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婚记(四)_金粉
123读笔 > 金粉 > 新婚记(四)
字体:      护眼 关灯

新婚记(四)

  09

  晏衡把怎么回的话跟李南风说了,令李南风对他的脸皮之厚又加深了一层印象。

  不过人是自己挑的,还能嫌弃咋地?

  回府时李家又回了许多吃的穿的,下车时侍卫手上又全都拎得满满当当。

  靖王正好外出回来,门下遇见他们,那目光就跟瞅俩土匪似的,在他们手上停留了好久才收回去。

  晏衡还剩下一日假。

  太子得悉昨日他们已经归宁,早饭后便邀着高贻往王府来。

  晏衡陪李南风正在花园里荡秋千,听他们俩来拜访,立刻就想到了成亲那日他们俩面临的所有阻碍,这俩也是同伙。

  迎到门下,只见他们俩手拿扇子迈着方步,作日常装扮,跟出来遛大街似的,李南风索性就让在园子里设茶席招待他们了。

  张罗完了,李南风也在旁准备落座,晏衡拦住她,先命人取了锦垫给她垫着,然后才让她坐下。

  太子这就看不去了:“又不是腊月天,有那么讲究么?”

  “女娃儿娇气,当然讲究些好。”晏衡半点不好意思都没有。

  太子无语。正好茶来了,茶盘里三盏茶,是给他们几个男人的,剩下还有一碗燕窝。晏衡把茶亲手递给他们俩,然后便把燕窝端起来放在了李南风面前,甚至中途还顺势试了试温度!

  这下连高贻都有些看不下去了:“我怎么觉得你对你一岁多的弟弟都没有这么小心?”

  “那当然。”晏衡道,“弟弟是大家的,媳妇儿是我一个人的。是吧媳妇儿?”

  李南风喝了口燕窝,附和地点起了头。

  太子与高贻两双眼睛蹭蹭地看向他们,实在有点匪夷所思:“你们这么腻歪,王府这么多人,就没有看到你们想吐的吗?”

  “为什么要吐?”晏衡直起腰,看向他们俩:“我觉得这样很正常啊,难道殿下平时都不疼太子妃么?还有贻大哥,你在家都不跟嫂子嘘寒问暖?”

  他脸上摆满了不可思议。

  太子高贻有点愣神。

  “那你们要加油啊,”晏衡语重心长,“自个儿媳妇得自己疼,总不至于指望别人疼吧?”

  太子和高贻目瞪口呆。

  晏衡摇着扇子,觑着他们继续道:“虽说男儿志在四方,但也不能光搞事业不顾家。齐家治国,这都是古训。对吧媳妇儿?”

  李南风从旁猛点头,晏衡又举着扇子给她扇起风来:“你慢点儿吃,别呛着。”

  太子看看高贻,高贻也回望了过来,俩人神色已经很凝重了。

  见过脸皮厚的,还真没见过厚到这种程度的!……

  太子觉得这茶已经喝不太下去,但又不那么甘心,想了下他说道:“你这婚也成了,家也齐了,明儿该上差治国了吧?

  “正好我才从皇上那儿得了消息,说是西北那边退了个将领,我看你智勇双全,而且很是有担当,去顶这个位置倒很是合适。”

  晏衡端着的茶停在半空。

  李南风双手也顿了下,但她很快就把碗放下,望起太子来:“阿檀能受如此重用,我们实在是太高兴太感动了。

  “不过表哥也不能光关心别人,我觉得东宫只有太子妃一人稍显冷清了些,太子妃也事务繁忙,太劳累了可不好。

  “不如我回头请我父亲还有我公公向皇上上个折子,再给表哥添几个合心意的侧妃?

  “这一来嘛,可以给表哥分忧解劳,二来,也可以早早给我们大宁添几个皇孙,岂不美哉?”

  高贻险些喷出茶来,忍到脸通红才把这奇怪的声音憋回去。

  太子端着杯子看看他,又看看对面这一对,说道:“你倒也替我考虑的挺周全!”

  “那是应该的嘛,”李南风“体贴”的道,“您是我表哥啊,还看在我俩当初保护了皇后娘娘,并且费尽心机地帮助娘娘回宫的份上,处处关怀我,不但在我们成亲那日绞尽脑汁让阿檀出风头,还体贴我们才成亲,怕阿檀误了功业,要调阿檀去西北,您真是太疼我了,作为表妹,我也不能不投桃报李呀!”

  这是什么投桃报李?这不是句句都在告诉大伙,他们俩身负护驾之功,但结果他却在恩将仇报吗?

  这丫头片子,嫁了人之后,一张嘴竟然越发利索了。

  太子没好脸。

  晏衡咧开嘴:“殿下您不用太感动,南风这么会说话,这说明皇上英明,毕竟是他钦封的县主嘛!”

  这一唱一和的,太子都不用张嘴了!

  高贻没忍住,握拳咳嗽了两声。而后瞅向太子:“我早就说过,这就是对煞神。”

  太子深吸气,捧了茶:“既然是煞神,那就别去祸害我大宁边境了,明儿起给我去遛一个月马。”

  遛马那还不是一句话的事?正好还可以顺路带南风出城遛遛,一举两得。

  晏衡心里美,立刻答应了,然后吩咐了人去膳房备宴,忽又想起来:“袁缜怎么没来?”

  说到袁缜,高贻顿了下:“别提了。”

  “怎么了?”

  “也没什么。”太子咳嗽,指着园子里的牡丹岔开话题,“你这花不错。哪弄来的?”

  10

  晏衡察觉到袁缜有事儿,但他没能从太子和高贻嘴里打听出来。

  下晌俩人告辞之后,管卿便往承恩侯府——不,承恩公府——自打国丈回来,住进了原来的承恩府,如今就晋制了。他

  转了一圈回来,告诉了晏衡内情。

  晏衡得悉之后又回房告诉了李南风:“那天阿缜穿上喜服扮成你的样子想骗我,结果他们几个看咱们的热闹看得起劲,把他遗忘在正厅,让絮姐儿他们扯掉了喜帕,然后正好让几个女客看到了。把阿缜气得这几日都没搭理他们。”

  李南风觉得奇怪:“被女客看到也没什么,大家不都明白怎么回事么?”

  这不就是图个热闹喜庆么。气一气是可以的,怎至于好几日还在气?

  晏衡轻嘶了一声:“奇就奇在这里,据说阿缜是被当中一位年轻女客当场瞧见之后,突然捂着脸跑掉的。”

  李南风嘴巴惊成了圆圈:“年轻女客?”

  晏衡郑重点头:“我听说,那位年轻女客还长得很不错。”

  李南风的眼睛也亮了,甚至还闪烁出了耀眼的八卦之光……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