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8章 原来他们说的都是真的_术师手册
123读笔 > 术师手册 > 第338章 原来他们说的都是真的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338章 原来他们说的都是真的

  “我真不会治疗活人。”哈维连忙拦住亚修,莉丝一溜烟躲到哈维身后:“好吧,假如,假如你说的是真的,你忽然有了女人缘……那你是想研究什么?”

  “我想知道自己为什么有女人缘啊。”

  “然后呢?”

  “然后?”亚修一愣:“就……继续保持,争取早日为莉丝找到后妈?”

  “这不就对了。”哈维一摊手:“你根本不需要知道为什么,只需要享受这份来之不易的幸福就行了。反正等我们离开梵牧拉,你也该解毒了……”

  “哈维,你的爱丽丝不在附近,我劝你说话前稍微考虑一下自己的屁股。”

  一阵鸡飞狗跳后,三人再次坐下来,哈维说道:“直接开始下一个议题吧——亚修,你说最近安楠很喜欢打你?”

  虽然感觉‘打’这个字怪怪的,但亚修还是点点头:“没错。”

  哈维:“我觉得这个可能是一种暗示。”

  “暗示什么?”

  “暗示不满,你这几天做什么了?”

  “我什么都没做啊。”亚修挠挠头:“我每天就是玩游戏和吃饭,一直提升自己的指挥能力,偶尔有空就跟莉丝一起找班戟练练铳术,什么都没做啊。”

  莉丝也跟着点点头,找管家练铳术还是她拉着亚修去的,毕竟亚修之前答应过她,然后转头就忘了,但莉丝可没忘。

  “这就对了。”哈维说道:“就是因为你什么都没做。”

  “什么意思?”

  “虽然安楠说不要求你的业绩,但她心里是期待你能主动谈恋爱,争取上第二份榜单。就像我对尸体虽然也没有要求,但也希望尸体能自己死生灵,自己转变成死灵生物。”

  “我懂了,大小姐说是让我放假,但心里期待我无偿加班!”

  社畜与死灵术师用着不同的比喻,达成一致的共识——安楠是个傲娇的路灯。

  “然后就是你了。”亚修看向莉丝:“说,你把我的替身拿去干嘛了。”

  莉丝眼神闪烁:“也没干什么啊,就是让他帮忙当一下模特……对了,我也有问题,谈恋爱真的能改变人的性格吗?我最近认识几个姐姐,她们有的严肃,有的黑心,有的冷漠,有的比我还笨,但她们谈恋爱后一个个都变得温柔起来,平时还经常发呆,时不时就傻笑起来,恋爱真的这么厉害吗?”

  “哎,很好的问题,可惜我回答不了呢。”亚修面无表情。

  “能。”哈维一边嚼蛋糕烟丝一边说道:“譬如说,我最近因为一个人,开始戒烟了。”

  亚修:(°ー°〃)。

  莉丝:Σ(っ°Д°;)っ。

  面对大家震惊的眼神,哈维有点奇怪:“至于这么惊讶吗?”

  “因为哈维你在我这里的定位就是,「临死前想点一根烟,结果死活都点不着,最后带着遗憾死去」的那种类型。”亚修说道,莉丝也跟着连连点头。

  哈维:“给人安排死亡剧本是死灵术师的活,我看亚修你在死灵系还蛮有天赋,不如跟我一起成为哈根达斯的门下走狗?”

  亚修摆摆手:“免了,所以你是在哪个墓园碰见对方的?”

  哈维摇了摇头:“不是墓园,我只是按照安楠的吩咐,在梦境里找人谈恋爱,不过我其实也没指望,毕竟现实里跟得上我审美的人太少。但是……”

  他转头看向窗外,避开了父女的视线:“我遇到了一个很像娜尔贝尔的女孩。”

  亚修的记忆不算好,只依稀对这个名字有印象,但联系上下文和当前气氛,这应该就是死灵术师的白月光了。

  不过相比起白月光,哈维居然对‘墓园找对象’这个玩笑如此平静,一点反驳欲望都没有,让亚修又加深了一层对哈维的恐惧。

  死灵术师简直就是性癖套娃盲盒,每打开一个都能刷新你对术师下限的认知。

  “我倒不是喜欢梦境里的女孩,事实上我跟娜尔贝尔也谈不上喜欢,我们只是同事。”

  哈维说道:“我是制造尸体的控制师,她是搬运尸体的送货人,我们之间交流也不多。我跟她最后讨论的话题,是她绽放怎样的尸斑最漂亮。”

  怪不得哈维对自己的婚恋情况不抱希望,恐怕这个世界上还不存在能跟上你思路的雌性……不,雄性生物也跟不上。

  “她说她喜欢蓝玫瑰,我答应了。”哈维说道:“因为漂亮的紫蓝色素人体无法生成,所以我在她身上布置了毒术奇迹,死亡时触发,利用毒物与血红蛋白反应结合,勾兑出鲜艳的紫蓝。”

  亚修深深为这个世界的生物多样性为之折腰,同时燃起对真爱的希望——连哈维都有真爱,没有比这个更有说服力的例子了。

  “可惜的是,我到最后都没见过她的尸体。”哈维忽然笑了:“研究所那群血圣族的办事效率可真高。她死的第二天,尸体就送到不知道哪间研究所,我想找都找不到。”

  死灵术师的笑声里,潜藏着扭曲异化的负面情感,愤怒,怨恨,憎恶,恐惧,它们翻滚相侵交织成漆黑的毁灭欲,一半瞄准着世界的咽喉,一半对准自己的心脏。

  莉丝仿佛都能感觉到一阵人性的恶意,顾不得会被亚修暴打屁屁的可能,悄悄躲到亚修旁边瑟瑟发抖。

  亚修对哈维的精神状态也没多少惊讶。

  哈维的棺材,从来都不是为爱丽丝准备。

  给人安排死亡剧本是死灵术师的活,哈维一直在编写自己的剧本。

  “哦。”

  哈维瞥了他一眼:“我说这么多你就用一个‘哦’字来敷衍我?”

  “哦~~哦哦~~~哦哦哦哦~~”

  亚修开头,莉丝跟上,一大一小以124的节拍哦了足足十几秒,哪怕脸部僵化得近乎尸体的哈维也忍不住扯了扯嘴角——他本来还期待亚修主动找他商量尸斑的花纹,现在看来没什么希望。

  “别哦了,我是故意积累一点负面情绪,等下施法要用的,现在都被你们两个哦没了——你们也不想想在梵牧拉积累负面情绪多么困难。”

  “那还是说说你在梦境遇见的女孩吧。”亚修说道:“你爱上她了?”

  “怎么可能……”哈维说到一半忽然停下来,定睛看着亚修。

  亚修眨眨眼睛:“怎么了?”

  “没,我忽然发现她有点像你。”

  “哈维你别这样,我害怕。”亚修抱着莉丝一起瑟瑟发抖。

  哈维也只是随口一说,并没有多想:“我当然没爱上她,死灵术师的爱是‘刻骨铭心’的——雕刻骨头,铭刻心脏的那种——只不过……”

  “只不过什么?”

  “就当做一场梦。”哈维吃掉最后一口烟丝:“梦里她会劝我戒烟,那我就戒戒看。”

  气氛变得沉重起来,亚修只能将话题掰回去:“那么最后一个议题,为什么我的房间每天都会有蛋糕?”

  “爸爸你不满意吗?”莉丝反问道:“我反倒是想每天一起床就看见蛋糕呢!”

  “但你们都没有,就我有,我肯定会觉得很奇怪啊!”亚修端着下巴沉吟道:“感觉像是什么危险事件的前奏,该不会是一种杀人事件预告吧?”

  哈维:“等第二份榜单出来,我们也差不多离开了,你管这个干嘛?”

  亚修心想也对,“那你们每天早上都过来帮我吃蛋糕。”

  “为什么?”

  “我一个人吃不完啊。”

  “你吃不完放着不就行了?”

  “不行。”亚修摇了摇头:“我有强烈的预感,如果我不吃完这个蛋糕,可能会发生很可怕的事。”

  “你怎么这么多预感……”

  ...

  吃完蛋糕,大家散队,莉丝牵着一个替身走了,哈维回房间装扮爱丽丝,亚修换上黑袍继续进游戏坐牢——又打不通副本,又要挨揍,一整天都得关在里面提升技术,跟坐牢没有任何区别,甚至碎湖监狱的待遇都比打本好。

  不要靠近极斩鲤霸绝公,会变得不幸。

  然而在坐客梯上去游戏层的时候,亚修遇到了他最不想遇到的人——琴娜!

  她依然是红帽子制式装扮,高挑身材鹤立鸡群,表情冷漠,眼神肃然,在拥挤的客梯依然能夺走所剩无多的存在感。看见这一幕,亚修不得不再一次感叹梵牧拉的家族制度真的是不分尊卑上下,像他这种上班都不敢跟老总搭乘同一班电梯的人,根本无法想象普通族人为什么敢跟族长一起坐电梯。

  在森海瑟尔区,族长琴娜几乎相当于独裁,她自己执掌的红帽子就不说了,其他部门虽然严格按照福音国度制度设立,但琴娜可以直接管辖任何部门和任免任何职务,事实上她也是这么干的,只不过她不是随自己喜好,而是按照福音书的建议来治理城市。

  就算不是生杀予夺,但琴娜在森海瑟尔,至少也算得上只手遮天了。

  但根据这些天的接触,亚修发现森海瑟尔族人似乎不畏惧自己的族长,甚至也算不上多尊敬。非要说的话,琴娜在他们眼里也就是一个普通族人。

  安楠在琴娜眼前都敢这么硬气,或许不仅仅是因为她自恃着自己的女儿的身份,也可能是童年养成的平等意识。活在这个家族,因为物欲大幅下降,现实的尊卑也随之失去意义,所以大家不会敬畏掌握大权的一族族长,也不会鄙夷体力劳动的普通侍女,族长与侍女都只是各司其职的族人。

  所以不要害怕,亚修你现在也是普通族人,就当琴娜不存在!

  然后亚修躲到客梯的角落,眼睛紧盯楼层按钮。

  你看不见我你看不见我……

  然而对方仿佛能听见他的心里话,居然挤过人群走到他后面站定,高挑的阴影覆盖了他的后背。亚修眼观鼻鼻观心,大气都不敢喘,生怕惊动后面的怪兽。

  客梯开门,又有几位族人进来,将所剩无多的空间全部挤走。琴娜仿佛被人挤了一下,身体压到亚修身上,亚修身体一个激灵,侧头往后看去,正巧与琴娜冷漠高贵的金色眼眸对视。

  亚修恨不得自己会缩小术,拼命远离这位圣域术师的注视,然而现在正是上班高峰期,客梯挤得不行,哪怕亚修都快将自己变成二次元,依然无法避免跟族长的身体接触衣物厮磨,他甚至都感觉得到琴娜的气息呼在他的兜帽上。

  度日如年的客梯时间终于结束,来到餐厅层,其他人相继出去,琴娜似乎也是来吃早餐的。就当亚修松了口气时,琴娜忽然拍了拍他的肩膀,面无表情说道:“嘴角。”

  亚修一怔,摸了摸自己右边嘴角,然而琴娜摇了摇头,伸出手指抹掉他左边嘴角的奶油迹。

  “谢……谢?”

  琴娜朝他微微颌首,快步离开客梯,留下一个懵逼的亚修。

  他们之间的互动并没有引起任何关注,这座城市的人所有欲望都被美人雾满足,包括求知欲——他们根本没兴趣关注别人的八卦。

  除非那是能超越美人雾欢愉的惊天八卦。

  躲在人群后面的露希一直在关注族长和亚修,她脑海里回忆起亚修跟她说过的那些秘闻,此刻看见亚修和琴娜的互动,沉寂了十几年的好奇心忍不住怦怦直跳。

  她也是这层下,跟在琴娜后面出去,很快便注意到惊爆眼球的一幕——族长居然将沾着奶油的指尖放进嘴里!

  本来经过几天的冷却,露希已经怀疑自己是不是被亚修和伊古拉骗了,心想要不要举报一下,但此时此刻,她所有怀疑都释然了。

  原来他们说的都是真的!

  请收藏本站:https://www.123dubi.com。123读笔手机版:https://m.123dubi.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