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章 给富婆一个面子_术师手册
123读笔 > 术师手册 > 第100章 给富婆一个面子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00章 给富婆一个面子

  “若被伤害够,就用一对手,痛快地割开……”

  一夜未睡的伊古拉长长呼出一口气,直接跳下床就要往外走,但他走到门口忽然又停下来。

  “我这么着急干嘛?他死了不是更好吗?”

  伊古拉摇摇头,按照过往的习惯回去浴室泡澡。只是他这次完全没有往日泡澡时的舒适轻松,泡了一会儿就匆匆擦干身子,然后去刷牙准备发动启示术灵。

  但勾动启示术灵共鸣的前提是保持心情自然平静,而伊古拉现在心里一团乱麻,他对此根本没抱希望。但不知为何,启示术灵还是发动了,牙膏白沫在镜子里留下一行字:

  「不要太惊讶」

  惊讶什么?

  难道亚修真的死了?

  伊古拉心里一阵冰凉,昨天看见杰拉德这么关注亚修,他便意识到这位猎人队长是冲着那位不着调的邪教首领来的。

  虽然押送犯人、协助监狱布置血月审判也属于猎人的工作内容,但绝不至于出动执法大队队长。以杰拉德的地位,他完全可以拒绝他不感兴趣的工作,因此他来碎湖,必然是有人引起了他的兴趣!

  如果仅仅是这样倒罢了,大不了就是亚修牺牲一下皮囊。但伊古拉还意外知道,杰拉德这种人是拥有法律豁免权的!

  在血月国度,法律是神的意志,规矩是神的欲望,不可违反,不可违背!只要你被证实犯罪,哪怕你是常务秘书,凯蒙市长,千金豪商,都必须依法审判,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

  伊古拉至今都忘不掉,十三年前他在抚养所里观看一年一度的全国血月大审判时,光幕里那个表情恬淡的优雅男人被行刑者撕成碎片!

  那个男人,是传奇术师‘沉默演奏家’泰尔斯·歌尔多!血月国度近百年的传奇!四翼完全展开,几乎触及神灵领域的术师!

  然而哪怕是这样的强者,作为违背法律的代价,依然要承受审判铁锤的惩罚!

  也是从那天开始,伊古拉彻底确定自己的发展路线。

  在血月国度,真正的强是洞悉规则、利用规则、支配规则,不然就算你力量再强,在神灵制定的法律面前也只不过是稍微强壮一点的蝼蚁!

  但在多年的‘保险契约员’生涯里,伊古拉却意外得知,有一部分人拥有法律豁免权——就算他们做出违法行为,法律也不会制裁他们,相反议会和教会还必须保护他们,控制舆论,平息风波。

  这些人数量极其稀少,而且必须具备两个条件:第一,必须是血圣族或者月影族;第二,必须担任重要职务!

  前者很好理解,血圣族和月影族是血月极主的偏爱种族,大多数优待都会落到这两个种族上,没有什么人会不满——不服你就考啊,任何种族通过考核都能转变为血圣族或者月影族,研究所和教会每年都会招募新族人呢。

  后者这个‘重要职务’就有些说法了,因为在大多数普通人看来,政务厅的市长、议会的议员才是重要职务,但实际上并非如此。

  血月国度最重要的三大机构,分别是拥有执法权的‘狩罪厅’,负责镇压各地深渊的‘战区’,以及管辖所有抚养所、专营妇产医院、负责统计人口的‘至爱教会’。

  教会主教,战区统领,猎人队长,便是最重要的三大职务。

  其中教会主教必定是月影族,战区统领只能由血圣族担任,至于狩罪队长则是两族皆可,因此拥有法律豁免权的便是这三类人!

  杰拉德·威斯敏斯特,正是可以无视法律的特权阶级一员!

  也就是说,就算杰拉德跟亚修两个人进寝室,然后只剩他一个人出来,杰拉德也不会受到任何惩罚,甚至可以当什么事都没发生过。

  不过,监狱里很多人都觉得杰拉德应该只是跟亚修叙叙旧,大不了两人进行一下友好的切磋交流——亚修不能还手的那种——然后就过去了。

  毕竟亚修在监狱里就是死路一条,杰拉德没有任何必要为了这个待死之人损害自己的名声。说句不好听的,杀了亚修只会脏了杰拉德的手。

  伊古拉本来也是这么觉得,但他睡到半夜忽然意识到一个问题。

  这事重点根本不是杰拉德愿不愿意,而是他能不能——杰拉德为什么要求跟亚修住在一起?他在判断亚修有没有让他犯罪的价值!

  那时候伊古拉就感觉亚修完蛋了,就凭亚修这低情商的口才,尚未发育完整的大脑,婴幼儿级别的表情管理,杰拉德说不定一个看不顺眼就砍死他了。

  不过这不是很好嘛,许愿死了,他也没必要实现亚修的愿望了……

  就在伊古拉一边说服自己一边走进餐厅的时候,他看到一副难以想象的画面:亚修跟杰拉德在面对面吃早餐,甚至还有说有笑。

  亚修似乎说了一个很烂的笑话,又拽又冷酷的白发猎人居然哈哈大笑起来,声音分贝甚至超出了《公共场所管理规定》,换成死刑犯肯定直接被芯片禁言了。

  “啊,伊古拉,这边!”亚修一眼就看到伊古拉,举起手招呼道。

  别的时候不见你眼神这么好……想躲在一边观察情况的伊古拉被迫无奈捧着早餐走过去,“两位早上好,昨晚睡得好吗?”

  “好,非常好。”杰拉德说道:“这里的住宿环境比我家里还好,不过我已经多年没睡觉,幸好有亚修在,不至感到无聊。”

  “哦?”伊古拉扬了扬眉毛。

  “昨晚跟杰拉德玩得很晚,”亚修耸耸肩:“好久没玩得这么尽兴了。”

  玩?伊古拉与附近的人露出微妙的表情。

  “要不你再住一晚吧,我给你反败为胜的机会。不过你需要改改自己猴急的习惯,我昨晚都还没用出全力,你自己就将自己弄没了。”

  附近的死刑犯表情越加诡异起来,看向杰拉德的眼神也变了颜色——杰拉德在亚修面前居然不堪一击?

  嘶,‘邪魔’亚修居然恐怖如斯!

  “不了不了,市里在催我回去了,我这次来监狱其实就当做休假,再不回去工作厅长可就要找我麻烦了。”

  这时候杰拉德等人似乎都收到一条信息,正在餐厅用餐的血狂猎人同时站起来,杰拉德挥了挥手:“船已经到了,那下次见了亚修。”

  “这么快就走了吗?一路顺风,有空记得给我写信啊。”

  “没问题。”

  等血狂猎人们离开餐厅,死刑犯纷纷用尊敬的目光注视亚修。

  居然能跟猎人队长杰拉德建立起深厚友谊,‘黑兽’做得到吗,‘钻石’做得到吗,但‘邪魔’亚修做得到!

  他们可是知道亚修是杰拉德亲手抓回来,但仅仅是睡了一个晚上,杰拉德居然就这样被亚修征服了!

  怪不得能成为四柱神眷顾的圣徒,怪不得能成为近百年来唯一一个在血月国度里组建邪教的狂人!

  不愧是亚修·希斯,轻易就做到我们做不到的事!

  悄无声息间,‘邪魔’亚修已经成为碎湖监狱里令人敬畏的死刑犯王者——虽然也还是死刑犯。

  伊古拉直接将亚修拖到观海天台,这时候载着血狂猎人们的运输船刚刚离港,破开碎湖的风浪往北航行,不少早起的指间鲨十分活跃地用牙齿问候船身,阳光落到它们的鳞片上泛起莹莹闪光。

  “你昨晚跟他玩什么?”

  亚修微微一怔——你第一个问题居然是这个?

  “还能玩什么,当然是打牌啊。”

  “打牌?”伊古拉懵了一下:“打什么牌?”

  作为极度发达的奇幻社会,血月国度自然也是有扑克牌的,虽然细节上有些不同,但也是大同小异。亚修发现这里没有‘黑杰克’的21点玩法,修改了一下教给杰拉德,两人便玩了一晚上的黑杰克。

  杰拉德虽然很快就学会了,但他打法意外得很激进,经常不小心就爆牌了,亚修便虐了他一晚上。

  伊古拉听完这个玩法也是眼前一亮:“不错的游戏,要是让赌场知道,肯定是能成为风靡一时的赌博游戏……不过杰拉德没打算对你怎么样吗?我还以为他是故意冲着你来的。”

  亚修看了看伊古拉:“你在担心我?”

  “当然,你可是还欠着我一个愿望。”伊古拉平静说道:“你死了我找谁要账?这世界只有我欠人,没有人能欠我。”

  “果然,就算一个人再孤独,也总有人会牵挂着他——譬如税务和债主。”亚修吐槽一句,接着说道:“是席林教授拜托他前来杀了我。”

  “什么?”伊古拉震惊:“席林居然……那你是怎么逃过去的?如果杰拉德想杀你,整个碎湖监狱没人能保护你!”

  亚修自傲说道:“那当然是凭借我真诚的眼神、善良的内心以及滔滔不绝的口才了!”

  “别开玩笑,我是认真的。”

  “我没开玩笑!我真的是跟他晓之以理,动之以情,然后他就放弃杀我,还跟我打了一晚上牌。”

  伊古拉看了亚修好一会儿,确认后者没有说谎,脸上的表情彻底绷不住了。

  一个活了一百多年的三翼血圣族,居然被亚修轻而易举就说服了?

  难道亚修你也是心灵术师?不然很难解释你怎么掌握了一门能控制圣域强者的催眠术。

  又或者这是四柱神的威能?能让亚修无形中改变他人的意志?

  伊古拉看着即将消失在海平面的运输船,忽然想起什么:“你说,杰拉德跟你玩了一晚上黑杰克,而且是输多赢少?”

  亚修耸耸肩:“是啊,没想到杰拉德这么弱。”

  伊古拉想说什么,但还是闭上了嘴。

  按照他的看法,黑杰克的玩法虽然千变万化,但对于一位三翼圣域术师而言,这点计算力根本不值一提,杰拉德理论上可以硬生生靠记忆力和算力,掌握敌我双方所有牌面,甚至计算出自己的最优决策。

  哪怕他第一次接触,也应该很快就熟练精通,不至于输多赢少啊。

  不过也可能是亚修很会玩黑杰克吧,伊古拉心想。

  ......

  ...

  运输船上,一群血狂猎人正在一起打牌。

  “啊哈。”杰拉德揭开底牌,“刚好满点,是我赢了,每人5枚白银币。”

  “不行,队长你不许玩!”一名猎人摇头说道:“你作弊!”

  “牌是你们洗的,也是你们发的,我又没用术灵,我作什么弊?”白发猎人装傻。

  猎人忍不住骂道:“你的记忆力和运算力都比我们强,我们刚拿到牌你就将所有局面分析出来了,我们怎么可能赢啊,你简直就是用圣域能力碾压我们!”

  “好吧好吧,不玩就不玩。”杰拉德吹了声口哨,走到旁边栏杆处,透过玻璃幕墙注视逐渐远离的碎湖监狱。

  一名瘦弱的兽人猎人走过来。他跟大多数猎人都不一样,瘦弱,矮小,骤然一看还以为是哥布林。

  然而他跟杰拉德一样,都有一双红宝石般的血瞳。

  “队长,我很好奇。”他倚着栏杆,问道:“亚修·希斯究竟做了什么,居然能让你放过他?”

  杰拉德笑道:“巴斯,你怎么就知道我是为希斯而来?”

  “你又不是第一次做这样的事了。”巴斯说道:“执法队长往往就是经常违法的人。你别以为我不知道威尔议员暗杀案是谁做的,队长你每次想做些什么,整个狩罪厅都得帮你擦屁股,明明走一下程序也不麻烦……”

  “不过,这是极主赐予你的职责,想必有祂的深意。”

  “所以我才好奇,因为你有太多诛杀亚修·希斯的理由了,光是四柱神教教主这一点就足以让你出手。而且你应该是得到了什么情报,认为希斯仍存在危险性,所以才特意来一趟碎湖吧?”

  杰拉德悠悠说道:“果然,还是自己人用起来舒服,洞察力高又聪明。相比起来,艾蜜是真的不行……”

  巴斯扬了扬眉毛:“队长,你一句话就违反了性别歧视、种族歧视等规定,而且涉及挑起血月两族的矛盾。要是让别人听到,凯蒙市媒体这个月也不用找其他新闻,就只对你口诛笔伐都能填满版面。”

  杰拉德笑了笑,转而说道:“至于亚修·希斯……你说很对,他有太多让我动手的理由了,譬如他看的是我最讨厌的恋爱漫画。”

  “所以他做了什么,让队长你回心转意?”

  “他什么都没做,或者说,他所做的一切都没有动摇我。我之所以放过他,是因为得给某人一个面子。”

  巴斯一怔,“……还有人需要你给面子?”

  “当然有。”

  杰拉德看向远处即将消失在视野里的碎湖监狱,回忆起亚修寝室里那套藏在床底下的乌鸦制服,以及亚修血液散发出来的腥甜味。

  “我闻到了无色源血的气息。”

  “同是四大研究所出来的同胞,我可不敢抢新族人期待已久的祭品。”

  请收藏本站:https://www.123dubi.com。123读笔手机版:https://m.123dubi.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