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八十一章 新生命_大符篆师
123读笔 > 大符篆师 > 第六百八十一章 新生命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六百八十一章 新生命

  天帝顿时一个头两个大。

  太特么吵了!

  吵毛线啊?

  我看不见吗?

  只是面对着这几个跟他利益捆绑在一起的死忠铁杆,也不好再乱发脾气。

  只是沉默着没有应声。

  三个红尘仙见天帝沉默,也都闭上了嘴巴。

  他们的利益,在无数年前就已跟天帝死死捆绑在一起。

  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属于拴在已跟绳子上的蚂蚱,谁都跑不掉。

  黄教主、孔教主,还有一个迄今都没人知道名字,只知道是天帝亲手培养出如同弟子的红尘仙来到近前。

  看着九霄祭坛。

  黄教主道:“陛下终于要动用钥匙了吗?”

  天帝点点头,声音低沉的道:“如今局势终于明朗,养不熟的白眼狼全都已经跳出来,我们的计划,也要真正开始了!”

  这边三个红尘仙眼中全都露出一抹兴奋之色。

  不过孔教主却有些担忧的道:“那边……”

  天帝一脸平静,哼的冷笑一声:“他们自顾不暇,别以为回来一次就能吓到人。”

  “如此……甚好!”孔教主松了口气。

  黄教主道:“这时候动用钥匙,六道轮回的材料还不够啊……而且,这么多年,咱们推演出的模型始终存在一些问题,如果那边不肯配合,又如何是好呢?”

  天帝淡淡道:“他会配合的!”

  你能做初一,我便能做十五!

  你敢把解开天后灵魂中男女之情的封印,我就敢让你身边那些女人人尽可夫!

  孔教主在一旁道:“只要那边没问题,白帅他们……还是有很多办法可以解决的。”

  黄教主没跟他争辩,点点头:“那就好。”

  事到如今,大家都是同一个阵营的伙伴,无论如何都必须团结起来。

  看看万神殿那些傻瓜的下场,都是前车之鉴。

  “你们在这里候着,我去取钥匙。”天帝看了三人一眼,主要是看向黄教主跟孔教主。

  另外一个,他有绝对的把握。

  因为那个人,是他自己!

  当然,这是个秘密,这世上没有第二个人知道这件事。

  能将一道分身修炼到红尘仙境界,而且还是太古神话时代的事情,这太惊人,也只有昔年那些诸天神佛中的顶级存在才能做到。

  而这,也是天帝的底气所在。

  更是他睥睨众生,认为自己必将成为这个时代的天庭之主的根本原因!

  黄教主跟孔教主两人其实还想跟天帝汇报一下天庭到底发生了什么,但见天帝似乎并不想听,也就都闭上了嘴巴。

  事情已经发生了。

  以后只要见到曾经从天庭里走出去的人,杀就对了。

  他们的人,就剩下这么几个了。

  天帝甚至连自己的儿子去了哪都没问。

  也不用问,他已经从自己那道分身那里知晓了事情的大致经过。

  从始至终,他那儿子根本就没有露面。

  说不定早已经偷偷跑了!

  至于跑到哪去……十有八九是偷摸下凡了。

  就那么点能耐,去找个生产力低下的世俗凡间当几十年人间帝王,把那世界祸害得差不多自然就自己滚回来了。

  那就是个废物!

  狗屁红尘仙下第一人,无用的很!

  天帝一个人走向九霄祭坛,来到中心区域,准备下去的时候,回头看了一眼,淡淡道:“别看就剩下我们这几人,照样扭转乾坤!”

  随后,他的身影消失在这里。

  孔教主和黄教主相互对视一眼,两个多年的对头心有灵犀的轻叹一声。

  天帝这话,自然是说给他们俩听的。

  其实没必要。

  他们刚刚不是不想留住风老祖那群人,但对方人多势众。

  别看他们两个红尘仙,可风老祖那群人同样凶残的很。

  众多将领,都曾是古天庭身经百战的天兵天将,要真拼命,他们俩固然能杀死对方大部分人,但自身也肯定身负重伤。

  就连天帝那死忠跟班都没有彻底尽全力,他们又怎么可能往死里拼?

  天帝进入到九霄祭坛之后,看着没有任何变化的景象,整个人瞬间松弛下来。

  同时脸上浮现出无尽的愤怒,先是忍不住疯狂怒吼了几声。

  那道同为红尘仙的分身,跟他在灵魂上并不会时时刻刻互通。

  而且除了修炼方面的天赋,其他的东西他都没有赋予。

  所以无数年来,那道分身给人的感觉就是一个沉默寡言的修炼疯子!

  几乎很少会跟别人交流,即便交流,也只是简单的嗯啊答应两声就完了。

  严格来说,那实际上是天帝的一件兵器!

  没有赋予那道分身更多,结果自然也是有好有坏。

  好处是听话!

  不会诞生出独立自主的灵魂和思维,跟他的胳膊腿一样,完全受他的控制。

  坏处是死板。

  就像天庭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那道分身也只能跟着黄教主跟孔教主一起去战斗。

  并不会做出任何可以独立思考的事情来。

  如果他在场,自然好说,绝对会让那道分身把风老祖给留下来。

  即便是同归于尽,他也在所不惜!

  因为没人比他更清楚他那岳父的威力。

  可惜,一切就像是已经注定好的事情一样……

  话说回来,如果他不去人间,而是在天庭坐镇,那群人也根本没有背叛的勇气。

  天帝看着虚空中那几株顶级大药,脸上露出满意笑容。

  喃喃道:“只要一株,我便可以制造出一群顶级的大天神!甚至可以培养出无限接近红尘仙的存在!可惜……如今这天地法则变了,不会再有红尘仙了。”

  他轻叹一声,随即冷笑道:“这样也好,我所有的敌人,也都没有机会踏入到那个领域。你们战力通天又能如何?风老贼,姜老贼,还有低调的杜老贼……你们觉得自己三尊红尘仙,就能跟那姓白的一起,和我抗衡了?”

  “你们看我不起,觉得我昔年不过是一个有天庭之主血脉的边缘化人物,可你们又算什么东西?叫你们一声古天庭旧臣,那都是抬举你们!”

  “曾经的你们,又何尝不是没人搭理的小喽啰?”

  “是本天帝……给了你们一份大好前程!”

  “可惜你们不知珍惜。”

  说话间,天帝来到那株两尺多高的蓝色大药近前,轻轻闻了一下,一股沁人心腑的感觉传来。

  “顶级大药就是顶级大药,不用吃,光是闻一下这味道,就已经令人飘然欲仙!哈哈哈!这才是古天庭留下来的最大遗产!”

  天帝狂笑着,笑声却非常的冷。

  随后,他冷眼看着悬在天空的那些兵器,幽幽道:“古天庭一群战力顶尖的超级战士,如今却渐次凋零。你们这些兵器,到底还是跟你们的主人无缘呦!”

  说着,天帝发出得意的冰冷笑声。

  表情也略微有些疯狂。

  如今的天帝,处在一种愤怒跟得意的边缘。

  看上去十分不正常。

  最后,他将目光投向那被无数封印封着的盒子。

  这,才是他拿捏那群古天庭时代顶尖战力的根本!

  只要这些钥匙在手,他还有什么可怕的?

  拿了这些钥匙,他可以光明正大的打上门去!

  你白牧野不答应,那就先杀两个你身边的人。

  杀了他们之后,不会让他们彻底魂飞魄散,而是把他们打入凡间,让他们去轮回!

  男人就去经受世间最悲惨的事情,让所有不幸都降临在他头上!

  这样反复轮回!

  无休无止!

  呵呵,你们这些人,不都喜欢红尘炼心吗?

  本天帝,让你们一次炼个够!

  女人,就让他们变成水性杨花的女子,人尽可夫!

  反复轮回!

  每一世都这样!

  如果再不答应,那就继续!

  就不信你白帅的转世身,能扛得住。

  天帝想到那种好笑的场面,甚至忍不住笑出声来。

  这种冷血无情又邪恶至极的事情,他喜欢的很。

  想到曾经古天庭之主对他的厌恶,天帝更是得意起来——

  “老东西,你怕是无论如何都想不到,你的血脉后人,也会有这么坏的吧?哈哈哈哈!可那有什么办法呢?域外天魔中的魔王昔年就曾说过,这世界,早晚属于魔鬼!”

  “而我,身体中流淌着至圣的血脉,灵魂却最接近魔王!”

  “所以,我才应该是真正的天庭之主!”

  “太过圣贤,是不行的。”

  天帝伸手,抓向那盒子,下一刻,将盒子收起。

  随后看向那些大药,想了想,抓了两株放在随身的世界里面。

  以防万一。

  总要留一手。

  做完这一切之后,天帝心满意足,整个人也平静下来。

  离开九霄祭坛。

  来到外面之后,看向等候在那里的三人,淡淡道:“走,随我去找白帅!做个最后了断!”

  黄教主跟孔教主,以及另外的无名人一起躬身施礼。

  待天帝离开之后,九霄祭坛的内部空间里,瞬间变了样子。

  如果这一刻天帝返回,一定会发现那些大药和兵器全都不对劲了。

  其实就连小白当初在这里做手脚的时候,也没指望能够彻底瞒过天帝的眼睛。

  反正东西都被他拿跑了,天帝就算发现,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但没想到的是,九霄祭坛这件古天庭时代的圣物,却无声无息的来了一次神助攻!

  帮着小白他们,骗过了天帝的双眼!

  这个亵渎先祖,灵魂魔化的人,早已不配进入九霄祭坛!

  如果不是那一身古天庭之主的血脉,天帝进进出出这九霄祭坛,早不知被磨灭多少次了!

  ……

  祖龙帝国,飞仙星。

  白牧野一群人回归之后,毫不犹豫就将那些大药给分了。

  弟兄们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如今得到这些大药,自然要抓紧时间提升。

  所以这群人都在第一时间闭关。

  包括怀着宝宝的林子衿。

  用她的话说就是,怀孕归怀孕,该修炼也不能停下。

  不然就要落后了!

  实际上,她这种时候修炼,对肚子里的胎儿也是有极大好处的。

  吸收的那些顶级能量,可以同时滋养她们母女。

  至于那些钥匙,白牧野拿回来之后,就根本没有理会,直接将它们扔进空间指环。

  打开远古的记忆,对现在的他们来说,未必是一件好事。

  其实跟天后转世身秦彩凤的态度一样——这一世,既然很满意,那么,为什么非要觉醒曾经那些记忆?

  一旦解开灵魂深处的那道锁,那么,曾经的那些思维,因为境界更高,占据上风几乎是一定的。

  到那时,他们还是自己吗?

  所以,即便是解开,那也是踏入红尘仙领域之后。

  到那时再解开,可以以古鉴今,还不至于被曾经的思维所影响。

  白牧野在闭关过程中,在整个人间上方都设下了不计其数的符文法阵。

  他用符文封印的,不是一颗星球,而是七十三颗!

  生活在这世界中的人根本不知道,世间凡人依然跟过去没什么区别。

  每天按部就班的生活着。

  少年们都在努力寻求着自己的修炼之路。

  整个世界,看起来生机勃勃。

  时间一晃,就到了林子衿临盆之日。

  一口气修炼到孩子出生那一刻,林哥这颗心也是真够大。

  但到了这种境界的修行者,并不会出现难产这种事儿。

  不过符龙战队这边的一群人,包括白家军的大多数人,都在这一天来到飞仙星。

  他们的行程很隐秘,外界根本不知道这些消息。

  白修远和林泉声看上去还算淡定,但眼中的喜色骗不了人。

  左丘韵跟裴静脸上更是充满了欢喜。

  等了这么多年,终于要当祖母跟外祖母了,两个看上去如同少女般,越活越年轻的女人浑身上下都洋溢着喜气。

  皇帝李英,带着皇后暗戳戳的跑来了。

  小白的几个徒弟,鲍菲羽、李敏、张可欣和穆锡,以及带着红绡跟绿衣的张道明,白胜跟林采薇,老宋和方晴这些人也全都在。

  同样少不了大白鹅、大白虫子跟大青狼和大蚊子这些禽兽组合。

  大白鹅网红当的正爽,还想现场直播小白当爹,被大蚊子一翅膀差点抽出脑震荡,彻底老实下来。

  白牧野如今每次回来都是悄无声息的,就是不想受到骚扰,你特么还想要直播,脑子是不是进水了?

  老刘跟彩衣在一旁嘀嘀咕咕,看起来似乎也都有点急了。

  说是不着急,无所谓,等修为提升上去再说,可实际上,眼看着小白就要当爹,老刘又怎么可能一点不羡慕?

  那边的单谷跟欧阳也窃窃私语的商量着。

  司音一个人在默默的做着种瓜攻略,打算等孩子生下来,她这个当阿姨的,就要履行职责!

  问君此刻则坐在外面的秋千上,跟方晴轻声聊着天。

  方晴在向问君请教剑道上的一些修炼知识,问君自然知无不言。

  这时候,大漂亮跟寒冰雪从远处走来,她们身边,还有一个低着头,但同样散发着高贵气质的女子。

  问君下意识抬起头来,看着那女子,先是微微一怔,随即轻轻点点头:“终于肯出来了?”

  “大姐……”那女子轻声叫了一句。

  抬起头时,已是泪流满面。

  “叫问君吧,”问君看着她,“如今的我们,都已获得了新生,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好了。”

  “不,你永远都是我心目中的大姐!”女子一脸认真。

  她是倾城花仙子!

  昔年四仙子中的二姐。

  “那随你吧,我这辈分论起来,乱的很。”问君笑笑。

  大漂亮看着问君,笑着道:“怎么?心情不好?”

  问君瞥了她一眼,道:“你看出来了?”

  倾城花仙子有点手足无措,还以为是她的错,觉得大姐是不是不肯原谅她。

  精神识海中传来寒冰雪冰冷的声音——别给自己加戏,和你没关系!

  倾城花仙子忍不住看了一眼自己四妹,提醒是善意的,但这话真难听!

  还说什么获得了新生就和过去没关系,这不扯淡吗?

  至少寒冰雪这只妖精,就一点都没变!

  其实,也变了。

  只是她已经太多年,没有和这些人在一起了。

  大漂亮笑眯眯的道:“想要小孩还不简单,让林子衿给他下药,迷晕了你就可以为所欲为。”

  “你这什么馊主意?”问君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寒冰雪却在一旁一本正经的点点头:“我倒是觉得,月说的没错,喜欢就去追呀!追不上就用强呀!反抗就下药呗!”

  “神经病!”问君翻了个更大的白眼,看上去倒是人性化十足。

  至少把一旁的倾城花仙子震撼得够呛。

  这还是昔年那个拂面风仙子吗?

  而且她们到底在说什么?

  为什么自己什么都听不懂?

  这些年来,我是不是……错过太多了?

  一时间,倾城花仙子的脑子里,出现了许多问号。

  但却没人能给她解答。

  ……

  白牧野坐在床边,握着林子衿的手。

  林子衿精致的小脸皱成一团,可怜巴巴的看着他。

  “哥哥,我怕!”

  “乖,哥哥在这呢。”

  “可我还是怕!”林子衿眼泪汪汪:“这生下来,以后可咋带呀?让别人看我不放心,我自己的话……我,我还是个宝宝呢!而且她是个小丫头,以后肯定跟我抢你!哎呀……好烦呀!”

  白牧野苦笑着摸了摸她的小脸儿,这种时候,除了安慰,他还能说什么呢?

  “白牧野!”

  林子衿抽抽着小脸,一脸认真。

  “呃?”

  这么多年,从林子衿嘴里很少会听见这三个字。

  “下个孩子,你休想骗我给你生!去找问君去!司音也成!秦冉冉我也没意见!漂亮姐也不错!反正……反正别找我生!”林子衿说着,哭丧着脸:“我肚子疼……哎呀,好疼呀,臭宝宝,都这种时候了,你干嘛还踹我?你娘都快红尘仙了,为什么生你还要肚子疼呀!”

  白牧野:“……”

  他也没想到,到了林子衿这种境界,生孩子居然同样要如此遭罪。

  “哥哥,我好疼啊!”林子衿泪水都流出来,哽咽道:“算了算了,还是不坑她们了,就这一个女儿就行了……不生了,谁也不生了……”

  “好,就这一个。”白牧野握着林子衿的手轻声安慰着。

  “那你娶不娶她们嘛!”

  “不娶,就你一个。”

  “嘻……”

  两个人跟小孩儿对话似的,不断等待着那个新生命的降临。

  其实,如果动用神仙手段,生个孩子肯定不会这么遭罪。

  但林子衿却拒绝了。

  这个怕疼的新手妈妈,对待自己即将降生的女儿,其实态度比谁都认真。

  她要让这个生命,以最纯粹的方式,降临到这个世间。

  夜幕降临。

  外面的众人已经支起了烧烤架,点燃了篝火,开启了篝火烧烤晚会。

  单谷正起哄让刚刚结束一场演唱会,匆匆赶来的秦冉冉罚歌三首。

  就在这个时候——

  “哇!”

  随着一声嘹亮的啼哭,一个还没出生就受到万众瞩目并注定了会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小生命,终于降临到这个世间。

  所有人,瞬间全都激动了。

  烧烤?

  烤着去吧。

  不管了!

  之前情绪莫名有些低落的问君,此刻冲的比谁都快,差点将一身修为都用在这一刻。

  只为能比别人更早一点,见到那个小家伙!

  这时,无尽幽深的宇宙深处,有符文被激活。

  四道身影,一同出手,轰碎那强大符文防御。

  居高临下,宛若天神下凡。

  俯视人间。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