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章 你人真好_金粉
123读笔 > 金粉 > 第105章 你人真好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05章 你人真好

  沈栖云进了太仆寺之后,沈亭这位沈家四爷随后也在通政司谋了个经历的差事。

  沈家子弟众多,大多都有此世家子弟的个性,沈亭从来不爱得罪人,跟晏弘兄弟谈不上多么亲近,向来客客气气,轻易不给人难堪。

  但卢氏之事就发生在前不久,那一巴掌虽是打在沈夫人脸上,晏弘想到此却觉脸上火辣辣。

  这大约要成为他很久一段时间里心头的一个疙瘩了,因而即便与沈亭未曾交恶,但实际上这一趟他却也并不是那么想过来。

  到了茶楼,沈亭先到了,春风满面地坐在桌后目迎他。“卿飞近来可忙?”

  管卿看着晏弘进了茶楼,立时回府禀告了晏衡。

  晏衡取剑:“去把李南风接出来,我在茶楼外头等她!而后让唐素他们立刻回话给我!”

  管卿道着得令,迅速去了。

  晏衡到了庑廊下,又回头看了眼阿蛮:“你也别闲着,去办点事!”

  ……

  晏弘今日跟沈亭的碰面不算太愉快,沈亭邀他的目的是想让他劝说沈夫人原谅卢氏这回。

  因为沈芙出嫁在即,沈家在京没有主母,到时候出嫁便会很麻烦很难看,便想请沈夫人到时候能出面主持沈芙的婚事。

  晏弘自知这是他们想到沈夫人若是不出席,那么靖王也绝不会安排他们兄弟出席,如此一来许家定然会有些猜想,试想收留过十几年的亲妹妹母子,甚至前不久才刚回报了沈家,却连近在咫尺的娘家侄女出嫁都不来参与,谁会当成是正常的?

  但卢氏那一巴掌犹在脸上,沈亭虽是尽了礼数,可若他真心认为卢氏是错误的,若真认为这件事是沈夫人受到了委屈,那他为何不先去王府替卢氏跟沈夫人赔礼认错,然后试图冰释前嫌呢?

  当然沈夫人仍然不见得会接受,可他就是连努力争取一下都不肯,这又如何能让人心服?

  晏弘的确也知道沈家于他们是有恩的,但这件事上,他没有办法让步。

  他拒绝了沈亭的请求,明言告诉他这件事他没有立场说服沈夫人。

  沈亭默坐了半晌,最后点点头,先走了。

  晏弘心里并不痛快,他希望沈栖云一家能做到真正的光风霁月,而他也能心甘情愿穷此一生来善待回报,他们毕竟是他的外家,那里也还有他敬爱的外祖父。

  可倘若他们能如此,当初就不会巴巴地要跟着他们先进京了。

  小二进来添茶,是碗新沏的上好的碧螺春,而且温到刚刚好。

  他打开碗盖,正要喝,忽然房梁上跃下来一个人,伸手覆在了他碗口上……

  小二出了房门,径直到了隔壁房间,笑嘻嘻跟桌畔的谢莹伸了手。

  谢莹给出两张银票,礼貌地致了谢。

  小二出去后,四面都寂静了,只有窗外湖面画舫划去的水声。

  她攥了攥拳头,有些紧张。

  她自幼德言容功学是学,但与何桢两小无猜,小小时候就被两家亲长认定会是一对,有此为恃,私下行止上也比旁人随意得多。

  何桢替她梳过头,穿过鞋,她也给他做过衣裳,耳鬓厮磨过。

  拜这段经历所赐,对男女之事她也比寻常闺秀要熟稔得多,她知道该怎么引起男人的注意,也知道该怎么看人下菜碟。

  晏弘虽然出身高贵,但自幼在沈家长大,受沈家儒派教导,是个有原则有底线的人。

  有了上回的接触做铺垫,今日只要让他毁了她的名节,那么他便是别想脱身了!

  但到底这种事还是头一回,且还关系甚大,她也不能不捏一把汗。

  “支呀。”

  正满脑子紧绷之时,隔壁传来门响,她迅速看一眼丫鬟,丫鬟会意,开门看了看,迅速冲她点了点头!

  谢莹立时走到门下,沉了沉气然后把门打开,抬眼便见一袭锦衫的晏弘背对着这边撑墙而立,另一手还扶着头,仿佛不胜酒力。

  但他们分明是喝的茶……谢莹放下心,缓步走过去,到了跟前一停,说道:“原来是你呀!你这是怎么了?”

  晏弘抬头,目光在她欣喜的脸上停留半晌,收回目光来对向墙壁。

  “你不认识我了?我是那日——”

  “我知道。想不到在这里也能遇见,真是好巧。”晏弘撑着墙壁,又道:“你嗓子好了?”

  谢莹微赧地捉着手绢,仿如天真纯洁的一个少女:“都好些天了,再不好可得着急了。你是不舒服吗?要不要我扶你进屋歇会儿?”

  晏弘望着她:“你怎么这么好。”

  谢莹越发把头垂下去了,脸上甚至还浮现出了红晕。“上次烦你帮我找书,怎么着也算是认识了吧?

  “我进京不久,平日也不敢与人接触。但是我觉得你人很好,你要是不介意,我可就把你当朋友了。”

  晏弘垂眸勾唇,没有动作。

  谢莹又抬头,伸手来挽他的胳膊:“我扶你进房去歇会儿。”

  晏弘睨着她,没有拒绝。

  进了门,他道:“把窗关一关,我想在榻上歇会儿,谢小姐。”

  谢莹应着,转了身却蓦然顿住:谢小姐?!

  回头看看榻上,晏弘却端正坐在那里,目光清明,脸上温厚全然退去,隐隐正气浮于全身。

  谢莹心下微抖,让她心抖的不是他喊出了她的姓氏,而是他明明应该服了药,此刻却还能神思清明坐在这里!

  “坐下说话吧。”晏弘端起一旁空了的茶碗,看向对面,“礼部郎中谢奕的女儿,前不久刚刚被太师夫人撮合许给了东乡伯府二少爷。

  “前些日子又称家里舅舅重病要避喜,提出延期纳征三个月。

  “书局里的偶遇不是偶遇,这杯茶也是特意送给我喝的。

  “你是那么机灵可爱,还好心地扶了我进来,结果我被药控制对你无礼,你的清白怎么办呢?你的婚事怎么办呢?

  “刚好我有个权大势大的父亲,压东乡伯府一头不在话下,就是抹了太师夫人的面子也不算什么。

  “你是因为好心想帮我而被我连累退了婚的,我怎么可能不对你好点,把你娶回去呢?不然你就很可以推窗投湖了,是吗谢小姐?”

  谢莹一张脸煞白,脑袋里嗡嗡的都快听不见他说法什么了。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