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四章 穷途末路_大符篆师
123读笔 > 大符篆师 > 第六百六十四章 穷途末路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六百六十四章 穷途末路

  随后白牧野带着子衿、问君一群人告辞离去。

  这边黑龙大祭司跟老道士则直接进了堕落大天使的洞府,这群人走的匆忙,甚至没来得及搜刮一下堕落大天使洞府,他们两个可不能放过。

  一尊地狱大祭司的洞府里,肯定有不计其数的宝贝!

  结果两人进了洞府之后就傻眼了。

  整个洞府,早已经被翻了个底儿朝上!

  哪里还有什么宝贝?

  毛都没剩下一根!

  “该死!”

  “树倒猢狲散!”

  两人都以为是堕落大天使的那些追随者趁乱盗走了那些宝物,却完全没想到,那些宝物,根本就不是地狱生灵拿走的。

  彩衣刚刚一出来,白牧野就跟她说了这件事。

  然后我们的姬女侠直接化身飞贼,就在老道士和黑龙眼皮子底下,用八九玄功变化出一只地狱随处可见的小虫子,悄然离去,一番搜刮。

  就差没挖地三尺!

  姬女侠如今做起这种事情来,早已是驾轻就熟。

  不一会儿功夫,就把堕落大天使洞府中有价值的宝物全部拿走,还有几十个种满了各种大药的小世界,也一并带走。

  毛都没给黑龙大祭司跟老道士留下一根。

  站在堕落大天使洞府外,黑龙大祭司有些感慨:“真想不到,他们竟然还有回归的一天……”

  说着忍不住小心翼翼看了一眼头顶天穹。

  老道士也叹息道:“是啊,谁敢相信呢?”

  “但你为什么……”黑龙大祭司瞥了一眼身边老道士,觉得那张深邃到看不出情绪的脸上,隐藏了太多东西。

  “为了离开这该死的地狱啊!”老道士没看它,而是望向远方:“你不觉得,这是我们最好的一次机会了吗?万古岁月啦,老伙计,有道是富贵险中求!他们背景深来历大又能怎样?这终究不是诸天神佛主宰人间的时代了。”

  “只要我们将一切计划周全,那么……跟在他们身后,我们十有八九可以捡到一个天大的便宜!”

  “你要知道,离开了地狱,那群人也就只剩下一个能打的!”

  “他虽然很厉害,连堕落大天使都能斩杀,可他并不知道,堕落大天使身上早已经被下了封印。战力根本达不到当年巅峰状态。到时候你我连手,对付他一个,即便会经历一番苦战,但终究能拿下他。”

  “可惜那小子很狡猾,不肯将其他人留在地狱,不然我们会更有把握。”

  黑龙大祭司皱着眉:“我还是觉得……这件事怕是很难。这群年轻人的确都没能真正觉醒,但那并不代表咱们能从他们身上占到便宜。更别说那个修炼符道的年轻人……还是那位的关门弟子,这件事,难啊!”

  老道士不说话,只静静看着黑龙。

  黑龙沉默半晌,才吐出一口浊气,咬牙道:“这地狱,我早呆够了!我要出去!”

  老道士这才满意的点点头,微笑道:“就应当如此。”

  ……

  白牧野一群人乘坐着虚空舟,并没有急于离开地狱。

  因为一旦离开,这些人必须得进入到符篆师宝典里面被封印。

  谁都不愿意进去沉睡而让小白一个人面对那种危险。

  老刘、欧阳、大漂亮和寒冰雪四人也都在。

  他们很快知道了刚刚发生的那些事情。

  老刘道:“不留在地狱是对的,那个老道士怕是没安什么好心。”

  大漂亮道:“是的,他说的话,我觉得真假参半。”

  寒冰雪也完全不信任那老道士:“应该是九分真,一分假,这些生灵的话,的确都不能信。”

  白牧野看着问君和子衿几人:“我已经全盘接收了那位堕落大天使的记忆,所以很清楚那老道士是在给我挖坑。他让你们几个留在这里,说还可以加深修为,这话不假,但你们留在这里越久,那种诅咒力量就会越强。若是在这里修炼……呵呵,恐怕到时候,就算一人得到一滴造化液,也未必能解了这种诅咒!”

  问君有些郁闷,道:“都怪我不小心,当时杀得太顺手了,完全没想到这是敌人设下的一个陷阱。”

  林子衿看着她:“都过去的事情了,我们不也完全没能察觉到吗?

  单谷笑着道:“是的,我们谁都不怪,也不怪自己傻,人生哪能一帆风顺?总会遇到点意外。不过我倒是很好奇,我们到底有什么来头?他们明显是认出了我们,但没等开口就被天雷给劈了……这可真的有点不得了哦!”

  彩衣也皱着眉头道:“的确挺奇怪的,如果我们真有什么来历……那我们之间的相遇相识,就不是什么巧合,而是一种因果力量下的必然?”

  “可我们到底是谁呢?”单谷一脸好奇。

  咔嚓。

  一旁的司音偷偷摸出一个瓜,轻轻啃了一口。

  众人全都望向她。

  司音二话不说,拿出一堆,放在桌子上,还冲着众人嘿嘿一笑。

  “吃瓜吃瓜!”

  单谷看着她:“妹子,你难道一点都不好奇?”

  “不好奇呀!”司音摇摇头:“我们就是我们呀,我们不是我们,还能是谁?不管我们曾经在哪个时代出现过,但那也都是我们啊!”

  听起来多少有点绕,但在场这群人却全都忍不住陷入沉思中。

  随后,林子衿身上,竟散发出一股祥和的大道气息。

  那气息不但将她身体包围住,同时还向着一旁弥漫过去,将其他人也都笼罩起来。

  随后,林子衿一脸兴奋地道:“我,我好了!”

  她看着白牧野,眼圈都有些红了,大声道:“哥哥,我身上那股寒冷的诅咒力量消失了!”

  不过下一刻,她瘪着嘴道:“但我能感觉到,我身上的那股造化力量……也没了。”

  随后,问君长出一口气,眼神有些复杂的看着司音,伸出手,轻轻摸了摸司音的头:“谢谢你,司小音!”

  司音呆呆看着问君:“怎么了?”

  林子衿道:“你一句话,让我们明悟了一些东西。”

  这时候,彩衣和单谷也全都长出一口气,能明显感觉到他们好了很多。

  但他们都没能真正驱散身上的地狱诅咒,只是暂时将其压制住了。

  只有问君和子衿两人,在刚刚悟道瞬间,用各自身上的造化液,兑掉了身体中的地狱诅咒。

  有些时候,不是解决不了问题,终究还是境界问题。

  比如昔年的诸天神佛,就算本尊降临到地狱,面对最凶的地狱诅咒,也不会被伤及分毫。

  小孩子只有在学走路时才容易摔跟头,长大了自然就稳了。

  司音嘴里啃着瓜,一脸无辜:“我也没说什么吧?”

  子衿走到她面前,吧唧一下,飞快在她脸上亲了一口:“总之,你是我们的幸运星!”

  哎呀!

  司音一脸嫌弃地擦着脸。

  这时候,老刘长出一口气,看着众人道:“咱们有机会了!”

  子衿跟问君恢复,彩衣、单谷和司音也都暂时能压制住地狱诅咒,白牧野脸上终于露出一丝笑容,道:“谁想给咱挖坑,就要做好把自己埋进去的准备!”

  经历这样一场危机,其实对符龙战队这群人来说,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过去实力没有那么强大的时候,大家都是小心谨慎,但最近这段时间,随着整体和个人实力的增长,就算心里面再怎么想着我要低调要谨慎,但在面对敌人的时候,终究还是会情不自禁的生出一种睥睨之心。

  尤其当初那群地狱生灵赶在小白建模六道轮回的关键时刻大张旗鼓杀来,更是激起众人愤怒和杀心,根本没想那么多,直接便冲杀出去。

  一场酣畅淋漓的战斗之后才发现被人家给算计。

  经此一役,也让众人的战斗经验再次提升到一个新的领域。

  不管到任何时候,都不能小看你的任何对手。

  即便他看上去非常弱。

  “所以,还得委屈你们,先在小世界中隐藏一段时间,我倒是要看看,那两个老家伙会在什么时候动手?”白牧野看着众人。

  “自然是你得到造化液的时候,”老刘看着白牧野,“其实这个坑,还是比较好挖的,咱们利用的……就是咱们曾经犯过的错误罢了。”

  彩衣等人全都苦笑起来。

  是的,自信!

  他们因为自信,吃了这次的亏,差点连命都搭上。

  对方同样也是因为自信,相信地狱诅咒的威力,相信在找到造化液之前,除了小白之外,所有人都会失去战力。

  那么,正好将计就计。

  ……

  万神殿主一缕神念附着的那块陨石,在浩瀚宇宙中流浪多年之后,终于有了收获。

  他竟然“看”见了狼狈不堪的西方大天神!

  虽然从外表看上去西方大天神依然完好无恙,可在万神殿主这种境界的人眼中,昔日强横无匹的西方大天神如今已是强弩之末。

  终于遭劫了!

  在这一刻,万神殿主这一缕神念差点大笑三声。

  看得出,西方大天神非常惶恐,像是在躲避着什么人的追杀。

  所以万神殿主这一缕神念不动声色,遥遥看着。

  果不其然,没过多久,东方大天神那散发着煌煌天威的身影便出现在这片宇宙虚空。

  “西方,别跑了,没意义的,杀了你之后,你的疆土大域,我不会去动,我会给你留下一个体面的结局。”东方大天神磅礴无匹的神念波动在虚空中传来。

  他们两个内讧?

  万神殿主有些惊讶,他这一缕神念,继续躲在一旁看热闹。

  “东方,你觉得我会信你?这种时候还跟我说这种话有什么用?”

  西方大天神愤怒无比的咆哮着。

  一路逃亡,他一直在复盘,到底是为什么……会变成今天这样?

  万神殿从太古后期,一直到今天,中间经历上古时代一场恶战,始终屹立在这浩瀚人间之巅。

  他们这群生灵,也是当之无愧的主宰者!

  号令世间,谁敢不从?

  之前这些大天神相互间虽然也不信任,虽然也都有着各自的算计,但根本不会发生当下这种事情。

  如果都寻找机会想要弄死对方,那万神殿早就无数年就从内部崩溃了,又怎么会一直存在到今天?

  思来想去,还是跟从前的分析一样,关键节点,就在于人间封印被破坏!

  是了,归根结底,还是那个身怀造化液的年轻人啊!

  可我也有造化液啊!

  我也曾经是气运之子啊!

  难道造化液这种神物,也是有有效期的?

  我的已经过期了?

  还有问君……那个女人竟然是曾经的北方大天神,是他们曾经的同伴。

  人间主位面有制作祖灵晶体的装置,竟然都叫她给逃过,她又是怎么避开这一劫的?

  莫非……这世界除了万神殿,除了地狱之外,还存在着另外一个组织?

  可又有谁能在我们眼皮子底下,隐藏无尽岁月?

  所谓人之将死其言也善,西方大天神心里面其实很清楚,东方不会放过他。

  早晚会找到他头上。

  失去了神像失去了造化液之后,他已经心灰意冷。

  他甚至突然间有点明白了跟他同殿无数光阴的北方大天神为什么在最后时刻做出那样的选择。

  之前他还曾嘲笑过人家,但如今,他算是彻底想明白了。

  只可惜,他想明白的……有点太晚了。

  看着对面的东方大天神,仅存一道主元神的西方冷笑道:“东方,你以为杀了我,你就能得善终吗?”

  东方大天神微微一笑:“为什么不呢?你还有什么想说的,不妨一并说了吧。”

  “不然以后都没机会了是吗?”西方大天神惨然一笑,道:“那群人……已经真正成了气候,他们不但有造化液,还有诸天神佛的庇佑,我们这群人,就如同井底之蛙一般,只能看见巴掌大的天。其实,从始至终,我们从来都不是这片天地的主宰者。那群诸天神佛即便离开无尽岁月,也照样有无数手段可以制衡我们!”

  “嗯,我懂,还有吗?”东方大天神好整以暇看着西方,一脸和善笑容,就像是在看着一个老朋友。

  事实上也的确是老朋友。

  西方并不在意东方话语中暗藏的嘲讽,依然说道:“地狱……”

  “那只鸟曾跟地狱联系过,也联系上了,也合作了,但同样,它也败了,败的很惨。地狱这个问题,你不必担心,他们有诅咒的,根本无法进入到人间为恶。”

  东方大天神笑呵呵说着,冲着虚空一抱拳:“所以说,这件事还得多谢当年的诸天神佛,若不是他们把地狱安排得这么明白,想要一人称尊,还真有点难。”

  “很好,地狱不是威胁……你果然知道很多。”西方大天神看着他:“那,你可曾想过,问君是如何轮回的?身上有造化液那年轻人和他身边的同伴,又是如何轮回的?他们能修炼到今天这种境界,在太古时代一定有根脚,这点,你不否定吧?”

  东方大天神看着西方,沉声问道:“你这话什么意思?”

  西方笑笑:“没什么意思,我只是想告诉你,这世界除了万神殿和地狱之外,很可能还存在着另一支我们看不见……但却真实存在的势力!从始至终,他们一直隐藏在暗中在看热闹!”

  东方大天神并没有急着去否定西方这种猜测,原因很简单,在祖灵晶体制作装置存在于各大人间位面的情况下,那群有着极大极神秘来头的人,又是如何躲过,并成功轮回的?

  “你是说,有人在暗中控制着这一切?诸天神佛的后手?”东方神色变得认真起来。

  “这种事情,没看见,谁敢乱说?”西方大天神的主元神笑着,突然间身上爆发出无尽的符文,同时一条大道铭文形成的大道,直接出现在他面前。

  西方一步踏上,瞬间化虹离去!

  那速度,要比光芒不知快了多少倍!

  东方大天神早防着他逃走呢,当下一声大喝。

  下一刻,就连将一律神念附着在陨石上的万神殿主都有点看傻了。

  浩渺苍穹,无尽虚空,竟然亮起一个大到不可思议的光幕屏障!

  那光幕屏障一下子不知将多少星系都给囊括进来。

  看着那几乎要将整个宇宙给装下的光幕屏障,万神殿主差点失声喊出来。

  眼看着就要逃走的西方大天神却是没忍住,惊呼道:“天……天族屏障……这怎么可能?你……东方,你是……”

  东方大天神平静站在那里,面色复杂地轻轻叹了口气,幽幽道:“天族弃子,没脸自称天族人。”

  草!

  西方大天神的主元神这会儿骂娘的心思都有了。

  跟他同殿的东方大天神,一直号称出身人族,是曾经的人族天骄。

  而当年的太古时代,人族中也的确留下了大量关于东方大天神的传说。

  在那个时代,他被无数万神殿神灵视作人族的骄傲!

  所以谁能想到,谁敢相信,谁会相信……堂堂东方大天神,竟然……来自天族!

  弃子也好,卧底也罢,都改变不了他是天族的事实。

  而且他隐藏得太深了!

  之前那么多场战斗,甚至在生死关头的时候,东方都从来没有展露过自己来自天族这个事实。

  这真的是太惊人了!

  东方大天神轻叹道:“不用那么惊讶,天族也不是什么无敌种族,只不过更古老,也更强大一些。天族生灵也并非不败。就像我,不就完全不是南方的对手吗?”

  “但你……却是笑到最后那个。”西方大天神面色无比难看。

  当这宇宙屏障出现那一刻,他就知道完了。

  他逃不掉的!

  “笑到最后,那只是最基本的。”东方大天神说道:“杀你一个西方,也谈不上是获得胜利,只不过是减少一个强有力的对手罢了。”

  “你死了之后,还有南方的主元神,那只鸟也很讨厌,手段太多,心机太深,跟你一样,唉,大天神这种层级的生灵,都太难杀。”东方大天神叹息道:“就连北方,我觉得他都依然还活着!或许是真的放弃了,或许……也是在等待机会,指不定什么时候就会突然跳出来。所以,咱们这群人,谁也别说谁阴险,谁也别说自己更厉害。没意义的。”

  “对了,”东方看着西方,“还有殿主那个更阴的,还有白牧野他们那群人,哪一个都不是好对付的。”

  西方冷眼看着他:“这件事,跟我也没什么关系了。既然逃不掉,我们就同归于尽好了。”

  “行,你有什么本领,尽管施展出来就好。”东方大天神微笑:“我会给你反抗的机会,毕竟,那是你的权利。”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