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4章 一双巧手_金粉
123读笔 > 金粉 > 第474章 一双巧手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474章 一双巧手

  李南风这一世父兄皆安,母亲虽然还是那个样子,但也好过前世许多,做惯了被娇宠的娇娇小姐,有时也会忘记自己还是个有着几十岁阅历的灵魂。

  既有了少年人的身份,便没必要再纠结于前世那个缺憾满身的自己,毫无疑问,晏衡的靠近,是令她开心的。

  “我昨日去崔家了。”晏衡说道,“问到了一些事情。”

  “哪个崔家?”

  晏衡说了,然后道:“这郑王府有猫腻,当年那么些幕僚为什么会逃走,他们为什么要烧卷宗?有什么秘密怕被人看到?我想来想去,只怕是这郑王府还有很多事情是我们没猜到的。”

  其实与其说是关心这个案子,倒不如说是关系这案子背后隐藏的秘密,打从林氏留下那句没头没尾的话就遇害之后,他隐隐有种感觉,这案子不但与新旧两朝有关系,更与这几个世家有些关系。

  而他与李南风的阻碍更是存在于两家世仇之上,这便促使他更加关心。

  李南风跟陆铭有过几年夫妻之缘他不是不清楚,即便他会吃裴寂的醋,但他并不在意陆铭,因为他知道李南风不喜欢他。

  但如今随着南风的回应越发明显,他想要的无形中变得更多。

  也随着裴寂的出现,他竟也也有些嫉妒起陆铭来,因为即便是没有情份,姓陆的也曾与她有过姻缘,有着名正言顺的身份。

  他想彻底得到这个身份,让陆铭在她生命里留下的印迹,全部被他所取代。

  “可是他们都被灭二十多年了,如果有后人,为何要等到我们立朝之后再生事?还有,论理他们的敌人是灵帝,不应该是大宁君臣。

  “不然的话,当初帮助杨姝的那些人,为何不曾直接杀害宁王?反而是要借宁王之手来毁掉灵帝呢?”李南风提出疑问。

  “袁叔已经彻查过,杨姝的供辞应该没有问题,这样看来,那就有可能是杨姝之后发生了什么变故,使得郑王府的人改变了方向。大约,杨姝这边后来没有人再联络她,也跟这有关。”

  “可是杨姝是进宫之后才彻底断了与外界的联系,如果有动向的话,应该是早在皇上登基之前就该联络她,既然她没有对皇上下手,那就是说,应该是在咱们立朝前后郑王府才发生的这个转变。”

  晏衡点头:“立朝前后,也正好是所有事情发生之初,比如英枝被韩拓找到送往王府,这个时间便是宁军入京,灵帝赴死之时。

  “我猜想,魏王府与郑王府联手,也应该也是在大局已定的这个时候,可是这个引发点又是什么呢?为什么他们会突然在这个时候把矛头对向我们?而不是明哲保身?

  “即便是赵家有后人,也不见得个个该死,皇上也不是那器量狭小之人,如今魏王府也还有家眷后人在世,虽是被羁押,也未曾要他们性命。

  “所以就算郑王府有后人在,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再者他们隐居这么多年,换个身份好好活着,不好么?”

  “所以你认为,他们的目的,跟咱们两家这仇有关?”

  晏衡沉吟:“我只是有模糊的想法。毕竟,前世他们并没有闹出多大的风浪,最大的受害者,只有你我两府,或者再加个高家。

  “至于朝局,事实上你我两家势力太大,牵一发动全身,晏李两家受挫,皇上陡失助力,必然会受影响。”

  李南风想了下,问他:“林复不就是郑王府的人么?审过他了吗?”

  “他好些了。我母亲给他连日施针,他已经能自主进食。我父亲和袁叔他们审过他,我目前还没有看到口供。”

  李南风道:“两家的仇恨已经过去多年,只怕你爹和我爹也不甚清楚,不如我们先分别把这仇的原委弄清楚再说。”

  晏衡点头,又问她,“林复这里,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去问问他?”

  能亲口听林复说说,也比让晏衡回头再传话要强,李南风立刻道:“走吧!”

  ……

  晏衡去过崔家之后,因为把情况也禀报了靖王,这时候几个老爷们儿便也在乾清宫议事。

  皇帝摸着额头:“搞半天原来灭口还是个幌子,掩盖郑王府的秘密才是目的?这郑王都死二十多年了,到底有什么秘密?即便是有后裔,朕也不至于去容不下他,他犯得着这么处心积虑?”

  李存睿道:“姚霑有消息来不曾?”

  “有。”皇帝跟常春挥手,常春即捧了个盒子过来。皇帝拿出几封密信给他们:“林家审完了,所知之事跟咱们在京师审的结果差不多。看来底下这些人都的确只是跑腿的,死了的林氏只怕才是要紧的。”

  靖王看完,跟李存睿和袁邺交换了一下,然后道:“姜图是韩拓的人,崔家这件事应该是郑王府的人所为。如此看来,郑王府应该也有头目在京才是。”

  李存睿看完,说道:“其实臣在想,为何我们一定要认为崔家的卷宗被烧,是敌人为了掩盖秘密呢?有没有可能,是他们也想寻找什么?”

  殿里的几个人都相互对视起来。

  ……

  由于崔家线索是晏衡发现的,靖王出宫便来找晏衡。

  李南风随晏衡到府便先去看过王妃,说了会儿家常才随着晏衡往林复这院子来。

  晏衡看到沿途有花匠在拾掇木香花,他让其剪了几根花枝,熟练地刮皮去刺,编了个小花篮送给她。

  李南风从来不知道他还有这么巧的手,当下挽在手上,惊叹不已。

  “我小时候也没什么好东西可玩的,出去读书练武习兵法,无非是上山打鸟,下河摸鱼。我娘也不拘我,还教我编这些,我和你表哥他们去捞鱼,就拿柳皮编的篓子装鱼。”

  晏衡说着,又掐了几朵花放进去。

  李南风欢喜地举起来看,余光看到阿蛮,忽然问他:“今天好像不见管卿?”

  “他去办事了,问他干什么?”

  “没事。”李南风左看右看着花篮:“就是问问。”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