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4章 伤怎么样?_金粉
123读笔 > 金粉 > 第524章 伤怎么样?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524章 伤怎么样?

  “他既有投诚的意思,我们就得尊重他,不能再把他当乱党,不然失了强者风度。

  “再者,倘若这事查到最后是真的,那么就是我们李晏两家有亏,更是不能再有敌对的心思。

  “这件事情要想取得好的结果,必须三方努力共商解决,尊重是必须的。”

  靖王是个直肠子,自是不会反对。

  而有他们俩在场,也轮不到晏衡和李南风说啥。

  各人各怀心思闷头坐了半晌,门下就有人说李挚引着裴寂到来了。

  在座人都不由自主地起了身,李存睿看向来人,只见这青年十八九岁模样,身姿挺直,神态清朗,并无郁结之状,随在他向来引以为傲的儿子身旁,也不见得有常年隐藏身份而有的提防警戒之状,可谓落落大方。

  “这位便是裴寂,裴公子。裴公子,这二位便是家父与靖王。另外晏世子与舍妹想必不用介绍了。”

  李挚立在帘栊下给他们引见。

  裴寂向李存睿与靖王行礼,也朝晏衡与李南风施了一礼。而后道:“在下虽然姓赵,也的确是有些往事待解,但终究已经改朝换代,还请太师与王爷当我是个普通士子即可。”

  李存睿与靖王对视一眼,点头道:“既如此,那便照公子的意思。”

  说罢他进入正题:“那我就不浪费时间了,我手上这些册本奏折还有信件,可是公子之物?”

  “是,”裴寂颌首,“信件是我养父母转给我的,余下是我自己查探到的。”

  李存睿道:“你认为家祖与靖王祖父之间的仇,尚有很大疑点?”

  “正是,”裴寂看了眼晏衡李南风他们,“昨夜我已经与晏世子和县君说的很清楚,我怀疑这案子有一些异常痕迹。但这个人是谁,目前我没有头绪。”

  李存睿拿着奏折踱了几步,站定后回头:“你们家也没有提过?”

  “完全没有,”靖王道,“你知道我父亲早亡,我四叔他们也根本不知道。他们要是知道,怎么可能会这么硌应着李家?”

  虽然说案情扑朔迷离,但靖王的心情其实挺高兴的,倘若真像裴寂说的那么回事,那晏家对不住的最多就是郑王府,与李晏两家这仇既然是坏人一手操控的,那就不存在了,说不定就此那劳什子不能通婚的祖训就成了一纸废书,如此可不就皆大欢喜了?

  对了,再按照裴寂的说法,说不定连这祖训都有可能是假的,那就更好了不是吗?

  想到这里他道:“不过此事关系到两家,不,是三家的恩怨,我可以即刻请人快马前往祖籍,把我家里几位长辈全部请进京来!我们家最为接近这件事的也就只有他们了。”

  李存睿点头:“既然这样,那么挚儿也可以吩咐护卫执我的手书回去金陵,请家中长辈们进京了。”

  李南风听到这儿站出来:“如今朝中尚有许多前朝旧臣,他们当中必然也有接触过这件案子的人,趁着叔公他们进京尚需时日,父亲与晏叔不如干脆多方下手,寻找可靠信息,如此胜算更大。”

  李存睿点头。

  靖王夸道:“蓝姐儿想的真周到。”

  晏衡扬唇看了眼他爹,继而也道:“裴公子这册子上按下手印的三人何在?不如我也打发人去将他们带进京城。”

  裴寂想了下,看向李存睿案头。

  李挚会意,顺手取了纸张给他。看着他写下了几个地址,而后接手拿了给晏衡。

  李存睿看向裴寂:“不管家祖诬告令尊是真是假,我等如此作为,也全是一番想善了此事的心意。不知公子可还有什么补充?”

  裴寂颌首:“太师此举,分外恰当。其实我之所以决定投诚坦述,也是看在太师与王爷有足够能力处理此事的份上。若我这边还有线索,也会及时通报给太师及王爷。”

  李存睿朝他拱了拱手。

  ……

  裴寂依旧由李挚送出来。

  如意门下,李挚道:“早前舍妹不懂事,委屈公子在手下当管事,是我们有失管教了。”

  裴寂扬唇:“世子言重。若不是有这么一遭,其实也未必有如今这般的局面。”

  “那倒也是。”李挚再打量他,“舍妹拿回来的文章,是公子所作吗?”

  “拙作而言,有幸得到世子点拨,还未称谢。”

  裴寂行了一礼。

  李挚点点头,裴寂便且告辞离去。

  晏衡仍派了侍卫相随,李挚望着他们背影消失,随后才转身回了房。

  对裴寂的防范心当然不能就此放下,但到底因为他也得到了新的线索,不可谓不是件好事。倘若大家都是一样想要化解的心思,那总归会迎来曙光的。

  才走到廊下,靖王已经由李存睿送出来了,李南风与晏衡跟在他们后头,不知窃窃私语什么。

  靖王到门下止步:“我这就回府安排人回祖籍,你这边也快点。若要人手就吱一声。再有,吏部是你掌着,哪些人是前朝旧臣,哪些人可能接触过这个案子,你比我有数。弄出来了咱们再合计怎么下手查证。”

  李存睿看向晏衡:“你抓了姜图还能立刻去围捕裴寂,看来是伤的不怎么样?”

  晏衡抬头,李南风也不解地看着李存睿。

  “多谢李叔惦着,一点小伤,没什么大碍。”

  李存睿点头:“那你从明日起,每日早上到我公事房来应个卯。”

  晏衡怔住。

  李南风也眨巴眼看起了他爹。

  靖王连忙给晏衡使了个眼色,晏衡便笑应了:“遵命!”

  李存睿与靖王的行动力真不是吹的,当天夜里,拿着李存睿手书的护卫就连夜出京去往了金陵。

  同时又唤吏部侍郎即刻把在京所有前朝旧臣的花名册给整理出来——京外的当然也有不少人,但目前自然先从近的开始查起。

  而靖王府奉命前往祖籍请人的侍卫也启程了,当然,他也同时把这件事宣告了晏家各房,每个人都是晏家的子孙,或许,他们是否曾从长辈处听到过什么消息也未可知。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