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八十五章 再入地狱_大符篆师
123读笔 > 大符篆师 > 第六百八十五章 再入地狱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六百八十五章 再入地狱

  地狱可以随便参观吗?

  当然不行!

  天底下谁没事儿会跑到地狱去溜达一圈?

  即便那地方再怎么看起来像仙境,可那阴冷的气息依然无时不刻的提醒着到来者——这,是死灵之地!

  李英此刻有种更无助的感觉。

  按说他如今境界也已经不低了。

  行走人间各地,也都没有任何问题。

  再加上当了这么多年的人间帝王,居移气养移体,身上那股气场,在很多时候,要比符龙战队这群人强太多。

  当然,那些时候通常指的是符龙战队这群人谁都没较真的情况下。

  否则就算吃瓜音发起怒来,那一身恐怖的气场也不是李英能比的。

  不管怎么说,李英一直觉得自己除了比不上这群同伴,但这天下之大,他也哪都可以去得!

  可如今来到地狱,感受着那股阴寒彻骨的气息他才终于明白,小白他们这群人,这些年来都在经历什么。

  如果不是小白在进入地狱之前就给他身上打满了各种各样的辅助符篆,如果不是进来之后林子衿开着场域罩着他,恐怕他已是寸步难行了。

  “别怕,姐罩着你!”

  林子衿一脸大气的说着,一双大眼睛四处踅摸着。

  有没有不开眼的来挑衅一下我呢?

  最好别太弱,太弱的话根本不值得出手。

  但也不要太强,小顾这家伙实在是太废了,真怕出手的时候一个没照顾到,直接被阴气冻死在这里,那可就热闹了。

  “哎,哥哥,你说咱们当年干掉了这里三大祭司之后,这地方会不会有新的大祭司出现?”

  林子衿眼神中带着一股强烈的期待,看着白牧野问道。

  “也许……会的吧?”小白对这种事儿也有些不确定,但他却非常确定林子衿想要做什么,不由提醒道:“丫头,先说好啊,咱这次过来可不是为了打架。咱是要把先皇带回去的。另外,如果可能的话,我还想问一问那位超然的存在,关于那些域外天魔的事情。”

  林子衿十分认真的点头保证:“你放心吧哥哥,肯定不会坏了大事!”

  看她这种认真保证的模样,小白心里面更没底。

  至于小顾,这家伙现在几乎顾不上别的了,一个劲在那打着哆嗦。

  白牧野看他一眼:“要不你就去小世界待着,等回头见到你父皇,第一时间让你出来。”

  地狱就这样,阴气超级重!

  如果不是他跟林子衿护着,小顾这种境界连一秒钟都活不过去。

  就算境界比他高出很多的,如果没有人护着,被地狱那股阴寒至极的气息入体,肯定会元气大伤。

  甚至有可能伤及到大道根本!

  阴气入体简单,可想要将其清除掉,那可就难了。

  小顾犹豫了一下,还是摇摇头:“我没事,还能扛得住,老大,你说这算不算是一种磨砺?”

  “磨砺?”白牧野挑了挑眉梢,想了想,道:“应该……算吧?”

  其实不想打击小顾同学。

  这点小场面,对符龙战队这群人来说,真的不算什么稀奇事儿。

  如果司音在场,听见这话都会觉得小顾同学有点矫情。

  没办法,这是境界决定的东西。

  小顾当然也听出白牧野话语中的那种勉强,不由叹息道:“当年我就不想当那什么破皇帝,唉,原以为几十年就能搞定,结果差点用了一百年!一百年的时间啊……我整整落后了你们一百年!”

  小白跟林子衿一路听着小顾同学的抱怨,也不怎么安慰,偶尔林子衿还会打击他两句。

  “后悔了?真的?当年看你当皇帝当的也蛮开心的。开疆辟土,三国归一,人类史上疆域面积最大的帝国皇帝!带领臣民经历了无尽的波折,从仙女座回到银河系,如今更是掌管着不计其数的璀璨文明。整个宇宙差不多有四分之一的文明都来自祖龙帝国……如此伟大的一个皇帝,你还矫情什么?”

  小顾无语。

  的确,当代吹捧他的人不计其数。

  并非所有人都有资格知道符龙战队这群人究竟为祖龙帝国的无数人类做过什么。

  即便曾经展露过很多次神迹,但在小白这些人刻意低调之下,官方也没有刻意吹捧,以至于民间虽然有很多人依旧是“白家军”的死忠粉。可整个祖龙帝国的主流,却还是更加认可英武帝的那些功绩的。

  “林哥,您这不是埋汰我呢么?”小顾撇撇嘴,道:“如果没有你们,我凭什么成为英明神武的皇帝?我这辈子最英明神武的一件事情就是认识了你们啊!”

  林子衿瞥了一眼冻得哆哆嗦嗦的小顾,小样不愧是当过九十九年皇帝的人,冻成这德行了还知道溜须拍马呢。

  三人进入地狱之后,并没有忙着去寻找那位始终隐藏在地狱的大能踪迹,也没有急着寻找小顾的父亲,而是进入了地狱中最大的一座城市。

  还是小顾同学提议的。

  他想看看,传说中的地狱到底什么样。

  “这跟传说中的阴曹地府根本不是一回事。”林子衿给小顾普及了一下地狱跟地府的区别。

  “可这里,终究是曾经的六道中的一道啊……”小顾嘀咕着:“你们一直说找不到材料,难道这里不算吗?”

  “算,当然算,但即便加上这里,也是不够的。再说,这地儿,可不是咱们说了算的。”白牧野笑笑,没有说更多,带着两人进入到这座大城里。

  城内,车水马龙,人潮汹涌。

  如果不是每个人身上那股强烈的阴冷气息,如果不是这里还行走着各种各样怪异的生灵,真的很难相信,这地方会是地狱。

  “包子,刚刚蒸出来的包子!上好的地狱食材,阴气十足,咬一口冰冰凉!”

  “卖盔甲,刚从这只穿山甲身上扒下来的皮制成,特别坚固,可挡上位神攻击一炷香!”

  小顾目瞪口呆的看着那买盔甲的大汉脚边没了皮的穿山甲。

  想象中的鲜血淋漓的凄惨场景并没有出现。

  那只光秃秃的穿山甲身上裹着一个小毯子,正悠闲的用小爪子端着一杯饮品,在那美滋滋的喝呢。

  看见小顾惊讶的眼神,穿山甲一双猩红的眼睛顿时一瞪:“你瞅啥?”

  小顾顿时把脸转向一旁。

  妈的这太吓人了!

  那大汉目光也随着落到小顾身上,嘿嘿嘿笑几声,招呼道:“这位少侠一看就很不凡,骨骼清奇的很,如果配上这一身盔甲,一定会更加帅气。穿出去走一圈,还不迷倒万千美少女啊?来,要不要试试?”

  小顾嘴角抽着,心说朕堂堂人间帝王,不跟你们这群地狱恶鬼一般见识。

  别过脸去,维持着体面。

  那大汉见小顾不理,也不恼,继续笑呵呵大声吆喝着。

  “真的不敢相信……”走出很远之后,小顾才松了口气,看着两人喃喃道:“竟是这样一幅景象。”

  来之前,他曾一度很担心,如果父亲真的在地狱这里,这么多年来,岂不是要饱受折磨?

  如今看上去,这地方似乎除了规则跟人间完全不同之外,并没有什么太大区别。

  “这只是表象,不要太当真。”林子衿道。

  正说着,前方突然冲出一道黄色身影,迅速凑到小白三人身边,那是一个狗头人身的生灵,一双眼特别大,铜铃般,看着十分吓人。

  这狗头人在小白几人身边嗅来嗅去,然后发出一阵阴冷的笑声——

  “嘿嘿嘿嘿,好强烈的阳气,你们来自阳间?你们身上的阳气,好好闻啊!要不要卖给我一块你们身上的肉?我出钱买!”

  “滚。”林子衿冷冷回了一句。

  “哎,好嘞。”狗头人瞬间跑了。

  小顾:“……”

  这样也行?

  随后,更多生灵凑过来试图买三人身上的肉,但只要骂一句滚,全都毫不犹豫的乖乖离去。

  小顾同学的三观被彻底颠覆了。

  这些事情完全彻底的超出了他的认知。

  “为什么会这样?”他看着白牧野和林子衿:“是因为他们能感受到你们身上的强大气场吗?”

  “差不多吧。”林子衿说道:“地狱生灵,鼻子都很灵的。”

  不多时,三人快要走到这条长街尽头,前方突然出现一道高大的身影。

  那身影足有六七米高,穿着一身黑色的披风,头上戴着斗篷,将全身上下都包裹起来。

  看上去似乎特别瘦弱。

  斗篷下面只露出一双猩红的眼睛。

  死死盯着缓缓走来的三道身影。

  “人类?你们为何来到地狱?”它发出一道冰冷的神念波动,非常严肃,听上去就很不友好。

  “滚!”林子衿照样还是一句话。

  轰!

  穿着黑色披风的瘦高生灵猛然间出手!

  一把血红的、燃烧着黑金色火焰的巨大镰刀,猛然间朝着林子衿的头颅砍过来。

  长街上川流不息的生灵刹那间哭喊着四散奔逃。

  小顾在对方出手一瞬间就感受到那股巨大无边的压力!

  这种感觉,就像是一个凡人面对着一座大山!

  那是一种完全喘不过气来的感觉。

  太可怕了!

  不过刹那间,那感觉就消失了。

  因为他身边的林子衿出手了。

  没有拎出那把刀,直接用拳印对上那把可怕的镰刀。

  当!

  一声巨响。

  那把镰刀应声而碎。

  化成无数的碎片,四散崩飞……但又在崩飞瞬间,凝固在虚空中,并没有伤害到任何生灵,也没有伤到任何建筑。

  下一刻,林子衿的身影突然间出现在那瘦高神灵面前,抬手——

  又是一拳!

  轰隆!

  那巨大的身影顿时被打散了。

  在这一刻,它那巨大的身躯也从斗篷里面露出来。

  原来是一个六七米高的巨大骷髅!

  通体银白色,闪烁着阴冷的光泽。

  但现在,却被林子衿直接打成了一地碎骨!

  “这种垃圾,也敢跳出来挑衅?”林子衿朝地上的骷髅头呸了一声,然后回头冲着白牧野甜甜一笑:“嘻嘻……”

  白牧野:“……”

  就知道这丫头肯定得惹点祸出来。

  不过还算好,毕竟是对方先动手的。

  就算背后再有什么东西跳出来,也都说得过去。

  那巨大的骷髅头里,两道猩红的火焰跳动着,发出一阵灵魂咆哮:“有本事别跑!”

  林子衿看了一眼,不屑的道:“怎么?你要喊你爸爸过来?”

  轰隆!

  林子衿话音刚落,这座巨大的城市之外,猛然间传来一阵地动山摇的剧烈震颤。

  同时伴随着的,还有一股可怕的灵魂波动——

  “是谁?敢伤害吾儿?”

  然后……一个光是头颅就有数百米高的巨大骷髅,缓缓的……从地平线那边走来。

  卧槽!

  小顾有点懵了。

  这算大了小的来了大的?

  可这家伙也太大了吧?

  还有……骷髅也能生儿子?

  咋生出来的?

  “骷髅王!”

  “天呐……骷髅王的儿子被打死了,骷髅王来了!”

  “骷髅王来了,快跑!”

  城里面无数生灵这一刻瞬间做鸟兽散。

  全都往反方向的城外逃去。

  刚刚还热闹喧嚣的一条长街,一瞬间就只剩下这三个人了。

  林子衿一脚将刚刚打散的骷髅头踢出去,跟踢球似的……一个大脚开出去,那骷髅头直奔城外那巨大骷髅飞去。

  接着,门板似的大刀拎在手里,紧随其后就冲了出去。

  下一刻,惊人的一幕出现了。

  那站起来足有三四千米的巨大骷髅,在见到林子衿手里那把刀之后,竟然连自己儿子的骷髅头都不顾,转身就跑。

  还发出恐惧的嚎叫声:“妈呀,你怎么又出现了?阴魂不散呐,你不是都死了吗?怎么还能出现在人世间?天呐……太可怕了……”

  咚!咚!咚!

  沉重的脚步声伴随着那道落荒而逃的身影越来越远。

  林子衿一脸茫然的站在虚空,看着那道越来越远的身影,还有那颗被她一脚踢飞不断喊爸爸的骷髅头,嘴角抽了抽,然后无辜的回头看向地面上的白牧野。

  “我没有你这样的儿子,竟给我惹祸,你去死吧……”

  那个三四千米高的大骷髅几乎不可闻的神念波动从无尽遥远的地平线尽头传来。

  众人:“……”

  那些逃跑的生灵:“……”

  这是骷髅王?

  一个大天神层级的生灵?

  怂的一逼!

  这时候,一道神念,传到白牧野和林子衿两人精神识海中——

  “白帅、林仙子既然来了,就过来坐坐吧。”

  只有这么一句,但两人一下子就明白了。

  是一直镇守在地狱,哪怕万神殿落幕、三大祭司陨落、伪天庭崩溃这些大事件发生,也都没有露面的那位大佬。

  如今既然主动召唤,那就过去坐坐吧。

  白牧野带上小顾,跟心中充满失望的林子衿一起,朝着一个方向飘然而去。

  身后那座大城里,很快又恢复了热闹。

  之前那个卖穿山甲牌盔甲的大汉逢人便吹嘘:“骷髅王都不敢招惹的那几个神人,刚刚差点在我这里买一件盔甲!”

  说着还让一旁裹着小毯子的穿山甲作证:“你说是吧?”

  那穿山甲喝着饮料,牛哄哄地道:“那是,他们都不敢惹我!”

  惹得无数人嘲笑起来,长街上又充满了欢快的气息。

  一片生长在湖畔的紫竹林,一座建在紫竹林中的茅草屋。

  身披蓑衣头戴斗笠的老者,左手提着一根鱼竿,右手拎着一个鱼篓,鱼篓里面还有两三条一尺多长活蹦乱跳的鲤鱼。

  一边往茅草屋方向走,一边头也不回的对身后白牧野三人说道:“人老了,就喜欢钓钓鱼,这湖里的鱼,都成了精的,往日也不咬钩,今日却一下子钓了好几条,果然是因为有贵客迎门。”

  白牧野微笑道:“前辈您客气了,不要觉得我们是恶客就好。”

  “哈哈,不恶,不恶,要说恶,谁恶得过地狱里面这群生灵呢?”老人爽朗的笑着,回到茅草屋前,将几条鱼倒进一个大盆里面。

  几条金黄色的大鲤鱼在盆里奋力的蹦跳着。

  老人骂了一句:“别特么蹦了!你们那点小心思瞒得过老夫吗?还不是想让白帅吃了你们,然后带你们灵魂离开这鬼地方?”

  几条大鲤鱼顿时不蹦了,老老实实躺在盆里。

  其中一条还口吐人言,说道:“白帅吃我吧,我肉质鲜美甘甜,比它们好吃多了!”

  “放屁,你有老子的肉好吃?白帅别听他的!吃我!”

  “你们两个俗货,居然喜欢被男人吃,我就不一样了……林仙子,吃我吧,我特别好吃,不但肉质无比鲜美,而且药性极强,吃我相当于吃掉一株上位神级大药!”

  白牧野跟林子衿相互对视一眼,都是满头黑线。

  至于小顾,来到这里之后,发现那股阴寒之气居然消失了!

  整个人也变得正常起来。

  心里面正觉得舒服呢,结果就听见几条大鲤鱼在那说话,整个人顿时就不好了。

  这特么的……做熟了谁敢吃啊?

  “你们都别吵了,把白帅跟林仙子吓到,他们还怎么敢吃我们?”又有一条大鲤鱼愤怒的教训道。

  林子衿嘴角抽了抽,道:“算了,我还是不吃了。”

  白牧野也摇摇头:“下不去嘴。”

  “你看,你看?完犊子了吧?妈的,都是你们几个的错!混蛋玩意儿!”最后那条大鲤鱼愤怒的咆哮起来。

  “行了,都把嘴闭上!”老人呵斥一句,随手一道符文打出去,几条大鲤鱼顿时闭上了嘴巴,谁都没法发出声音了。

  “真是晦气。”老人嘟囔着,弯腰拿起大盆,直接往一旁的大水缸里面倒去,将几条鱼都倒进水缸里,冷笑道:“你们今天谁也别想被吃了!还是等回头老夫慢慢消化你们吧!”

  说完,回头看着白牧野,呲牙一笑:“白帅莫怪,这地狱里面的生灵,都挖空心思想从这里逃出去呢。”

  “为什么?我看这地狱也挺好的呀。”小顾忍不住在一旁说道。

  “挺好?”老人有些惊讶的看了一眼小顾,上看下看,直到把小顾大量得有些发毛的时候,才幽幽道:“满身帝王气的人间帝王居然会觉得地狱挺好,真是有意思。不过小家伙你这气运可真的挺厉害!”

  说着不再理会小顾,转向白牧野,又道:“白帅远道而来,心中肯定充满疑惑,老夫也就不浪费你这气运之子的时间啦,想知道什么,老夫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林子衿看了他一眼:“上次我们来的时候,您怎么没出现?”

  老人哈哈一笑:“上次你们来的时候,我在睡觉,梦里面什么都有,特美,不想醒来。再说这也没过多久,你们不就又来了吗?”

  林子衿满脸黑线。

  要不是这老人从始至终都没有流露出过任何敌意,她早就忍不住一刀砍过去了。

  白牧野看着老人问道:“天外天……究竟怎么回事?”

  “嘿,白帅,你这第一个问题就难住我了!你师父都不愿意告诉你,我怎么好说?换,换下一个问题!”老人很是无赖的说着,然后摘下头顶斗笠,身上蓑衣,搬出一个小木凳,坐在茅草屋门口。

  “不能说?”白牧野皱眉。

  “也不是不能说,只是……不想说。”老人身上似乎有点痒,毫无形象的把手背过去挠了两下,一脸随意的道:“你师父不想告诉你,就是怕你参与进去。你呢……集人间气运于一身,就应当镇守在这人间,将人间变成一片净土。这可是诸天神佛的共同期望。所以,天外天的事情,你还是别打听了。相信老夫,那对你不会有任何好处。”

  老人虽然跟个老顽童似的,但白牧野还是能感受到他的真诚。

  他沉默半晌,问道:“那些滞留在人间的域外天魔,前辈可否知道?”

  老人哈哈一笑:“你要说这个,肯定是没问题的,知道,当然知道!”

  白牧野:“请前辈赐教。”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