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章 你真的不在乎自己的生死?_术师手册
123读笔 > 术师手册 > 第102章 你真的不在乎自己的生死?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02章 你真的不在乎自己的生死?

  「诚心」

  「一翼术灵」

  「限制:必须拥有心脏」

  「基础效果:将心脏变为‘真诚之心’,效果持续期间大幅强化术师各项精神抗性,削弱晕眩、迷惑、迟滞等一系列作用到灵魂、意识、思维的负面效果。」

  「被动效果:术师会变得更喜欢说真话,更偏爱真诚的交流,更容易分辨他人言语的真伪。」

  「‘人生的悲剧只有两种:一种是没说真话,一种是说了真话。’」

  索妮娅抚摸着这个宛如透明蝴蝶的一翼术灵,心里有种不可思议的感觉。她不是第一次召唤术灵,但是第一次召唤得如此没有防备,如此令人惊喜。

  她知道‘诚心’术灵是因为观者的强制仪式才召唤出来,但她几乎没有任何障碍就掌握了‘诚心’,完全洞悉‘诚心’的知识结构。

  索妮娅有一种强烈的预感:就算日后‘诚心’丢了,她也能再将它召唤出来。

  明明她根本没学习过关于‘诚心’的知识,明明她的本性也跟‘诚心’相差甚远,但抚摸着这个透明蝴蝶时,知识共鸣将她和术灵连接在一起,索妮娅心里泛起如同血脉相连的感觉,仿佛‘诚心’也是她的亲生术灵。

  她忽然回忆起课堂上讲过的术师起源。

  最初的术师,并不知道如何召唤术灵,他们只是很正常的生活,然后就会不断有‘小可爱’冒出来帮助他们。

  在那个遥远的年代,岁月漫长,值得等待,每分每秒都可能有术灵降临到身边。

  亚修打开「干员管理」看了一眼。

  「死狂剑姬」

  「人族·女·18岁」

  「羁绊等级:2(40%经验共享)」

  「羁绊共鸣·贪心不足:同时行动时,有几率获得更好的战利品。」

  「职业:灭杀之银术师」

  「职业特性:每次造成有效攻击可以恢复%最大术力」

  「持有物品:训练用木剑」

  「掌控术灵:波动剑,月丝,激流,杀意剑,分裂剑,剑鞘,磨剑」

  「剑术派系:白银级」

  「光芒派系:白银级」

  「水术派系:白银级」

  「心灵派系:白银级」

  「虚境探索:%」

  「知识诅咒:漩涡秘毒」

  果然心灵派系直接晋升到白银级了,不过她怎么多了几个自己没见过的术灵?

  索妮娅将这两天的经历和收获告诉亚修,让亚修也是又惊又喜,心想这或许就是《欧洛拉的术师手册》里缺失的社交养成模块和剧情模块,哪怕没有玩家的帮助,成熟的剑姬也一个人过了剧情拿了奖励。

  虽然亚修没法帮剑姬过‘游戏关卡’,但他也打定主意不拖剑姬后腿,以后分战利品也尽量照顾剑姬的需求。

  “「杀意活化」这个奇迹我可以教你,但「剑鞘蕴光」和「磨剑十年」我不能跟你说。”索妮娅解释道:“后面两个奇迹是特洛赞教授教我的,我们签了封膜合同,我对这两个奇迹只有使用权没有分享权,在撕毁合同前,我没法透露关于这两个奇迹的任何信息。”

  亚修表示理解,这两个奇迹就是剑姬的角色专属剧情奖励,自然是不可能共享给其他角色。而杀意活化的来源是杀意剑,这是他们两个一起在虚境的收获,然后剑姬回到她的世界再因此触发额外剧情,这相当于番外奖励,自然是大家都能获得收益。

  不过他对这几个奇迹不感兴趣,毕竟他又没关键术灵,他本人更是不学无术的术师,就算学到了奇迹术式也研究不出什么。

  索妮娅瞥了他一眼,抿了抿嘴问道:“那你呢?你越狱了吗?”

  亚修摇摇头,将这两天的奇诡经历说出来。

  听到越狱计划取消、三翼圣域猎人降临、甚至险些被猎人队长在寝室里谋杀,索妮娅的心情也随之跌宕起伏。

  “那你打算怎么办?等十天后再越狱?”

  “希望吧。”亚修耸耸肩:“但过几天又有一场血月审判,我很怀疑自己会不会又被选入幸运八人组了——席林连圣域术师都请出来,我不相信他会放过这个让我光明正大死亡的机会。”

  “只是上一次有瓦尔卡斯挡在我前面,这次我只能凭自己的硬实力闯过去了。”

  “你想抗衡血月审判?”

  “我想在直播里卖惨,好让观众投票给其他罪犯。”

  “也就是你打算坐以待毙了。”索妮娅小眉皱在一起,露出不满的表情。

  换作以前,索妮娅调侃一两句也就略过,毕竟观者的现实与她无关,观者对自己处境的抱怨和担忧充其量只是她们在休憩时间里的谈资。

  她从来没真心关心过——或者说担忧——观者的处境。

  但这一次,索妮娅却是忍不住问道:“你就没有什么后手或者底牌吗?万一真的遇到无法回避的绝境,你有没有必然能脱困的手段?”

  “没有没有,有的话我早就越狱呼吸外面的香甜空气了。”

  “你怎么可能没有,你能强制我训练,能洞悉虚境的秘密,能随便阅读术师手册,甚至能让我召唤出我从未想过的术灵,你怎么可能连救自己都做不到?”

  “但我就是做不到啊。”亚修摊了摊手:“可能我就是运气不好吧,抱歉。”

  索妮娅定睛看着他,忽然说道。

  “究竟是我的错觉,还是你真的不在乎自己的生死?”

  亚修微微一怔,撇过头看向旁边的白雾海域,故作羞涩地说道:“听到你这么关心我,我都有点不好意思了。”

  “我才没有……”

  索妮娅话说一半就忽然愣住了:“等等,那我的仪式是不是中止了?”

  亚修点点头:“当然,在你召唤出‘诚心’术灵召唤的时候,仪式就已经中止了,顺带一提,你的心灵派系境界也提升到了白银级,回去后自己记得找点书看看——或许我也可以安排进行心灵派系的训练。”

  “不用,我自己去学习心灵派系!”索妮娅坚决拒绝,她狐疑地看了亚修两眼,忽然冒出一句:“观者你是一个谦虚亲切善良的好人。”

  亚修寻思自己怎么就收了一张豪华版好人卡,只见索妮娅长长松了口气:“啊,说谎的感觉真是舒服。”

  亚修满脸黑线,啧了一声:“懒得跟你扯谈,是时候探索虚境了。既然我们都凝聚白银之翼,那接下来以稳为主,尽量探索低风险区域——”

  “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

  索妮娅抓住亚修点击光幕的右手手腕,淡红的眼眸直勾勾地注视着亚修模糊的面容:“我从未见过有人对自己的生死如此不上心,究竟是你藏有我不知道的神秘后手,还是你根本不在乎自己的生死?”

  “哎,我怎么就不上心了,只是我觉得没必要将紧张表露出来,难道你就这么想看我恐惧慌张瑟瑟发抖的姿态吗?剑姬你也太恶趣味了~”

  亚修语气轻松,他的话听上去也确实有道理,但索妮娅却是摇了摇头。

  “我小时候,母亲偶尔会带小点心、好吃的回家,每当我让她也尝尝的时候,她总会摇摇头说自己吃过了。”索妮娅说道:“这就是你给我的感觉——你当我是小女孩吗?而且就算是小女孩也能看穿这种程度的谎言。”

  亚修想了想,放松身子躺在小船上,无奈笑了笑。

  “我没说谎,我说的是真话,如果不是因为贪生怕死,我怎么会对越狱这么上心?怎么会费尽心思组成越狱小队?我也害怕死亡,我也渴望活着,这是生物的本能。只是……”

  “只是什么?”

  “我能想到的,也仅仅是活着。”亚修看着灰蒙蒙的虚境天空:“没有过去,没有未来,没有亲人,没有朋友,现在推动我继续走下去的动力,只是单纯的生物惯性。我没有一个值得为之奋斗的目标,活着只是为了活着。”

  “听上去有点矫情吧?我都怕你会去取笑我。”他耸耸肩:“我也不知道怎么形容这种感觉……整个人轻得像是气球,却只剩下一根细细的线将我绑在地上。”

  “听上去像是‘长生症’的前期症状。”索妮娅说道:“某些高龄长寿的传奇术师有几率患上这种特殊疾病。他们因为虚境探索停滞不前,对现实的经营又严重不足,再加上年龄过大没有及时更新朋友圈,甚至无法跟上时代的变化,最终便陷入茫然与孤独中。”

  “‘长生症’放在很多年前算是绝症的一种,患病术师都会很快灵魂凋亡而死。”

  亚修吓了一跳:“这么严重?”

  “但随着医疗术师的发展,这种病很快就被破解,几百年来都没术师会因为‘长生症’而死。”

  索妮娅伸出两根手指:“有两种治疗方法,第一种治疗方法是直接用奇迹‘希望灯火’,让术师自己重燃心中的灯火,找回人生目标。‘希望灯火’也是非常常见的医用奇迹,可以有效治疗思维、意识产生的各种病症。”

  亚修虽然已经尽量高估这个世界,但没想到术师世界还是不断给他惊喜——连矫情病都能治,术师真是太奇妙了。

  “第二种方法是话疗,也就是通过对话让你重新振作。你需要我帮你治疗一下吗?”

  “好啊,怎么话疗?”

  “首先你要喊我主人。”

  亚修沉默片刻,说道:“剑姬,我觉得你好像也有点‘长生症’的症状,不如先换我来治疗你……你这种谎言连小男孩都不会信的!”

  请收藏本站:https://www.123dubi.com。123读笔手机版:https://m.123dubi.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