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读笔 > 这个剑修有点稳 > 第七十二章 暗流

第七十二章 暗流

  陆青山拔出黑血。

  灵乌的胸膛处出现了一个血窟窿。

  血液顿时从中喷射出来,不多时就将他的赤色羽衣染得血红。

  他脚步踉跄,拄着长矛才没有让身形倒下。

  “虽然本身有这灵乌最擅长手段为元神攻击,被我完克的缘故,但是在修为上,我依旧能小占上风,这也说明十花境的强大的确远超想象。”

  陆青山看着面色煞白的灵乌,在心中暗道。

  “我认输,”灵乌身形晃了晃,看着没有再乘势追击的陆青山,艰难说道:“多谢手下留情。”

  刚刚若不是陆青山手下留情,他就算不至于身陨当场,伤势也会再严重许多。

  所以虽然被陆青山多番嘲讽,但相比灵王府人的咬牙切齿,灵乌还是选择开口感谢。

  实际上,战前垃圾话的这种嘲讽程度,对他而言,虽有薄怒,可也绝对到不了生死仇敌的地步。

  陆青山微微颔首,沉默不语。

  他当然不是有那么好心放过魔族修士。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只是以他的身份与目的,并不适合得罪太多人。

  而先前之所以那般残暴,一是为了经验值,二则是为了制造反差。

  他所塑造出的人设越是残暴,在手下留情的时候获得的感激也就越为明显。

  不然,别人只会将之当做理所当然——你就是不敢杀我而已。

  …………

  陆青山连胜至今,已经有无人能敌的架势了。

  “灵乌已经是王城中最为杰出的年轻魔将之一了,可是青戈的战力却是猛增了一大截,使得灵乌完全无法面对他!”

  “这样下去,只有王族纯血以及那几位异魔族天骄出手,才能稳压他一头了吧。”演兵台下,许多人喃喃道。

  绝世人物啊。

  众人心头都浮现起这个评价。

  “但是,他们会出手吗?”他们心中震动,这般想着,并不确定。

  如此等级的天骄,真的会抛头露面,打所谓的擂台赛,非要分出个胜负吗?

  可能性并不高。

  而且,就算青戈败在了这些人手中,那也算不得什么了。

  这就像一个声称要拿状元的人,最后只拿了全省前十,虽然没有兑现豪言,但其它人也绝对没有资格去嘲讽挤兑他。

  “青戈”战到如今,大势已成,实在太超凡。

  事已至此,所有人都明白,即使放眼整个焚月域,还能与青戈匹敌的同代真的寥寥无几。

  “这青戈还只是个初等魔将啊!”有人想到了这点,尤为震惊。

  以初等魔将的修为,碾压高等魔将中的至强者之一。

  如斯战绩,怎么不让人激灵灵打个寒颤?

  “以他的天资,之所以只有初等魔将的修为,不过是血脉限制了他罢了。”嬴明月在人群中,美眸闪动,在心中喃喃道。

  若青戈也是纯血,以他的战法天资,即使是王族天骄,绝对也不敢在他面前称雄。

  ......

  陆青山不再看这些人,准备退场。

  “青戈。”有人出声叫住了他。

  陆青山抬起眼睑,顺着声音来源的方向看去。

  嬴明月。

  见陆青山投来目光,她的身体稍微轻颤了一下,心中诸般念头浮起。

  他也是杂血,他也十分艰难,却已经可以傲视同代。

  而拥有如此战力的他,在与自己战斗的时候,却是给足了自己面子......

  是的,在嬴明月看来,当初在魔尊府邸内,自己与陆青山之所以能过那么多招,完全是因为陆青山手下留情。

  毕竟,陆青山如今展现出来的实力,与那一日表现出来的,实在是相差太多,无比悬殊。

  “有什么事吗?”陆青山目光温和地看着嬴明月。

  在陆青山的目光中,嬴明月稳住了心神,咬了咬嘴唇,轻声道:“你连日战斗,颇为辛苦,可有兴趣上我府邸饮一杯龙血茶?“

  龙血茶,是王城的特产之一,味道悠远流长,且拥有回复精力的妙用,是王族贡品。

  陆青山一怔,而后爽朗笑道:“盛情难却!”

  在一众人的目光中,“青戈”与自己的未来妻子嬴明月一同离场。

  一个面容姣好,身姿曼妙,一个英勇神武,气概不凡,当真是一对金童玉女。

  而灵乌,则是黯淡退场。

  “真是离谱啊,弑吴魔尊不愧是魔尊,这眼力……竟然为自己的庶女,找到了如此良婿!”有人这般感叹道。

  .......

  鸿烈魔主府。

  “父亲,问过血神岭那边的负责人,他们说二弟在昨日便已经离开血神岭,回返王城。”一个三十岁左右的青年人对鸿烈魔主恭声道。

  他是鸿烈魔主的长子,八品魔修,嬴界。

  “昨日就已经离开,可是到现在都还没有回来......”鸿烈魔主的面庞笼罩在阴影之中,看不真切。

  但从他那阴沉的声音之中也可以得知,他的心情并不愉快。

  “出事了?”嬴烈做出最为合理的判断。

  “不会吧,”嬴界难以相信这种可能,眼眸剧震,“王城到血神岭的路,早已是被清理过无数遍,极为安全,不存在什么强大的魔兽。”

  “不一定是兽,也有可能是人。”嬴烈的眼眸出现些微的阴翳。

  “在焚月域,谁敢对我们下黑手?”嬴界嘶哑着声音道。

  焚月域之中,兵魔血脉为尊,再加上纯血兵魔的数量稀少,所以每一位纯血兵魔地位都是至高无上。

  一旦纯血兵魔出事,不论是哪脉的兵魔,都得出力帮忙调查以及复仇。

  这是焚月域的默认规则。

  兵魔的尊严,不容侮辱!

  这也是为什么弑吴魔尊即将身陨,他们弑吴一脉却依然能延续下去。

  兵魔血脉便是他们的护身符。

  内部的争斗不提,但在对外方面,兵魔一族的立场却是一致的。

  他们身上流淌的兵魔之血不息,任何虎视眈眈他们弑吴一脉资源的魔族,可以与他们竞争,可以打压他们,但绝对不允许对他们下杀手。

  不然就是站在所有兵魔一族的对立面。

  也是这种默契,让兵魔即使族人数量稀少,但在这么多年的变迁中,地位都是牢固不可动摇。

  “说是这么说,但万事不能想当然,历史上遭遇暗杀的纯血兵魔也不是没有过。”

  嬴烈不怒自威的脸上毫无波澜,口中淡淡道:“派出人手,去调查一下情况吧。”

  “是,父亲,”嬴界全身一凛,恭声道:“那我就先退下了。”

  “嗯。”嬴烈摆了摆手,轻声应道。

  待嬴界退下之后,嬴烈微微锁眉,揉了揉眉心。

  虽然调查结果还没出来,但是他有一种莫名的直觉——嬴钧定然是出事了。

  .......

  明月府中。

  一缕又一缕的茶香飘出,沁人心魂,光是闻闻都让人感觉身体轻灵。

  陆青山看了眼杯子中的茶水,眼露异色。

  茶水呈现血液一般的猩红色,但并无污浊,而是如宝石一般晶莹剔透。

  有缕缕雾丝漂浮在茶水之中,很是朦胧与梦幻,蕴含着一股奇异的力量。

  这就是龙血茶。

  陆青山轻轻抿下一口龙血茶水,满嘴芬芳,紧接着天地突然朦胧,他的心神变得无比空灵起来。

  因为身处魔域,精神一直高度集中所带来的疲惫感,在这一刻竟然淡去。

  他的心境因为龙血茶的入肚,变得祥和了不少,神性空明。

  “好茶。”陆青山青山感觉自己好似休息了许久,身心愉悦,微眯着眼赞道。

  嬴明月同样是端着一个玉杯,在小口抿茶。

  她张了张嘴,樱唇鲜红,似乎想要说什么,但几次开口,最后都又闭上了嘴巴。

  “你今日不会真的是就准备喊我来饮茶吧?”陆青山不紧不慢道。

  “怎么,不行?”被陆青山这么一问,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嬴明月不自觉地就将自己原先想说的话憋了回去,昂起头,倔强道。

  “当然可以,”陆青山不以为意,“明月小姐喊我饮茶,荣幸之至。”

  “我的面子可比不过嬴钧。”嬴明月敛去异色,看似平淡道。

  但言语中的那股酸意,却是谁都察觉的到。

  “哪里的话,二侄子的面子,哪里比得过未来娘子。”陆青山轻笑道。

  嬴明月身体一颤,知道被陆青山看穿了来意,耳垂微微泛红。

  但她嘴上却依然不肯服软,“不过是假夫妻罢了,我才不在意这个。”

  她强行解释道:“只是你与我约定好,要与我合作,借走我的血灵晶,然后在将来帮助我对付鸿烈魔主,转头却又去见嬴钧,我担心你不守信用,所以才……”

  “哦,这样啊,”陆青山放下茶杯,顿了片刻,突然道:“嬴钧的条件,可不是借我血灵晶,而是直接送我,且数量远不只三枚。”

  嬴明月闻言,浑身一震。

  果然……

  她咬着牙,装作平静道:“他可真大方,这条件我可给不起。”

  她心中微寒,有些绝望。

  相比鸿烈魔主那边,她没有任何优势。

  “青戈”选择鸿烈魔主,也在情理之中。

  但心中知道这个道理,却不代表她能坦然接受此事。

  嬴明月的眼眶在这时不自觉已经微红。

  “不过,”陆青山在这时,继续道:“我拒绝了他。”

  “啊?!”

  这大起大落,让嬴明月猝不及防。

  她张大了嘴巴,露出雪白的牙齿,呆呆地看着陆青山。

  “你拒绝了他的条件?”她有些恍惚。

  “为什么?”

  陆青山肯定地点了点头,“他开出的条件不错,但是先来后到,他来晚了,我已经先与你达成合作,自然不能背信弃义。”

  “再说,我可是你未来夫婿,自然要与你站在一边。”他极其好意思地睁眼说瞎话。

  嬴明月呆在原地,心情无比复杂。

  她实在难以相信,面对如此巨大的利益诱惑,陆青山还能断然拒绝。

  设身处地,换位思考,她自认自己假如是陆青山,绝对无法拒绝这等条件。

  毕竟,他与鸿烈魔主又没有什么恩怨。

  有恩怨的是她与鸿烈魔主。

  难道是因为我吗?

  嬴明月猜测道,但很快又否定了这个想法。

  “青戈”与自己又没有任何感情。

  她可不会认为自己有如此魅力。

  她并不自恋。

  再说,以“青戈”表现出来的手段,想要什么美色没有?

  君不见,自昨天起,王城中就有“嬴明月能嫁给如此人物,当真是捡到了个大便宜”的说法传出。

  所以,“青戈”就是单纯因为个人原则,才拒绝嬴钧的吗?

  嬴明月在心中不断琢磨着,猜测着。

  假如真的是这样,一个天资绝代,心性绝佳,还能信守承诺,坚持自己原则的夫婿,似乎还真的是她赚到了?

  青戈虽然长得没有多英俊,但就这些层面而言,却是卓尔不凡,卓然圣光。

  嬴明月的脑海里,突然冒出这些念头。

  我在瞎想什么?我想这些干嘛?

  她猛然反应过来,连忙驱除自己脑海中这些乱七八糟的遐思。

  陆青山则是再次端起茶杯,轻抿着龙血茶,看着嬴明月神色不断变化,默然不言。

  场上气氛有一些奇怪。

  就在这时,急匆匆的脚步声突然传来。

  一个头上长有犄角的侍女闯了进来,神色惶急。

  “什么事?”嬴明月回过神来,见侍女表情不对,连忙问道。

  “小姐,出事了!”侍女看了一眼陆青山,知道小姐既然直接开口发问,意思便是无需忌讳他,连忙汇报道:“嬴钧,死了!”

  “啊?!”嬴明月下意识惊呼出声,被这个惊人消息震撼到了。

  她连忙转头看向“青戈”,见他也是一脸不敢相信的表情。

  “怎么死的?我昨天见他时还生龙活虎的,怎么突然就死了?”陆青山“着急”地追问道。

  ........

  “父亲,二弟是身陨在距离王城三千里之外的地域之中。”大殿之内,嬴界眼眸微动,沉声跟嬴烈汇报详细情况。

  “那里是从血神岭返回剑罗王城的必经之路。

  应该是有人知道二弟要从那回来,提前埋伏,截杀二弟的。”

  “在那片地域附近,我们发现了二弟战舟的碎片,看样子应该是被什么尖锐之物直接轰碎的。

  出手之人极其嚣张,根本没有抹除痕迹的打算,任由战舟碎片洒落四周,似乎是无惧被我们发现。”嬴界极有条理地理着详细情况。

  “当然,也有可能是当时情况紧急,让出手之人来不及收拾战场。”

  嬴烈眼眸微动,追问道:“钧儿是什么时候遇袭的?”

  “让尸魔族的人勘察过了,气息残留表明,二弟应当是在昨日申时遇袭的。”

  “申时......”嬴烈微微锁眉,想到了什么,又问道:“与那个赘婿有关系吗?他昨日和钧儿一起离城,可最后竟然是一个人先回来的,情况不是很对劲。”

  鸿烈魔主第一时间,便联想到了昨天的诡异情况。

  “我也这么想过,但我问过血神岭那边的人。

  按他们所述,昨日青戈与二弟好像是闹了什么不愉快,他们看到青戈自行驾驭战舟,先行离开了。

  而后,又过了一段时间,二弟才离开的血神岭。”

  “两人离开的时间是错开的。”嬴界说道。

  陆青山当时为何要直接与嬴钧撕破脸皮,转头就走?

  便是为了制造这种情况。

  嬴界继续道:“而且,二弟遇袭的那个时间点......青戈已经是回到了王城,并且应下了灵乌的挑战,这件事,全城的人都知道,做不得假。”

  这才是陆青山最重要的不在场证明,

  “他带来的手下呢?”嬴烈凝目道:“当时,他的手下在王城之中吗?”

  “是的,青戈自来到剑罗王城之后,便一直约束手下,不让他们轻易外出。

  所以他的手下,别说出城,就连府邸都没出去。”嬴界肯定道。

  “他初来乍到,除了自己带来的手下,应当也没有其他人可以调用了。”

  嬴烈喃喃道:“再说,钧儿实力超凡,可以让他毫无声息的身陨,出手之人必然不简单.......

  不论是时间还是实力,都对不上,那看来与青戈是没有什么太大关系了。”

  嬴界点头,脸上盈起怒色,声音略显低沉道:“那到底是谁对二弟下的手?”

  “查,”鸿烈魔主一甩手,“你调动人手,详查情况,不能错过任何一点消息。

  我立即将此事告知王族那边,让他们派出人手协助调查。”

  轰!

  嬴烈怒气外放,一股恐怖的威压,充满了整个大殿,“多久没发生过这种事了!

  在焚月域中,竟然有人敢对我们兵魔一族的纯血出手,敢对我嬴烈的儿子出手,这是哪来的熊心豹子胆!”

  他怒不可遏。

  “是,父亲。”嬴界也是双手紧攥,怒声道。

  纯血兵魔遭人埋杀,这是兵魔一族的逆鳞,是以下犯上的大逆不道之举。

  “等等,”见长子转身正欲退去,嬴烈眸光闪烁了一下,又叫住了他。

  “父亲,还有何吩咐?”嬴界不解道。

  “还是把青戈喊来一趟,审问一下情况吧。”嬴烈道。

  “啊?”嬴界疑惑。

  这事,显然和青戈没有干系,为何还要多此一举?

  “照做就是了。”嬴烈没有解释理由。

  因为,的确没有理由,就是一种莫名的感觉。

  他总感觉,此事中还有些猫腻存在,与青戈有关。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笔趣阁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123dubi.com。123读笔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123dub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