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章 唉,世家!_金粉
123读笔 > 金粉 > 第115章 唉,世家!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15章 唉,世家!

  这位大少奶奶黄氏是长房沈栖平的长媳,为人泼辣强硬,是老太爷昔年同窗好友的孙女,打小那性子就很对老太爷脾气,后来就娶回来当了长孙媳妇。

  这长孙沈翼也跟她一个鼻孔出气,婆媳俩偶有不对的时候,沈翼还只管哄着媳妇儿,这两口子也就成了老太爷的心腹小辈。

  想来也是如此,老太爷才没让大太太过来,反钦点了沈翼夫妇。

  但想到沈翼还未有差事,他又有些担心老太爷此举,乃是打发他们进京来谋前程。

  毕竟沈家要东山再起,重新回到前朝荣耀,家里不出几个京官是做不到的。

  倘若真是如此,就难免让人头疼。沈翼是长房长孙,还有老太爷在后头撑腰,他们三房要行什么事,定然不如从前那么自由。

  “你赶紧打点下人,别让她们整出事来。”

  他吩咐了一句说。

  明氏自去打点不提,却说沈栖云到晏家,门房通报给沈夫人,沈夫人正教丫鬟打理名下细账,直到进出的半个月花销全写明白了,才道:“我身子不舒服,歇着呢,请他回吧。”

  丫鬟去回了,沈栖云听到这话,未免气闷。回到家里望见里外正忙得热火朝天,左思右想,翌日下了衙,又还是着人去专办了些点心,拿了些花胶燕窝到王府来了。

  沈夫人叹了口气,道:“请他进来吧。”

  沈栖云进了屋,见她好端端坐在堂中,心知肚明,也不能说什么。

  只把带来的东西呈上去:“听说你身子不好,来看看你。可没什么大恙?”

  沈夫人道:“劳烦三哥一趟。”

  这语气不冷不热的,跟过去处处赔着和气可不同多了。

  沈栖云虽然有些不舒爽,终究也是亲妹妹,便放软了语气说:“听你的安排,你三嫂已经回蜀中去了,日后京中就亭哥儿媳妇管事。

  “上次的事情,哥哥代你嫂子跟你赔个不是,知道你委屈了,你别怨我。”

  沈夫人低头捧了杯子,看着茶水微微荡漾,又放了下来,说道:“我也不拿那些场面话来回你了。

  “你既说是一家人,那我问你,我自小到大,连父亲母亲的责打都没有受过,她不过是我的嫂子,有何权力冲我动手?

  “沈家于我有恩,我心里明明白白,你们却非要赶在我自己家事都还没调停清楚的当口来逼我,只当她做过的那些事我们都是傻子,如今你们得偿所愿了,该补偿你们的都到手了,余下的情份也被那一巴掌打没了,你还来找我做什么呢?”

  沈栖云面红耳赤,说道:“我这不是来给你赔罪么。不看僧面看佛面,我终究是你的哥哥。

  “芙姐儿也是你看着长大的,沈家这才刚刚入仕,要是让人知道你这位姑太太就在眼前都不肯露面,背后该怎么议论咱们?

  “不说别的,咱们父亲可还在世呢,你向来孝顺,难不成还要让他知道了心里难过不成?”

  沈夫人侧开了脸去,掐着手道:“你不必拿父亲来压我。”

  沈栖云望着她背影,随后唤了家丁进来,自他手里接过两个纸包放在桌上:“我带了你小时候最爱吃的云片酥,早年那个张厨子已经不开铺了,我特地登门请他亲手又做了两斤。”

  说完他又道:“嫂子不好,哥哥总是亲的,亲兄妹里哪里能有真仇呢?

  “芙姐儿这辈子也就这一回大事,这几日日日盼着你去,你就忍心她抱着遗憾上轿?你便是空手去,往那儿坐一坐,那也是极好的。”

  沈夫人许久都没转过身来,沈栖云等了片刻,便起身道:“初九那日,我会着人来接你,你就看哥哥小时候疼你的份上,给我个面子,嗯?”

  说完久久等不到她开口,他也就沉叹了一口气,负手出门了。

  ……

  林夫人才送走许夫人,檀香进来说:“沈舅老爷又往王府来了,昨儿也来了趟,没见着,刚刚也是吃了杯茶的工夫就走了。”

  又道:“沈家婚期在即,初大人来问咱们王府要不要给沈姑娘添妆?”

  林夫人道:“怎不让他去问王爷?”

  檀香笑道:“就是问过王爷,王爷说这些应酬由王妃作主就成了,这才来问您。”

  林夫人心里没好气。想了想,便问她:“可知道侧妃那边怎么说的?”

  “暂且还不知道。”

  林夫人就道:“照早前那模样,这事儿按说是不必去的,不过事情也了了,就看侧妃那边怎么说。

  “她若是去,那咱们就以王府名义按照给姻亲添妆的规矩正式去礼,她若是不去,那咱们也不必管了。”

  檀香称是。

  林夫人想想沈家那一大家子,也叹了口气。

  这些日子她跟各家官眷接触,当中有不少留在京城没挪过窝的老燕京人,说到当年的沈家都还是称道不停的。

  说他们老太爷铮铮铁骨,沈栖云他们三兄弟那会儿人品上也都没有留下什么诟病的地方,怎么在她看来却不是这么回事呢?

  老太爷是不好说,她没见过。这个沈栖云人品好坏也不便武断。

  可他们两口子至少也太急功近利了点,倘若真是为妹妹着想的,早前王府闹出那样的事来,就该想着如何做才对妹妹和外甥们好才是,至少也不能下手逼迫。

  他们倒好,生怕手脚太慢,拔毛拔得不利索。

  真不知道是他们这些人生来道貌岸然呢,还是经历家变国变之后,人心也跟着变了。

  唉,世家!

  ……

  初霁领了回话,又转给了靖王。

  靖王近来果然很闲,最近这两天泡在大理寺天牢,进进出出地不断拿机括做试验,每次一回来便满面春风,还拉着晏衡陪他一道吃晚饭,说起他的调查成果。

  晏衡每日晚饭都吃得心抽抽,就怕下口饭的工夫就被他按着到了地上摩擦!

  初霁来的时候爷俩就正在吃饭,听完后靖王道:“这么安排很有道理。你就去问问侧妃,看看她怎么打算的?”

  说完之后又扭头跟晏衡道:“沈家这边有你大哥他们去就成了,不必咱们去,许家那边你你娘要是答应去的话,你就跟她去。

  “也去见见世面,看看别家子弟是怎么行事的?都十三了,我像你这么大都入营了。”

  这两家都还请不动他这级别的人物,要不是因为想打发晏衡去历练历练人情世故,实则连他也不必去的。

  晏衡猛扒了几口饭,道:“好。”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