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一章 坑死青黑二尊_大符篆师
123读笔 > 大符篆师 > 第五百九十一章 坑死青黑二尊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五百九十一章 坑死青黑二尊

  青尊和黑尊这俩中位神心态瞬间就炸了!

  之前对问君有多信任,多喜欢,如今就有多痛恨!

  他们想不通,为什么好端端的,这个女人会设计害他们?

  难道就不怕回头推演之神让她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他们俩甚至没有精神头去想为什么问君没用八卦盘的原因。

  眼下的局面也完全由不得他们想什么了。

  青尊祭出长剑斩向天空中的符篆师宝典,黑尊则祭出一面巨大的盾牌,人躲在盾牌后面,试图用这盾牌冲出这地方。

  这里的地势之前看着还没什么,但越看越是惊人。

  这分明就是一片绝杀之地!

  鸡毛风水宝地?

  这种地方把人葬下去,就算不被收割灵魂,也注定无法转世轮回。

  这贱人心太狠了!

  到如今青尊和黑尊两人都没能想到白牧野身上去。

  他们甚至不清楚自己的目标是什么人!

  如果让他们来主抓这件事,或许会知道得多些。

  可惜那个时候,他们都在喝花酒……

  整片地势都已经被彻底激活,那强大的法阵将两尊中位神死死压制在这里。

  就连青尊和黑尊两人都觉得不可思议。

  他们是两尊神灵啊!

  这只是一颗普通的宜居星球,这样的星球,他们一个念头就能爆掉一颗。

  可现在就是这样一颗星球,形成的法阵居然将他们死死困在这里。

  高天之上那本巨大无比的书,也太恐怖了点,青尊一剑劈过去,居然纹丝不动。

  书里面有无边的浩瀚压力传来,散发着莫名的大道之韵。

  那种大道气息,可以轻而易举的压制住青尊和黑尊的道。

  想要凭借修为硬闯出去,如今看来已是不可能了。

  两个谈不上不学无术但从小就不喜欢读书的人只能咆哮着嘶吼着然后看着这本书越来越近……

  问君站在白牧野身边,眼眸中带着几分震撼,看着法阵当中的情况,喃喃道:“你的法阵,居然轻易困住了两尊中位神,你的那本书……太神奇了!”

  白牧野点点头,深有同感地“嗯”了一声。

  问君瞥了他一眼。

  气运之子啊!

  整个人生果然像是开了挂一样。

  就是不知道小白如果对上推演之神这种同样是气运之子的存在,又会如何?

  心里想着,她把虚空舟拿了出来,递给小白。

  “这是什么?”白牧野微微一怔。

  “保平安的。”问君笑了笑。

  小白无语的看着她。

  问君道:“据说这是天下跑的最快的飞行法器,我试过,彻底激活的话,的确非常快。而且这东西上面没有留下任何精神印记,据说是没办法将精神印记留在这上。”

  “给我?”白牧野看着她。

  “嗯。”问君点点头。

  “那你呢?”白牧野问。

  “我要回去的呀,不给你,难道我还能把它带在身上不成?”问君看了他一眼,觉得小白这问题问的有点蠢。

  现在这样子看着不好看,人也跟着变笨了不成?

  “行,那我收了。”白牧野说着,试着用精神力去炼化一下这件法器。

  下一刻,他有些奇怪的看着问君:“你说这东西不能被炼化?”

  “是啊,里面那两位告诉我的,”问君微微蹙眉,看着白牧野,“怎么,你把它给炼化了?”

  “昂。”白牧野点点头。

  问君:“……”

  “你确定没开玩笑?”问君语气中充满质疑。

  就算她刚刚还在想小白这种气运之子的人生就跟开了挂一样,可这眨眼之间的惊喜,还是让她有些难以接受。

  我都没教你这东西怎么用呢,你就把它炼化成自己的了?

  这可能吗?

  “你不信?那你拿去试试,看你还能用不?”白牧野把虚空舟递给了问君。

  问君接过来,稍微尝试了一下,一股强大的精神风暴瞬间席卷而来。

  虽然没伤到她,但还是把她给吓了一跳。

  “不是……这,你怎么做到的?”问君有点懵的看着白牧野。

  “就随便祭炼一下,它就很听话的被我炼化了。”白牧野道。

  “这玩意儿本来就是你的吧?”

  问君彻底无语了。

  “是我的也是上辈子的事儿了。”白牧野随口说道。

  问君却忍不住沉思起来。

  而此时,远方法阵中的青尊和黑尊,都已经彻底疯了。

  因为那本书正在炼化他们两个的神格!

  那虽然是一本书,但却活像是一条大鲨鱼,张开血盆大口就是一通疯狂的咬!

  哪里有半点书的气质?

  这特么分明就是个土匪,是个流氓啊!

  他们活了这么多年,经历过各种各样的事情,不是没见过神灵陨落,但像他们自己这样,人还没死呢,就被直接炼化神格的,却是从未曾经历过。

  关键炼化他们神格的还是一本书!

  黑尊七窍流血,他已经重新化成黑乎乎的神像了,所以那些从他七窍流淌出来的血迹看上去更加给人一种触目惊心的感觉。

  太可怕了!

  黑尊咬牙道:“这是……太古的东西……是……神器!”

  他强撑着,说出这句话来。

  青尊却只顾着对问君破口大骂:“贱人,即便神格消失,神像崩溃,即便主元神都死在这里,可我还有次元神,还有神灵本体!我们打不过别的大神,杀你一个小毛神却轻而易举!你给我等着!”

  “我来了。”问君瞬间出现在法阵中,这法阵无差别攻击,大量攻击瞬间落到问君身上。

  问君不躲不闪,任由这些攻击刹那间将她身体伤得极其严重。

  鲜血顺着问君嘴角和七窍流淌出来。

  整个世界在这一刻,也像是消失了声音一般。

  同样化成神像状态的青尊整个人都懵了。

  他就在嘴边的咆哮和咒骂甚至有点说不出口了。

  “可以了,再见。”问君说着,身形一闪,再一次消失在青尊和黑尊面前。

  青尊:“……”

  黑尊:“……”

  这特么是在搞什么?

  这女人明明坑了他们,为什么还要回到法阵里受一遍罪?

  不过很快他们就想明白了。

  “问君……你不得好死!”

  “你这无耻的贱人,有本事你回来,我要弄死你!”

  嘭!

  青尊身上的神格终于碎开。

  化作无尽神能,被天空中那本巨大无匹的书全部吞下。

  再次回到白牧野身边的问君看着无比凄惨,差一点就被法阵中那种可怕的攻击给杀死。

  “你这又何苦?”白牧野叹息一声。

  “不这样,你当能骗过那老东西?”问君嘀咕了一句,随后看着法阵中青尊神格崩碎,神能爆发,然后被符篆师宝典吞噬,脸上忍不住露出几分遗憾之色,“可惜了呀,要是我能吞噬那些神能就好了。”

  “你想要?”白牧野看她一眼。

  “废话,你不想要?”问君翻了个白眼,然后有些无奈的道:“可惜不敢要!我之所以一直在你身边,就是想要彻底蒙蔽住这里的天机,我要让那老东西完全算不出来。”

  “你确定吗?”白牧野问道。

  这才是他最担心的事情。

  推演之神,一尊上位神,即便在万神殿中,那也是最顶尖的神灵之一。

  既然之前能用一些年的时间硬生生推演出自己的下落,那么如果他不放弃这件事情的话,继续推演,未必不会推演到问君身上。

  到那时,问君一个胆敢背叛它,背叛整个万神殿的小毛神,要怎么才能活下去?

  “你放心吧,我肯定没事的。”问君一脸自信地道:“但你们也一定要尽快解决这里的事情,千万不要停留在这里了。这次我回去复命,推演之神肯定没有再度出手的机会了。来的……会是更可怕的神灵!”

  问君对回去之后将要发生什么心理非常清楚,所以她提前警告白牧野。

  白牧野说道:“没事,我不是有虚空舟么。”

  问君有些无语,然后道:“总不能一直过逃亡的生活吧?”

  “如果不能彻底掀翻那个腐朽破烂的地方,逃亡必将成为未来生活的重心和主题。”白牧野轻笑着说道,脸上,却看不见有任何的畏惧之色。

  问君当然也清楚。

  就像小白劝不了她一样,她同样也劝不了小白。

  因为这件事到如今已是特别明朗。

  要么什么都不做,等待着万神殿的镇压;要么反抗。

  反正不管怎么做,结果都是差不多的。

  那还不如反抗。

  轰隆隆!

  法阵中,黑尊的神格也彻底爆开了。

  他并没有像青尊那样,临死放狠话,黑尊在最后时刻,什么也没说。

  崩碎了神格,崩碎了神像,主元神惨死在这里!

  最终被符篆师宝典彻底吸收掉。

  当符篆师宝典飞回来那一刹,白牧野将打算直接钻进空间指环中的宝典拦截下来。

  “你等会儿,咱得谈谈。”

  符篆师宝典静静悬浮在白牧野面前,寂然无声。

  “我知道我说什么你都听得懂,老头儿,你不打算出来给我交个底吗?”白牧野带着几分怨念的道:“至少你也得让我知道,你究竟还有多强吧?”

  “比方说,遇到一尊上位神,你能不能也像现在这样,轻而易举,将其镇压?”

  “让上位神也知道书中自有颜如玉?”

  “行不?”

  符篆师宝典静静悬着,一动也不动。

  也没有任何其他多余的反应。

  就在小白准备放弃了,让它回空间指环的时候,符篆师宝典突然自行翻开。

  在空白的金属页面上,缓缓浮现出两个字来——不行。

  不行?

  什么意思?

  打不过上位神?

  白牧野目瞪口呆地看着宝典上浮现出的两个字,人也有些懵。

  啪!

  符篆师宝典合起来,滋溜一下,飞进了储物空间。

  白牧野看看问君,问君看看白牧野。

  两人脸上,全都满是无语表情。

  “真有个性!”问君赞道。

  她就已经很有个性了,但跟符篆师宝典一比,简直弱爆了。

  看人家,就连拒绝都拒得这么有范儿。

  要不怎么说有文化呢。

  短短不行两个字,道尽了人生艰难。

  就像一个C字,同样也可以用在任何一个地方。

  两人随后去打扫战场,发现地面上还残留着一些神像的碎片。

  白牧野有点无语,之前符篆师宝典吞噬神灵的时候,可是连皮带骨一块吃了。

  现在居然也学会挑食了?

  嫌这些神像碎片硌牙还是怎的?

  随便捡起一块,如同不是用法力托着,绝对拿不起。

  即便只有指甲那么大一块神金,也要比一座巨大的神山重太多!

  “这可都是顶级的神金啊!”白牧野开始收集起来。

  过日子就要这样勤俭持家,说什么钱不是省出来,纯粹是骗人的鬼话。

  这么说的人,不是顶级土豪就是坏。

  “像我这种穷苦出身的人,每一点资源,都是省出来的。”白牧野对静静看着他收集神像碎片的问君说道。

  问君面无表情的看着他:“你所有的资源,都是抢的。”

  白牧野没搭理她,不这么直白大家还是好朋友。

  这些神像碎片,问君自然都不能去动,她甚至不可以在这里停留太久,必须要做出一副仓皇逃回去的模样。

  所以,她看着小白,有些不舍地道:“我要走了。”

  白牧野有些担忧的看着她。

  “放心啦!”问君摆摆手,然后喷出一口血,却不以为意的道:“回头替我跟子衿解释一下。”

  白牧野点点头。

  “月那里……你就跟她实话实说,她会理解的。”问君犹豫着,补充了这么一句。

  白牧野再次点头。

  “走了!”

  问君说走就走。

  身形瞬间消失在虚空中。

  随后,小白将战场打扫得干干净净,可惜没能找到空间指环之类的宝物。

  两尊万神殿的中位神,肯定富得流油,可惜他们的财富,都在各自疆土大域。

  看来,也要加速寻找那些神灵的疆土大域了!

  问君说得对,我所有的资源,都是抢来的。

  这才是我的主业啊!

  万神殿的渣渣神灵们,你们割了人间无尽岁月的韭菜,爷爷如今,很快就要去割你们的韭菜了!

  都给老子准备好喽!

  白牧野最后看了一下这地方,动用法阵,将这地方的山川湖泊,全部恢复成战斗之前的样子。

  在这过程中,他身上有一丝丝气运之力,一点点将这里彻底蒙上一层纱。

  就算推演之神来了,也没用了。

  回到酒店,白牧野站在巨大的落地窗前,看着繁华的城市夜景。

  这时候,敲门声响起。

  白牧野神念一动,房门自动打开。

  夜阑静揉着眼睛打着哈欠走进来,睡眼惺忪地道:“哎,大叔,有点奇怪哈,你说我怎么一口气睡了一天多?难道这是境界提升带来的后遗症?”

  白牧野看了她一眼:“贪睡就贪睡,又没人说你什么。”

  “不是这样的!”夜阑静试图给自己澄清,却被白牧野拉着出去,大吃了一顿。

  不知为什么,夜阑静总觉得白牧野似乎有些疲倦的样子。

  莫非这个家伙趁着我睡觉的时候,跑出去干了什么坏事?

  几天之后,白牧野跟夜阑静离开了这颗星球,开始了下一刻星球的宣传。

  几百个幸运玩家现身说法,这个世界彻底轰动了!

  那些过去没人相信,甚至想都不敢去想的神迹出现在众人面前所引起的轰动和心灵上的震撼,比什么广告都好用。

  一时间,无论男女老少,无论豪门子弟还是平民人家,全都如同疯了一般的涌入到什么游戏中。

  这,本应该是一件天大的好事。

  但罗子玉却是有种心惊肉跳的感觉。

  因为他见到了之前刚刚见过面的那个女子!

  那女人浑身浴血,整个人像是受了极重的伤,从他们所在的这颗神秘星球上空一闪而过。

  他之所以能正巧看见,还是因为那女人身上散发出的死气实在是太强烈了!

  强烈到差点让他所在这颗星球崩碎!

  当那女人飞过的时候,身上有血液掉落在这颗星球上,如同巨大的陨石撞击下来,将这星球砸出很多巨大的深坑。

  要是再近一点,甚至连罗家布置在这里的“服务器”都得给毁掉!

  妈的,发生了什么?

  罗子玉整个人都被惊呆了,这可是从万神殿出来的神灵啊!

  他们到底是干啥来的?

  在这种凡夫俗子生存的位面,又经历了什么?

  另外那两个神灵哪去了?

  他几乎第一时间,便发出命令,想要调查清楚发生了什么。

  然而,整个人间静悄悄。

  没有任何消息反馈回来。

  随后他似有所悟,知道这不是他能干预的事情,赶忙将这消息传递回去。

  ……

  那边罗家那位老祖接到这消息之后,整个人都不好了!

  他一开始还以为是有人跑到罗家负责的人间位面去闹事,结果听着听着整个人都被吓呆了。

  三尊万神殿的神灵降临,就剩下一尊浑身浴血,仓皇而逃?

  这他妈……是要捅破天的节奏啊!

  房间里,九大家族的其他人全都一脸疑惑的看着这位。

  心说又发生什么了?

  “天要变了啊……”

  罗家这位老祖说了这一句之后,当下冲着众人告了个罪,什么都没有再说,直接转身离开。

  这件事太大了!

  必须要第一时间上报给万神殿那边。

  因为不管发生了什么,都绝不是罗家能承受的。

  这种时候,罗家甚至顾不上会不会因此得罪那几尊神灵背后的人了。

  不管是私自前往,还是公开降临,都是在罗家负责的区域出的事,罗家甚至不敢去追究那几尊神灵对面的人是谁!

  在他们看来,能把神灵伤成这样的,也唯有神灵。

  神仙打架,凡人千万别跟着遭殃。

  会议桌上,一群人面面相觑。

  面色全都变得无比凝重。

  虽然他们并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但能让罗家老祖如此失态并提前退场的事情,肯定小不了!

  在场这些生灵都是经历过当年上古事件的,他们相互看了一眼,然后全都默默起身,退走。

  在祖域布局那位到底是不是用的八九玄功,已经没有那么重要了。

  看现在这状况,还是尽早,赶紧做出一些部署和决定,才是上策。

  罗家老祖不是都说了么,天要变了!

  凡人的天,是头顶苍穹,天高不过万丈。

  变,也不过是雪雨风霜。

  可他们的天,却是万神殿!

  他们的天变了,那是血雨腥风!

  绝对是要死人无数的。

  老穿山甲看了一眼在场众人,低声说了句:“成不成神,都要经营一处疆土大域……”

  说完,老家伙人立而起,背着手,拖着尾巴离开了。

  疆土大域,虽然肯定不如祖域,也不如人间位面,但那终究是可以栖身的地方。

  关键是隐秘性高。

  就算万神殿中最顶级的无上存在,想要推算世间的疆土大域,也没有那般容易。

  菊头蝠家族的老祖道:“血雨腥风,恐怕就要来了,我们这九个家族,历经无尽岁月,屹立在时光长河之畔,相互间或许有过各种恩怨,但说到底,我们都是一根绳上的蚂蚱。祖域被人设局,罗家那边又出了大事……你我都没得到消息的大事。”

  它环顾众人:“只能出在他们所负责的人间位面!”

  血色莽家族的老蟒蛇盘踞在那,仰着头,吐着两下猩红的蛇信,慢条斯理地道:“我觉得你们太紧张了,不要被罗家那老鬼一句话就带偏了节奏。说不定他是在吓唬我们,也说不定,就只是他罗家的天要变呢。”

  老果子狸摇摇头:“之前我就说过,这天地要生变。你们若不信,也是无妨,但多做点准备,总是没错的。”

  “这话不错,我们还是多做些准备吧,别有一天,上面抛弃了我们,祖域原生势力虎视眈眈,来自上古的恨意再将我们包围,到那时……可能连一条生路都没有了!”冯家一名老祖沉声说道。

  九大家族中身份地位最尊贵的一群人悄然散去。

  ……

  已经有些沉寂下来的万神殿,再次因为问君的归来而变得喧嚣起来。

  仿佛打这精灵族女人来的那天起,万古孤寂的万神殿,就再没冷清过。

  “大人,晚辈无能……”

  噗!

  飞进万神殿的问君一边流泪,一边忍不住又喷出一口鲜血。

  鲜红的血液如同一片血雨,撒在万神殿的空间里。

  无数大神中神小神那刻板的神像眼睛齐齐盯着那片血雾,全都懵了。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