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3章 保个媒吧_金粉
123读笔 > 金粉 > 第083章 保个媒吧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083章 保个媒吧

  “真有这回事?”

  李夫人望着对面的李挚,眉头又凝了起来。

  “自然是有的,谢姑娘在蓝姐儿到来之后就走了,具体什么时候走的不知道,为什么走我也不清楚,不过母亲问的她们是不是不告而别,这点是事实。”李挚疑惑地打量她,道:“母亲巴巴地唤我来问这个,是出了什么事么?”

  李夫人没出声了。

  把李挚打发走,她又把金嬷嬷唤进来了:“相国寺的事情蓝姐儿没撒谎,你再带人去那几间铺子问问,这次不要遮掩了,直接亮明身份,让他们掌柜的回话。”

  之前为免闹出动静,惹出不必要的麻烦,因而她是让金嬷嬷掩去来历打听的。

  没想到居然什么消息也没有打听出来,她这才去问李挚。

  既然李挚证实了李南风的话,那就有两种可能,一是李南风顽劣,确实在抹黑谢莹,二是谢莹猜到露馅,而以最快速度亡羊补牢了。

  而如果是后一种……

  金嬷嬷这次行动很快,不到两个时辰就回了来。

  “问出来了,果然如姑娘所说,这几个铺子谢姑娘都去过,而且还仔细打听过太太您偏好的料子和款式!

  “还有更过份的,听说连世子素日光顾过的笔墨铺子都去过了!”

  李夫人脸色阴寒,茶杯重重放在桌上:“那之前铺子里还说没这回事?!”

  “铺子里的人交代,是谢家有人去打点过了。”

  李夫人缓缓吸气,唇角冷冷勾了起来:“好得很。”

  打听打听她也就罢了,还打听李挚?

  一个大家闺秀,人前装得冰清玉洁,私下里竟打听爷们儿,这姑娘都不要脸的吗?

  这么样的行径跟那胡家姑娘相比又有什么区别!关键做了之后还敢在她眼皮底下玩心眼,来糊弄她?!

  这是把她当什么?

  她虽然不反对适当场合展示自己谋求际遇,但也有不能为祸他人的前提在,若是想要嫁进李家使手段到了敢糊弄他们的份上,还直接瞄上了李挚,这种人便已经不是寻常地想为自己争取了,这是欺骗,是人品低劣!

  寒脸坐了会儿,她重新执了杯子在手,说道:“东乡伯府上哪个子弟没成亲?”

  “除了他们世子,其余次子三子都还未,听说东乡伯夫人最疼这个次子,进京后就开始议婚了,可左看看不中,右看也看不中。

  “将门家的小姐她嫌没底蕴,又看了几门文官府上的,又嫌人家姑娘不出挑。

  “倒有那真出挑的,人家又犯不着被挑挑拣拣,嫁去图个镖头出身的伯府次媳的身份。”

  李夫人道:“那极好。”

  ……

  谢夫人是在端午节这日接到李府来人传话,来询问谢莹婚约与否的。

  自打从李家回来,她这眼皮连跳了几日,没有哪顿饭能吃得香甜。

  虽说铺子里都着人打点过,按理说不会说出什么差错,只要李夫人不摆明身份去打听——嗐,这又怎么可能呢?

  这位太师夫人是出了名的好面子,为这么点事,她难道还会不惜放下身段去查究不成?谢奕可是李存睿的手下,常在李家来往,她就不怕日后见了面尴尬?

  只要她不以太师府的名义去查,是不会有什么疏漏的。

  可终究那延平侯世子的家世太过诱人,容不得一点疏忽,令她总有些忐忑。且那个李南风又整个一唯恐天下不乱的,谁知道会不会出什么意外呢?

  她想,来日等谢莹过了门,定然也要设法整治整治这小姑子不成。

  李家一来人,她就整个人如同灌了还魂汤,立时松下并精神起来了!

  当即回话说未许婚,完了又立刻把谢莹唤来告知了消息。

  “皇天不负有心人,咱们努力没有白费!可见你那日的表现,还是让郡主记住你了。真是白白担心这么多日!”

  谢莹也是意外,毕竟她是笃定李南风肯定知道些什么,甚至是挑拨过李夫人的,那么只要铺子那边不出差错,便算是最好的消息。

  没想到铺子那边没出声,李夫人还来打听她的婚事……就算她是朝着这目标走的,这未免也太快,太顺利了。

  “来的人什么神情?母亲确定他们是这个意思?”

  “来的是郡主的乳母,那位替郡主总管身边事务的金嬷嬷!这位在太师府的地位可不同一般,连他们家姑娘都得敬着她的,她亲自前来相问,不是相中了你为李挚的妻子,还能是什么意思?

  “再说了,金嬷嬷来时还捎了点心,总不会来找我们的茬儿还要做得这么礼面?”

  谢莹细想,放心下来,若是她这边出了篓子,以李夫人的身份,定然是不需要这么做的。

  东乡伯府这边,鲁氏在李家让李南风臊了没脸,当日的宴会就别提了,后来都没好意思往当时在场的几个人跟前凑。

  说来说去李夫人那作派还好些,至少不会当面打脸,李南风那臭丫头,连大小辈份都不要了,居然当众影射她?

  真是气得心窝子疼!

  就他们这些酸秀才事儿多,吃个饭赏个花还立规矩能带人不能带人!不知道她带个卢氏去又怎么了?他李家还缺这口饭钱不成?!

  这日无聊正听着女儿杜明娇挤兑才自祖籍过来的隔房姐妹土包子,就接到了李夫人的帖子。

  虽说不忿李家爵位封得比他们杜家还高,但听到是李夫人请她过府吃茶,她还是一骨碌地自榻上爬了起来,到了李家。

  李夫人仍旧体面大方,微笑问她:“近日忙什么?”

  鲁氏见她不提当日事,猜想她也是碍着自家身份不便撕破脸,那股底气便又立刻回来了。

  她掠着耳发笑道:“瞎忙活!我们伯爷把家里两房兄弟也接进京来了,这不正好皇上说准备筹建个新屯营栽培青年将领么?家里子弟都成年了,正好报个名进营去接个班。”

  李夫人捏了颗果脯,道:“问你个事,你觉得那日来我府里的谢郎中的姑娘怎么样?”

  鲁氏是知道李挚目前正在议婚的,听到这里心思逐渐敞亮,敢情李夫人这是瞅上了谢莹当儿媳妇?

  想想当日在场的不过她与卢氏,还有靖王妃。李家和晏家怎么着都隔着层世仇,李夫人要听意见不可能会去找靖王妃,卢氏到来她都不高兴,更不会去寻她,那剩下只有自己了!

  那天李南风跟谢莹的对话,她都听见了。甭管她对谢莹印象怎么样,关键是她应付起李南风来那个不慌不乱,就说明她不是个软柿子!……这要是进了李家,不挺好!

  她笑道:“谢姑娘祖父是前朝名宦,父亲又在六部供职,家世不错,人也很不错,长得好,又知书达理,关键是品位都跟郡主相似,这姑娘难得!还是郡主眼光好!”

  李夫人支肘在扶手上,扬唇望她:“听说你们家二郎也在议婚,既然你认为难得,那我成人之美,替她和令郎保个媒,如何?”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