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读笔 > 我有一座冒险屋 > 第641章 黑狗

第641章 黑狗

  看着窗框附近蠕动的血丝,还有周围侵染了血迹的白布,陈歌觉得这应该只是一场单方面的虐.杀。

  男孩能够成为荔湾医院里最恐怖的存在,实力最差也是半身红衣,但在红色高跟鞋面前依旧不堪一击,白布、窗框上的血迹应该都是他留下来的。

  “我说怎么感觉医院里这么冷清,原来是有人捷足先登了。”陈歌一脸的惋惜,看的身后三人只皱眉。

  “他们自己窝里斗这是好事啊!刚才撞鬼的时候也没见你唉声叹气,现在他们开始自相残杀,你这个局外人反倒不乐意了。”醉汉完全无法理解陈歌,他并不知道陈歌已经把这里看做了自己的产业,至少在闫大年的漫画册装满之前,他是不会放过那些鬼怪的。

  “这里的鬼本性不坏,可惜被幕后黑手蛊惑,我实在是于心不忍,他们应该有更好的归宿。”陈歌又仔细检查了一遍,确定医院里再无鬼魂之后才带着几人离开。

  “我们现在去哪?”醉汉、医生和剪刀都跟在陈歌身后,他们知道分开没有好下场,干脆聚在了一起。

  “笑脸男屠杀过一整车的人,破坏了荔湾镇幕后黑手的计划,他和荔湾镇幕后黑手关系应该很差;红色高跟鞋实力不弱于笑脸男,她既然会对荔湾镇的原住民出手,显然也跟那个幕后黑手不对付。这两个家伙在东郊都是不听话的刺头,他们独自行动,正好能帮助我们分散幕后之人的注意力。”陈歌冷静分析,再恶劣的局势到他嘴里就变了味道,仿佛此时占据上风的是他们一样:“不着急,我们先去你刚才说的那个狗舍看看,我很想看看会笑的狗长什么样子。”

  “你还真要去啊?早就知道我就不给你说了。”醉汉很不情愿的在前面带路。

  “狗舍”距离医院很近,靠近那栋建筑之后,几位乘客的表情各不相同。

  醉汉忐忑不安,医生小心翼翼,剪刀强装镇定,唯有陈歌提着碎颅锤独自向前,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

  “就是这里?”陈歌推开校园的门,人还没进去,白猫就叫了一声,它很不安,似乎这里有让它很讨厌的东西。

  “猫害怕狗吗?不应该啊?”陈歌摸了摸白猫的脑袋,简单安慰了一下它。

  “大哥,你最好小心点,那怪物非常凶残,我见过它一面,四肢着地,像猎狗一样。”醉汉还想说什么,但是发现陈歌此时已经进入院子当中,他果断闭上了嘴巴:“这哥们也太刚了吧?”

  陈歌其实已经很谨慎了,只不过别人看不出来而已,他拥有许音保护,还有白猫预警,每一次大胆的尝试背后都有绝对的保障。

  “还真有一个狗舍,做的很精美,不过……”陈歌背上背包,站在院子角落,看着那个散发着恶臭的狗舍:“这个大小应该不是给狗准备的,内部空间已经足够装下一个人。”

  “我刚才进来的时候也觉得奇怪,屋子里到处都是除臭剂,明明是人住的地方却能够跟狗住的一样,而该是狗住的地方,却又造的活人也能住进去。”醉汉有点语无伦次,他一想到刚才发生的事情,身体就不由自主的打颤,脑袋里嗡嗡作响,仿佛随时都会瘫倒。

  对于一个正常人来说,有这样的反应很正常,看到醉汉的这些表现,陈歌轻轻点头。

  他并不是在赞同醉汉说的话,而是终于确定醉汉应该就是一个普通人。

  陈歌一直在暗中观察车上的所有乘客,现在能够排除嫌疑,确定没有问题的人有两个——醉汉和剪刀。

  “没事,如果你实在害怕就和他们站在一起。”陈歌穿过小院,忽然感觉脖颈上有些痒,伸手去挠,发现掌心多了几根黑色的狗毛,硬硬的,有点扎手。

  “从哪来的?”仰头朝上看去,陈歌眼睛轻轻眯起,他看见阁楼二层窗户那里,有一张男人的脸。

  那个男的披着一张狗皮,脸上带着诡异的笑容。

  陈歌也是第一次见到那样的笑容,不像是人能做出来的,肌肉发力方式和人完全不同,导致整张脸看起来向前凸起,非常的不协调。

  静静的望着二楼那张人脸,陈歌刚看到的时候心跳开始加快,但只过了两三秒钟,他就恢复正常。

  抬起手臂,陈歌也冲着那张脸笑了笑:“呆在那里别乱动,我这就去找你。”

  阁楼上明明是一个人,但是陈歌却从他身上感觉不到任何活人该有的气息。

  “荔湾镇那么大,每栋建筑都去看看的话,时间有点紧。”陈歌进入二层小楼,在医生他们准备跟进来的时候,他摆了摆手:“你们就呆在外面吧。”

  “还是大家一起进去吧,这时候,千万别逞能!”醉汉知道那怪物的厉害,有点不放心陈歌。

  “也行,不过房屋里面空间狭窄,你们别离我太近,我担心伤到你们。”醉汉无意间的一句话,让陈歌觉得他这人还不错,值得多多注意,争取将他一起活着带出去。

  “明白,我们肯定不会给你添麻烦。”醉汉瞥了一眼陈歌的碎颅锤,在心里感叹,眼前这家伙真是个不要命的莽夫。

  几名乘客全部进入屋内,走在狭窄的走廊上,他们正要往二楼去,耳边突然传来了风铃声,原本半开着的房门自己关上了。

  “糟了!”醉汉和医生同时朝身后看去,他们的退路被阻断。

  几人停在原地,剪刀的脸色也不是太好,他阴测测的说道:“这是恐怖片里最经典的场景,房门自己关闭,往往预示着鬼要来了,它可能就在我们周围。”

  “我就说不要这么冲动!”醉汉有点慌了:“要不要先找个房间躲一躲,我们人多,鬼应该不会同时对我们四个人下手。”

  “有道理。”医生也点头同意,几人商量完后,全部看向陈歌,开始征求陈歌的意见。

  “你们在说什么呢?为什么要躲?门关上了,再把它打开不就行了?”陈歌轻轻摇头,他简直不知道其他几名乘客脑袋里到底在想些什么。

  听到陈歌的回答,醉汉还想说话,但是陈歌没给他这个机会,他加速冲到房门处,抡起碎颅锤将门锤开。

  声音很大,整栋楼都听得清清楚楚。

  房门被锤开后,陈歌并没有停手,对准门锁连接处不断抡砸,将整扇门卸下。

  “这下它再也关不上了。”他把已经变形的门踢到一边,拖着碎颅锤走到几人身边:“不要总想着躲避,要学会分析。”

  陈歌觉得剪刀是个不错的苗子,决定培养一下他:“我刚才看见那个男人在二楼,现在一楼的门自动关上,这说明房间里不止他一个鬼,这所谓的恐怖片里的经典场景,其实能透露给我们很多关于鬼怪的信息,要学会利用它们,分析出对自己有用的东西。”

  听着耳边不断响起的风铃声,仿佛过道上有人来回走动一般,陈歌回头看了一眼:“鬼怪有时会通过很多生活中常见的东西,来勾出我们心底的恐惧,就比如那个风铃,这时候其实我们要做的事情很简单。”

  陈歌走到门口,将风铃取下,塞进了自己背包里。

  风铃装入背包后,那奇怪的声音彻底消失了。

  “就是这么简单。”陈歌说这话的时候,医生和醉汉满脸的震惊,他俩指着陈歌身后。

  “哥!你背上有东西!从那个风铃里出来的!”

  “有鬼!有鬼啊!”

  陈歌扭头看见了一张充斥着怨毒和仇恨的脸,有意思的是,这张脸长得和二楼那个男人一模一样。

  此时男人的下半身在陈歌的背包里,上半身拼命往外爬,可是无数只手从陈歌身后的背包伸出,死死拽住了他,硬生生又将其拽回了背包当中。

  男人痛苦的灵魂消失不见,陈歌重新把头扭了回来,笑着冲其他几名乘客说道:“那只是幻觉而已,这就是都要给你们说的第二点,鬼怪通常过使用一些障眼法,让我们陷入自我怀疑当中。”

  其他几个乘客都沉默了,讲道理,男鬼出现的时候他们只是害怕,但当他们看到男鬼哭喊挣扎着消失在陈歌身后的时候,他们头皮发麻,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如果你们实在害怕,就呆在一楼吧。”看着地上随处可见的除臭剂,陈歌没有给其他几人思考的时间,独自朝二楼走去。

  刚才风铃里那个男鬼长得和二楼的人一模一样,陈歌猜测男鬼其实才是那具身体的主人,只不过由于某些未知的原因,男鬼的灵魂和狗的灵魂调换了,现在支配他那具身体的应该是一条狗。

  “这还真是个不错的怪谈。”作为怪谈协会会长,陈歌觉得自己有义务将所有怪谈收集起来。

  来到二楼,他唤出许音跟在自己身边,已经做好了交手的准备,可是眼前的发生事情却让他有些惊讶。

  那个刚才在二楼冲着自己笑的怪人,此时就站在二楼走廊中间。

  他披着狗皮,脸上带着诡异的笑脸,奇怪的是陈歌却从他身上感觉不到一丝敌意,就好像这男的和陈歌之前认识一样。

  “刚才在外面,他也是因为发现了我,所以才主动露头?”事出反常必有妖,陈歌让许音对男人试探了几下,但那男人一点反抗的意思都没有,只是目光中带着少许疑惑,似乎陈歌不应该攻击他才对。

  “这家伙以前认识我?不可能啊!这是我和他第一次见面,难道是厉鬼眷顾者称号发挥了作用?”陈歌靠近那男的,对方也不躲闪,很是听话,就像一条被驯养的宠物一样。

  “邪门了。”陈歌是吃软不吃硬,对方一副任你欺负就是不还手的样子,这让陈歌觉得非常奇怪。

  他试着对准男人使用漫画册,但是却没有任何效果,这男的拥有活人的躯体,没办法被收进漫画册当中。

  换句话说,这男的其实还活着,只不过是用狗的灵魂活了下去。

  陈歌试着和他交流,可惜完全没用。

  “这家伙到底是什么意思?”陈歌让许音看住这个男的,自己进入旁边的房间搜查。

  在男人刚才呆过的那个房间里,他有了收获。

  房间墙壁上贴满了照片,记录了一个人,或者说一条狗的故事。

  照片最开始是一个年轻人虐待各种动物,用各种残忍的方式,这些照片记录下了他的罪行。

  一直到有一天,他捡到了一只黑色的小狗,这只狗生命力非常顽强,不管怎么折磨,最后都很幸运的活了下来。

  男人觉得这条狗不一般,就把它圈养在自己家里,在折磨它的同时也会去虐杀其他的动物。

  他的虐杀,小狗都看在眼中,一直到小狗长大。

  有一次男人折磨过黑狗之后,以为这条狗已经死了,所以就没有给它上锁。

  当天夜里,奄奄一息的黑狗重新爬起,钻进了屋子卧室里。

  陈歌拿着最后几张照片,黑狗用尽全力和男人厮杀,一人一狗都倒在了血泊里。

  最终黑狗永远的倒下了,不过当男人从血泊里坐起的时候,脸上的表情已经变成了狗的表情。

  看完照片,陈歌明白了男人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但他还有一个问题没有想明白,这个家伙为什么对自己一点敌意都没有?

  从头又看了一遍照片,陈歌发现了问题所在。

  小黑狗第一次出现的时候,照片上除了狗主人、黑狗外,还有一道和自己体型很像的影子。

  他往后翻看其他照片,几乎所有的照片上都有影子的存在。

  “小黑狗历经折磨没死,难道是影子在暗中保护?影子和我外形很像,这也能说得通黑狗为什么会对我没有敌意,他认错了人!把我当成了那道影子!”

  陈歌有了一个大概的猜测:“影子真的是童年时候的我吗?他用另外一种方式在不断成长?”

  外人认错,还可能是巧合,现在连荔湾镇里的原住民都认错了,这让陈歌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那个影子百分百和他有关!

  “或许他和我真的很像,不过也仅仅只是某些方面相似而已。”看着墙上的照片,陈歌也曾救助过被虐待的动物,比如白猫,从这方面来说,他和影子确实有相同的地方。

  不过两者的性格和对问题的处理方式上则完全不同。

  陈歌救了白猫后,将它带回鬼屋收养,而影子救了小黑狗后,不仅没有收养它,还任由它继续被虐待,直到最后咬死了主人。

  怨恨、绝望、痛苦、敌视,从影子帮助小黑狗的方法,就能看出他的性格。

  “这个家伙太危险了。”陈歌将照片全部贴回远处,走出房间。

  男人蹲在地上,歪头打量陈歌,他似乎意识到了一些不对。

  “这家伙一定要留着,影子能改变外形,伪装成其他人,或许我可以借助黑狗来找出影子的真身。如果可以的话,我想和那个影子好好谈谈。”

  陈歌蹲在男人身前,盯着男人的眼睛,他使用阴瞳,想要看穿男人皮囊下的那个灵魂。

  “出来吧,你需要一个新家了。”

  陈歌不断劝说,男人的面部表情慢慢开始发生变化。

  几分钟后,一条伤痕累累的黑狗挣扎着从男人体内钻出。

  使用漫画册,陈歌将黑狗收入其中,在他收起黑狗的一瞬间,口袋里的黑色手机又震动了一下。

  他拿出手机,滑动屏幕,上面足足有五条未读信息。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123dubi.com。123读笔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123dub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