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读笔 > 这个剑修有点稳 > 第四十三章 你做的比我好

第四十三章 你做的比我好

  陆青山走到岱山之前,古乙乙眼巴巴地看着陆青山的背影。

  “公子似乎是很招小女孩喜欢呢。”秦倚天似笑非笑的声音在陆青山心中响起。

  陆青山猛然站住,思索了一会,解释道:“古乙乙给我的感觉,很奇妙,让我不会对她升起太多的戒备心。”

  秦倚天若有若无提点道:“这种感觉,公子应该不是第一次吧。”

  “不是第一次?”陆青山知道秦倚天话中有话。

  但十天时间已经过去两天,纪川身在何处遥遥未知,界壁也还未寻到,他也无暇多思考其它。

  当务之急,先见到黄泉狱主再说。

  陆青山不再犹豫,看着云雾缭绕的昏黄岱山,朗声道:“人间界剑修陆青山,误入轮回之地,在此想要求见狱主阁下。”

  声音朗朗,可岱山高万丈,似乎是难以传达。

  但陆青山确信,这位岱山之主一定会听到的。

  陆青山站在山脚之下,等待岱山之主的回复。

  片刻之后,岱山的昏黄云雾滚滚而动,一条漫长的狭小山道出现在陆青山眼前。

  “我在山顶之上,你若是能走得上来,我便见你一面。”一道悠远飘渺的声音从虚无处传来,回荡在天地之间。

  陆青山看着长长的山道,蜿蜒曲折,根本望不到头。

  他深吸了一口气,没有退缩与迟疑,信步迈入山道之中。

  剑修,何惧登山之难?

  陆青山一步向前,那滚滚而动的昏黄云雾就迅速笼合。

  一股微小的力道,凭空生出,将找准时间,整个人飞冲过来,想要跟着陆青山一起登山的古乙乙给推了出去。

  古乙乙偷渡失败,只能是恨恨地磨了磨牙。

  在进入山道的瞬间,陆青山就感觉自己整个魂魄在此时都开始猛然轰鸣起来。

  在轰鸣时,陆青山仿佛看见了一个绰绰约约的儒士人影,轻轻伸出一指,点在了他的眉心之上。

  跟着陆青山意识在轰鸣中,便是一片空白,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在岱山山巅之上,中年儒士眼中有着无尽智慧与深邃。

  他看着眼中迷茫,但仍在山道中一步一步前进的陆青山,喃喃道:“这是入我黄泉界的生魂之中,天赋最为出色的剑客们所留下的问心路,不知你到底能不能走到底......”

  ........

  陆青山感觉头痛欲裂,记忆都有些混乱。

  许久之后,他清醒了过来,意识也恢复清明。

  自己是陆青山,正在登岱山。

  他环顾四周,这里同样是一条山路,只是路旁桃花盛开,美不胜收。

  与岱山那狭小的山道截然不同。

  幻境吗?

  陆青山喃喃道。

  看样子是一个幻境。

  按照通常情况来说,那他现在要做的就是找到幻境破绽,走出幻境。

  突然,陆青山一愣。

  因为在他的眼前,有着一幕幕景象闪过。

  ........

  开元年,政通人和,百废俱兴。

  这个名为越的国家,在当朝皇帝的励精图治之下,进入前所未有的太平盛世。

  俗话说的好,乱世出英雄。

  国运衰,则江湖气盛,国运盛,江湖气弱。

  在这种年头之下,以武乱禁之事近乎杜绝,往日叱咤江湖的豪侠们也纷纷归隐。

  他叫李赵,与自己的师傅住在小镇外的一座破落山上的破落茅屋之中。

  师傅精通剑术,自他幼时起就想将一身剑术传予他。

  李赵不想学。

  他喜欢风花雪月,喜欢吟诗作对,喜欢吃喝玩乐,喜欢世间的一切,唯独是不喜欢那柄冷冰冰的剑。

  师傅不厌其烦,跟他讲述剑侠纵横江湖的故事,想要改变他的想法。

  终于,他厌烦了。

  “这世间哪有什么风流剑侠?”

  师傅连忙道:“有的有的,当年江湖第一剑,李剑神一剑纵横,力压三军,于皇宫之中,当朝皇帝手下,救下了那个还在襁褓之中的无辜前朝太子.......”

  李赵翻了个白眼,“前朝太子何来无辜?在前朝统治下,百姓吃不饱穿不暖,正是当朝皇帝覆灭前朝,才让百姓过上了好日子。

  要我说啊,这个剑神就是多管闲事,让这个前朝太子死了不正好,不然一二十年之后,前朝太子长大成人,动了复赵的想法,百姓的太平日子不就又毁于一旦了?”

  前朝名为赵。

  师傅见李赵这样说,愣了许久,半晌没做声,叹了口气,“那不学就不学吧......”

  自此之后,师傅就再也没逼过李赵学剑。

  这本是李赵求之不得的事情。

  但在师傅真的不再逼他之后,不知怎的,李赵心中反而是升起了一阵烦闷。

  “学剑就学剑啦,你是师傅,让我学我还能拒绝不成,非要跟我商量个什么劲。”李赵有些赌气似地找上了师傅。

  师傅抱着剑,脸上出现从未有过的神光,“真的要学?”

  李赵点了点头,“学”。

  “你就我这么一个徒弟,我不学,你的剑术不就失传了。”李赵揶揄道。

  师傅想了想,认真道:“比起你的意愿,剑术失传也算不得什么了。”

  李赵开始学剑。

  不愿学剑的李赵,竟然真如师傅所说的那样,天赋异禀。

  不到五六年的功夫,李赵竟然就把师傅的剑术学了个七八成。

  这日,在他下山之前,师傅将平日视若珍宝的配剑交于他的手中。

  “此剑名为天真,好好珍惜,不论何人向你要,都不能交予。”

  李赵笑嘻嘻道:“不就是一把剑啦。”

  师傅没有说话,脸色严肃。

  李赵渐渐收起笑容,向师傅保证道:“我会的。”

  ........

  陆青山低头看着自己手中的剑。

  剑柄处刻着两个字。

  天真。

  这一刻,陆青山明悟了。

  他变为了画面中那个名为李赵的剑客。

  陆青山微微挥舞了一下手中之剑。

  如臂驱使,当真是一把利器。

  只是他却感到了不对。

  自己一身的修为,在此时竟然是全都消失不见了。

  这是怎么回事?

  陆青山在心中呼唤秦倚天。

  并没有得到回应。

  他心中产生片刻的慌乱。

  但先前与秦倚天对话的画面在这时闪过脑海。

  “掌生死轮回者,黄泉狱主的意志将有一杆标尺。

  公子还未到轮回之时,只是误入黄泉之界。

  所以即使黄泉狱主不愿帮公子,届时也不会是为难公子。”

  黄泉狱主是不会为难于他的。

  那此时的幻境虽诡异,但也绝对不是杀局。

  所以,这应该是个考验。

  登山难啊!

  那就走一步看一步吧,看看黄泉狱主到底是想要怎样。

  陆青山手持天真,快步下山。

  ......

  山上不知年。

  在山上学剑五六年,陆青山下山一看,却是发现李赵记忆中的太平盛世竟然已有几分乱世之象。

  当朝皇帝是念旧情之人,登上王位之后,便是给跟随他覆灭前朝的功臣大赏特赏,加官进爵。

  功臣们知道王朝开辟不易,行事还算规矩,可他们的儿女,却没经历过那段浴血奋战之日子,只懂嚣张跋扈,折腾得民不聊生。

  若说盛极必衰,那这衰来得也太快了些。

  才刚刚进入第一座城市,陆青山便见到当朝巨鹿王家的小王爷在大街上驾马狂奔。

  而在骏马前方不远处,便有一个惊慌失措的女童。

  下一刻,就是人间惨剧。

  陆青山眉头一皱,从马蹄之下,险而又险的救下了那个女童,却也因此掀翻了府令公子的骏马。

  小王爷摔下马来,大怒,派家奴欲要教训陆青山。

  虽没了灵力,但剑术还在,陆青山反而是教训了一顿小王爷,削断了他的腿筋,让他无法再骑马。

  陆青山潇洒离去。

  为寻幻境出口,陆青山游走天下,其间偶遇不平之事,也会出手,凭借一手剑术,在偌大江湖闯出赫赫名声,被誉为天下第一剑。

  名声大有大的好,却也有坏处。

  因为这名声传到了当朝皇帝耳中。

  当朝皇帝是在沙场中杀出的越国,戎马一生,本就是爱武之人。

  巨鹿王怀恨陆青山斩断儿子腿筋,便是进言,陆青山手中之剑,乃天下第一剑。

  皇帝见猎心喜

  这一日,传旨太监找到陆青山,传皇帝之圣旨。

  “陛下愿以千金以及厚禄购买你手中之剑。”传旨太监道。

  太监招了招手,有人抬上了数个巨大箱子,箱子一开,全是金灿灿的黄金。

  陆青山闭目,不肯交剑。

  “陛下乃天下共主,看上你之剑,是你的荣幸,你还敢抗旨不尊?”传旨太监的表情逐渐阴冷起来。

  “剑客的剑,乃剑客的命,不能给。”陆青山道。

  “你的剑是不是你的命我不知道,但我知道,你若不给,陛下将会要了你的命。”传旨太监威胁道。

  陆青山摇头。

  传旨太监忍无可忍,退后数步,发号施令,“来人,给我杀!”

  除了黄金,传旨太监还带来了一整队军队。

  陆青山自然是早已发觉自己被军队包围。

  但他依然选择了拒绝。

  因为,剑守护剑客,到了必要的时候,剑客,自然也是要守护剑的。

  先是一轮万箭齐射,随后是轻骑冲锋。

  陆青山之剑术,已到世间巅峰,但凡俗剑术终归难以逆天,他浴血杀戮,艰难冲出包围之后,已身受重伤。

  半年之后,重伤难治,气息虚弱。

  他还是没有找到幻境的出口。

  他知道自己不会死,但既然迟迟未能找到出口,那就代表着这个考验,他理当是没通过。

  陆青山有些遗憾,却也无可奈何。

  他决定回山看看,在临死之前,再看师傅一眼。

  还是那条满是桃花的山路,只是走着走着,陆青山却发现云雾缭绕,景象剧烈变化。

  变回了岱山那条狭窄的山路。

  山路的前方出现了一个人,手中握着一把剑。

  天真剑。

  人影逐渐清晰。

  李赵。

  陆青山一怔,再看了一眼自己。

  已然恢复原貌,灵力在体内流转不息。

  “公子,你刚刚怎么了?”秦倚天的声音在他心中响起,“我一直唤你,你也不应。”

  陆青山摇了摇头,轻轻安抚倚天道:“没事。”

  而后,陆青山向前,与李赵拱手。

  李赵看着陆青山,久久没有说话。

  陆青山默默等待。

  许久之后,他终于开口了,“你叫何名?”

  “陆青山。”

  “陆青山.......”李赵喃喃道,心绪复杂。

  半晌后,李赵又开口道:“皇帝想要赏玩一把剑,不过一死物,为何宁死不给?”

  “因为我是剑修。”

  “剑修?”李赵皱眉。

  “一个真正的剑修,心中必然有想要守护的事物,它是一把剑,一个人,甚至是整个世界。”陆青山淡然道:“既然是我的剑,我就要守护好她。”

  李赵若有所思,沉默了许久,叹气道:“即使我的剑术天赋再高,剑技再高超,没有这颗守护之心,终归不是一个合格的剑客啊。”

  “我明白了。”李赵点了点头,对陆青山感谢道:“谢谢。”

  旋即,李赵大手一挥。

  一幅光影呈现在陆青山眼前。

  同样的场景,同样的传旨太监,同样的黄金与军队。

  面对这艰难的选择,李赵犹豫了许久。

  师傅曾对他说过,不论是何人,这把剑都不能给。

  但是现在这情况,真的要为了一把剑,一个死物拼命吗?

  他不确定。

  思考了许久之后,李赵交出了手中之剑。

  一月之后。

  传旨太监带领军队,千骑围杀李赵。

  李赵大怒,不是交出手中之剑了吗?

  传旨太监阴冷笑着,不语。

  生死危机之际,师傅出现,持一剑,剑意透骨而出。

  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剑客,气势凌人,斩向千骑。

  传旨太监指着李赵的师傅颤声道:“李剑神。”

  李剑神,赵国最风流。

  曾一剑败尽赵国武林,被赵国皇帝引为座上宾。

  那一年,越国当朝皇帝起义,屡战屡胜,最终杀进赵国皇宫。

  是李剑神一剑纵横,力压三军,于皇宫之中,当朝皇帝手下,救下了那个还在襁褓之中的无辜前朝太子,保下赵国最后一丝血脉。

  李赵,就是那个前朝赵国之太子。

  天真,便是李剑神之配剑。

  李赵将天真献于越国当朝皇帝之后,越国皇帝见此剑,便明白了李赵之身世。

  为斩草除根,越国皇帝派重兵围杀李赵。

  那一日,李剑神一气杀敌一千三,最终力竭而死。

  李赵同样身陨。

  ......

  “我没有遵守答应师傅的承诺,没有守护好天真剑,最终导致师傅为我而死。”李赵看着陆青山道:“你做的比我好,你是真正的剑修。”

  李赵侧开身子,轻声道:“接着往下走吧。”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笔趣阁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123dubi.com。123读笔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123dub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