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5章 半小时_术师手册
123读笔 > 术师手册 > 第145章 半小时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45章 半小时

  芙瑞雅倒是很自觉,跟亚修一起把碗碟洗了。

  完事后芙瑞雅看了一眼知识之幕,“你今晚还要用知识之幕吗?”

  “嗯,我想查点资料。”

  “你不能用自己的芯片连上帷幕查吗?”

  “我越狱的前提就是祛除了我后颈的芯片。”

  芙瑞雅有些惊讶:“那你以后住哪?不用芯片登记,你根本没法租房……你该不会想一直跟我同居吧!?”

  “契约里写明我最多在你这里待七天。”亚修没好气道:“七天后我会自己去睡天桥底的。”

  “只要你按照契约把同情术灵给我,我其实也不介意让你多住几天……如果你愿意天天做饭,那我可以给你免了租金。”

  芙瑞雅顿了顿:“我洗完澡后要用一下知识之幕,大概需要半小时左右。”

  “没问题,刚好我也要洗澡,那段时间让给你用。”

  亚修继续在帷幕冲浪,芙瑞雅则是开始写社会系的作业。社会系并不是术法派系,但市公考的考试内容都出自社会系,可以说如果未来想考上政务干员,基本都得拥有社会系的白银学位。

  昨晚血月审判里费南雪的那番演讲已经出圈了,连芙瑞雅这种没看的人也在课堂上被强迫看了一遍,因此教授布置的作业是《论述社会化抚养与家庭制度的优劣》,据说‘社会化抚养’很可能会成为未来几年市公考的必考内容,是必须要掌握的重点知识。

  作业倒是不难,只要按照‘社会化抚养全面碾压家庭制度’这个写作思路就能合格,想得高分就得多动动脑子,写出一点书本上没写的,但目前社会展现出来的优点。

  思考教授的意图……费南雪的演讲……血月二族……

  芙瑞雅很快就有了思路。

  「……家庭制度会令血月二族产生更多派系斗争,成功转变为血月子裔的人会利用手中权力,帮助仍是原生种族的亲人攫取非法利益,掠夺了其他原生种族应有的资源……会导致原本没资格加入血月二族的庸人通过亲缘关系等潜规则转变为血月眷属,降低血月眷属的平均素养……」

  「如果一家人同是血月二族,就会组成牢不可破的利益团体,不利于研究所和教会的领导……会污染政务厅的统治……」

  「亲缘羁绊对于血月二族而言是衰弱的毒药,内乱的引子……」

  「血月二族是血月国度发展壮大的基础,不能让落后制度玷污血月眷属的纯洁性……」

  因为没其他桌子,因此芙瑞雅也是坐在亚修旁边写作业。

  幸好书桌够大,芙瑞雅在左侧做作业,亚修在右侧冲浪,除了位置坐得有点近,双方可以互不干扰——左侧这边桌面本来是放着护肤品、润滑液、零食、纸巾、棉签等各种各样杂物,现在都被整理干净了。

  说起来,因为芙瑞雅没钱雇佣钟点工清洁,所以她家基本处于‘能睡就行’的状态,内衣物一定要累积到没得穿才洗,垃圾堆满了才去扔,过道更是放满了只容许一人行走的杂物迷宫,房东都说她很正常。

  现在一看,芙瑞雅才发现自己家焕然一新,衣物拿去洗了,垃圾也扔了,杂物也整理好放在角落,甚至让芙瑞雅产生‘这真的是我家吗’的疑惑。

  “你白天做清洁了吗?”

  亚修迟疑了一下,但还是重重点头:“嗯,老实说,你这里的卫生环境比监狱里的洗手间还要差。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便随手做一下清洁,就当做给你交房租了。”

  亚修说道:“对了,我将你衣物拿去洗了,你不介意吧?毕竟最近天气有点热,这里也没冷气,在这么优秀的实验环境下,那些堆在一起的衣物发生了非常奇妙的气味反应。晚上还好说,白天我实在是受不了……”

  芙瑞雅脸红到耳根处,不好意思说道:“是,是吗,我自己都没闻到什么气味……我不介意的,谢谢你啊。”

  “那就好,我还害怕你回来后会骂我变态,所以我才亲自下厨看能不能讨好你。”

  “怎么会骂你,你放心好了,我以后的衣服都可以交给你洗!”

  “倒也不必,只是你能不能每天自己洗衣服?”

  “不可以哦,我是习惯存满一大堆脏衣服再一起洗的类型。就像你不能要求我洗完澡穿衣服一样,你也不可以改变我的洗衣习惯。”

  “啧,你长得这么好看,怎么卫生习惯这么差……”

  “这跟好不好看有什么关系嘛,大家都是这样的,每天整理房间洗衣服才叫浪费时间。”

  吃饱的小弦跳到桌上蜷缩成一团毛球,似乎在通过他们的聊天声来入眠。

  随着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芙瑞雅很快完成了自己的社会系作业。看时间差不多,她非常自然地将衣物全部脱下来扔到椅子上,哼着歌走进浴室。

  亚修瞥了一眼椅子上的内衣物,听着里面传来哗啦啦的水流声,视线完全没法从蕾丝内衣上移开。好不容易将视线扭回来,他才催动替身术灵,让替身将这些衣物放进阳台的脏衣篓——年轻人身体不行,看不得这么刺激的东西啊!

  小弦瞬间支棱起来,追着替身玩。

  另外一边,浴室里的芙瑞雅也感觉到有点不对劲。媚娃对精神状态最为敏感,她能清晰觉察自己心里萌生出怪异的情绪。

  她不知该如何形容这种心情,这是她过去十八年里都没有经历过的体验。站在花洒下,任由水流冲刷白嫩的肌肤,芙瑞雅很快就知道这股怪异情绪的来源——除了那个突然闯进她生活的邪魔圣徒外还能是谁?

  害怕吗?有一点。

  喜欢吗?好像也有。

  厌恶吗?

  就像是胃部被人当成毛巾一样拧,芙瑞雅感觉到自己胃疼得难以呼吸——是的,她厌恶亚修。虽然说不出具体理由,但她忽然厌恶起这个男人。

  那么,想远离他吗?

  芙瑞雅在水流下沉默喘息,挨着墙壁站了好一会,忽然笑道:“怎么会存在这么矛盾的心情……应该是身体原因吧?嗯,肯定是身体原因,毕竟昨晚被亚修打断了。”

  她很快就放下这件事,擦干净身子用毛巾裹住头发,刚出去吹头发,就看见亚修‘飒’的一声钻进浴室顺手关门一气呵成,快得像是用了术灵,芙瑞雅都没看清他的身影。

  “这么急着洗澡吗?早说嘛,我可以让你先洗啊。”芙瑞雅嘟囔一句,过去坐在知识之幕前,开始进行每晚的日常任务。

  ......

  亚修刚在浴室里洗了一会儿,就渐渐听到一阵销魂蚀骨的低吟声。

  他一开始还以为是这公寓的隔音条件不好,其他房间有小情侣准备赚生育基金。但等他关掉水龙头给自己打沐浴液的时候,没有水流声的掩盖,这阵低吟声突然变得清晰起来。

  这冲击可比内衣物强劲多了。

  亚修默默打开水龙头,扭到最大水流量,冷水!

  然而婉转悠扬的声音像鹅毛一样在亚修耳洞里挠痒痒,哪怕有水声遮挡也无济于事,反而像加了滤镜特效一样,扩大了想象空间。

  他心里忽然冒出一个念头。

  「该不会真要半小时吧?」

  请收藏本站:https://www.123dubi.com。123读笔手机版:https://m.123dubi.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