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读笔 > 这个剑修有点稳 > 第七十三章 神异:归无

第七十三章 神异:归无

  话音落下,除了来自西域的修士外,其它观战修士大部分都是松了一口气。

  他们投向西域观战修士的目光中,也多了几分促狭。

  看,倒霉蛋在那呢。

  而在养心台中,西域修士队伍里,走出了一个身着灰色劲衫的男子。

  他的神情淡然,眼神坚定,丝毫没有因为第一个出战,而露出不满或丧气之意。

  “这是‘血杀刀’夜默,排名黄榜第二十七位,龙象菩提院弟子,除阎非、沙蛮子外的第三号人物。

  他走的是最为纯粹的武技型体修的路子,燃木刀法大成,使一把中品天器,血杀刀,因此得名。”

  在中灵域修士队伍之中,一个青色道袍的男修,小声与他身边面相英俊的修士介绍道。

  而后此人又撇了撇嘴,“一个蛮子而已,若是让我与他斗法,我有的是方法玩死他。”

  那个面相英俊的修士,乃是‘鬼门蛊’朱聪,浣灵宗元婴修士中的头一号人物。

  朱聪在十五年前便是位列黄榜第四位,后来在宗门之中一直闭关不出,但即使这样,他的排位却是一直未发生变化。

  直到陆青山横空出世,才使得他退后了一位。

  但十五年的时间未出过手,谁也预料不到朱聪如今的实力究竟是到了哪般地步。

  朱聪瞥了眼神色平静的夜默,缓缓道:“不要小瞧他人。”

  青色道袍男修乃黄榜第五十六位的‘三头蛇’胡蛟。

  他没有反驳朱聪,但神色之中明显透露出对朱聪劝诫的不以为意。

  “东域的纪川与陆青山居然都没有到场......是有什么特殊情况吗?”朱聪又问道。

  他在宗门之中闭关许久,所以对于这些事情不甚了解,反而是需要师弟解说。

  “纪川当年我见过,的确实力不凡,倒是这个陆青山,我在闭关之前,并未听说过。”朱聪轻声道。

  “陆青山是在这短短两年时间里突然声名鹊起之人,师兄没听过自然正常。

  至于他们二人为何没来,我也不知是怎么一回事。

  但仔细一想,纪川已经两年没有在大众面前出现过了,那陆青山也同样销声匿迹一年了,也算是早有预兆。

  不过此次道场大比如此重要,连师兄你都是被掌教从闭死关状态中喊了出来,这两人应该是遇到了什么脱不了身的特殊情况,不然不至于缺席这次大比的。”

  顿了顿,胡蛇继续道:“除去这两位,剑宗作为道宗,竟然只剩一个黄榜修士,排名第十位的‘霜剑’雪寒峰,剑宗可当真是“人才济济”啊。”

  “倒也没必要揪着这点嘲讽,”朱聪十分冷漠,客观评价道:“剑宗本就是走精英路线,元婴修士数量不过二百余,能出三位黄榜修士。

  而且皆进了黄榜前十,其它道宗,包括我们浣灵宗,谁能做到如此?”

  ……

  另一处角落,西域修士队伍中。

  “阎非师兄,剑宗的纪川竟然没有来,真是太可惜了,我本想看师兄战胜他,为我们龙象夺下这黄榜榜首的荣誉的。”

  “虚名而已,而且我也快突破至炼虚,黄榜可容不下我了,”阎非瞥了眼出队的夜默,漫不经心回道:“这一次刚好是赶在晋升炼虚之前,将这个螺蛳道场留在我们西域。”

  六域早有沟通,所以第一个上场的夜默,静静等待了许久,一直是没有人主动挑战于他。

  希象见此景,眼中有阴翳浮现。

  他心知肚明,这是等着拿他们东域开刀呢。

  果不其然,又过了片刻,青眉王便是开口宣布道:“既然无修士主动挑战,现在由夜默指定一人进行斗法。”

  夜默目光扫视了全场一圈,最后不出意外地停留在了东域修士的阵营之中。

  他朝着东域修士拱手,朗声道:“久仰‘七星手’侯通海大名,夜默请赐教。”

  ‘七星手’侯通海并非剑宗弟子,而是东域顶级宗门,星宿宗中的元婴修士第一人。

  这是一个身形高瘦的修士。

  见自己被点到名字,早有预料的侯通海眼皮跳了跳,一言不发地走了上前。

  两人站于三十六根山海柱前,青眉王负手而立,看着两人。

  “你们二人入界之后,尽管全力以赴,其他的便交给我。”青眉王缓缓道。

  这是一个八境修士的自信,到青眉王这般境界修为,若是连区区两个元婴修士的战斗都无法掌握,那才叫笑话。

  侯通海与夜默朝着青眉王作揖道谢。

  青眉王微微点头,而后手指一弹,一点灵光弹出,落于那三十六根山海柱的中心。

  下一刻,其中一根山海柱上的道纹尽数亮起。

  “此战小界为黄沙界,你们二人做好准备!”

  话语刚落,那根山海柱上的道纹立即是化为一道灵光,将‘血杀刀’夜默与‘七星手’侯通海一齐卷入其中,消失不见。

  而后,四周竖立着的诸多玉石照壁上泛起水波,有景象从中浮现。

  照壁上已经显现出整个黄沙界的面貌。

  这是一片方圆近百里的沙漠小界。

  至于两人的落点,则是完全模拟修士斗法中最常见的遭遇战形式:随机!

  运气不好的是,这两人的落点,竟然相距不超过十里。

  也就是说,两人根本没有多少时间熟悉地形,此场战斗便已经是一触即发。

  没有所谓的客套,蕴含着被针对的憋屈与怒气,‘七星手’侯通海直接暴起

  他双手之中闪烁点点星光,有七颗亮星呈现勺子形状,耀眼无比。

  这是星辰真意的分支,北斗意境。

  以手做勺,侯通海凌空跃起,身形直掠向夜默。

  夜默面带微笑看着扑杀而来的侯通海,锵的一声,手中出现了一把巨大的红色重刀。

  血杀刀!

  夜默作为体修,又怎么会怕近战?

  见侯通海主动冲杀而来,他正是求之不得,索性就在原地持刀静立。

  一个快若闪电疾冲向前,一个不动如山等待。

  不过顷刻,两者的身影便是拉进到了百丈的距离。

  下一瞬,七星飞出,而夜默身上则是出现三层金光。

  佛门三转,顶尖防御妙术。

  以逸待劳的夜默身形终于动了,持着重若千均的血杀刀朝着飞射而来的七星砍去。

  刀法重势,可在夜默手中,那柄血杀刀却是犹如剑般轻巧,挥出了阵阵残影。

  龙象武技神通:燃木刀法。

  一旦练成,施展此刀法在一根灵木旁快劈九九八十一刀,刀刃不损木材丝毫,刀上暗含的劲力却可将灵木点燃生火,故此得名。

  所以,此刀法以快与暗劲闻名。

  铛铛铛!

  震耳欲聋的轰撞声瞬间响起。

  两人瞬息间便是过招数十,而后错身而过。

  侯通海手上七星虽然依旧闪烁如初,但是他能感觉到浑身的血液仿佛是要燃烧起来一般,难受得紧,显然已被燃木刀中的暗劲所伤。

  而夜默周身三层金光如钟,稳固不动,却是当真毫发无损。

  道宗与顶级宗门之间的差距,并不是那般好跨越的。

  侯通海咬了咬牙,目光之中满是倔强,并不愿服输。

  他控制着手中七星飞出,围绕在周身,犹如星斗,旋即携带着星斗,再一次撞向夜默。

  叮叮叮!

  剑刃与剑刃相触,发出一声声清脆的剑鸣之声。

  因果楼内有两道身影交错而过,而后背对而立。

  陆青山的手臂处,出现一道深可见骨的伤口。

  血液正从其中汨汨流出,顺着手腕,一直流淌到龙雀的剑柄上,再滑落至剑身之上。

  “公子......”秦倚天心疼万分。

  陆青山静默,缓缓转身,看向对面的那道同样持剑而立的恶象。

  癸源真尊。

  实力经过数倍增幅的癸源真尊。

  癸源真尊正对着陆青山恶笑不止,“桀桀桀桀——”

  陆青山此时面色苍白如纸,眼睛之中却是血丝密布。

  持久作战,让他的心神已经接近极限。

  即使如此,他依然没有丝毫退缩之意。

  陆青山一跺脚,身形主动向癸源真尊冲刺而去。

  龙雀之中剑气迸发,拖曳出长长的尾芒,与癸源真尊的剑器骤然交击,声音撕人耳膜。

  电光火石间,两人的近身攻坚战又是十数回合。

  或劈或撩,或刺或挑,各展手段。

  陆青山胜在预知神异,近身作战近乎全知,剑技精妙至极。

  癸源真尊则是胜在因果楼增幅下远超陆青山的实力,一力降十会。

  陆青山能感受到自己在搏杀中的劣势,但是这恶象天地虽是模拟,却只显现一斑,地理环境狭隘得紧,根本不适合施展飞剑迎敌。

  迫不得已之下,他只能以外剑迎战。

  癸源真尊持剑再前,气势咄咄逼人。

  陆青山瞳孔骤缩,又是一剑递出,同时心神勾动识海中的真灵。

  青蛇被唤醒,代价便是他的神识亏空大半。

  下一刻,犹如灵蛇吐信,龙雀剑上吐出一道剑气。

  剑气迎风而动,生成一尾青蛇,迎向癸源真尊。

  嗤嗤嗤!

  癸源真尊一步踏出,手中之剑燃起肃杀之气,携带着更狠更厉的剑光斩向青蛇。

  这一剑快如阴风。

  青蛇所至,被这一剑阻断,朝两边汹涌流淌而逝,丝毫波及不到他。

  如此生猛,竟然剑拦青蛇!

  “现在的你,对我而言太弱了,桀桀桀桀!”癸源真尊带着他标志性的笑声,阴狠笑道。

  陆青山有些无奈。

  到了这般地步,已经是非战之过了,因为癸源真尊的实力,早已不是一个元婴修士所能应对,他能支撑到现在,都算是极为难得了。

  难道……只能用那招了吗?

  陆青山心中有些犹豫。

  “公子不想用破法的话,那就别用......”秦倚天似乎洞悉了陆青山的犹豫,脆脆的声音在他的心湖之中响起。

  是的,陆青山想要离开因果楼很容易,使用龙雀破法即可。

  毕竟,因果楼这些恶象也只是源于一道法。

  但是,他的目的是为了在因果楼中有所得,所以肯定是不愿意这样子离开因果楼的。

  不过,若是实在没办法,借助破法出楼,也总比心神受创来得好。

  “但是,公子你要知道,其实破法也是因果之剑啊。”秦倚天提醒道。

  陆青山浑身一震。

  “公子,去看看那勾连你恶因的因果之线吧。”秦倚天继续道。

  一股暖意从龙雀剑柄上传来。

  下一刻,陆青山的眼前,世界变得不一样了,失去了色彩,化作了黑白。

  可在癸源真尊的身上,却是有瑰丽的色彩显现,那是颜色相异的两条丝线。

  一条血红色的丝线,粗壮万分,勾连在自己与癸源真尊之间。

  还有一条纤细许多的黑色丝线,勾连在癸源真尊与周遭的虚无空间中。

  “这是,因果线.....”陆青山双目微微失神。

  这是他第二次看到因果线。

  第一次是在心神沉入玉叶之中,那一次,他看到的是自己的因果线。

  而这一次,是来自癸源真尊恶象的因果线,来自一道法的因果线。

  法,也有因果线?

  自然是有的,毕竟法不是凭空生成的。

  这一瞬间,陆青山突然明悟了龙雀破法的奥妙所在。

  破法神通,其实斩的不是法,而是法的因果线。

  因果线一断,法自然就散了。

  陆青山双眼凌厉,右手抬起。

  他挥动龙雀,朝着自己与癸源真尊恶象之间勾连的那道粗壮的血红色丝线斩下。

  没有任何声音传出,但是陆青山却是感受到一股巨力,从那根血红色的因果线上传来。

  握剑的虎口一阵发麻,龙雀被弹开,那根因果线却是纹丝不动。

  因果线,岂是那么好斩的?

  龙雀:破法,强就强在这万法皆斩之上。

  这是道器的神通,他一个元婴修士,如何能做到于此?

  在陆青山失神的时候,癸源真尊已经是疾扑而来。

  他可不会给陆青山慢慢研究的机会。

  陆青山眼睑微微抬起,正欲出招相对。

  可他目光在掠过癸源真尊身后那根纤细许多的因果线后,却是猛然心中一动。

  粗的因果线我斩不断,那......细的呢?

  癸源真尊握剑疾劈而下,陆青山身形一侧,躲过这剑,同时反手递出龙雀,悴然上撩。

  癸源真尊正欲出剑格挡,却发现陆青山这剑歪的离谱。

  “撩都能撩歪来!”癸源真尊得意地笑,“桀桀桀桀......”

  笑声戛然而止,癸源真尊身后那根纤细的黑色丝线,在陆青山一剑划过之后,直接破灭!

  黑色丝线的破灭,引发了一系列的连锁反应。

  癸源真尊身形先是一滞,然后猛烈颤动起来。

  “都跟你说了,这么笑死得快,”陆青山轻声问道:“你怎么就是不信?”

  噗嗤!

  癸源真尊终于在颤抖下爆开,消散成雾。

  ......

  “意境领悟!......你的因果真意提升至合一境!”

  “能力提升!......你的元神获得提升!(神识+200)”

  “你的神识上限超过2100,你的元神境界突破至御境中期(2225/3000)!”

  “你从因果真意中获得新的神异:归无!”

  因果真意(合一境):神异类本源真意,拥有诸多神异,当前所掌握神异:预知、归无。

  神异,归无......

  发动之后,将会知悉道法形成的诸多因果线,可从中择取最弱的一道破灭。

  一旦因果线破灭,该法或削弱,或消散,是谓归无。

  “公子,你成功了!”秦倚天雀跃。

  陆青山摩挲着龙雀剑柄,轻声道:“所以当初在蛟龙岛上,我会感受到些许因果真意的灵光,也是因为你的缘故?”

  “应当是的,”秦倚天小小声,又有些骄傲道:“桃花都能带给你些许不朽真意的感悟,龙雀又怎么可能弱于它呢?”

  剑修与本命剑相辅相成。

  人养剑,剑也可养人。

  藏小剑在炼化三尺锋为本命剑之后,便是凭空添了几分三尺锋之锐气。

  可龙雀作为道器,却是什么增益都没带给他。

  陆青山曾经疑惑过这点,只是没问出口,毕竟他怎么可以嫌弃秦倚天呢?

  还有,为何在蛟龙岛上初次感悟部分因果真意,会是那么简单,在那之后,他在因果真意上却是举步维艰。

  如今,一切疑问解除。

  他之所以会水到渠成般获得因果真意的部分感悟,便是来自龙雀的馈赠啊。

  当然,馈赠归馈赠,正如先前所说的,意境从来没有一蹴而就的。

  就比如这一次,秦倚天同样只是轻轻推了一下。

  陆青山之所以能完成因果真意的晋升,最重要的原因,还是他的积累够了,时候到了而已。

  不然,以秦倚天一切盼着陆青山好的单纯心思,又岂会坐视陆青山受伤,直到他山穷水尽之时,才出言提点呢?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笔趣阁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123dubi.com。123读笔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123dub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