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8章 寄人篱下_金粉
123读笔 > 金粉 > 第138章 寄人篱下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38章 寄人篱下

  话刚落音,李南风已经一拳捅过来了。死老匹夫,竟敢占她便宜!

  晏衡避过去,跳起来往后退两步:“是我娘说的,又不是我请你!”

  李南风还是抓起他书往他脸上砸过去才算数。

  旁观了半天的李舒望着晏衡:“你娘为啥要请蓝姐儿回家吃饭?”

  “我哪知道!”晏衡没好气!“反正没请你!”

  李舒脸黑了。当下也抓起本书砸向他!

  晏弘走过来:“你们又干嘛!”

  晏衡道:“他们李家全是些悍娘们!”

  吃酥糖的李絮听见了,不慌不忙抹了把粘乎乎的贻糖,揩在他袍袖上。

  晏衡气得要去拎她,晏弘则笑起来,牵着李絮洗手去了。

  李南风鉴于种种原因,最终还是去了靖王府。

  晏衡也没食言,回府就把唐素安排了出去。

  靖王妃看到他脏兮兮一身衣裳,问其原因,他咬牙切齿说了,靖王妃也哈哈笑起来,说道:“下回请姑娘们都到家里来吃饭!人多才热闹!我们家就是太冷清了。”

  晏衡已经不想说什么了……

  却说姚家这边,许夫人当日跟宋国公夫人委婉地提到想为姚家小公爷与程晔说媒时,宋国公夫人是有认真考虑的。

  宋国公及其父亲都是前周的将领,到小公爷这代,家里没出一个读书人,若放在以往也倒罢了,如今爬到这高位上,一家老小里全是粗人总归看起来少些底蕴。

  再者官位到了他们这样的地步,不免思及将来,勋贵想保有累世尊荣,最要紧的是不能成为朝廷忌讳,兵权不能抓得太牢,这样的话,挑个读书人家结亲,是为理想。

  宋国公夫人把意思向宋国公转达了,宋国公说可以考虑。

  再把意思给世子夫人裴氏一说,裴氏当场没说话,回到房里对着丈夫却是忍不住了!

  “李家这样好的亲事母亲不想着我们自个儿家,如今来个没权没势的程家小姐,她倒是又上赶着往凌哥儿跟前塞!

  “我们凌哥儿也赫然是个小公爷,程家如今不过一介草民,怎么就只能配个这样的人家呢?她这到底是看不上你,还是看不上凌哥儿!”

  姚霑听着她唠叨个没完也有点不高兴:“差不多行了,就是再不好,不是也问了你意见么?又不是不声不响这就定下来了!”

  夫妻俩正说着,恰逢丫鬟又进来:“二姑娘被沸水烫到了!”

  裴氏腾地起身,声音都变了形:“在哪儿!

  “表姑娘屋里!”

  裴氏夺路就奔出了门。

  姚霑也疼女儿,赶紧跟了过去,习武的他倒比裴氏还先到何瑜院子里。

  姚韵之淌着眼泪坐在椅子上,痛吟不断,旁边何瑜正蹲在她身下,着急地给她擦手上药。

  “这是怎么弄的!”

  早因为宋国公夫人而藏了一肚子怨气的裴氏扑上去,带起来的气势将何瑜一把推开在地上!

  旁边姚霑把何瑜扶起来。看向姚韵之手上,已经红了大半个手掌,也难怪哭得那么大声。

  他问何瑜:“这是怎么弄的?是不是丫鬟们不当心?”

  何瑜脸色发青,望着偎在裴氏怀里哭的何韵之,未发一言。

  裴氏不能服气,转身走到何瑜面前便怒斥道:“表姑娘向来大方懂事,怎么韵姐儿在你这儿吃了回茶就烫到手了呢?可是我这个舅母素日对你不住,你要这样欺负她!”

  何瑜身子一震,猛然抬头:“舅母何以认定是我要欺负她呢?”

  “还敢犟嘴!”裴氏指着她,再怒道:“纵然不是你烫的,那也定是你的丫鬟!总之如今人伤在这里,你还想怎么狡辩?!”

  何瑜不再说话。

  宋国公夫人闻讯赶来,裴氏更加不依不饶了,掐了把姚韵之,便跟婆婆控诉起来。

  何瑜倒也只字未语,任凭她发挥。

  “是丫鬟的错,便打丫鬟罢了,怎生连瑜姐儿也怪上?平日里都是要好的姐妹,怎会无端端做这些下作手段?不赶紧传人请大夫,反倒在这里哭嚎,这就是你疼女儿的法子?”

  宋国公夫人也没有客气,站在何瑜身前斥了她一顿,便又下令:“多大点事儿?都散了吧!”

  姚霑赶紧把妻子女儿弄走了。

  宋国公夫人问何瑜:“当真是失手?”

  何瑜屈膝,回道:“不敢欺瞒外祖母。”

  宋国公叹了口气,走了。

  吓出一身冷汗来的莹儿上前来道:“明明是韵姑娘自己整蛊,伸手打断了茶碗,姑娘怎么不跟太太说呢?”

  何瑜坐下来,平静地收拾起桌上药膏:“说了又如何?外祖母一意要把我嫁去李家,韵姐儿和舅母心里早揣着根刺了。

  “只要外祖母这心意不绝,这刺便拔不出来。咱们是寄人篱下,又何必挑起他们内宅不和呢?”

  莹儿望着她,半日道:“太太为何那么想把姑娘嫁去李家呢?”

  何瑜苦笑:“她老人家对我母亲的死怀着愧疚,想补偿我呢。可她却没想过,我这样的身世在自己的外祖家都不见得自在,就是去了高门大户,难道还能比在这里过得要强?”

  莹儿默然。

  何瑜不再说话,把药收拾好了,往炉里点燃一枝香,盘腿坐着看起佛经来。

  裴氏回了房之后便与姚霑哭诉,认定何瑜是故意的,但到底不敢让上房知道,也只敢暗里数落。

  姚霑却觉得不对劲,也不敢相信何瑜会下这样的手,出门又去寻了姚韵之的丫鬟来,仔细地盘问。

  丫鬟终究招架不住,把姚韵之故意趁着莹儿递茶的当口翻手碰掉了茶碗的事交代了出来。

  何瑜的母亲是在掩护父兄撤退的时候遇难的,姚霑对外甥女的感情不比亲闺女浅多少,当下回房便责打了姚韵之,并把她如何使诈诬陷了何瑜的事说了出来。

  裴氏上前阻拦,不慎挨了一掌,见姚霑还要打女儿,便索性撕破脸,收拾包袱连夜回了娘家……

  唐素自然是打听不到内宅全部细节,但是裴氏与姚霑是为了姚韵之与何瑜的事产生纠纷,这点消息到手还是不太难的。

  “姚家的表姑娘?”李南风听完回复后有点惊讶,“她后来不是出家了吗?”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