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2章 重生的原因_术师手册
123读笔 > 术师手册 > 第312章 重生的原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312章 重生的原因

  虽然总感觉哪里有问题,不过丹泽尔知道失忆的自己是不可能想出答案,便暂时搁置这件事。

  而且就算出了什么问题,「秘密化身」也只是在亚修身上,丹泽尔十分放心。

  毕竟他们就算不是情人关系,但丹泽尔感觉他们两个相性不错,还是能一起失忆木屋冒险的同伴,就算不是情人也可以发展成情人——当然,前提是丹泽尔恢复记忆后并没有至爱。

  如果「秘密化身」对自己很重要,看在两人的关系上,丹泽尔觉得在付出一定代价后,亚修肯定愿意让给自己。

  如果自己并没有爱人或者自己就是亚修的情人,那甚至可以直接白嫖。

  检查完收获后,亚修、丹泽尔和索妮娅都看向观者。

  就连女皇幻影也不例外。

  “你们看着我干什么?”观者笑道:“接下来仍然是女皇你的出题时间吧?”

  “你不打算跟我共同出题吗?”女皇说出了考生们的心声:“我可不想刚说两句就被你用「等等」打断,我现在对「等等」过敏。”

  “女皇真是挑剔啊。”观者笑道:“不过你放心好了,我接下来的题目跟你不一样,是我们男人之间的专属定制,实在没办法让淑女也参与其中。”

  “男人的专属定制?”亚修眼睛一亮:“既然如此,那情人、恋人你们留在这里也没意义,等情人答完题,你们就离开木屋吧——”

  “不行!”索妮娅斩钉截铁地说道:“我一定要看看你内心是有多罪恶滔天,肮脏污秽,这样我恢复记忆后跟你分手才能算是弃暗投明,如获新生!”

  亚修:“那如果题目反映出我内心清纯而忠诚,善良又正直,集齐世间一切美好品质,那你会不会死心塌地养我?”

  索妮娅想了想:“你不可能是那样的人,所以还是要分手。”

  亚修:“为什么不可能,你都失忆了,怎么还能判断我的本性?”

  “但我的本性没变啊,能跟我成为恋人的家伙,怎么可能是什么好人?”索妮娅一脸嫌弃:“物以类聚的道理你不懂吗?”

  索妮娅说句话实在是太有说服力,亚修都开始怀疑自己身上是不是有案底了。

  “我也要看看你的题目。”

  丹泽尔说道:“你履行承诺帮我分析出正确答案,我也要帮助你。”

  然而亚修敏锐地察觉出丹泽尔翘起的尾巴:“你刚才说话根本不会这样刻意解释,你在说谎,你的真实目的是什么?”

  “我想多了解你。”丹泽尔也不害羞:“我想知道关于你的一切秘密,知道你的喜好,知道你的厌恶,知道你的耻辱,知道你的噩梦,这些情报都会成为计划的基础。”

  “太棒了,你是想准备我们偷情时的娱乐计划吗?”

  丹泽尔笑了笑,看向女皇:“那么开始我的第三题吧。”

  亚修眼皮狂跳:“只是准备娱乐计划吧!?”

  “第三道题,仍然跟这幅画有关。”女皇指着画册里的眼罩少女:“题目很简单,那就是你曾经对这个人做过什么事。”

  “第一,你侍奉过她。你精神上是她的信徒,行为上是她的修士,功能上是她的奴仆。”

  “第二,你拥有过她。你精神上是她的恋人,行为上是她的骑士,功能上是她的皇帝。”

  “第三,”女皇比出了三根手指,“你亵渎过她。”

  “她的信徒被你屠杀殆尽,她的荣光被你扭曲堕落。”

  “你曲解她的经义,破坏她的戒律,直至世间再无人能聆听她的福音。”

  “你成为她唯一的信徒,她变成只属于你的神祇。”

  当女皇说完三个选项,木屋陷入久久的沉默。

  索妮娅认真照看笛雅,视线一秒钟都没移开,仿佛笛雅昏迷时会突然伸手掐死自己似的;亚修眼观鼻鼻观心,突然明白四大皆空,超然物外的道理,试图在想象力层面逃离这座木屋。

  “骑士,”丹泽尔问道:“对不起了。”

  “哈,啥?”亚修的声音都止不住颤抖,生怕自己也要被亵渎了。

  “看来我不是你的情人呢。”丹泽尔笑道,双眼盯着画里的眼罩少女:“真可惜,我刚才还很期待我们在床上的相性。”

  “我选择第三个选项,不需要告诉我这题的赌注,我绝不会错。”

  没有经过任何讨论,也没有任何情报,但丹泽尔非常果断地给出自己的答案。

  因为,不仅仅是丹泽尔,就连亚修和索妮娅,也认为只可能是这个答案。

  在这座木屋里,没有人的性格比丹泽尔更加「单纯」——跟善良正直无关,只是因为丹泽尔简单得就像是一张白纸。

  她没有掩饰自己的任何念头,每一滴欲望都如同最标准的正体字清清晰晰打印在白纸上,没有任何污迹,也没有擦拭的掩饰。

  相比之下,亚修和索妮娅都是脏兮兮的文章,文章骤然看上去好像是理直气壮的大道理,但字里行间的墨迹、句首句尾的藏字诗、多次擦拭掩藏的笔误都证明他们是有贼心没贼胆的幻想型罪犯。

  所以当题目涉及丹泽尔的个人行为时,根本不需要多加分析,只需要从丹泽尔的性格特点出发,哪个最像是丹泽尔会做出来的事,那它就是最有可能的答案。

  虽然选项一的「侍奉」和选项二的「拥有」都有可能,但选项三「亵渎」简直是为丹泽尔量身定制。

  打个不恰当的比方,选项一是牵手,选项二是接吻,选项三是正题,丹泽尔这种追求刺激就会贯彻到底的人,怎么可能会止步于牵手接吻,不入正题?

  这三个选项某种意义上是递进关系,检验回答者的病娇程度,而丹泽尔显然是满分考生。

  “你答对了。”女皇说道:“这题押注的宝物是你的「专家级战术」,而你获得的奖励同价值的「专家级防御术」。”

  两道流光落入丹泽尔体内,不过她此时并不在意自己的收获,而是眼睛发亮地盯着昏迷的笛雅。索妮娅护在笛雅身前,做好提前离开木屋的准备。

  丹泽尔的变化并不难理解——她从题目里知道,眼罩少女应该就是她恨不得生同寝死同墓的一生至爱,然而眼罩少女不在这里,只有相貌跟眼罩少女一模一样的笛雅。

  在没有更多情报的前提下,她必然会得出一个结论——亚修根本不是丹泽尔的情人,笛雅才是丹泽尔的至爱。

  或者说,笛雅是眼罩少女的替身,承受着丹泽尔的爱恋。

  就连亚修和索妮娅也是这么认为。

  毕竟这样一来木屋里就出现了两对情侣,木屋探险瞬间从勾心斗角的狼人杀游戏,变成两组情侣一起参与的社交活动,听上去正常多了。

  然而丹泽尔暴露出这么一面后,哪怕是出于所剩无多的良知,索妮娅也不敢就这样将笛雅交给她啊!

  女皇注视着丹泽尔眼里流露出的爱恋,幻影的脸上流露出怀念的哀愁。

  「是不是觉得,如果他们就这样失忆,维持现在的人际关系生活下去,或许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女皇惊讶地看着观者,却发现本体们并没有注意到观者那剧透的话语。

  木屋里悄无声息又多出了一条新规则:幻影们可以私聊,并且不被本体们发现。

  这自然也是刚刚诞生的规则,毕竟现在是自木屋出现以来,今天幻影的数量第一次达到了可以交流的程度。

  女皇甚至都开始习惯木屋这频繁的装修了。

  「当然不。」早已坐在冷板凳上的剑姬冷冷说道:「这种过家家的虚情假意,我看得想作呕。」

  「真的吗?」魔女贴向剑姬:「你等一下,我喊一位姐姐出来,她绝对很乐意品尝死狂流出来的液体黄金——」

  「我也不觉得。」

  女皇看向观者:「无论是生前、死后还是现在,丹泽尔受到的命运,都是源于福音的深爱。她不需要虚假的替身,因为她仍未挣脱那张爱网,你别留住她。」

  「我也只是问问,你不用这么紧张。」观者笑道:「我们只是一群幻影,并没有什么特别能力。」

  女皇已经彻底明白,在她们四个幻影里,出现了三个内鬼。

  不过当你看见身边人都是内鬼的时候,或许你应该转变一下思路。

  “你刚才答应过,”亚修抓住丹泽尔的手:“要等我答完题才离开。”

  丹泽尔终于移开自己炽热的视线,将手腕从亚修的手里抽回来:“只要她不提前离开,我就不提前离开。”

  虽然不知道离开木屋后怎么解决事端,但现在亚修也只能继续答题来稳住局面。

  “终于轮到我们的回合了吗?”

  观者坐到亚修面前,露出善意的微笑:“不用紧张,我可是承载你记忆的幻影,你觉得我会害你吗?”

  亚修想了想,点点头:“确实,我应该是一个好人,那你肯定也坏不了哪里去。”

  「噗嗤。」

  「咳。」

  女皇忽然在私聊里听见两个不合时宜的笑声,她疑惑地回头看了看——观者跟亚修刚才说了什么笑话吗?

  “听见自己表扬自己,可真是一种奇妙的体验……”观者敛下眼睑:“那么我们开始第二题吧。”

  “图就不用了,毕竟题目很简单——你为什么会获得了重生?”

  众人一愣。

  重生?

  “第一,你主动成为四柱神的棋子,通过布置献祭世界的转灭仪轨,以亿万生灵为代价,从而获得了第二次机会。”

  “第二,你收集了无数术师手册,借助无数心愿的力量,穷尽千年光阴,创造了可以颠倒世界的奇迹。”

  “第三,”观者眨眨眼睛:“你也不知道为什么。”

  请收藏本站:https://www.123dubi.com。123读笔手机版:https://m.123dubi.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