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妖君大人_闪婚后傅少把她捧心尖
123读笔 > 闪婚后傅少把她捧心尖 > 我的妖君大人
字体:      护眼 关灯

我的妖君大人

  神像像蛇的下半节还在神坛之上,长着翅膀和兽爪的上半身跌落尘埃,那颗硕大的蛇头上还长着鹿角,只是已经断掉了。

  我狠狠地在自己胳膊上掐了一把,尖锐的疼痛感让我打了个哆嗦,冷汗浸湿了衣服,很明显,这次真的不是在做梦了。

  山里野兽虫鸣之声此起彼伏,我头皮发麻,想到那个男人说的话,难道是真的?我得去找刘老头!

  可刚站起来我就重心不稳摔了下去,缺德玩意儿,光线太弱我根本没注意到脚边就是一个大坑,还不浅!

  就像是猎人用来捕大型野兽的陷阱,里面还有竹刺一类的东西,一根小手臂那么长的玩意儿直接扎进了我的小腿,钻心儿的疼痛差点让我晕厥过去。

  我缓了口气,拿下头上的发绳绑在了腿上,想着起来爬出去,可手下触感很怪,像是衣服一类的东西,还有黏腻感,刚才没注意,现在闻着空气里还有一股……一股让人作呕的臭味儿!

  一束微弱的月光透过神像照了下来,我也终于看清楚身下的“东西”,那是一个人!不!是交叠在一起的几个人,而坑里的并不是竹刺,而是一些不知道是动物还是人的骨头,森森白骨在月光照耀下显得无比诡异渗人。

  “啊!!!”

  这一下我哪里还顾得上小腿疼了,跳起来没命的往上爬,可坑壁根本没有可以攀爬的地方,上面唯一凹陷的痕迹就是一些看不懂的篆文,沾染了我的血,仿佛变得清晰起来。

  大概是失血过多伴随惊吓过度,我脑子开始迷糊,重重的摔了回去,绝望的看着头顶的半身神像,心里咒骂把我骗到这里来的王八蛋。

  意识迷离之际,我依稀看到了一条巨蟒缠上了我的身体,吐着信子阴森的蛇眼盯着我,最后张开了大嘴,就和梦里一样!

  再次醒来我是在自己的床上,小腿传来的剧痛告诉我发生的一切不是梦,刘老头坐在床边一脸凝重,依旧抽着他的烟袋锅子:“千防万防,还是没躲过啊!”

  我艰难的开口,喉咙像是卡着刀子痛苦不已:“阿爸,到底怎么回事儿?”

  刘老头端了杯水给我,半晌才开口:“唉,作孽啊!”

  这时一个穿着花布衫的中年妇女走了进来:“这都是先人做的孽,娃娃是被连累的哟,刘大柱那几个娃子也都是自食其果,怪不得人。”

  我愣愣的看着眼前这个身宽体胖皮肤黝黑的女人,她颧骨很高,眼睛有些小,看起来就显得不是很面善。

  “你该叫谭姑姑,专程过来给你看看的。”刘老头往旁边让了让。

  这就是谭姑姑了,我点头微笑礼貌的叫了声:“谭姑姑好。”

  这位谭姑姑点点头坐在了我的床边,面色凝重:“娃子啊,你熬过了三天,应该是保住小命儿了,缠上你那位应该是同意了我的提议,以后你们就好好的供奉着,不要惹恼了他,大家相安无事,为了谈下来,我可是费了不少功夫。”

  我这才知道从被救回来之后我昏迷了三天,这三天里发生了很多事儿。

  村长家的儿子刘大柱和一起上山的几个人都死了,我就和他们躺在一个坑里,刘老头差点也给我准备棺材了。

  刘老头说我保住了一命是因为我从小戴着的平安符,说是当初捡我的时候我身上就有的,而现在那个平安符已经化成了灰烬。

  回来后阿爸就去找了谭姑姑,她是我们这里有名的‘马娘娘’,家里供着‘仙’,本事大得很。

  至于谭姑姑说的我身体里那位,大概就是那个总出现在我梦里要我小命的家伙,而荒唐的是以后我得立个排位供着它,还得每天给它上香上供?

  我觉得荒诞又可笑,还是有些不相信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是真的,但看刘老头那么严肃的准备好了牌位和贡品,还是乖乖的按照他们的指示在写满字的黄纸上摁了手印下跪磕头。

  随着那张代表契约的黄纸在火盆中化成灰,谭姑姑和刘老头两人都松了口气,而我一脸惊愕的看着突然出现在供桌上的那个家伙,吓得当场石化。

  就是他!那个骗我去荒山的白发男人,此刻背对着我嗅着供桌上的大鱼大肉,幽怨无比的说着:“没想到我活了万年竟然栽在了一个小丫头片子的手里,暗算我?呵!新账旧账我迟早会跟叶家算清楚!”

  什么玩意儿?我一脸懵,赶紧撇清:“你别乱说啊,跟我没关系,是你先缠着我的!什么叶家跟你有仇关我屁事……”

  一旁的谭姑姑冲过来一把捂住了我的嘴:“可不敢乱说啊我的乖乖,赶紧给九爷磕头认罪,九爷莫怪九爷莫怪,小丫头不懂事儿!”

  我被强行摁着磕了好几个,脑瓜子嗡嗡的,看刘老头的表情,他们好像都能看到那个家伙。

  他倒也没跟我计较,身影逐渐虚化,只听见他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每日清香,鱼肉鲜果必不可少,若有一日遗漏,必有血光之灾。”

  我不服啊!在这大山里的人家能有多富裕?刘老头为了供我上大学操碎了心,我不回家他都不舍得吃肉,现在要每天大鱼大肉供着这么个玩意儿,就算是村长家也没余粮啊!

  可刘老头拍了拍我的肩膀扯出了一丝笑容:“阿爸还能赚钱,供得起,只要你平平安安的就好。”

  看着满脸皱纹的刘老头,我忽然说不出话来了,眼睛有些发酸,这叫什么事儿啊?!

  刘老头招呼着谭姑姑在家吃饭,就去厨房忙活了,我腿受了伤也不方便帮忙,就留下来陪谭姑姑聊天。

  谭姑姑神神秘秘的跟我说:“你家那个本事大着哩,你可好好供着,别耍小孩子脾气,你这条命可是好不容易保住的,我们现在就算是同行了,有啥不懂的你可以问我,将来也能靠这个给你爹分担分担,不过你得跟那位打好关系。”

  我死里逃生一觉睡醒成了‘马娘娘’,还要跟那个差点害死我的玩意儿打好关系?这关系说什么也缓和不了啊!靠‘它’赚钱就更不敢指望了。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