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3章 身份殊然_金粉
123读笔 > 金粉 > 第523章 身份殊然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523章 身份殊然

  然而裴寂这一世已经有了不同选择,还能不能找他算账,这事还得两说。总而言之如今是要集中精力解决当务之急。

  李南风这一夜从紧张到愤怒,到冷静又到疑惑,随着天亮,心情也逐渐平复了下来。

  她想她重生一回最大的意义,大概就是为自己争取到了一份希望。

  早饭后去上学,金嬷嬷半路跟她请安,李南风明媚地冲她笑了一下,倒弄得金嬷嬷倒怔了一怔,送茶回房的时候忍不住跟李夫人说:“姑娘今儿竟冲我笑了,精神头看着也极好,真是好久没见她如此了。”

  李夫人看了她一眼,也下意识往门外瞅去。

  晌午放学,晏衡就遣人把话传来了,李勤追着李南风要请她去看戏,她让他赶紧关门练武,并且火速地回了房,然后提笔把昨夜所有的信息作了个纲要。

  跟李存睿和靖王当面说陈述的目的是要请他们出马来解决这件事情,毕竟有爹不用是傻子……何况涉嫌害人的还是他们的亲爷爷。

  李存睿是个极守信的人,特地回府吃的午饭,然后等他们到来。

  晏衡因为跟靖王说好了,饭后直接就催他爹来了李家。顾榷引着二人到了李存睿书房,李存睿就把人都打发了出来。

  靖王一看:“蓝姐儿呢?不是说她也要来?”

  李存睿边给他沏着茶,边瞄他:“咱们谈正事,她来干什么?”

  靖王看看晏衡,又看看他:“不是要说两家世仇的事?”

  李存睿停住手:“说什么世仇?不是说韩拓?”这怎么跟他听到的不一样?

  晏衡微笑:“没有错,是说韩拓,也是说世仇,但更主要的,还是要先说到一桩旧事。

  “而这件事是借李南风的光才有这么大的进展的,所以,还请李叔把李南风传过来,有她在,这件事才能说得更加完整。”

  李存睿越听越糊涂:“什么旧闻?”

  “哎呀你就别问那么多了,还是赶紧先把蓝姐儿喊出来是正经!”

  靖王等不及地催道。

  他最喜欢看俩小的站一块儿一唱一和了,虽说早前觉得这事儿不能答应,可一旦跟李存睿较上了劲,他就越想越心里美。

  李存睿再度狐疑,招手唤人去传李南风。

  晏衡刚跨进府门李南风就知道了,就等着李存睿赶紧来找呢,听到讯儿就拿起裴寂那儿取来的册子簿子往书房来了。

  李存睿道:“衡哥儿说你有重要的线索相报,是什么?”

  李南风把裴寂最先给她看的那本记录着事由的册子递上去,道:“父亲和王爷先看看这个。”

  李存睿接在手里,没看到两眼眉头就皱起来,等到看完,他眉头已经锁成了疙瘩!

  “郑王府?!”

  “哪个郑王府?”

  没头没脑的,靖王听着有点懵。

  李存睿把册子给了靖王:“快看,有你们家!”

  靖王早就按捺不住接在手里,看过后他当下却也站起来:“这哪里来的!”

  “是郑王府的遗孤,他们在查这件事。”李南风说着,把李灼写的那封奏折也给李存睿递上去,“请父亲您过目,这折子上的笔迹,可是曾祖的亲笔?”

  李存睿看完那册子,已经没有任何漫不经心的神色了,他接来细细辩认,越辨就越凝重,忽而起身转向书架,一轮细细寻找之后,精准地翻出了一本书,翻开后与这奏折逐字比对起来。

  李南风也凑了上去,本来她就对自己的判断有信心,这实际一对比,就更加笃定了。

  这字迹笔触妥妥就是一模一样的,哪怕她不是行家,李存睿的判断也不会出差错——此刻他定定地看着这折子,眼底已经掀起了汹涌波澜!

  “折子上写的什么?”靖王问。

  晏衡告诉他:“是李家太祖爷密报弹劾郑王谋逆的折子。”

  靖王一惊,望着李南风:“你方才说郑王遗孤,什么意思?”

  “郑王早年对灵帝早有防范,出事之前已经把最小的儿子假称夭折,让幕僚抱着带到身在泸州的心腹面前教养。

  “如今这孩子已经长大了,原本想来寻仇,但阴差阳错成了我手下一个账房,结果被我看出了端倪。

  “我跟晏衡在围捕他的过程中,他选择了跟我们坦白。而他如今的诉求,是要我们给他一个明明白白的真相。”

  李存睿屏息着,半晌道:“他在哪儿?!”

  李南风看向晏衡,晏衡立马道:“我已经把他围在竹心庵,李叔想见他的话,我这就着去带他来。”

  李存睿走出书案,凝立半刻道:“去吧。”

  晏衡点头,招手吩咐了侍卫。

  屋里的气氛却仍在凝滞之中,靖王对着那本册子发呆,李存睿则定定地看着那本奏折。

  很显然这种事谁都没有料想到,有证据在此,也容不得他们当成无稽之谈。但两家的“世仇”竟有了这样新的线索,的确又让人参不透个中因由。

  侍卫到达竹心庵,裴寂正在揪着馒头屑喂麻雀,听说是李存睿要见,他在廊下立了一立,才把指间碎屑拍掉,出门来。

  李家门前裴寂已来过多次,真正跨进来却是头一回。

  “裴公子。”

  前院里有人含着春风在朗声唤他。

  他注目,如意门下锦袍世子服的李挚正率着人稳步迎着他走过来,并施了一礼:“在下李挚,特奉家父之命在此恭候公子。”

  裴寂望着他,竟有些看不透这路数。

  李挚微笑:“家父说,公子是王室之后,须得礼遇。家父与靖王此刻都在书房恭候公子,由于消息来的突然,为了争取时间了解事由,礼数或有失当之处,还望公子勿怪。”

  说罢他让开半步:“来,这边请。”

  裴寂虽然两手空空到来,不持剑也不曾带人,是料想李家不至于不要脸面地为难他,却也没有想到李存睿竟然还会特使李挚冠服齐整出来迎接。

  他深望了李挚片刻,随他进了门。

  书房这边,李存睿已经先把他对待有着特殊身份的裴寂的意思摆了出来。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