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0章 上梁不正_金粉
123读笔 > 金粉 > 第050章 上梁不正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050章 上梁不正

  “不是都把我撇开了吗?”他撩眼,“又不是没地儿,把西路隔出来,分几个院子让弘哥儿他们住。

  “东边划给衡哥儿母亲,衡哥儿的院子也在东边,就不必挪了。

  “日后内宅事务,除西边宅子用人让他们自己管,余事由王妃总揽,庶务你来管。弘哥儿兄弟俩份例按规矩来便是了!

  “对了!”说到这里他又抬头,“没事别让她们俩碰面!”

  初霁道:“那王爷您这边……”

  “我这边往后就是和尚庙,你管着就得了!”

  他板着脸抖开扇子。

  初霁无奈笑笑,点头又道:“按晏家惯例,哥儿们还要读些书,那这请夫子的事……”

  原先是打算给晏衡请个先生任课的,眼下既然要公平,那就不能不给晏弘他们请。

  请的话,好的先生又不跟买萝卜白菜似的,随处可拣,哪有那么多?若只请一个,就难免日日碰面,就目前这状况,自然两厢是越少碰面越好。

  靖王揉了下额头,道:“缓缓再说。”又起身道:“我先去赴个约。”

  原先靖王想着跟林夫人夫妻多年,难得她心胸大度,肯接纳与他的原配及子女同个屋檐下过日子,那么给个名份给沈夫人,不枉她那么多年的劳苦,让两个儿子也能体体面面地受到他的弥补,此外他与林夫人和晏衡继续三口之家过日子,简简单单,也不失为一件好事。

  哪里想到竟是他一厢情愿!

  虽说李存睿那边铁定没那么好说话,但眼下,他还真就宁愿听他叨逼叨也不愿留在这个家。

  李存睿觉得闺女不愧是他亲生的,简直跟他想的一样,受了委屈,还有什么法子能比直接揍上那小子一顿更让人解气的呢?

  于是父女俩就这么说定了。

  趁着夫人还没到府,又防着府里找吃的露了馅,他即刻打发李挚往外头买了吃的回来喂饱了李南风,又唤来李济善,让他嘱咐勤哥儿母亲过来陪着李夫人先说话,防着她在他回来之前冲李南风施威,而后才出门赴约。

  他挑了个僻静雅间,先坐下来,没片刻靖王也来了,一屁股坐在对面,兀自往肚里灌了杯茶。

  李存睿望着他:“靖王享尽齐人之福,正该是春风得意马蹄疾,如何闷头闷脑跟我这茶过不去?”

  靖王索性又灌了一杯,道:“你李太师,延平候,当朝最有身份的郡马爷,还请不起几口茶叶?”

  李存睿呵道:“火气不小。”

  心知他烦什么,却懒得过问,哗地把扇子收了,说道:“我寻你什么事你心里有数,事情经过我就不多说了。

  “我女儿金尊玉贵,玉洁冰清,却因你们家衡哥儿而在大庭广众之下失了体面,扯裙子的事明面上咱们也可以不说,私下里却得有个章程。”

  “你想怎么着?”

  “看你诚意。”

  “怎么算是有诚意?”靖王道,“赔礼也赔了,道歉也道了,还想怎么着?”

  李存睿道:“我女儿想打你们家衡哥儿一顿。”

  靖王抬眼,李太师背靠椅背,慵慵懒懒坐着,说起这话来仿似顺嘴打了个哈欠这么简单。

  靖王把腰直起来些:“你再说一遍?”

  横扫千军的靖王爷发起威来也是不可小觑。

  李存睿点点头:“你把脸伸过来。”

  靖王心里正脆弱着,不想跟李存睿唠几句磕都处处被堵住了生门,顿觉这人生真太他奶奶的灰暗,不知他怎么走到哪儿都能被人挤兑?

  他瞪着对面看了半晌,泄气地瘫在椅背上,静默片刻后,息事宁人地从怀里摸出把银票来:“算我们理亏。这是一千两,拿去给蓝姐儿添点珠花衣裳。

  “再替我转达我的歉意,改日我请她上府里吃好吃的。”

  上梁不正下梁歪,也就他李存睿能养出这么跋扈的闺女来。

  李存睿垂眼瞄瞄那银票,又撩起眼皮:“合着我女儿体面就值区区一千两?”

  “要不再加一千?”惹不起赔得起,靖王索性又数了几张拍在桌上。

  李存睿啪地把扇子放下来:“我听说沈栖云也进京了?”

  “怎么着?”

  李太师冷笑:“听说他们家还有个女儿未嫁,我倒有意保个媒,替他们寻个权贵嫁了。”

  靖王敛了神色,转而也黑了脸。

  沈栖云伴着沈夫人进京便是想打靖王府的秋风,这人尽皆知,而他打王府秋风是为了替沈家谋条出路,这也是人都心知肚明。

  原本靖王是打算提携一把以报这么多年照拂沈氏母子之恩的,但眼下还有个不老实的晏驰,他又怎会明知有后患还抬举沈家?

  李存睿这个专门拆台的,他在这当口提携沈家,这是还嫌他麻烦还不够多?

  靖王望着对面,幽幽长长地吐了一口气。

  虽说打小都在燕京长大,但两家有世仇,刚进宁王营帐那会儿他们俩也是明争暗斗过一段时间的,交过手后他就知道他李存睿奸滑无比,一副心肠不知多黑,行事从来只冲目的而去,手段哪里有什么光明可言?

  几家还在京时沈栖云也与李存睿一道吃过茶喝过酒,他说保这个媒,还真不会是说说而已!

  但他要打的是他儿子!……

  他一把把银票抽回来,道:“不要就算了,要钱有,要人没有!打我可以,打他是不能的!”

  “别说那没用的!”李存睿凉凉睃他,“我可不是吓唬你,你趁早把人给我送过来。”

  “除了打就没别的法子了?”

  “也有。”

  “什么?”

  李存睿睃着他:“以后衡哥儿见着我女儿就跪地叫她姑祖奶奶,但凡有她的地方你们家衡哥儿就得鞍前马后给她效劳。

  “她吃饭他得递筷子,她喝水他得搬茶几,她打个喷嚏他都得赔三个不是,承认是他侍候不周!

  “成吗?”

  靖王鼻孔都要冒烟了。

  “我衡哥儿贵为靖王世子,给你们蓝姐儿下跪?你他奶奶的是自己想当我祖宗吧!”

  李存睿收扇起身:“不行就失陪。”

  “赶紧滚犊子!”

  靖王破口骂。

  等第三杯茶喝下肚,扭头见门槛下已没了他人影,到底又一咬牙,起身追了出去。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