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六章 万神殿时代落幕_大符篆师
123读笔 > 大符篆师 > 第六百六十六章 万神殿时代落幕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六百六十六章 万神殿时代落幕

  一直以来,都自以为聪明,自以为优秀,自以为强势无边,自以为可以掌控一切,自以为……

  所有一切,都是自以为的!

  结果,真到了关键时刻,到了最后时刻,才发现它才是最愚蠢的那一个!

  虽然不是最弱的——还有西方垫底,但也绝非它一直以来自认为的最强者!

  这种打击,看起来似乎没什么,可实际上,对南方鸟这种骄傲的生灵来说,这才是最狠的!

  因为这世上,再也没有什么,比让一个骄傲的生灵彻底失去信心更重的打击了。

  死都没有这么重。

  “吞天功……太古奇功,源自神兽饕餮。”南方大天神撇撇嘴,略带几分不屑地道:“其实也没什么了不起,但用在这种时候,这种战斗中,却是非常之好用!殿主这种能力,还有他的这种智商,着实令人佩服啊!”

  虽然它没有说什么自嘲的话,但语气中那股失落的感觉,还是十分清晰的传递出来。

  它也没有刻意掩饰什么,只是抬起头看了一眼白牧野,一双妖异的眼睛里,带着几分落寞:“属于我们的时代,彻底结束了……”

  它冲着东方和殿主战斗的方向抬抬下巴,努努嘴道:“这就是最后一场战斗。”

  “巅峰之战啊!”白牧野叹息。

  “巅峰之战啊!”南方大天神叹息。

  战场中。

  无论东方还是万神殿主,双方都已经身受重伤,虽然还有战力,但在此刻,却不约而同的停下手。

  四周能量紊乱,辐射纵横。

  但两人却全然不在乎。

  此时此刻,两人那巨大无匹的肉身全都消失不见,分身也都没有了,只剩下两道正常人大小的身影。

  他们都将全部战力,集中在这两具身躯当中。

  “南方来了。”东方道。

  “我知道,刚刚就感应到了。”万神殿主点点头,表情很平静。

  “先干掉它?”东方问道。

  “好!”万神殿主迅速做出回应。

  速度甚至快到让人怀疑。

  不过双方全都相当有默契的没人去质疑什么。

  想要干掉南方鸟是真的,但在干掉的过程中,顺手捅对方一刀的想法,也是认真的。

  嗖!

  嗖!

  双方径自朝着遥远方向飞去。

  各自大道轰鸣之下,速度全都快到不可思议境地。

  很快,他们便惊讶的发现虚空舟竟然在那!

  那个身怀大气运……根脚在太古的造化液拥有者?

  他什么时候跟南方鸟搅到一起去了?

  东方跟万神殿主相互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见那一抹震惊之色。

  下一刻,两人爆发出更快的速度!

  都看见了希望!

  干掉那个大气运的家伙!

  管你是谁!

  你有根脚,我没有么?

  谁不是从太古活到今天的生灵呢?

  当两人接近虚空舟的时候,不约而同,直接祭出杀招,轰向那边的虚空舟!

  嗡!

  一声嗡鸣过后,一道宇宙屏障,瞬间将东方跟万神殿主之间隔绝开来。

  万神殿主一点都不意外,继续盯着那艘船。

  轰隆隆!

  两股带着无尽杀机的恐怖能量轰然涌向虚空舟,虚空中发出阵阵恐怖轰鸣,天穹都在震颤。

  相当于两人将战场从那边转移到这里,攻击目标发生了一些变化。

  一片符文防御,瞬间在虚空舟外面亮起。

  两股攻击打在符文防御上的同时,虚空舟直接消失在那里。

  “想跑?”东方大天神嘴角噙着一抹冷笑,神念一动,宇宙屏障顿时将整片浩瀚虚空团团围住。

  但没想到的是,虚空舟并不是要逃走,而是直接出现在了他面前!

  如果不是他退的速度够快,甚至会直接开到他脸上。

  东方大天神无比震怒,咆哮一声,一掌劈向虚空舟。

  退,是下意识的本能反应。

  回过神来之后自然无比恼怒。

  区区一艘虚空舟,就算撞在他脸上,也不会伤到他脸皮分毫。

  嘭!

  虚空舟一下子像是炸开了,可实际上,东方一掌劈到的不过是虚空舟留下的残影。

  这件法器本身就是这世间最顶级的飞行法器,在白牧野的重新炼化之下,更是完全激发出了它更高潜能。

  所以它如今的速度,比推演之神掌控的时候还要快上很多。

  对东方来说,这艘虚空舟就像是一个讨厌的苍蝇,尽在他面前嗡嗡嗡的叫嚣着,偏偏还打不着。

  那边被宇宙屏障给挡住的万神殿主,这会儿反倒清闲起来。

  隔着宇宙屏障,冷眼看着这边的情况。

  只要东方占了优势,他一定会在第一时间杀过来。

  如果万一东方处在劣势,他更要杀过来补刀!

  现在这种胶着状态,他是不在意的。

  如果他也有瓜,肯定掏出来一个咬两口。

  万神殿主却是没有注意到,更加遥远的宇宙深处,两道身影,正冷眼看着这边的战斗。

  依然化身成黑袍老人的黑龙浑身散发着森冷气息,对身边的老道士说道:“他们竟然这么快就相遇了?”

  老道士笑了笑,道:“这没有什么好意外的,如今的人间,已经是处在崩溃边缘。顶层生灵早已死的七七八八。可惜我们无法久留人间,不然的话,这人间就是我们的了!”

  黑龙眸光闪烁,道:“只要我们得到那些造化液,人间……迟早是我们的!”

  老道士点点头:“不错,迟早是我们的!”

  心里面想的却是:迟早是我的!

  但他也知道,黑龙心里面想的估计跟他一样。

  到他们这种层级的生灵,早看透世间虚妄,什么亲情、友情、爱情……都如同浮云一般。

  自身强大,强过所有对手,才是最踏实最靠谱的东西!

  情感生羁绊,在他们这些存在眼中,都是无用的东西,没有任何意义!

  这观点,几乎也是绝大多数修行者的共同观点。

  在他们看来,修行,自然就是要舍弃这些的。

  七情六欲都抛不开,凭什么谈修行?

  他们认为自己清心寡欲,一心向着大道在走,却在不知不觉中,同样会落入到另一个怪圈。

  最终道并没有得到,情,也没了。

  白牧野一直没露面,驾驭着虚空舟,戏耍着东方大天神。

  东方向来都是那种话语很少的人,他其实并不喜欢在战斗中大放厥词。

  毕竟又伤害不了对手。

  高境界的生灵,表面上再怎么暴跳如雷,那种战斗的本能也是极其冷静的。

  不过此时此刻,他真的很生气。

  “南方,你已经堕落到要跟一个来自人间的小屁孩混的地步了吗?”

  东方并不觉得高傲的南方鸟会回答他这种问题,只是意难平,吐吐槽而已。

  没想到的是,虚空舟中居然传来一道平静的神念波动:“是啊。”

  什么鬼?

  它居然回应了?

  而且说……是啊?

  东方大天神差点愣在那里。

  他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看错了?虚空舟里面真的是东方鸟?不是那个会八九玄功的女人装的?

  不过下一刻,这种怀疑就打消了。

  南方大天神的声音再次从虚空舟中传出——

  “倒是你,东方,藏得可真深啊,曾经被天族驱逐的人……竟然能成为大天神,不得不说,从不在世间行走的天族真的非常了不起,就连一个弃子,都能成道。”

  “关你什么事?”东方冷冷回应着,继续在想办法攻击那艘虚空舟。

  “当然不关我的事,只是觉得挺有意思的,你说天族如果知道大名鼎鼎的东方大天神是他们的子弟,是会为你高兴呢?还是会出来清理门户呢?”

  南方大天神幽幽说道。

  “你想用这个威胁我?没用的,老朋友,天族早就去了天外天。之前有天族人回来,也是匆匆离去。你可知是为什么?”东方大天神冷幽幽地道。

  “不想。”南方大天神瞬间结束这次对话。

  因为即便它说想,东方也绝不会告诉它。

  东方刚刚之所以跟它废话,也是想要试探,虚空舟里面的到底是不是南方鸟,更是在试探,如今的南方鸟,是什么境界。

  即便被杀死了本尊次元神,即便被打碎了神像,但面对南方大天神这种层级的生灵,依然不能掉以轻心。

  甚至就连已经看上去灰飞烟灭的西方大天神,同样也不是没有反攻回来的机会!

  这就要看他无尽岁月以来,到底给自己留了多少张底牌。

  更要看那些底牌,究竟是保命用的,还是战斗用的。

  这也是根据每个人性格来的。

  按照西方的那种性格,多半是保命。

  他才是真怂!

  东方通过一番对话,确定了虚空舟中的生灵的确就是南方鸟。

  虽然不知道它怎么会跟白牧野那年轻人混在一起,但这并不妨碍他开始小心谨慎起来。

  随手撤掉跟万神殿主之间的宇宙屏障,淡淡道:“来吧,一起杀了他们。”

  万神殿主心中很想骂娘,但却没办法。

  他知道东方不会给他太多恢复的时间。

  也没犹豫,直接冲过来,朝着虚空舟发起攻击。

  虚空舟里面的白牧野,此时也基本摸清了东方跟万神殿主如今的战力。

  一挑二的话,应该没太大问题了!

  可问题是,地狱那两个大祭司,这会儿十有八九就在暗中盯着!

  所以,要不要在这种时候出手呢?

  还有,南方大天神虽然发下重誓要在将来守六道轮回,可它并没有发誓效忠自己!

  万一那两个地狱大祭司杀过来的时候,它突然反水,又该怎么处理?

  问君和林子衿这两张牌,不到万不得已,小白绝不会轻易打出来。

  一旦把这两张牌打出来,那就是要一战定乾坤的!

  至于彩衣、司音和单谷这三张牌,不到生死关头,小白更不会往出打。

  他们虽然都暂时压制住地狱诅咒的侵蚀,但这并不代表他们参加这种级别的战斗也会没事。

  任何能够伤害到他们的事情,小白都不想去做。

  所以,面对东方和万神殿主的联手,他依然没有选择还击,而是驾驭着虚空舟,绕着将这片宇宙彻底封印起来的宇宙屏障急速飞起来。

  看起来就像是一只无头苍蝇,被人追得到处乱飞,似乎一点章法都没有。

  可实际上,小白飞行的那些点位,都是可以很好观察到外面的区域。

  他想知道,那两个地狱大祭司此刻身在何方?

  至于是否来了,这个根本不在考虑范围之内。

  那个老道士给他挖坑,目的不就是想要造化液,想要未来可以证明正大出现在人间?

  可惜那俩地狱大祭司也不是白给的,人家藏得很深。

  所以尽管小白心中可以确定他们一定来了,但在后有追兵的情况下,一时半会还真无法确定他们的位置。

  他的确是不着急,可后面的东方和万神殿主却急了。

  这小子就知道逃,完全不想跟他们正面打,一副和他们杠上,看谁能耗过谁的架势。

  他耗得起,他们两个耗不起啊!

  刚才还在打死打生呢,眼下为了共同利益,暂时连手对外。

  可这样下去,谁敢保证对方不会突然间对自己动手?

  毕竟在他们各自心中,诚信就是个屁,只要没用大道发誓,就一点效用都没有。

  关键时刻,就算是大道誓言,他们也不是完全不敢违背。

  所以想要无论是想要信任对方,和想要取得对方的信任,对他们来说,都太难了。

  几乎不可能。

  “东方,这小子分明是在戏耍咱们,加把劲,干掉他,在这之前,你我停战!”万神殿主传音给东方道。

  “好!”东方大天神回答的也是干脆。

  两人瞬间加强攻势,同时分出大量分身来,四面八方,开始堵截起虚空舟来。

  再快,你也只能在这片空间区域内活动,也跑不掉!

  既然跑不掉,就总会被我们给堵住!

  南方大天神在虚空舟里面看见东方和万神殿主开始用分身爆兵,顿时冷笑起来:“如今的我,虽然没有了跟你们一战的能力,但干掉些你们的分身,还是一点压力都没有吧?你们这么做,完全是没有把我放在眼里啊!”

  说话间,这片虚空中,瞬间燃起了大片大片的大道之火,每一片都如同一片火焰海洋,无边无尽,炎热无比,里面还蕴藏着无穷的杀机。

  一开始看上去这些火海有些混乱,但渐渐的,这些火海一点点形成一座又一座的法阵!

  东方和万神殿主的一些分身当场被烧死。

  这种分身,死掉一个两个肯定没什么,对他们影响并不大,但死多了同样也是一种巨大损失,关键消耗他们法力啊!

  “该死的南方鸟,你的骄傲呢?”万神殿主怒骂。

  “曾经要主宰人间重建天庭的生灵,如今竟心甘情愿充当人类走狗了?”东方也骂起来。

  “东方,你的评价,或许还可以在前面加上‘震惊’二字,或许会更加应景一些。还有,你有没有发现一件事?当我话多的时候,我已经不是当年的我了;可当你这个战场上几乎从不说话的人都开始这么多废话的时候,又意味着什么?”

  南方大天神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他看不起东方和西方,看不起万神殿主。

  哪怕到今天,双方实力相聚悬殊,哪怕他也挺佩服东方和殿主这种深藏不露的智慧,但该看不起……还是看不起!

  南方大天神在狂笑,东方却瞬间有种头皮发麻的感觉。

  像是有一道闪电击在他精神识海。

  是啊……为什么今天,我话这么多?

  正想着,数以亿计的符文,突然间在四面八方浮现出来。

  这些符文所占据的点位,正是刚刚虚空舟经过的那些地方。

  当它们全部亮起的时候,东方和万神殿主顿时骇然发现,这竟是一座法阵!

  而且,还是一座绝杀阵!

  “不能让他激活!”

  “干掉他!”

  东方跟万神殿主此刻终于彻底忘记要捅对方刀子的事情,一起朝着虚空舟疯狂扑杀过去。

  两人这一扑,几乎用尽了毕生修为!

  可惜还是慢了一步。

  他们都没想到,白牧野一身境界,居然会在这么短时间内,无限接近红尘仙。

  若早知道,别说过来杀,就连他们俩彼此间,也早就不打了!

  还打个屁!

  两人在这里鹬蚌相争,回头叫白牧野渔翁得利吗?

  现在倒是终于看清楚了,也晚了。

  两人彻底被符阵困在里面。

  其实这符阵并不是那种高明到极致,复杂到令人无法想象的符阵。

  就像一个充满机关的笼子,只要能够保证对方无法从笼子里冲出来,然后再保证笼子里面的机关可以杀死对方,就足够了。

  大道至简。

  小白将符道修炼到如今这种境界,早已不需要去弄什么复杂的东西。

  藏在暗中的老道士跟黑龙瞪大双眼,骇然看着被宇宙屏障挡住的那片战场。

  “符阵!”

  “可怕的符阵!”

  两人异口同声,然后相互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见那一抹凝重之色。

  老道士道:“他的符道,显然得到了道祖真传,但就符道来说,恐怕已是道祖之下第一人!”

  黑龙眯着眼,道:“待会儿,绝不能让他有用符篆布阵的机会!”

  老道士点点头:“不错,刚刚他驾驭那艘飞行法器乱飞的时候,就已经在悄然布阵,但就连我们这两个旁观者都没能发现,虽然隔着那道宇宙屏障,但不得不说,这小子很狡猾!”

  黑龙:“的确很阴险!幸好我们看见了,就像他之前幸运躲过一劫,也是因为有人挡在他前面一样;我们……如今也是那在后的黄雀!”

  老道士笑呵呵点点头,道:“你对人类文明,果然了解甚深。”

  黑龙笑而不语,心说我比你知道得更多!

  身为地狱三大祭司之一,从古至今,有什么文明是我不了解的?

  符阵不断收缩着范围,开始出现绝杀!

  首先被绞杀的……是万神殿主。

  他的吞天功在小白的符阵里面,完全失去了功效。

  因为他的道,没有小白高。

  这简直令人绝望。

  一个满打满算,修炼不超过两百年的年轻人,得多大的机缘,多厉害的背景,才能在这么短时间内修行到这种境界?

  无法想象,也难以置信。

  所以一直到自己本尊次元神被生生干掉,万神殿主都想不通。

  干掉一个,白牧野直接将万神殿主本尊次元神收进符篆师宝典。

  顺手叫醒了问君、子衿那五人。

  符篆师宝典空间自成一界,与外界彻底隔绝。

  他将万神殿主本尊扔进去,就是要让彩衣他们第一时间炼化那滴造化液!

  东方眼看着原本属于他的对手就这样无声无息死在他面前,一股兔死狐悲的伤感瞬间涌上心头,怒吼道:“南方!南方!南方!你就这样眼睁睁看着?”

  虚空舟中的南方大天神早已被白牧野一阵眼花缭乱的操作给彻底惊呆。

  一看就知道,这小子平日里也不是个什么良善之辈!

  打家劫舍这种事儿,他肯定没少干!

  刚刚干掉万神殿主本尊次元神抢走对方本尊尸身那一套流程,简直熟练得令人无话可说。

  如今听到东方那悲愤无比的怒吼,不知为何,南方大天神竟一点悲伤的感觉都找不到,反而还有点想笑。

  于是,它笑起来。

  虚空舟里,一身红袍面容英俊的青年挑了挑眉毛,那双妖异的眸子眨动着,声音尖锐地道:“要不……我把眼睛闭上?”

  噗!

  东方一口鲜血喷出去,整个人差点被气过去。

  下一刻,他被拦腰斩杀!

  那是白牧野的道!

  用道杀人!

  虚空舟内,南方大天神长叹一声,望着外面怔怔出神。

  属于他们的万神殿时代,彻底落幕。

  轰!

  轰!

  轰!

  接连几声巨响,外面那宇宙屏障被人直接攻破。

  刚刚小白干掉万神殿主抢走尸身的动作太特么快,以至于老道士跟黑龙根本就没来得及做出任何反应。

  但这一次……他们可能不能再这样任由白牧野把这一具尸身给抢走了!

  所以,东方还没死透呢,老道士跟黑龙就已经忍不住,从暗中杀出来。

  两道身影在冲过来的瞬间,还各自往对方轰了一记。

  轰隆!

  一声巨响,两道身影的速度都被影响了一下。

  白牧野趁这机会,催动符阵,将东方彻底斩杀在里面。

  然后一抬手,收起东方尸身。

  下一刻,驾驭着虚空舟,跟南方一起,瞬间逃离!

  打?

  要打的。

  但不是现在打!

  等彩衣、司音和单谷三人吸收了造化液,彻底恢复正常之后,给他们一个报仇雪恨的机会!

  什么叫最好的伙伴?

  这才是!

  虚空舟在小白全力操纵之下,眨眼间便从这片破碎的虚空远遁而走。

  黑龙跟老道士相互对视一眼,全都怒气冲冲,然后都不再说话,朝着虚空舟遁走方向,急速追去。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