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章 体谅他吧_金粉
123读笔 > 金粉 > 第112章 体谅他吧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12章 体谅他吧

  安定坊大获全胜,一共抓获十一个嫌犯,当中两人已经确定是前周魏王府的人。

  靖王这两日就忙着提审了,思绪完全沉浸在案情里,在大理寺接到阿蛮送讯,他还愣了半晌才反应过来!

  等回府问过晏弘,碰巧顾榷也来了,两厢信息一对,当下气炸!

  合着他靖王府就是个菜市,什么人想来插一脚都成?

  先是那帮余孽,后又是卢氏,如今连八杆子打不着干系的谢家也来插一脚,这回他要能饶了他才怪!

  直接就要往顺天府去,走到半路又想到自己在玩官斗这块脑袋瓜子可能还是不如李存睿好使,冷静了下,便又掉转了方向往太师府来。

  前厅里头两厢见了面,也懒得坐下吃茶了,彼此核实过,李存睿自然不主张亲自出头,便由顾榷与初霁分别代表两府前去顺天府旁听。

  再说晏衡这边,一行人到了顺天府,自然是先按程序行事。

  顺天府尹齐钰原当是什么大不了的案子,搞半天只是晏衡告谢奕打人。都是场面上人,他当然也得弄弄清楚,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打算能调和就调和,毕竟朝廷也不可能因为这么点事儿就撸了谢奕的官。

  哪知道才审到半路东乡伯就来了,东乡伯心里是很敬着读书人的,早前还曾为了结上这门婚事而高兴,此番听说被谢家摆了一道,这股失落立时就化为愤怒,一来就要指着谢家大骂男盗女娼,要杀谢奕泄愤。

  晏衡再位高也还只是个半大孩子,齐钰尚可斡旋,东乡伯来硬的他就没辙了!

  衙役上前拦都拦不住,好在旁边还有伯府来的脑袋清醒的护卫死命劝着。

  东乡伯指着谢奕死活要他给个说法。

  谢奕却只肯承认谢莹被陷害,不肯承认谢家拖延婚期是有别的企图。

  看了半日戏的晏衡适时地把肚兜拿出来,谢奕便已先流汗了。

  再把书童拉出来,何桢倒地了。

  鲁氏刚刚赶到,看到这里简直要疯了!

  齐钰并未料到还有这么一出大戏,这种时候也只能由着他们两厢扯皮。

  但他更没料到的是,晏衡还会拉出更有力的证人,茶楼里的小二一上堂,张嘴便将谢莹如何尾随晏弘进茶楼,又如何买通他给晏弘下药的事给交代了。

  齐钰腿都快发软了!谢家这么作死,居然还暗算上了靖王府的人?

  当下所有人便都开始明白晏衡何以出现在这里了。

  鲁氏彻底抓狂了!

  想不到谢莹除了跟何桢,居然还瞄上了晏弘!她居然吃着碗里的还望着锅里的!

  这要是今日让他们得逞了那还得了?

  被人挑拣的羞忿比起许了个不知廉耻的儿媳妇带来的气愤更让人难忍,顾榷与初霁到来时,顺天府险些要被掀翻了天!

  谢家得罪的都是大菩萨,齐钰早已经不知该如何是好了。

  看到两府来人如蒙大赦,当下请了他们入内询问靖王与太师的意思。

  初霁与顾榷既被派出来,又怎会应付不好这种事?

  当然只道:“既然世子已经将人证物证全都递交齐备,那么齐大人禀公办理即可,我等只是前来旁听,不参于判案。”

  齐钰也是个知趣之人,听到是来旁听的,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这里便将所有人证物证召齐,又亲写了案状,移交都察院处理。

  东乡伯府状告谢家,还有靖王府被牵连在内,都察院拿到手里立刻开堂——其实也没什么好审的了,证据在堂,谢奕又拿不出新的证据反驳,这笔烂账就送到了刑部。

  谢奕被弹骇,被罢官的布告张贴出来时是两日之后。

  有这两日工夫,城中早把当日之事绘声绘色地传遍了,只差没直接写成戏本子登台来上这么一出。

  谢莹少不了要闹两番自尽,当然都是被丫鬟婆子还有谢夫人给拦了下来,没死成。

  呜呜咽咽地卧床吃药,这回却没有何桢来喂药了。

  何桢与谢莹无苟合之实,但私相授受罪名坐实,当日被谢奕抽了几鞭,又挨了顺天府几板子,在公堂上还挨了鲁氏好多下抓挠,还是看不过眼的路人把他扶起送回住处的。

  一身布衣离开大理寺回来的谢奕,听着沿街四处纷纷议论,青寒着脸回到府里,当即便着人去把何桢捉过来要打死!

  谢夫人哭泣求饶:“他与莹姐儿事已至此,只能成亲了,你若打死了他,来日莹姐儿怎么办?

  “便是回乡,你罢官回去,乡亲们也定然会四下打听什么缘故,到时候也难嫁到好人家。就是嫁到了,难免也要闹得鸡飞狗跳。

  “难不成我们要举家在外浪荡吗?”

  谢奕跌坐在椅子上,颓丧到好半日才喘上一口气来。

  案件之来龙去脉自然经由衙门告示大白于天下,就算有些不方便公示的,也会由各司经手的官吏传播出来。

  这几日就连太师府里下人们也在议论这个,毕竟谢奕从前也称得上是李家的常客。

  那日李夫人回来后一直没来找李南风,这让李南风在书房呆到太阳下山才悄咪地出来。

  回到房里刚打听了两嘴正院动静,金瓶就过来传达“王母娘娘”的责罚了:禁足两日,除了学堂哪里也不准去,再好好抄几遍《女诫》,然后绣个枕套出来。

  虽说猜得到定然会有这一出,但还是大大出乎李南风的意外,这怎么可能写几页字绣个枕套就放过她了?

  她总觉得这背后还有招数。

  但接连等了两日也没等来下文,反倒是李存睿抽空到了她屋里,语重心长跟她说了一番话。无非是让她体谅李夫人一番恨铁不成钢的心情。

  李南风原想跟他诉说几句,后来一想也没有必要说,李存睿既然能替她去劝说李夫人,那么这个女儿是什么品行他能不知道么?若是反驳,不过是让他夹在中间更难做罢了。

  “女儿最听爹爹的话。”她乖顺地说。

  李存睿抚抚她的头,温声道:“等你禁完足,父亲带你进宫去玩玩儿。”

  李南风重重点头。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