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读笔 > 我有一座冒险屋 > 第1057章 裙子女士、木头先生和红小姐(4600)

第1057章 裙子女士、木头先生和红小姐(4600)

  “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一般的心理疾病都有一个诱因,他不可能平白无故就患上这种病。”

  恐惧症很多人都有,但病情很少有这么严重的。

  里屋的那个小孩似乎已经到了不服用药物,仅凭自己的力量根本无法摆脱恐惧的地步,这种情况非常危险。

  “你说的没错,但我也不知道这孩子是怎么得病的,我只是帮人代为照看他。”女人说话的语速很慢,里屋男孩服用完药物以后,状态似乎好了很多,女人也放松了下来。

  “他这是心理疾病,想要缓解病症,必须要找到病因才行。”陈歌朝女人所在的位置走了几步,他什么都看不见,只能摸着墙壁靠近。

  “我也想找到病因,但不管怎么问,那孩子就是不说,他好像自己也不知道。”女人声音有些无奈:“后来我就放弃了。”

  “能让我跟他说几句话吗?我就是专门研究心理疾病的。”陈歌很庆幸自己见过高医生,他现在说话的语气和那种神态都跟当初没有黑化的高医生很像。

  心理医生首先要让病人放下戒备,才能慢慢走进对方的世界当中,陈歌无论外形还是给人的感觉都很好的符合了这一条件。

  “你是心理医生?我记得这楼里没有人从事这个职业,你是新搬来的?”

  “算是吧,我可以跟你保证,我没有恶意。”陈歌苦笑着指了指自己的眼睛:“我什么都看不见,没有任何反抗能力,如果我做了什么让你不满意的事情,你可以随时赶我走。”

  双目失明让陈歌变成了弱势,而他正在最大限度利用这份弱势。

  “那孩子比较脆弱,你别乱说话就行。”女人主动抓住了陈歌的胳膊:“慢点,前面是沙发,往左走……”

  陈歌发现了一个问题,这些成年住户并不像其他门后世界那些怪物一样坏,当然也不能说好,他们给陈歌的感觉就像是生活中的普通人:“真不愿意把他们和尸体联系到一起。”

  在女人的引领下,陈歌进入里屋,空气中的臭味变得浓重,更加糟糕的是其中多了一股肉类腐烂的臭味,这是在中年男人房间里没有闻到的。

  “对了,能否告诉我你和这孩子是什么关系?”

  “关系?”女人思考了一会,说出了一个陈歌之前没有想到的答案:“算是朋友吧,他没地方去,我就先照顾一下他。”

  女人回答的模棱两可,她说完就走出去了,把陈歌和那个男孩留在了里屋。

  摸着墙壁和衣柜,陈歌的腿触碰到了床,他缓缓坐下:“你能听见我的声音吗?很抱歉,我看不见你,如果你在我身边,能不能说一句话,或者轻轻拍一下我的手。”

  摊开手掌,陈歌等了半天掌心突然感到了一丝凉意,那种凉和尸体冰冷的感觉不同,触感很柔软,根本不像是被人触碰,更像是吹过了一阵冷风。

  “应瞳?”

  陈歌下意识的说出了这个名字,但并没有得到回应,片刻后在距离陈歌一米多远的地方传来了一个男孩的声音:“我叫阿目。”

  这个男孩的声音和现实当中应瞳的声音有五、六成相似,非常稚嫩。

  陈歌看过应臣和应瞳的资料,现实里应瞳已经十岁,但是眼前这个孩子的声音更像是一个四、五岁的小孩。

  “阿目,你能不能告诉叔叔,你和外面那个大姐姐是怎么认识的?”陈歌想要先弄清楚大人的身份,如果女人可以信任,那他会想尽一切办法将对方争取到自己的阵营当中,独自一人在大楼里太危险了。

  “你是说裙子女士吗?”男孩怯生生的反问了一句。

  “裙子女士?”男孩对女人的称呼非常奇怪,感觉这个名字就像是小男孩自己随口起的一样:“你平时都这么称呼她吗?”

  “恩,裙子女士和木头先生一直在照顾我,他们是很好的人,陪我一起玩游戏,一起做各种各样的事情。”男孩的声音天真可爱,但陈歌听着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在他看来,这栋楼内所有住户,除了应瞳和应臣外全部都是尸体。

  裙子女士和木头先生这样的名字一看就是小孩子自己起的,他脑海中浮现出一个猜测,但因为太过残忍,他根本不敢说出这个猜测去试探阿目。

  “裙子女士和木头先生是夫妻吗?”陈歌随口问了一句。

  “不是,裙子女士非常喜欢生气,脾气很差,木头先生很不喜欢她。”小男孩声音怯怯的:“我和木头先生都有点害怕裙子女士。”

  “我可都听见了啊!”客厅里传出了那个女人的声音:“这都是谁教你的?”

  女人脾气看起来确实不太好。

  “不过裙子女士虽然脾气很差,可她也有温柔的一面,每次我生病的时候她总会出现照顾我,还会陪我聊天,给我讲故事。”男孩描述的画面很美好,他在说这话的时候脸上可能带着笑容,可惜陈歌什么都看不见,只能听到孩子的声音。

  “每次你生病的时候她总会出现?是你爸爸和妈妈拜托她来照顾你的吗?”陈歌试着一点点打开男孩的记忆。

  “是的,我爸爸和妈妈去了一个很远的地方,他们走的时候请求裙子女士、木头先生、红小姐照顾我。”

  “三个人?”嘴上说的是三个人,陈歌心里念叨的却是三具尸体。

  “阿目,你能不能给叔叔说说他们三个都长什么样子?”陈歌没有去问任何会让男孩痛苦的事,他没有提利器恐惧症,没有去问男孩是怎么得的这种病,反而是顺应着男孩讲述的童话,仿佛一个最忠诚的听众。

  “裙子女士一直穿着一件长裙子,裙子上绣了好多花,摸着感觉每朵花都不一样;木头先生不喜欢说话,他的皮肤摸着很硬,就像是树皮一样。红小姐很爱干净,头发总是湿漉漉的,她特别特别喜欢红色,身边所有东西都是红色的。”男孩性格并不内向,似乎很爱和人交流,他就像是炫耀一般,将三个人的名字和特征说了出来。

  关于裙子小姐和木头先生的介绍陈歌并没有放在心上,但是最后一个红小姐却起了陈歌的注意。

  裙子女士和木头先生的特征都是用手可以触摸出来的,唯有红小姐不同,她的名字中带着一个红字,而色彩是盲人分辨不出来的。

  眼前的男孩自称阿目,裙子女士之前也说了,这孩子眼睛正常,并不瞎,按理说他不可能是应瞳。

  但是陈歌听到了男孩的声音,觉得男孩的声音和应瞳很像,这世界上不可能有那么巧合的事情,他认为男孩肯定和应瞳有关,只是中间发生了某种变故。

  陈歌又询问了一些关于男孩父母的信息,通过男孩的话,他能够听出男孩非常想念自己的父母。

  在男孩的记忆中,他的父母对他非常好,无微不至的关爱,时时刻刻的照顾,男孩的父母就像是一双温柔的大手轻轻将他呵护在掌心。

  聊到这里,陈歌已经发现了问题,男孩记忆中保留了很多美好的东西,他曾有过非常美好的过去,这时候再看他得的那种病就会感觉非常突兀。

  一个生活在这样温暖环境中的孩子为什么会得利器恐惧症?

  他为什么会一看到尖锐的东西,就幻想有人拿着那东西要刺瞎自己的眼睛?

  他到底经历过什么?他人生中最关键的转变是从哪一刻开始的?

  对男孩的生活情况有了一个大致的了解后,陈歌小心翼翼问出了下一个问题:“阿目,你认不认识住在七楼的应臣和应瞳?”

  “不认识,我一直呆在屋子里,从没有出去过。”

  “不认识?”为了确定,陈歌又朝客厅的裙子女士问了一句:“阿目从来都没有走出过这个房间?”

  “是啊,他患有利器恐惧症,别说看见尖锐的东西,就是听见利器、尖锐这两个词都会产生反应,我怎么放心让他出去?”裙子女士的声音从客厅传来,紧接着陈歌听到了倒水的声音,没过一会,脚步声又响起:“你要不要喝点什么?”

  “不用了。”陈歌可不敢随便喝陌生人倒的水,尤其是在自己看不见的情况下:“阿目不认识应瞳和应臣,但你作为这里的住户应该认识他们兄弟两个吧?”

  “当然,他们兄弟俩很可怜,父母早逝,是被亲戚养大的。”裙子女士似乎很了解应臣和应瞳。

  “那你对他们兄弟俩印象怎么样?”陈歌终于找到了一个愿意跟自己交流的“人”,赶紧抓住机会询问。

  “他哥人品没的说,热心、善良、特别喜欢小动物,工作认真、成绩优秀,是我喜欢的那一款。至于他弟弟我不太好评价,感觉他弟弟就是个拖油瓶,双眼失明,生活无法自理,还总喜欢说些莫名其妙的话,好像精神不太正常。”裙子女士的话让陈歌感到了深深的不安,在裙子女士心中,应臣那么完美,而应瞳的形象则非常糟糕。

  “有时候眼睛看到的可不一定是真的。”陈歌感觉就算自己直接告诉对方应臣是个杀人魔,对方也肯定不会相信。

  “不好意思,我忘了你也是盲人,我可没有歧视盲人的意思,只是他弟弟性格确实很糟糕。一直被哥哥照顾,靠哥哥生活,还总是没事找事,老是偷偷往外跑,他也不想想离开了哥哥,他一个盲人靠什么生活?”裙子女士说话很直。

  “你这么讨厌应瞳?那你有没有觉得应瞳和阿目长得很像?”陈歌眼睛看不见,但他觉得就算光从声音也能推测出一些什么,可裙子女士却好像完全没有发现阿目和应瞳之间的联系一样。

  “别开玩笑了,阿目刚过的六岁生日,那个应瞳已经快十岁了,体型身高完全不同的。”

  “我是说长相,你提身高干什么?”陈歌想要验证自己的猜测,他不断追问。

  “长相这个还真看不出来,应瞳的脸很吓人,跟阿目完全不同。”裙子女士接下来说的话让陈歌感到一阵阴寒:“应瞳很少出门,我记得他第一次偷偷离家出走,结果就从碎石堆上掉落,脸上蹭破了一大块皮,靠近眼睛的位置还被扎进了钉子,要不是他哥哥及时找到了他,后果真是不堪设想。”

  “毁容?”陈歌感觉这就是应臣制造的意外,应瞳很可能自己也知道,所以才会一次又一次逃走。

  只不过现实是,应瞳一次次逃走,但又一次次被应臣抓回去。

  自己现在经历的正是当初应瞳的经历,作为一个盲人想要躲避应臣真的太困难了。

  “好吧,长相、身高虽然都不一样,但是你有没有发现他们的声音很像。”陈歌还是不死心,他好不容易遇到了一个靠谱的“人”,实在不想放弃。

  “他俩说话声音是有一点点相似,但这也说明不了什么,小男孩变声期以前声音相似很正常。”

  “怎么还跟你说不明白了?”陈歌擦了擦额头的冷汗:“行,我们不讨论这个问题,那你告诉我阿目的父母到底是什么情况?他们为什么会拜托你来照顾阿目?”

  “你是真不明白,还是在装糊涂?”裙子女士似乎对陈歌有些不满,她抓住陈歌的胳膊将他拽出了里屋。

  “你想干什么?”

  女人关上了里屋的门,确保阿目听不见后才低声说道:“阿目不是告诉过你他父母去了很远的地方吗?你为什么还要问这种问题?我真怀疑你是不是心理医生。”

  “阿目的父母去世了吗?”

  “对啊,阿目是孤儿,是应臣在小区外面看到的孤儿,无依无靠,没人照顾,最后我们小区几个业主合计了一下,决定大家一起收养他们。”

  “他们?”陈歌捕捉到了女人话语中的关键词。

  “他们是三胞胎,阿目、阿童、阿应,三个孩子都是应臣发现的,他看着孩子们可怜,但是自己又没有能力照顾,所以就想着让我们先代替照看,等办理好手续,再把这三个孩子送到福利院。”裙子女士说的话让陈歌吸了一口凉气。

  “这三个孩子都是应臣托付你们照看的?”

  “你以为呢?现在这么冷漠的社会,像应臣那样无私心善的人很少了,他为了这三个孩子跑前跑后,付出了很多时间和精力。”裙子女士对应臣的印象非常好,根本不是三言两语能够转变的。

  “那这三个孩子是不是都患有某种疾病?”陈歌透过表象,直接问到了一个关键点。

  “你怎么知道的?也对,身体没有缺陷,估计他们早就被领养走了。”裙子女士小声说道:“阿目患有利器恐惧症;阿童患有很严重密闭恐惧症,一个人呆在房间里会发疯;阿应的病更少见,叫做尖叫恐惧症,听见嘶喊和惨叫就会犯病。”

  “你有没有想过,这三个孩子为什么会得这样的病?而且为什么是应臣先发现的他们?”

  “这个问题我倒没有考虑过,可能跟孩子的亲生父母有关。”

  “可是在阿目的记忆当中,他父母对他非常好,那是他记忆中最温暖的一部分。”

  说道这里,陈歌脸色已经变得很差。

  他仅仅通过这少得可怜的线索,脑海里产生了一个非常大胆的猜测。

  裙子女士、木头先生和红小姐都是现实中被应臣杀害的死者,被囚禁的应瞳知道真相,但是他不敢跟人说,最后甚至跟那三具尸体成了“朋友”。

  在陈歌看来,应瞳虽然眼睛有问题,但他并非是完全看不见。

  这孩子在应臣的恶趣味下苟活,患上了诸多心理疾病,不过他心里很清楚,自己只有作为一个盲人才能活下去,所以他把自己脆弱、恐惧和仅剩的美好记忆封存,形成了天真的阿目、阿应、阿童。

  至于他本人则老老实实充当着一个盲人,不断寻找着逃出去的路。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123dubi.com。123读笔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123dub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