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读笔 > 这个剑修有点稳 > 第二十二章 血尸真人

第二十二章 血尸真人

  看见跳出的系统提示,陆青山知道自己这算是开启了第一个势力阵营。

  根据他的记忆,当初在游戏还未进入【地府魔影】版本之前,就已经开启知守楼阵营的玩家还真不少。

  知守楼,不但是一个极有发展潜力的阵营,值得他在其中投入一定的精力,刷好感度,提升地位。

  而且知守楼在大部分情况下还是一个非常值得信任的阵营。

  ——与地府的交战之中,许多知守楼修士为了维护人族,义无反顾地献出了自己的生命。

  陆青山朝着江榕和澹台清润拱了拱手,寒声道:“两位大人,那我就先告退,去......探望一下那位血尸真人!”

  他能做的都做了,接下来的事就不是他一个炼气修士所能参与的。

  不过,他相信,知守楼既然能在地府魔影的版本之中,扛起人族大旗,与地府对立一整个版本,其的能力绝对不会让他失望。

  知守楼无庸才。

  在自己给出了如此详细情报的情况下,这回,地府想来是要吃个不小的亏。

  陆青山告退转身离开,一出房门,走到一楼,楼梯口已经站着一位穿黑色长袍的修士。

  “副楼主让我带你去典狱司见血尸真人。”黑色长袍修士语气平淡,不带一丝感情。

  “劳烦带路。”陆青山点了点头。

  ......

  江榕和澹台清润面面相觑,沉默了几秒之后,江榕开口问道:“我们现在是否需要立刻联系齐监守?”

  澹台清润摇了摇头:“不急,还有时间,榕叔,你是冥修,遁法精妙,你去陆青山说的血池所在的地点先查探一番,以确认陆青山所言是真是假。”

  江榕赞同道:“好。”

  犹豫了几秒,江榕开口问道:“你觉得陆青山向我们要这个血尸真人是何目的?”

  澹台清润眸光澄然,缓缓道:“或许陆青山和榕叔你是同一种人,我能感觉得到,陆青山在提起血尸真人时,杀意很重。”

  剑修最擅杀伐,作为金丹剑修的澹台清润对于杀意的感知,也是尤为敏锐。

  既然澹台清润都如此说,那陆青山想要血尸真人的命的说法,应该就是千真万确的了。

  “在他的话语之间,我也能感受到他对地府的憎恶,不过……他和我不一样。”江榕沉默了一会,否认了澹台清润的说法:“他和我并不是一种人,我对地府之所以恨之入骨,更多是因为地府当初挑起的那场兽乱,灭门之仇不共戴天,而在陆青山身上,我并没有感受到这股掺杂着个人情感的杀意。

  他对地府,反而像是一种单纯的憎恶。”

  百年之前,地府曾在青州挑起过一场妖兽动乱。

  被修魔者控制的妖兽,肆无忌惮地冲击着人族城市。

  在那场兽乱之中,有两个郡城,直接从人族的版图之中被抹去了。

  而其中一个郡城就是江榕所在的北水城。

  当时江榕因为不在北水城内,侥幸躲过了这场屠城之祸,但是他的家族之人,却全部葬生于这场大祸之中,无一活口。

  也是因此,江榕才选择加入知守楼,为复仇地府,鞠躬尽瘁。

  江榕眉头一皱:“他对地府的杀意另有原因,可是按照我们所查到的资料,陆青山今年不过十五,人生所有的经历都是一清二楚,有迹可循。

  在他过去十五年的历程之中,根本没有发现他与地府有过一丝交集,我想不通他对地府之仇从何而起,更想不通他的情报又是从何而来。”

  澹台清润倒是不慌不忙道:“榕叔,据我所知,陆青山也并不是所有的经历都有迹可循。”

  江榕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你是说陆青山因为遭袭失踪的三个月?”

  陆青山失踪的那三个月到底发生了什么,知守楼也并不知道。

  “既然在有迹可循的十五年中,陆青山一直都只是一个普通的凡人,那他现在所有的神异,就应当归结于那失踪后的三个月了,就是不知道那三个月到底发生了什么,能让一个人改变如此之大。”澹台清润淡淡道:“我甚至怀疑,他是否还是那个陆青山。”

  “夺舍?”江榕立刻明白了澹台清润的意思。

  也只有夺舍,才能让一个人的改变如此彻底。

  “他的说话语气,都丝毫不像一个十五岁的少年,更何况,他还能知道如此多机密情报。”

  “【夺舍】那是元婴修士才能使用的术法,也就是说,这个陆青山可能是一个元婴大修?”

  澹台清润点了点头:“极有可能,不过我们现在当务之急是陆青山所说的,地府对于齐监守的阴谋,至于陆青山的身份,等此事了结,我们再好好查查。”

  江榕自然也明白这点:“好,那我这就行动,去血池所在的地方查探一下。”

  定下行动,江榕也没有再多耽搁,烟罗术一施展,就化作一道轻烟飞快离开了。

  ......

  典狱司是知守楼关押修魔者的地方。

  这种重地并不会摆在明面之上。

  事实上,典狱司深藏于源山楼的地下。

  黑袍修士带领着陆青山往里又走了几步,最后停留在了一面墙壁之前。

  黑袍修士手指掐了几个手印,随后一道幽黑的四四方方的灵力构成的灵印从黑袍修士手中飞出,没入前方。

  前方墙壁之上泛起一道朦胧的光影,随后逐渐清晰起来,一个长长的向下的甬道映入眼帘。

  黑袍修士迈入其中。

  陆青山不疑有他,紧跟黑袍修士的步伐。

  甬道两旁的墙壁由青石所造,散发着昏暗的微光。

  往下走了片刻,原本昏暗的环境骤然变亮。

  这是一个以修士之力建造的庞大的地下基地。

  地面之上的源山楼,就像是冰山露出水面的那小小一角。

  真正的庞然大物其实一直深藏于地下。

  这也很符合知守楼低调行事的宗旨。

  陆青山早就知道此情况,所以倒是没有多惊讶。

  他还知道,典狱司应该处于这地下基地的最深处。

  “跟我走,不要到处乱看。”黑袍修士声音冷漠。

  在黑袍修士的带领之下,陆青山直往地下基地深处而去,每隔一段距离便能看到一间间暗室,一路之上还碰到了不少同样身穿黑色长袍的修士。

  虽然天眼术扔过去所探取到的信息都是问号,但陆青山清楚明白,这些黑袍修士,每一个至少都是筑基修士。

  不知道走了多久,空气都变得有些许浑浊起来,终于,两扇由寒铁打造的铁门出现在了陆青山的视线之中。

  “所为何事?”

  一名眼神略显浑浊的典狱司修士拦住了两人。

  黑袍修士对眼前的典狱司修士十分恭敬,递上一道玉佩:“副楼主让我带此人见今天刚抓捕到的修魔者【血尸真人】,并吩咐,将血尸真人交给此人,任由他处置。”

  典狱司修士接过玉佩,神念探入其中,验证检查玉佩之中的讯息。

  不久,典狱司修士将玉佩递还给黑袍修士,稍微一侧身,让出位置:“进去吧。”

  两扇铁门悄无声息地打开,全然没有世俗牢狱铁门的阴森磨铁之声。

  在黑袍修士的带领之下,陆青山很快就找到了关押血尸真人的牢室。

  透过牢室的栅栏,陆青山望着里面那个满脸苍白的【血尸真人】。

  陆青山心中冷笑。

  一天之前,他还是【血尸真人】炼制尸傀的材料。

  一天之后,【血尸真人】的性命却由他掌控了。

  世间境遇,就是如此多变。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123dubi.com。123读笔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123dub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