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读笔 > 我有一座冒险屋 > 第1087章 白饭,筷子,纸人,红烛(4000)

第1087章 白饭,筷子,纸人,红烛(4000)

  “救救我。”

  “我在这里,在你的身后。”

  “带我离开,帮帮我……”

  哭声中夹杂着一个女人的声音,这声音陈歌隐隐觉得有些耳熟:“似乎是在荔湾镇听到过。”

  陈歌也只是有印象,他这个时候绝对不会回头,黑雾是什么他都没有搞清楚,面对未知最好的办法就是先躲在一个安全的地方观察它,而不是深入其中拿自己的生命冒险。

  身后的声音越来越近,陈歌加快脚步,可是他跑的越快,那声音就追的越急。

  在他快要进入铁门的时候,那女人的声音发生了改变,所有话语全部变为尖叫,仿佛利箭般穿透黑雾,刺向他的身体。

  “闪开!”

  陈歌什么都顾不上,全力狂奔,在他进入楼内的瞬间,那个可怕的声音就消失了。

  他回头看去,黑雾中一切恢复正常,刚才那声音好像只是他自己的幻觉。

  “温晴,你在楼内有没有听见一个女人的声音?”

  “没。”温晴摇了摇头:“我只看见你消失在黑雾里,隐隐约约的,好像有个东西踮着脚跟在你背后。我大声提醒了你,但是你一点反应都没有。”

  “这黑雾似乎比血色笼罩的城市还要危险,那座城市会让人绝望疯狂,这片黑色的海洋则可以让人彻底迷失。”看着黑雾中沉浮的阴影,陈歌捂住了自己的心口,他不知道为何感觉自己仿佛经历过刚才那一幕。

  “让人迷失?向暖就是在这片大雾中迷路了吗?”温晴眼中满是担心。

  “只要他没有离开这个小区,我们就还有机会找到他。”陈歌关上了通往天台的门,他把那个没有头的泥塑塞进外衣口袋:“该离开了。”

  回到一楼,陈歌刚走到黄大爷家门口,那扇防盗门就打开了。

  严重驼背的黄大爷站在门口,他似乎一直站在门后面,已经等了陈歌很长时间。

  “你知道我会过来?”

  黄大爷没有说话,转身朝屋内走去,路过餐桌的时候,他拿起了摆在上面的菜刀。

  骨瘦如柴的他,提起菜刀用力砍在卧室旁边的墙壁上。

  刀刃砍进墙里,血渗了出来,墙壁和老人的身体上同时出现了一道伤口。

  随着他一刀一刀砍下去,墙皮被砍烂,他也变得片体鳞伤。

  皮包骨头的手已经没有力气挥动菜刀,黄大爷倒在了地上。

  “这什么情况啊!”小孙放下家福,赶紧跑了过去,但是黄大爷似乎已经快要不行了。

  “为别人保守秘密,忍受内心的煎熬,那面墙就像是用他的血肉做出来的一样。”陈歌提着包进入屋内:“现在凶手已经死了,黄大爷也没有保守秘密的必要了。”

  走到卧室旁边,陈歌足足停了好几秒才继续向前。

  屋子里有两个卧室,其中一个卧室住着人,另一个卧室的门被血肉砌死,里面堆放着尸体。

  “那屋里最开始只是住着房东的家人,房东不想和家人们分开,偶尔也会过来看看,但是我没想到房东带过来的’人‘会越来越多。”黄大爷奄奄一息,用最后的力气说道:“或许从一开始我就不该答应为他保守秘密。”

  卧室里的场景宛如地狱,这里就是金华小区a楼所有罪恶开始的地方,也是这栋楼内的第一个秘密。

  将已经看傻的小孙推开,陈歌进入卧室,挤入“人群”当中。

  “你下意识的以为房东是个好人,但你有没有想过这样一种可能?万一他的那些家人并不是死于意外呢?”

  陈歌找到了房东家人的尸体,可惜从上面看不出什么,这些尸体也不是那股臭味的源头。

  “困扰了我那么久的气味,到底是从什么东西上散发出来的?”陈歌独自站在“人群”里,他的举动把身边的人都吓坏了。

  集中注意力,陈歌闭上了眼睛,他使用从黑色手机里获得的天赋灵嗅,跟着感觉在卧室里摸索,慢慢的找到了屋内臭味最浓郁的地方。

  睁开双眼,陈歌看见了一条布娃娃的手臂。

  那娃娃的胳膊上满是血污和脏东西,手臂里面塞得也不是市面上正常的填充物,而是各种垃圾和鸟的尸体。

  “这是什么东西?”

  陈歌刚想要拿起那条布娃娃的断臂,一股极度危险的感觉就从脑海中冒出,随后好像是地震了一样,整栋楼都轻微摇晃了一下。

  “布娃娃的断臂就是所有臭味的源头?”陈歌还没想明白,就听见了“咚、咚、咚”的砸门声,楼道里的那扇大铁门被人从外面敲响。

  陈歌站起身,没有再去碰那条手臂,楼外的敲门声和震感也瞬间消失。

  “能影响整个小区,我刚才快要拿起它的时候,脑海里有种什么东西马上要醒来的感觉。这应该不是向暖的东西,很可能是冥胎的。”

  其他几扇门后都没有出现这样的情况,陈歌不得不谨慎一点。

  “当初在荔湾镇,影子就是把小布的身体这样分开在几栋建筑当中,利用小布完成自己的阴谋。一切都太像了,这布娃娃的断手说不定就和那个时候的小布一样,冥胎把它分割在不同的建筑里,作为稳定这个小区的基石。”

  陈歌记住了断手的位置,他决定马上离开,去其他建筑当中看看。

  走出“人群”,陈歌身上也沾染了那股臭味,估计要等到离开这扇门臭味才会散去。

  “刚才有人在楼外面敲门,他们会不会是发现了楼内的异常?”

  “出去看看就知道了。”陈歌提着背包看向小孙:“你是准备跟我一起离开,寻找真相?还是想要继续呆在楼里,等着被其他楼内的邻居找上门?”

  “我感觉你的话里没有给我选择的余地啊?”小孙将黄大爷扶到了床上:“我跟你一起离开吧,不过总要有人留下来照顾他们吧?”

  “李婆婆留下来吧。”陈歌将李婆婆的碗放在了黄大爷身边:“阿婆,这里就拜托你了,如果我们能活着找到出去的路,一定会回来接你们。”

  他比划了很久,李婆婆才没有继续跟随他。

  “这老奶奶没有疯啊?”小孙在旁边悄声嘀咕。

  “她装疯只是为了在楼内活下去,这有什么可惊讶的?现实里装疯卖傻的人绝对比门后要多的多。”陈歌来到楼道口,他找到了开锁的钥匙:“两栋楼之间的这段路会非常危险,你们一定要跟紧我,抓住我的肩膀,千万别松手。”

  钥匙插进锁孔,随着一声脆响,门上的铁锁被打开了。

  “跟上!”

  陈歌从背包里取出碎颅锤,没怎么犹豫就一头扎进黑雾当中,小孙和温晴则站紧紧跟在他的身后。

  远超常人的五感发挥到了极限,陈歌在开门之前就已经通过窗户大概确定了自己的目标,距离金华小区a楼最近的楼房是一栋六层小楼。

  这栋楼正好在金华小区a、b两栋高楼中间,位置非常奇特。

  门后的小区和现实里不同,数量上虽然没有变化,但是大楼外貌和位置全部发生了改变。

  九鸿小区的几栋楼附着在金华小区的两栋楼旁边,相互扭曲倾斜,如同几具摆着奇特造型的巨型尸体。

  刚走出楼道几米远,陈歌就看到不远处出现了一道人形阴影,对方似乎还没有发现他们。

  “我好像听见有人在叫我的名字?”小孙低声说道。

  “不想死就闭嘴。”陈歌头也不回,抓着碎颅锤的锤柄,脚步越来越快。

  身后的楼道口慢慢被黑雾遮挡住,眼前的建筑在这一刻变得朦胧,世界仿佛完全被黑雾笼罩,什么都看不见了。

  肩膀上传来两股不同的力量,陈歌能感觉的出来,温晴和小孙此时非常紧张和害怕,他们把陈歌当做了唯一的希望。

  两栋楼之间短短十几米的距离,陈歌他们却感觉走了好久。

  “快到了!”

  陈歌拥有阴瞳,他模模糊糊看到了楼道的轮廓,眼前的建筑要比金华小区a栋破旧很多。

  “这是九鸿小区的住宅楼,就算在现实里,也是比金华小区更为混乱的地方。”

  可能是温晴和小孙分担了压力的原因,陈歌这次并没有受到黑雾中怪物的影响,他是进入楼道之后才发现事情有些不对。

  “你俩没事吧?”

  陈歌的肩膀被温晴抓破,那个女人脸色苍白,眼神空洞,仿佛刚才看到了什么非常恐怖的东西,此时连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

  小孙的情况更加糟糕,他后背上多了五道伤口,就像是有一只手从背后抓住了他,而他本人则一点感觉都没有。

  血液不断流出,小孙的衣服被染红了一片,那五道伤口很浅,但是却怎么都无法愈合。

  “我刚才回头的时候,看见身后跟着一个人,他明明距离我很近,但是我却看不见他的脸,就好像他并不存在,只是黑雾聚集成的一样。”小孙近距离接触到了黑雾中的怪物,他的话倒是给陈歌提供了一些线索。

  “你后背有没有什么异样的感觉?”

  “就是疼,钻心的疼。”

  “忍一忍。”陈歌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他又看向温晴:“你好点了吗?刚才你是不是也看见了什么可怕的东西?”

  “我看见咱们头顶……”温晴眼中的恐惧几乎要溢出:“飘满了人头,他们在撕咬一大片阴影,其中有几个人头发现了我们,还在黑雾中看着我们……”

  “人头?能具体说一说吗?”

  “我也说不清楚,只是看见它们我心里就产生了厌恶和恐惧的感觉,要不是抓着你的肩膀,我可能连迈出脚步的勇气都没有。”温晴的脸色很差。

  “你俩都看到了黑雾中的一些东西,我却什么都没有看到,我的五感明明要比你俩敏锐很多。”陈歌留了个心思:“先不管这些了,这栋楼的楼道口没有安装铁门,楼内情况可能和金华小区a栋不同,你们千万别乱跑。”

  “看建筑外墙和楼道,这应该是九鸿小区的某一栋楼。”温晴扶着墙壁,她抬头在楼道口寻找,片刻后终于到了什么:“陈歌,你看那个牌子上写的什么?”

  “九鸿小区一号楼?”

  “那个牌子就是住宅楼的编号,很多年前钉上去的。”温晴是中介,对现实中的这两个小区非常了解。

  “先进去看看吧,希望这里和我租住的那栋楼不同,没有那么多奇怪的邻居。”小孙觉得自己经历了那么多事情,现在已经是百“毒”不侵,没有什么东西能够再让他太过害怕。

  “我倒希望这栋楼内仍旧住着那样的人,在门后世界,那些家伙已经算是最好欺负的了。”陈歌拿着碎颅锤走在前面,他刚进入楼道进闻到了一股淡淡的臭味,这气味和那只断手散发出的臭味差不多:“这栋楼里应该也藏着布娃娃身体的一部分,那个布娃娃对冥胎来说到底意味着什么?难道冥胎曾经寄托在那个娃娃的身体上吗?”

  九鸿小区一号楼内没有任何灯光,也没有任何声音,这就像是一栋死楼。

  顺着楼道往里走,刚迈出几步,陈歌就又停了下来。

  九鸿小区的建筑每层有四个房间,陈歌看见这四个房间门口全部摆着一个盛满了白饭的碗,碗里竖着插了两根筷子。

  然而这还不是最诡异的,陈歌小心翼翼靠近,他发现白饭上插着的筷子和向暖家里的筷子一模一样。

  “难道说一碗饭就代表一户人家,一双筷子就代表一个死人?”陈歌看着楼道里整整齐齐的四碗白饭,脑海里想起了向暖家床下密密麻麻的筷子,那个孩子曾用筷子铺满了自己的卧室,筷子也是他最喜欢的玩具。

  “喂,你有没有觉得,这碗和李婆婆拿的那个碗很像?”小孙后背有伤,他费了好大力气才蹲在陈歌旁边。

  “是有点像。”陈歌思考的要比小孙更加全面,他想起了自己在十楼房东家看到的录像,李婆婆五十多岁的儿子将李婆婆的遗像和贡品全部摔砸在李婆婆身上,然后掐住了李婆婆的脖子。

  “这一幕是在说明什么?为什么我现在有种不太好的感觉?”陈歌避开了地上的碗,身体贴在了门缝处。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123dubi.com。123读笔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123dub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