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读笔 > 这个剑修有点稳 > 第九十一章 麻烦将性命交给我

第九十一章 麻烦将性命交给我

    第588章麻烦将性命交给我

    青戈悟透六尊战法碑,获得魔剑认可!

    这则消息像是一个惊雷,响彻在剑罗王城上空,惊得所有人都目瞪口呆。

    青戈不过是一个杂血,从森罗王界远道而来,当那上门女婿。

    结果,此人先是放言横扫同代,闯出不小声名,这已经是让人诧异不已。

    谁能想,这竟然还只是开始。

    这太离谱了,众人难以相信。

    无数年历史下来,那么多纯血都没做到的事情,他一个杂血,凭什么啊?

    最为离谱的是,许多人还听到传闻,魔剑甚至是自己窜到青戈手里的。

    这着实让一大批人马觉得滑天下之大稽。

    他们纷纷觉得这是虚构的,绝对荒谬。

    魔剑那是什么?

    镇族神兵,莽苍圣祖的兵器,无比高傲。

    在焚月域历史上那么多天才,都没有能入它眼者。

    你现在和我说,它主动窜到了一个杂血的手里?

    “这个笑话一点都不好笑。”

    “脑子进水的人,才会编造这种谣言吧,谁会信,也只有同样是脑子进水的人才会信,呵呵!”

    大多数人是不信的。

    正所谓谣言止于智者。

    他们是智者。

    可是,越来越多的消息传出。

    有人听闻,王庭那边将一大批血灵晶送到了青戈府上。

    有人发现,弑吴一脉麾下十七条大矿脉,在近日完成转让,转到了明月府的名义下。

    还有人看见.

    总之,事情在不断发酵之后,渐渐证明,这个所谓的“无稽之谈”千真万确后,他们都傻眼了。

    一种强烈骂娘的冲动生出,与此同时,还有一种酸酸的情绪回荡。

    他凭什么啊?

    的确,他是会比自己优秀。

    但是他真的会比那些纯血们优秀吗?

    议论再起,剑罗王城在青戈到来的这不到一个月时间里,发生了太多太多的大事情,丰富了他们茶余饭后的谈资。

    而且,这一次的风波绝不局限于一座王城,很快就是传开,传遍整个焚月域。

    整个焚月域刮起了一阵大风暴,掀起了一场轩然大波。

    各个王界的年轻一代全部哗然。

    森罗王界竟然出了个如此人物?

    一个杂血,被传为焚月域当今年轻一代中的第一人?

    各个魔族的年轻生灵都在吵囔,不服者有,默认者也有。

    就连许多老一辈人物都不能再平静。

    森罗都城。

    自从青戈的消息传开之后,整座城池的气氛就变得有些异样起来。

    原先在都城之中,呈现的是赤普与刁锋分庭对峙的局面。

    所有人都觉得以后新的王界界主,必然是这两人中的一位。

    所以众多魔修,或多或少都已经在这两位殿下的身后站好队。

    在獓刃魔尊将青戈送到剑罗王城之后,就更是如此。

    很快,人们就已经淡忘青戈的存在,偶尔茶余饭后拿出来聊两句。

    结果,不过几天,就有人收到消息,青戈到了剑罗王城之后锋芒毕露,闯下不小声名。

    这让许多人感到诧异,不禁怀疑就以青戈之前的表现,竟然能在王城之中混的分生水起?

    不过,他们还没惊诧太久,又有消息传来。

    青戈在王城遭遇袭杀,差点身陨。

    果然,一只小虾米敢在龙潭横行霸道,后果就是这样。

    许多人想到,拍手称快。

    至于同情,不存在的。

    青戈在森罗王界,并没有太多支持者,甚至可以说没有。

    大家都乐于看见他倒霉,不愿见到他崛起。

    因为假若青戈崛起,他们这些提早站队赤普与刁锋的人,利益就得遭受损失。

    这是谁都不想看到的情况。

    可好景不长,就在今日,一则重磅到足以炸穿整座森罗都城的消息传了回来,震得所有人头晕目眩,双耳嗡嗡作响。

    青戈,他得到了魔剑的认可,成为了继莽苍圣祖之后,第一位掌控魔剑之人。

    这怎么可能?

    要是真的如此,青戈岂不是一跃成为了界主之位继承人的大热门?

    那他们之前在赤普与刁锋身上的投资,成了什么?

    血本无归?

    很快,他们得到消息。

    獓刃魔尊准备于数天之后,亲往剑罗王城一趟。

    这其中的意味,那就更值得琢磨了。

    森罗都城中的魔修,心思各异。

    更是有传言,赤普与刁锋的府邸,这几日里气氛都低沉如冰,两位殿下心情十分糟糕,极易动怒,手下们都战战兢兢。

    风云突变,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啊。

    有见多识广的老者这般感叹道。

    “青戈殿下,赤黎殿下邀请你今日参加他的宴会,你的意思是?”门外,支盘管家小心翼翼问道。

    “回绝,就说我在参悟战法,无暇抽身。”房内传来陆青山淡漠的声音。

    支盘管家答了一声,就匆匆退下了。

    自那日之后,陆青山府邸盛况,远胜当初嬴界。

    但不同的是,嬴界来者不拒,陆青山却是摆出一副高冷姿态,以参悟战法为由,谢绝了所有人的拜访。

    不过即使是这样,各大王府的人还是留下了一堆贺礼,客气至极。

    房间内。

    秦倚天盘算着桌面的礼单和传信,絮絮叨叨念着,“赤尊那边送来了三十枚血灵晶,说这只是第一批,用完之后还会有第二批。

    不过以公子目前的情况,应当是没有机会等到第二批血灵晶送上门了。”

    秦倚天一副管家婆心态,觉得有些可惜。

    “然后,王城内那百余家王府,基本上都送来了不少贺礼,其中以矿物居多。”

    这几天,桃花可是开心坏了。

    顿了顿,秦倚天又以一种奇怪的语气说道:“明月府那边,弑吴魔尊答应的条件,也全部到位了。”

    “陆青山,嬴明月数次想要见你,都被你婉拒了,那你又为何关心这个?”古乙乙忍不住闷闷问道。

    她小小的脑袋想不通其中的大道理

    秦倚天眼含笑意,轻声道:“因为公子是人族,人魔不两立,所以公子不愿与魔族有太多的关系,这是公子的原则。

    但是她曾经救了公子一命,有恩必还,这也是公子的原则。”

    “呐,这样.”古乙乙似懂非懂。

    陆青山不纠结此事,认真思索了片刻,缓缓道:“该收的礼也差不多收完了,迟则生变,不能再贪心了,是时候收篇了。”

    他并没有立刻给嬴界一个答复,而是闲整以瑕地又等了三天。

    至于目的

    说好听点叫静观其变。

    说难听.通俗来讲,就是薅羊毛。

    他把这个度把握得很好。

    嬴界既然怀着隐秘的心思,就算是吊他两三天也不会出什么大事。

    至少在弑吴魔尊将对嬴界的惩戒下达之前,嬴界都还能接着忍耐。

    这点陆青山是肯定的。

    人心如此。

    这般想着,他很快写好一封讯息,让侍从送往鸿烈魔主府。

    “要回去了啊。”

    他感叹道。

    鸿烈魔主府。

    “今时不同往日,青戈已经成为了现在王城之中最炙手可热的人。

    即使你同样不凡,但是在你指使死士袭杀青戈之事证据确凿的情况下,你祖父必须要给青戈一个交待。

    惩罚大致已经定下来了,将要罚你去血狱崖禁闭百年。”鸿烈魔主与嬴界说道。

    “差不多在明日,弑吴魔尊便会宣布此惩罚,以安抚青戈。”

    “血狱崖”嬴界喃喃念道。

    那可不是什么好地方。

    在血狱崖,煞气如刀,于此中,无时无刻都要承受煞气割身之痛。

    那是修炼血煞魔体的魔修用来淬体的地方,对于肉身好处不小。

    但对于其它魔修来说,折磨的意义远大于淬炼肉身的意义。

    “唉,”鸿烈魔主叹了口气,“不论怎么说,你都是我弑吴一脉的天骄,未来家主,有魔尊之姿,也就是与青戈相比差了些许。

    所以不管怎么样,你祖父他都会尽量去维护你的。”

    “这个惩戒,不算特别重,所以在其它方面,他准备给出更多的东西给青戈,作为补偿。”

    “你自己好自为之吧,在血狱崖好好想一想,时间可以磨平一切,出来之后,更是要放宽心态,不要再想着与青戈斗了。”

    “他大势已成。”

    “而且说是紧闭百年,到时提早将你放出来也不是不可能。”他又道。

    “我知道了。”嬴界脸色平静,冷漠答道。

    鸿烈魔主点了点头,不再多说什么。

    待父亲离开之后,嬴界闭上眼,静静沉思。

    他很有耐心。

    距离他传讯给“青戈”已经过去三天了,目前为止,他还未收到回复。

    但是嬴界还在等待。

    这么久还未给出答复,这恰恰证明了其中的不寻常。

    因为若是青戈真的有恃无恐,想来早已经是蹬鼻子上脸了。

    在势头远胜他的情况下,反而是按兵不动,这其实就是心虚的表现。

    “我还可以等,但是在我被送往血狱崖之前,你要是还未给我一个答复的话,我也只能将此事通报上去了。”嬴界自语道。

    他是贪心,想要魔剑,甚至更多。

    但他有底线,绝不会因为贪婪,将自己陷入难堪境地之中。

    一个刚刚领悟莽苍战法的八品魔主,再过几天要被关入血狱崖?

    这是多么荒唐的事啊。

    一念及此,嬴界都不禁是自嘲一笑。

    “青戈.你还真是了不起啊。”

    他面色虽然淡定,心中情绪却是无比糟糕,只是一直在压抑。

    这时。

    门外传来侍从的声音。

    “殿下,有青戈府邸传来的消息。”

    嬴界怔了怔。

    “终于来了吗?”他忽然笑道。

    “拿进来。”嬴界说道。

    手下很快将一枚墨玉送了进来。

    摒退手下后,嬴界将心神探入墨玉。

    墨玉之中的信息很简短,就一句话。

    “子时,玄月台见。”

    夜凉如水。

    一座宽阔的高台,寂然无声,空无一人。

    难以想象,在繁华的剑罗王城中,会有这般荒凉,廖无人烟,犹如鬼蜮的地方。

    这个地方叫做玄月台。

    不过,这是它之前的名字。

    在最近,它刚刚更换了一个新的名字。

    “荒域”。

    没错,玄月台就是荒出现的地方,也是会这般荒凉的原因。

    这是死地,是鬼蜮,没人愿意靠近,已经被弃置。

    嬴界站在玄月台边缘。

    这里还未进入荒域范围。

    他皱着眉头看了眼就在旁边不远处的荒域,下意识觉得有些瘆得慌。

    虽然只要不进入荒域主动招惹荒,是不会有什么风险的。

    但是荒实在太恐怖了,给人无限的压力。

    嬴界在原地站了片刻。

    “你来了。”他突然笑道。

    “我来了。”陆青山道。

    陆青山出现在了他的不远处,正朝着他缓缓走来。

    “为何要在这里见面?”嬴界问道。

    “下一句台词,不应该是你本不应该来的吗”陆青山小声嘟囔了一句。

    “什么?”嬴界没听清楚。

    “没有,”陆青山笑着摇了摇头,神情无比轻松,往四周看了看,“你没带手下来?”

    “你不也没有?”嬴界嗤笑道。

    两个心里有鬼的人,都很默契的没有带上手下,而是独自前来。

    陆青山不以为意,倒回上一个问题,他叹了一口气道:“我现在是王城中最炙手可热,最受关注的人,去别的地方,若是被一些有心人看在眼里,人多眼杂的,一不小心让他们发现什么东西就不妙了。

    想来想去,王城之中也唯有这个地方,是不会有人出现,绝对安全的。”

    嬴界煞有其事地点了点头,讥讽道:“的确,身怀如此多隐秘,一旦暴露就没有什么好结果,现在所拥有的一切都可能付诸东流,你如此小心也是可以理解。”

    他能接受陆青山这个说法,因为这很合理。

    “唉。”陆青山叹了口气。

    “关于剑符之事,你想好要怎么解释了吗?”见陆青山如此表现,嬴界更是胸有成竹,咄咄逼人起来。

    “解释不了。”陆青山摇了摇头。

    嬴界眼神一紧。

    竟然这就服软了?

    确实,这很难解释。

    但是,青戈一点都不像会是轻易服软之人啊。

    陆青山顿了顿,又问道:“此事,嬴界殿下应该还未告诉过旁人吧?”

    “目前此事暂时只有我知道。”嬴界也不屑隐瞒。

    “那就得劳烦阁下帮我隐瞒下此事了。”

    “帮你隐瞒?也不是不行,”他惊诧于陆青山的直接,但也是立即接话道:“不过,这就要看看你给出的条件,值不值得我帮你隐瞒了。”

    “嬴界殿下如此身份地位,青戈身上又有什么东西是能让阁下心动的呢?”陆青山皱起眉头,露出难办的神情。

    片刻之后,他一拍手,一柄黑曜长剑出现在了他的手中。

    陆青山道:“魔剑,阁下一定对魔剑感兴趣吧?”

    嬴界眯起眼。

    “只不过,魔剑有灵,我就算想要将魔剑给阁下,作为阁下帮我隐瞒秘密的条件,魔剑也不一定同意啊。”陆青山又道。

    “你是如何得到魔剑认可的?告诉我!”嬴界声音变得急促起来。

    他是个冷静之人,但是魔剑的意义实在太大。

    眼看触手可及,嬴界也有些无法按捺心中情绪了。

    “你一定是用了什么特殊手段,才得以掌控魔剑的。”对于这点,嬴界有种近乎偏执的执着。

    “这都让你猜到了啊,”陆青山再次赞道:“阁下当真是聪明。”

    假如天生剑种算是手段的话,嬴界的说法也不算错。

    “想知道吗?”陆青山问道。

    嬴界没有答话。

    “我什么都可以都告诉你,只要你答应我一些条件的话。”陆青山说着,已经迈开步伐,在嬴界惊诧的目光中,走进了荒域之中。

    “不过,接下来的话,得在这里面说。”

    “为何要在里边说?”嬴界觉得事情有些不对劲,再加上对于荒域下意识的忌惮,于是驻在原地问道。

    陆青山叹了口气,唏嘘道:“人不能在一个坑里跌倒两次。

    你是魔主,我不过六品,实力远不对等。

    接下来我要说的话,又是绝对的秘密。

    你要是再像森罗楼中那般,偷偷将我与你的对话过程记录下来,我可能都完全无法察觉。

    然后,你表明答应我的条件,事后再将之作为把柄要挟于我,就像之前那般,我岂不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要想避免这种情况,肯定是不能靠阁下的保证,我也信不过你,”陆青山笑道:“所以,想来想去,也就这种方法最为合适了。”

    嬴界目光闪烁了一下。

    的确如此。

    荒域之中,禁绝一切能量。

    一旦出现能量,荒就会察觉到,然后爆发威能,针对释放能量者。

    以荒的强大,连弑吴魔尊都是瞬间重伤垂死。

    所以,在荒域之中,他一切手段都不敢使出。

    “这小子,倒是聪明。”嬴界暗暗道。

    陆青山还真说对了。

    今日,他还真在身上带了留影石,准备用来记录与青戈的对话,以便将来作为把柄要挟控制他。

    他犹豫了一下。

    “也罢,魔剑才是重中之重,至于能不能控制青戈,有则是添头,没有也不算什么。”

    嬴界又看了眼被陆青山握在手上,闪着幽幽紫光的魔剑。

    内心的贪婪,促使他做出了最后的决定。

    不过,生性谨慎的他,在进入荒域之前,还是极为小心地扫视了一眼此时的荒域。

    他怕有什么阴谋。

    荒域目前还是雏形,大约只有两个广场那么大,所以一眼看去,每一个角落都清晰可见。

    包括荒域的中心,那一团在不断蠕动的血肉,正在翕合,其中有一个黑洞一般的窟窿,都清晰映入他的视线之中。

    除了青戈外,荒域中并没有旁人。

    在禁绝一切能量的荒域中,也没有什么手段可以瞒过视线进行潜伏。

    地面上随意洒落着诸多兵器。

    那应该是当初进入荒域,想要毁灭荒的魔修们所留下的。

    确认不可能有埋伏后,嬴界咬了咬牙。

    他是魔主,青戈是初等魔将,又没有埋伏,他没有道理害怕。

    再加上魔剑近在眼前,他的心有点乱了。

    终于,他中止留影石的记录,并将身上的魔气一收再收,直到一丝都不剩,然后跟着陆青山的脚步进入了荒域之中。

    他一直走到陆青山附近,站定。

    “可以说了吧。”他催促道。

    虽然知道在荒域之中,只要不动用能量,荒就会视他如无物,绝对安全。

    但一想到一头可以随时吞噬他的恐怖存在就在身侧,嬴界还是瘆得慌。

    贪婪,就是原罪。

    陆青山眯起了眼。

    从头到尾,他都确信,嬴界一定会进来的。

    一切尽在掌握之中。

    所有的铺垫都已经结束。

    可以进入正题了。

    “阁下真的可以保证,一定不会将我的秘密透露给他人?”他好像是不放心般,又追问了一句。

    “只要你今日能让我满意的话,我发誓,一定保守秘密。”嬴界保证道。

    誓言?

    那是什么东西,能吃吗?

    嬴界早已打算好,要将青戈连皮带骨地吃下,才能平复心中怨气。

    也就是现在为了得到魔剑,才按下性子,与青戈虚与委蛇。

    “不行,”陆青山想了想,最后道:“我还是信不过阁下。”

    “那你想怎样?”嬴界急不可耐,威胁道:“你要明白,我还能与你好好商量。

    可要是我将这事通报给魔尊他们,你猜猜他们会不会跟你客气?”

    “说的也是。”陆青山赞同道。

    然后,他说道:“不过,我想来想去,好像只有一种人最能保守秘密。

    所以……要麻烦你先答应我一个条件,我才好将所有的秘密告诉于你。”

    “什么条件?”嬴界还没反应过来,下意识问道。

    陆青山平静道:

    “麻烦将性命交给我。”

    ——唯有死人,才是永远都不会暴露秘密。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123dubi.com。123读笔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123dub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