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9章 功夫真俊_金粉
123读笔 > 金粉 > 第549章 功夫真俊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549章 功夫真俊

  “属下打听了一圈,回来晚了!吏部那边有衙役在,如今听说王爷也去了中军衙门,城门与宫门都加强防卫了,老爷这边没问题。

  “靖王府那边太医已经过去了,听初大人说王妃自己服了药,目前无碍。至于竹心庵那边——”

  “怎样?”

  “不太好。”杨琦眉头紧拧,“裴公子与韩拓对战,伤势颇重,属下去到的时候似乎很难以支撑了。

  “不过晏世子已经让贻世子和袁世子带着人过去了,属下出来的时候见他也到了,只是裴公子不知能不能脱险。”

  李南风定立着看了他片刻,攥了攥手心:“还有办法么?”

  “这个,咱也不内行,咱也不知道!端看晏世子如何了。”

  李南风廊下紧走了几步,又转过身看向他:“既然韩拓没能让靖王妃绊住王爷和世子,那么竹心庵那边定然会火速调集官兵过去的吧?你再去探探,有消息或变故再回来报我!”

  韩拓冲靖王妃下手无非是为了绊住靖王父子,他这个算盘成空了,李存睿那边晏衡也已经有了部署,那么应该很快靖王就会带着官兵前往捉拿韩拓。

  杨琦领命离去,李南风看看雨幕,旋即也去了正房。

  正房里亮着灯,李夫人也没睡。

  李南风跨进门,说道:“母亲,韩拓在竹心庵杀人,还把父亲给诳出去了,今夜不太平,咱们还是立刻知会护卫们,警惕些为好。”

  李夫人缓缓站起来,说道:“我已经让金嬷嬷传话给了护卫和侍卫们。”

  “还不够,还有大伯三叔他们。靖王妃今夜里就着了贼人的道,咱家各房不知道这消息,也容易出漏子。还是都通知到吧。”

  这紧要关头,李南风可不想家里任何一个人出事。她再道:“不如我与母亲去大伯那边。”

  李夫人点头:“也好。不过先叫人把你哥哥唤起来!”

  ……

  杨琦回到竹心庵,胡同外刚好与亲军卫遇上。

  亲军卫指挥使以为他是乱党,害他连忙掏出牌子说明身份。

  随后靖王也驾着马到来了,再之后还有宋国公。

  靖王在乾清宫直面过皇帝之后,拿到圣旨调令,命亲军卫赶赴竹心庵,又先回府看了眼靖王妃,然后交代晏弘排查靖王妃意外前后涉嫌行凶的人,才又往竹心庵来。

  到了胡同内,宋国公指挥亲军卫包围尼庵,又分出一批人守住了胡同两侧,随后才进内。

  杨琦作为探子,跟着靖王进了庵,只见两方正在对斗,情形之激烈不消说,但最为让人心惊的是正在缠斗的晏衡与韩拓。

  白衣的晏衡与黑衣的韩拓如同两道光影,打的那叫一个天地变色!

  而韩拓的狡诈与老练大家已众所周知,没想到在他面前,晏衡竟然一点失措感都没有,招招精准又狠戾,完全不输朝中任何一个经验丰富的悍将!

  杨琦原本还想要上前就近看看,见此情形都不自觉地往后退了几步,生怕被刀剑误伤。

  这一退却又踩在了随后进来的人脚上,他一扭头,慌忙躬身:“太师!”

  李存睿冒雨去往吏部,看到屋顶垮塌的现场后只顾着吩咐轮值的衙役赶紧抢救卷宗文书,随后靖王府侍卫到来转告了靖王的话,又告诉了靖王妃遇到意外,他立觉事态非常,一面着人递话进宫,一面吩咐去其余各衙门防守。

  等到事情处理得差不多,听得皇帝也立刻派亲军卫前去竹心庵了,这才出府。

  刚至门前,恰又与大理寺正卿少卿,与英国公父子在胡同口遇上,听说他们是奉皇旨意前往竹心庵,便与他同行到达。

  此刻站在院中,看到激战中的那两人,向来稳如泰山的他此刻也不免目瞪口呆!

  乱党一案他虽然不主持查案,但作为实权在手的太师,他透过无数情报文书,对韩拓这个人可谓是太熟悉了,熟悉到几乎一看那道黑影他就能猜出是他。

  但他却没想到他竟敢跟韩拓对斗……

  最近这些日子他抓晏衡在跟前当差,对他的办事能力也是看在眼里的,至于身手,早前他也听李夫人念叨过两句这小子身手不错,但也听听就算,想着他再怎么能耐也就是个十五六岁的少年而已,怎么会有多高的本事,又怎么能有跟被朝廷列为当前第一大敌的韩拓交手呢?

  但眼下这幕真真切切,倒也容不得他不信……

  “没想到晏世子功夫这么俊!”大理寺卿忍不住赞道。因这案子之故,他跟靖王与李存睿已经混得特熟,便又道:“以前总听说他小时候只爱跟你们家闺女玩儿,还以为被王爷给骄惯了,没想到这本事一点没耽误!”

  李存睿心下莫名受用,但转而他又道:“我闺女也不差,琴棋书画样样皆通,持家理事道道出彩!”

  大理寺卿看了眼他:“知道了。”

  这家伙,从前可不是这副德性。

  英国公父子从旁笑了下,但又立刻凝神看了过去。

  “怎么样?”

  这时候靖王也走进来。

  周围人来人往,远处侍卫们的刀光剑影都未再进入他们俩的视野,几个一把年纪的老爷们,眼珠儿再不敢错开地关注着这场战斗,也为晏衡捏把汗!

  这敌人可不是普通的敌人,是韩拓,除去功夫难缠,也是朝廷的心腹大患,容不得半点疏忽!

  “能行么?”大理寺少卿终是忍不住道了一句。

  几个武将似是也没把握,此刻绷脸不语,但手已经攥在剑柄上,仿佛随时就要上前。

  杨琦喘气的工夫扭头看到太医来了,想起裴寂,却也不敢离开,仍收回目光望着场下。

  晏衡的武功其实不同靖王。

  靖王是将门世家出身,除拳脚武器之外学的是用兵打仗,强项更偏于马上功夫与大批人马的作战。

  晏衡并没带过兵,小时候在战场长大,用兵他当然懂,却没有实践过,反倒是后来替皇帝办事,主修着单打独斗的功夫和斥候学,因此小范围人群的对打是他的强项。

  倘若眼下要对战的是韩拓所有的人,晏衡确实没有把握,但论一对一,或者一对几,他又何曾惧过谁呢?!

  总之韩拓越是让裴寂死,以及越是想全身而退,他就越不能让他如愿!

  :。: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