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0章 狗男女_术师手册
123读笔 > 术师手册 > 第610章 狗男女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610章 狗男女

  虽然拒绝了第三个要求,但亚修可不敢调戏剑姬,连忙解释道:

  “你第一个条件是我必须要去繁星见你,第二个条件是我见你之前都不许谈恋爱。也就是说,我在见你之前,本就不能对别人主动了。”

  “哪怕你不提出第三个要求,我的所有第一次主动都会为你留着。”

  “而且……”

  亚修眨眨眼睛:“我本来就想将最珍贵的都留给你。”

  索妮娅双手抱在胸前,故作不屑地哼了一声,只是她一点都没掩饰嘴角的笑意:“我可没皆有强迫你,是你主动承诺的。”

  “嗯嗯,是观者拜倒在剑姬小姐的魅力之下,主动成为剑姬的裙下之臣。”亚修微微一笑,敛下眼睑:“所以第三件事你留着吧,就当做是我欠你的。”

  索妮娅看了他一眼:“你这是在道歉吗?那我收下了,但你迟早会因为今天的慷慨后悔的!”

  亚修静静看着她,真诚说道:

  “谢谢。”

  索妮娅没有回应,转移话题道:“你现在是不是后悔喜欢我这样的人?又敏感又多疑,占有欲还强,还不讲道理……如果换成一个心胸广阔不在意你乱搞的女人,或许你就不用烦了。毕竟你现在已经是圣域术师,有几十个情人也没什么。”

  “我没有乱搞,我只是有些心理问题……”亚修再次辩解一句,然后说道:“毕竟喜欢一个人的心情,是自己没法控制旳。”

  “所以,我其实比较怀疑你能不能遵守约定。”他眨眨眼睛,“你真的能保证,在虚境里不跟我亲密接触吗?”

  说到这里,索妮娅有些扭捏:“这两天不会,毕竟你刚才亲了我一下。”

  “那过两天……”

  “如果过两天我忍不住的话,那我会找个魔女完全发现不了的时机,跟你稍微亲密接触一下,”索妮娅斜了他一眼:“到时候你知道该怎么做吧?”

  亚修一怔,微微有些迟疑:“……正气凛然地拒绝你,维护我的冰清玉洁?”

  “是回应我!”索妮娅轻轻锤了一下亚修的胸口,“我只是不想魔女难过才提出这些要求,你以为我真的想跟你划清界限吗?只要保证她看不见,那我们偷偷摸摸谈恋爱也可以的!”

  亚修眨眨眼睛:“但你这样不就是双标狗吗?”

  “怎么,”索妮娅故作凶狠地揪着亚修的领子:“你不喜欢啊?”

  亚修噗嗤一笑,在她耳边轻声说道,

  “汪汪。”

  “哼,迟早给你戴上项圈。”伸爪爪俱乐部部长满脸通红,但又心满意足地说道。

  “但你有没有想过一个问题,”亚修问道:“如果魔女也学你这样……”

  “我不会给她机会的。”索妮娅牵着他的手,十指紧扣没有丝毫缝隙:“如果这都被她找到缝隙,那就算她赢。”

  讲道理,虚境探索本来就没有什么单独相处的时间,如果在公布这条规则后,她们肯定互相都看得特别紧,更不会有空隙了。但剑姬这番话,其实也隐隐给出了自己的容忍极限——亚修和魔女,最多只能进行碎片化的、偶尔的、清纯的、偷偷摸摸的亲密接触。

  这个程度,还能只是吃醋,而不是愤怒。

  当然,她跟亚修也差不多只能这样,这個缺口对大家都一样的。

  也就是魔女,她才能稍微多忍一点,毕竟她跟魔女关系不错,也愿意为了队伍进行一定妥协。不过,这就是极限了,要是敢在剑姬眼前犯规,那剑姬就敢头都给你打歪。

  但总体而言,索妮娅还是有自信彻底禁绝亚修和魔女的单独交流。她才不会提出会让自己吃亏的提案呢,就算有漏洞,她也会觉得自己能堵上。

  “那我们去找魔女,问问她愿不愿意接受这个提案,或者有没有其他要求,或者商量出更好的方案。”亚修说道。

  “嗯,走吧。”

  走了两步,亚修转头看了一眼他被索妮娅拉着的手:“这个是不是该……”

  索妮娅高傲地昂起脑袋,斜眼看着他,说出非常小家子气的话:“等遇到魔女我再松开。”

  “你啊你啊……”

  索妮娅忽然想起什么,问道:“你应该知道,我很大概率会直接割舍你的吧?你该不会认为我没了你就活不下去吧?”

  “怎么可能,”亚修说道:“在进入虚境之前,我就做好你会离开我的准备了。”

  “那到时候你打算怎么办?”索妮娅问道:“就这样放开我?”

  “你真想知道?”

  “嗯。”

  “那你试试跟我撒娇?”亚修突发奇想。

  索妮娅意外地看了他一眼,歪了歪脑袋,“好。”

  她伸手抬起亚修的下巴,语气软绵绵又可怜兮兮的,自傲的笑容里满是溺爱:“你就欺负我喜欢你吧。”

  虽然跟想象中的撒娇不太一样,但亚修还是感觉自己被吃得死死的,只好老实说道:“如果你真的离开,那我还是会去繁星国度找你。”

  索妮娅:“万一到时候我已经嫁人了呢?”

  亚修说道:“如果你还没嫁人,那我就死缠烂打挽回你;如果你准备嫁人,那我就打烂你婚车车轴抢走你;如果你已经嫁人,那我就每晚都跟你偷情睡服你。”

  “你这个狗男人,”索妮娅又好气又好笑:“就没想过放过我是吧?遇上你我真是被狗咬了。”

  “真心喜欢的东西,傻子才会放手。”

  索妮娅故作生气:“我又不是东西!”

  亚修憋着笑:“那你是什么?”

  “我是……”

  索妮娅伸手抱住亚修脖子,轻轻咬他耳垂:

  “汪汪。”

  ...

  福音,依苏皇宫。

  安楠两天前就结束外地调研,回纳比斯汀工作了。莉丝自然继续要安楠大姐姐陪睡,此时正埋在紫飞蛾的怀里。

  伟大的女皇陛下揉了揉眼睛坐起来,推开身上的玩偶,打着哈欠去盥洗室洗漱。虽然皇宫里有侍女,让她们服侍女皇洗漱换衣也没问题,但姐姐们坚决要莉丝独自完成这些日常琐事,莉丝最多只能撒娇让安楠帮忙,平时绝不能动用女皇权威来予取予求。

  她们可不想将莉丝养成熊孩子。

  莉丝本来还没睡醒,但当她看着镜子,聆听姐姐们叙述虚境发生的事,眼睛便慢慢睁大,还一个咕嘟将漱口水喝了。

  当剑姬跟魔女提出新的‘队伍词缀’,魔女自然答应了。

  笛雅并没有索妮娅那种敢于破坏关系的勇气,她是最希望拖下去的人。

  而且将问题延后也非常符合她的利益,毕竟笛雅也得花时间掌握‘福音’神灵。在将‘福音’化为己用之前,笛雅也只能对亚修摸摸蹭蹭,根本不敢暴露秘密。

  魔女姐妹自然意识到剑姬的小心思,明白红发少女从来就不打算将亚修让出来,亚修到了繁星指不定会被关进小黑屋呢。

  但一来,笛雅面对剑姬其实是有点心虚的,在这里稍作让步也无妨;二来,等她掌握‘福音’神灵的时候,剑姬顶多就是传奇术师;三来,亚修先回福音的概率,比他找到繁星的概率大多了。

  到时候亚修会住在谁的小黑屋,还说不定呢!

  不过这里有个小问题……

  莉丝匆匆擦干脸蛋,跑回床上抱着安楠。

  等了半个小时,安楠才退出虚境回到现实。紫飞蛾一睁开眼睛,就看见莉丝眼睛发亮地盯着自己。

  紫飞蛾坐起来,低头亲了一下莉丝的额头,“早安,女皇陛下。”

  “安楠,我有个问题想问你!”莉丝是一点都不掩饰,“如果爸爸回来,你打算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

  “就是你会和他生宝宝吗?”莉丝问道。

  安楠摇摇头:“不会,我不太想生孩子。”

  然后她轻轻揉了揉莉丝小脑瓜:“但我知道你想问什么……我会和他做生宝宝的事,到时候我们都不能陪你睡觉了哦。而且我应该也不会避孕,如果真有了,那就顺其自然吧。”

  莉丝问道:“如果爸爸不愿意呢?”

  虽然紫飞蛾第一反应是‘他怎么可能不愿意’,但她认真想了想,也确实将这个可能性纳入计划内,于是说道:“如果他不愿意就不愿意呗,我跟他现在又没契约约束……就算有,我也不会再支配他了。”

  莉丝眨眨眼睛:“所以安楠姐姐你会放弃吗?”

  “这个嘛……”紫飞蛾嘴角露出危险的微笑:“到时候我们久别重逢,我邀请他单独吃一顿饭,他总不能拒绝吧?”

  “爸爸不会拒绝。”

  “地点放在我家里,他不会介意吧?”

  “应该不会介意。”

  “然后我为他祈求一个「狂热祝福」,他也没法抵抗吧?”

  莉丝一怔,连接福音大数据库的她,自然立刻知道「狂热祝福」是什么——这是任何人都能通过福音书祈求的正面祝福,效果是对目前正在进行的事产生无穷的热情,强烈的冲动甚至能淹没理性。

  安楠注意到莉丝的眼神变化,就知道她懂了,弹了一下女皇的额头,笑道:“亚修其实是一个很容易被氛围影响的人,只需要稍微拉他一下,再给一个推动力……”

  “我已经是飞蛾,他又怎么可能不为我燃烧?”

  哦呼。

  莉丝跟魔女姐姐们讨论了一下,确认亚修应该是逃不出安楠的算计。于是她认真对紫飞蛾说道:“安楠姐姐,你最好尽快晋升圣域。”

  “嗯?”安楠有些奇怪:“二翼实力也能满足我工作了。”

  按照剑姬的说法,她不对亚修生气,就意味着她的怒火只会朝着另外一方发泄了。

  莉丝诚恳说道:“不晋升圣域的话,我害怕你会有危险。”

  繁星,剑花大学。

  索妮娅刚推开寝室房门,躺在床上的阿黛尔就探出头:“你原谅他了?”

  村姑眨眨眼睛,心里泛起一个念头——阿黛尔难道是命运术师?

  “你心花怒放的消息从冥想楼到饭堂,从剑花大学到真理大学,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洛依丝将视线从书本上移开,认真看了她一眼,点点头:“确实是容光焕发,被滋润得都快要滴水了。”

  阿黛尔说道:“如果你看看学校论坛,就会发现现在最热门的帖子就是《瑟维小姐刚约会回来吗?》《剑姬对我笑了!》。”

  索妮娅被她们说得有些难为情:“有这么严重吗?”

  “如果说你前几天是冷漠的冰川,”阿黛尔说道:“那你现在就是冰川上怒放十万朵蔷薇,带来新的春天。”

  英古莉特举起手:“我来说句公道话。”

  索妮娅说道:“英古莉特你最公正了,从不会和她们起哄,你来说!”

  “我去参加堂姐的婚礼,她当新娘的时候都没你现在这么开心。”英古莉特说道:“只有她去跟情人约会时,才会跟你现在一样,媚到骨子里去了。”

  “英古莉特你也学坏了,居然跟着她们起哄,不理你们了!”索妮娅转身离开,“我去训练了!”

  过了一会儿,阿黛尔从床上探出头往阳台张望,看见索妮娅走出寝室楼区域才说道:“你们怎么看?”

  “被坏男人玩弄于股掌之中呗。”洛依丝平静说道:“还能怎么看?没眼看。”

  英古莉特震惊:“连索妮娅都会被人玩弄感情?”

  “圣域术师也是要受到身体激素影响的。”阿黛尔幽幽说道:“不过这么甜蜜的索妮娅我还是第一次见,或许她不仅是原谅了渣男,甚至可能更进一步了。洛依,你觉得呢?”

  洛依丝合上书,“有可能。”

  “更进一步?”英古莉特眨眨眼睛,一本正经的脸上泛起红晕:“你们是说,索妮娅已经……接吻过了?”

  “不不不,索妮娅怎么可能会被接吻拿下?”阿黛尔扶了扶不存在的眼镜:“以我恋爱传奇的目光来看,她恐怕已经跟坏男人……连接过了!”

  剑术少女歪了歪脑袋,脸上流露出茫然。

  “连接……什么意思?牵手吗?”

  阿黛尔跟洛依丝对视一眼,两人眼里都泛起不可思议的震惊——英古莉特好歹也是贵族出身,怎么连基础程度的常识都没有?

  相比起索妮娅,英古莉特才是真正的羔羊,怕不是会被渣男轻易拿下!

  怀着为舍友启蒙的伟大使命,阿黛尔朝英古莉特招了招手:“英古你上来,我有些好看的视频推荐给你看看……”

  薇瑟睁开眼睛,入目皆是幽暗。她脖子缠着莹绿,如同随时绞杀的恶蟒。

  作为临时睡床的焰白虎打了个哈欠,用尾巴扫了扫薇瑟,催促她赶紧起来。然而薇瑟却侧身躺着,整个人沉在毛绒绒的虎皮床垫上,焰白虎也只能继续趴着。

  “她们和好了……”她轻声呢喃。

  在「诅咒词缀·真假相杀」结束后,剑姬就将魔女拉到一边,经过短暂的交流后,队伍恢复了平静。薇瑟虽然没有参加这场盛宴,但也看得出来,剑姬魔女应该是以‘共同后退’作为代价,换来队伍继续前行。

  虽然他们再次退回相敬如宾的队友模式,不再有越矩行为,但关系并没有因此后退,反而更进一步。

  薇瑟本来以为这肯定能伤害他们,但她没想到,一群都不肯放手的人,居然也愿意不伤害别人。放在以前,她肯定无法理解他们的思维方式,但现在,她却隐隐能明白他们心里的纠结。

  就像她现在,心里虽然为亚修没有跟剑姬魔女关系破裂而感到遗憾,但当她听见亚修的语气不再是前几天那么郁郁寡欢,却又忍不住有些欢喜。

  只是,亚修的高兴与银灯无关。

  我只能像个路人看你的生活,心酸你的喜怒哀乐都不为我。

  明明知道都只是错觉,明明从来不在乎这些……

  “原来我还是在乎的。”

  她怔怔望着黑夜,感觉眼睛越来越酸涩,但她就是不用袖子擦,任由泪珠沿着眼角逃亡,直至视野浑浊不清。她没有注意到,自己脖子的绞绿正在缓缓收紧。

  这时候,在焰白虎虎头的位置,一个方方正正的蝉忽然发出亮光。她用朦胧的眼睛看过去,金光在她凝流的泪水里泛起涟漪,宛如金河占据她的视野。

  金河。

  她猛地擦干眼泪,然后嘴唇轻轻咬着手指,眼里的软弱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是迷恋与决然。

  “亚修……”

  绞绿不再收缩,恢复原状。

  “原来我还是在乎你喜欢别人的,”她脸上泛起红晕,呼吸变得浅快:“但没关系……”

  “因为只有我能得到你。”

  森罗的夜,还没亮。

  请收藏本站:https://www.123dubi.com。123读笔手机版:https://m.123dubi.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