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0章 一个难题_金粉
123读笔 > 金粉 > 第250章 一个难题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250章 一个难题

  冬月初四下的雪,初六这日永王进京时整个京城已银妆素裹。

  永王从东华门进了宫,风尘仆仆就去了乾清宫见了皇帝。

  彼时李南风正陪着李夫人用早饭,李挚也在,作为李夫人的弟弟进了京,这种消息当然是要送往李家来。

  李南风下意识看了眼李夫人,被李挚夹到碗里来的一只春卷打了回去。

  李夫人仿佛没看到,依旧面沉如水,捧碗吃着粥,手指头都没曾颤动一下。

  “我吃饱了。”李南风不太吃得下,放下碗筷,就着丫鬟捧来的热水洗手又漱了口。

  见李夫人还没吃完,不敢起身,便又看向李挚:“明儿涂先生家娶新媳妇,这两日学堂不上课,父亲让我明儿去涂家赴宴,哥哥会去么?”

  李挚正盯着胡宗元这边,自然无暇,他道:“不去。”

  李夫人道:“明儿王家的女眷也会去,你也去。”

  李挚凝眉:“王家女眷去,跟我有什么关系?”

  “你知道你几岁了吗?不打算早些成亲替你父亲分忧吗?”李夫人抬眼,“王家姑娘不错,我见过了,你父亲说得让你看看,明儿你去见见,要是没有什么问题,就定下来。”

  李南风看向李挚,——早猜到是这么回事了,一年时间没够他挑中个媳妇,李夫人拖到如今才说,算是很给李挚面子了。

  但李夫人给儿女挑伴侣这眼光她可真不太有信心啊,何况她的意思是看过之后立马就定下来,这跟不看有什么区别?

  关键是,永王都进宫了,李夫人还能分心操持李挚的婚事,这究竟是一颗如何强劲的心脏?

  “我看也看不出什么名堂来,眼下朝上事多,还是年后再说吧。”李挚也气定神闲地推拖。说完又问她:“母亲明儿亲自去涂家赴宴?”

  李夫人斜睨了一眼李南风:“是你父亲特地请来的先生,我能不去吗?”

  李挚便点点头,没作声了。

  李夫人不但有余力操心他的婚事,还能安然若素筹备去涂家赴宴,别的不说,这份沉着便让人无法小觑。

  饭后李挚照旧去上衙,李南风回房做针线,李夫人在窗前坐了坐,回到里屋开了箱,拿出一本发了黄的账本。天光透过窗棱照进屋里,翻开的纸张上扑腾的尘埃清晰可见。

  ……

  乾清宫里虽然烧了薰笼,但气氛依旧冷得刺骨。

  “证人证辞你都看过了,还有什么话说?”皇帝一身家常袍子坐在炕上,双目如刀,投向地下站着的永王。“大宁律法上未经允许皇亲不参政,不许为官,写的清清楚楚,你打量自己不能做官,就打发胡宗元去织造局?好把母族先捧起来,再顺便捞点油水?”

  “皇兄明鉴……”

  “算盘打得好啊,到时候又有势力又有银钱进项,守着个信阳,规矩都管不着。逍遥快活,谁比得上你?”皇帝轻哂,说完他下地起了身,走到他面前,骂道:“你个猪脑子!”

  永王被骂得蓦然抬头。

  “朕要是没记得,几个月前你就打发胡宗元进过京,还给太皇太后进献了不少土产,据说就是因为在孙易芳那里求职碰了壁,所以进京活动。

  “但他回去之后不久就进了杭州织造局,随后横行乡里连个敢阻止他的人都没有。

  “唯一一个孙易芳那会儿都奉朕旨意进了京,以致于胡宗元越发嚣张,不但自己在杭州乱来,还把弟弟胡宗亚也给传了过去,大有要大干一场的架势。

  “胡宗元几乎不可能在短短两月间形成这么大的气势,除非真有你在背后撑腰,你撑腰了吗?”

  永王打了个激灵跪下来:“臣弟确是有些许小心思,但万死也不敢怂恿他胡来!臣弟从未指使他欺压百姓!”

  皇帝睨着他头顶:“既然你没撑腰,那他怎么会走到这地步?”

  永王反应过来:“难道是杭州那边有人要搞他?”

  皇帝负手睨他:“你得罪过什么人没有?”

  永王寻思:“想不起来,臣弟就算得罪,也绝不会得罪这么厉害的人。”他又道:“会不会是那帮余孽生事?”

  皇帝冷哂:“你不过是个皇亲,又无职权,余孽寻你做甚?何况这明显是冲着胡宗元来。”

  永王不说话了。

  皇帝接着道:“话说回来,哪怕是胡宗元真有可能被人陷害,也没有人按着他脖子在杭州作乱,事是他犯下的,他没法推脱。

  “还有你想揩朝廷油水,这一桩也逃不过。

  “但也别说朕不给你机会,限你三日,倘若找得着确凿证据替胡宗元翻案,朕仍可留下胡宗亚一命。

  “要是找不出来,那朕只能把他们俩都杀了,然后拿你是问,给杭州织造局平了这烂摊子。”

  永王不敢多言,跪地称是,退了出去。

  皇帝望着门口,眉头凝了很久都未散开。

  永王出了乾清宫,又前往寿宁宫去叩见太皇太后。祖孙俩简单说了几句近况,永王便踏着齐小腿深的雪出了东华门。

  这京城他十分陌生,当年皇帝举行登基大典时他才呆了几日,等到赐封永王的圣旨下来,他又与一家老小奔赴了信阳。

  与皇帝不能畅聊了,跟太皇太后之间也隔了身份,昔年的淘气亲昵不能再在此时放出来。

  之所以请旨进京,当然是因为他心里惦记着龙椅上那个是年少时与他同个屋檐生活的堂兄,然而如今的京城与当初的乱糟糟的模样完全不同了,紫禁城的“皇气”也越来越重,天子恩威把昔年的堂兄弟割成了君臣。

  胡宗元的事情被皇帝亲口放出态度不会轻饶,如今在他眼里,社稷稳定排在了家族情面之前。

  有点惆怅,原以为身为亲王,总归能有一点特权,原来竟不是。

  来时那股打定主意要喊冤告状,再在天下人面前显示显示他皇亲身份的气势也已然没了。

  他甚至有了个难题,就是他必须找出这个可能存在的栽赃陷害者,否则母亲会认为是他没有尽力替胡家留个后。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