假如有人从很远的地方对我射了一铳,铳弹需要飞行1秒才能射穿我脑袋,那我在铳弹脱离铳管的瞬间,应该就会触发这个机制。“

  水银木马轻轻鼓掌:“分析得非常正确,我基本没有什么可以补充的。这就是无灾之城遗产「避难所」的效果一一当自身遭遇危机,无论你是否意识到危机,你的感官时间都会被极限拉长,直到你脱离危险才会恢复正常。“

  无灾之城的避难所!

  术师们立刻意识到这个灰狐遗产的强大之处一一无愧于它的名字,它确实是所有被保护者的避难所,

  里面至少糅杂了命运派系、预言派系、时间派系、苦弱派系(让身体感官加速)等高位奇迹!

  它彻底将「意外」这个词语变成历史,让所有人都能避开灾难!

  虽然亚修之前已经见识过黑袍镇的「万花镜」遗产,盲镇的「盲视」遗产,夜降的「双子系统」和「流金河道」……但那些遗产要么倾向于娱乐,要么只能由术师应用。

  但这个「避难所」,却是能惠及所有人,让普通人时刻被奇迹守护,与危险彻底绝缘!

  “等等。”亚修立刻意识到一个问题:“既然如此,你们怎么困住银灯?“

  其他人也反应过来一对啊,既然只要遭遇危险都会拉长感官时间,也就是互相攻击在这里是几乎不可能发生的。

  “困住距离危险还隔着流血的距离。”水银木马微笑道:“这个规则对银灯有利,对我们自然也有利。当双方都无法出手,那么就是比拼奇迹的时候了。“

  此时他们已经快要飞到城市中心,远远看见一座四柱羽锁光牢围着一整片区域,外围还有许多二翼术师在游曳巡逻。不用任何提示,亚修等人都知道银灯就被困在光牢区域里面了。

  此时黑鸦盯着光牢外面缠绕的重重黑羽铁锁,微微有些失神,“这是…“

  “你们祈求大法,我们也可以祈求四柱神。”水银木马说道:“虽然不像银灯能一人寄神四柱,但让四位圣域术师各寄一柱还是没什么问题的。然后,只需找到银灯的位置,祈求四柱牢狱将她困在里面就行了。“

  “无灾之城这个地方,可以让我尽情派圣域术师过来参战,还不怕他们会被银灯伺机扑杀。“

  黑鸦忽然问道:“既然是四柱神的神迹,那为什么外面缠绕着鸦杀尽的羽锁?“

  水银木马面无表情地看了他一眼。

  “因为是由我负责祈求,四柱神响应的是我脑海里的想象。“她说道:“嗯,如果「这个细节代表我仍在留恋过去的时光」这种想法能让你好受一点,我也不介意你这么想。“

  然后她看了一眼亚修等人,“我是该感谢你们,让这只黑鸦也变得软弱了吗?“

  “你知道锻刀的步骤吗?“亚修立刻回道:“淬火和锻打固然重要,但冷却也不可或缺。正因为心中有柔软的地方,所以双手才坚不可摧。”

  “我每晚都能听到磨刀的声音,”他冷冷说道:“我听着都感觉害怕。”

  黑鸦没有说话,只是静静趴在亚修背上。

  水银木马微微一笑,轻声说道:“我也能听到。“

  “你们可以结束关于禽鸟的话题了吗?”伊古拉问道:“难道银灯没有试图摧毁这个牢狱?“

  “她现在最多也只能寄神一位大法,远远比不上四柱神的力量。”水银木马看向亚修:“这一点,你应该最了解不过了。“

  亚修脸色一黑。

  他刚到森罗一天,就寄神了废土最强大法之一‘万劫火’,然后被寄神四柱的银灯一拳打服。

  伊古拉:“四柱神不介意你们欺负祂们的新宠?“

  “这不是还有一位候选在我旁边嘛。”水银木马悠悠说道:“而且,四柱神或许也想借助我的手锻打’银灯一四柱神对亚修和银灯必然不是十分满意,不然早就选出新触觉了。”

  “你们两人都有能引起四柱神注意的品质,但还不够好,还不够完美。”她仿佛在点评什么商品:

  “所以四柱神才会让你们继续承受命运的流离与折磨,或者说,让你们多发育’一会儿。“

  “毕竟成为触觉,就意味着你们彻底定型。”

  “我其实想问很久了。”亚修说道:“我到底是什么品质获得四柱神的青睐?我现在改过自新还来得及吗?”

  说到这里,其他人也忍不住看向银灯—一大家都想知道,邪恶的四柱神到底是如何确定神选的。

  “我又怎么能领悟四柱神的高瞻远瞩呢?们的目光不是一天两天,一年两年,而是百年千年的宏伟计划。”水银木马说道:“不过根据我肤浅的理解,四柱神所看重的,应该是触觉的可能性吧。“

  “可能性?”

  "譬如我的可能性,应该就是摧毁教派,颠覆森罗,再远一点的我也想不出来。”她说道:“四柱神如此看重你们两个,只能说明你们的可能性,远远超越我的极限。“

  "银灯的可能性倒是很好理解,她从未掩饰过自己摧毁现实的渴望。我以前那么忌惮她,就是因为她的可能性更容易受到四柱神关注,而事实也的确如此。“

  “反倒是你,亚修·希斯。”水银木马看向亚修:“我到现在都无法理解,为什么四柱神这么宠爱你。

  你心底里怀有什么不可告人的欲望,以至于能跟试图灭世的银灯相提并论?”

  这下子压力来到亚修这边。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亚修感觉黑鸦的双手好像距离他的脖子近了一点。

  ”我发誓,我内心最不切实际的欲望,也不过是想跟喜欢的人在一起。”

  “呵。”水银木马笑道:“看来你的眼光品味比较独特。”

  请收藏本站:https://www.123dubi.com。123读笔手机版:https://m.123dubi.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