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八十四章 悲催的祝家_大符篆师
123读笔 > 大符篆师 > 第五百八十四章 悲催的祝家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五百八十四章 悲催的祝家

  这时候,在场绝大多数齐家人,同时将头转向这名看守这边,目光幽幽地看着他。

  矿脉看守脸上兴奋表情一下子僵住了,脑子瞬间变得一片空白。

  直到此时,他才终于想起家族这些年来都是怎么对付那些犯了大错的人。

  只是过去他从来都是围观吃瓜那群人中的一员,从未曾想过有朝一日自己竟也有被人家吃瓜的一天。

  “身居要职,却如此辜负家族信任,使得矿脉那里出现如此重大损失……所有的精髓啊!我们自己都一直没有舍得开采的精髓矿产,全没了!全都没有了!”

  圣域巅峰的符篆师长老语气无比森然,咬牙切齿的样子像是要吃人一样。

  其他那些齐家人也全都一脸愤怒。

  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每个人心里都装着一只炸药桶。

  刚刚之所以没炸,看着还正常,那是因为大家都还处于懵逼状态,还没弄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

  但现在他们终于明白了,是菊头蝠家族的强者,通过种种手段,潜进了齐家,做下了这场惊天大案!

  这个亏,齐家肯定是不可能吃的。

  那个记忆没有被清洗干净的齐家矿工脑子里的画面,就是证据!

  但在此之前,该清算的,还是要好好算算的。

  比如说,菊头蝠家的蝙蝠,到底怎么进来的?

  是买通齐家的什么人?

  还是通过暗中观察,掌握了齐家出去办事人的行踪?

  其次,便是这矿脉的看守人员。

  齐家是有照妖镜的!

  只要不是无上存在,在照妖镜面前,便无从遁形!

  如果看守人员稍微尽职尽责一点,每一次都使用照妖镜进行检查,还可能出现这场宛如灾难的损失吗?

  “把他拉下去,直接处死吧,灵魂……算了,灵魂就放过吧。”圣域巅峰的符篆师长老叹息一声,决定了看守的命运。

  这,已经算是相对较轻的一种惩罚了。

  矿脉这看守想要喊冤,但却第一时间被人封印之后给拎出去。

  混账东西,一个疏忽大意,让家族损失惨重到无以复加的地步,还想喊冤?

  处理了这个看着机灵实则没脑子的看守,一群齐家人面色无比凝重的重新坐在一起。

  “这件事,不好处理。”

  “菊头蝠家族没那么容易招惹,它们太毒了!”

  “关键问题是,妖族的警惕性比人族高太多倍,我们如果大张旗鼓打过去恐怕是不行,到时候如果真打起来,肯定是两败俱伤。”

  “还有啊,我觉得仅凭我们那矿工脑子里的一点残留画面,那群狡猾的妖怪也未必会认啊!”

  一群高层大人物,面色凝重而又惆怅的坐在那里讨论着。

  最后决定这件事不能声张。

  光明正大的去报复,不但很难为自己讨个公道回来,甚至可能损失更加惨重。

  想要报这一箭之仇,就只能用计!

  “论用计,妖族只能跟在我们身后吃灰!”

  “不错,菊头蝠家族各种矿产不是也又很多吗?他们做得初一,我们便做得十五……”

  “什么初一十五?你在人间待的那些年别的没学会,让人听不懂的废话倒是没少学。”

  讨论到后面,有点歪楼了。

  但齐家这边也终于拿出了章程,他们要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反正不论怎样,这个亏,齐家不吃!

  ……

  彩衣化成一头巨大的菊头蝠从齐家逃了出去,见到寒冰雪之后,说了自己临时改变计划的过程。

  “我去,妙啊!”单谷一脸惊讶。

  司音也一脸佩服的看着彩衣,觉得如果换做是她,怕是想不出这种主意来。

  “我当时就想,反正这九家都不是什么好东西,不管哪家,先扯进来一家再说。仇恨这东西,都是一点一点,日积月累出来的。疑邻盗斧,总有一会爆发,一旦到了彻底爆开的时候,就算他们已经知道了真相,但也没有能力反抗了!到那时,我们就从阴谋变成了阳谋!”

  彩衣一脸认真的分析着,寒冰雪眼睛亮亮的坐在一旁细细听着她说,不时抬起头打量一眼彩衣,眼中渐渐露出一抹柔和之色。

  这群孩子,果然都有各自的优秀之处!

  她是绝顶天才,从出生那天起,就在无数人的关注中长大。

  所以她习惯了以天赋看人。

  其实她知道彩衣这群人的时间可以追溯到很早以前。

  林子衿当时跑去找白牧野之后,还藏身于网络世界的寒冰雪对彩衣、司音、单谷甚至老刘这群人就已经有了足够的了解。

  但那个时候,她可没怎么把这几个小家伙放在眼里。

  也从未曾想过他们竟然能跟在小白身边一路走到今天,甚至坐在她面前侃侃而谈,谈的还是如何去算计高高在上的祖域家族!

  这绝不是小白和子衿身上有大气运就能带动的东西!

  这群孩子自身,也足够优秀!

  即便是看上去胆子最小的司音,吸收祖灵晶体时的那种决然,可不是为她自己。

  而是为了整个团队!

  单谷也不错。

  嗯,比以前好。

  以前废话太多。

  彩衣说着说着,突然注意到寒冰雪的眼神,有点不好意思的道:“姐,我有什么地方说得不对吗?”

  “哦,没有,很好!”寒冰雪看着彩衣,给出了一个肯定的答复:“你做得很好!”

  彩衣脸上终于露出笑容。

  寒冰雪说道:“黄家那边的布局,目前还只是他们内部的事情,他们会到处寻找我们,但短时间内,他们不太可能找出什么问题。”

  “齐家这里,虽然你已经把矛盾扯到了菊头蝠家族身上去,但咱们还是要在这里做点文章!”

  寒冰雪说着,淡淡道:“咱们再干点好玩的!”

  彩衣和单谷眼睛瞬间亮了!

  这种日子,他们喜欢!

  齐家出的这场变故,只局限于少数高层大佬知道。

  下面那群人虽然也知道出事了,而且好像还是矿上那边出了事,为此还处死了一个身份不低的旁支看守。

  但具体发生了什么,就不是底层人员有资格知道的了。

  反正他们还是跟往常一样,该做什么做什么。

  最多就是气氛有点紧张,不敢像过去那样随意,但总体来说,也没什么。

  数日后,齐家一批货物要运出去。

  因为刚刚出过事,所以这一次,负责运送货物的人也变得小心谨慎起来。

  原本运送这批货物最多只需要两个至尊境界的人跟着。

  说是防卫,实际上就是出去散散心,溜达一圈。

  毕竟都这么多年了,谁会那么不开眼的跑到齐家头上来找茬?

  但这次为了防止万一,圣域境界的负责人不但自己亲自跟着,还跟家族申请,又增加了一名圣域境界的强者一起。

  虽然这般谨慎让很多人都有些不理解,但小心无大错,大家也都不好说什么。

  一群人押送着货物,坐在一艘造型古朴的飞行法器里面,朝着距离齐家大约三天路程的一座大城飞去。

  这飞行法器看上去像是一艘帆船,在高天之上,以极高的速度飞行着。

  一路上两个圣域境界的强者始终打足了一百二十分的精神,非常谨慎,始终提防着随时可能出现的意外。

  可事实上,这一路风平浪静,什么都没有发生。

  到了那座大城,跟买家交易的过程也非常平静,跟往常一样,波澜不惊的。

  甚至买家那边还有些奇怪,齐家这次怎么出来了两个圣域?

  在家闲着无聊出来溜达的?

  买家那边也只能做出这种猜测了。

  因为任谁也想不到齐家这种家族,会出那么大的事。

  回来的路上,负责人有点不好意思的对被请过来压阵那名圣域强者说道:“真是抱歉,让你辛苦一趟。”

  那人跟他关系也是不错,笑笑:“没事,非常时期嘛,再说多少年不出门,出来溜达溜达,也挺好的。”

  “你说这一次,真的是那边做的?”负责人小声问道。

  “这种事情很难说,其实咱家有矿这件事,我觉得其他八大家族应该早就知道。就像那八大家族的支柱型产业,咱们不也明明白白的吗?这些年来之所以一直没事,那是因为那边……”

  被请来的圣域强者用手指了指上面,小声道:“给咱们的好处始终是足够多的!”

  负责人点点头:“是啊,有足够的好处,谁还乐意去打家劫舍当个强盗?再说,要是一点规矩都没有,今天你坑我,明天我坑你,这祖域不早就乱套了吗?”

  被请来的人点点头:“之前自然如此,但以后……真的难说了!”

  说着他叹息一声,道:“你想想看,自从前段时间传来消息,说人间生变,那边暂时还没有什么太好的办法。紧接着,上边给咱们的俸禄……不就变少了吗?”

  “呵,人间生变?人间能生什么变?依我看,十有八九就是上面……”负责人冷笑着说了一句。

  “这种事,还是慎言,虽说在祖域这里,说那边不会生出感应,但我觉得咱还是小心谨慎一点的好。”被请来的圣域强者说着,然后道:“说回刚刚那话题,你想啊,上面把给咱们的俸禄减半,各大家族会不会慌?”

  负责人微微皱眉,喃喃道:“我明白了,你的意思是,资源一下子变得紧缺起来,然后那些家族,就开始有人动歪心思了?”

  被请来的人点点头:“我是这么猜的……”

  “你这不算猜测,十有八九是事实呀!”负责人叹息道:“菊头蝠家族……咱跟它们往日无冤近日无仇的,没想到居然这么阴险,如果不是有一个人的记忆没被清洗干净,咱们恐怕做梦都想不到是谁做的!”

  “是啊,还有,你再想想看,为什么就只死了一个?对方做这么大的事情,会介意杀一群矿工吗?那群矿工之所以都活着,从根本上来说,不恰恰证明菊头蝠家族那位大能不想让别人知道是谁动的手吗?”

  “不错!”负责人一拍大腿:“是这个道理!因为只要有人动手,就一定能从伤口上看出痕迹。若是让人彻底灰飞烟灭,那更是容易通过时光回溯找出过程来!”

  两人在飞行法器里面分析着,探讨着,一时间竟然有些忘了他们出来的目的是什么。

  直到——

  轰隆隆!

  一声巨响!

  飞行法器如同被巨浪卷起的孤舟,瞬间被高抛起来,然后又一下子猛的向下沉去。

  里面大量齐家的人被打了个措手不及,当场就有很多人受伤。

  一时间,惨叫声连连。

  负责人跟被请来这两位圣域刹那间怒气冲天。

  他们一个闪现就从飞行法器当中出来了。

  可此时出手的人,早已经失去了踪影!

  “妈的,谁这么缺德?”负责人看着受损程度严重的飞行法器,整个人都怒发冲冠。

  被请来这位也是一脸凝重之色,沉声道:“看来这件事真像我预料中那样,有些严重了!”

  “难道这次也是菊头蝠家族干的?没道理吧?”负责人眉头紧锁。

  就在这时,飞行法器里面传来一阵变了形的惊呼声:“大人,不好了,咱们的祖灵晶体……都被抢走了!”

  “什么?”负责人跟被请来这位当场就懵了!

  两人又一个闪现回到飞行法器中去,来到负责保管祖灵晶体那个区域。

  发现那个负责保管的人,已经昏死过去,脸上还有一个巨大的鞋印,像是被人一脚狠狠踹在脸上留下的。

  始终在他身上的祖灵晶体,早已经消失不见。

  “什么时候的事情?”负责人跟被请来那位圣域全都惊呆了,同时也感觉脸上一阵阵的火辣。

  感觉像是被人狠狠抽了一巴掌!

  对方竟然在他们眼皮子底下,劫走了这次交易得来的祖灵晶体!

  虽然不多,只有十几枚,但这件事也太令人感到惊悚了。

  如此一来,齐家的商路就等于出现了重大危机。

  以后还敢走这条路吗?

  关键出手的人太狡猾了,身手也太高明。

  能在他们两个眼皮底下做成这件事,对方的境界……肯定不比他们差,甚至有可能更强!

  被请来的人深吸一口气,道:“回去之后,实话实说吧,而且还要建议上面早做打算。看来人间那边出的事情,比我们想象中要严重得多!以至于很多家族都疯了!”

  “很多家族?”负责人看着他。

  “对,这次的事情,绝不是菊头蝠家族干的。”被请来的人一指地上昏迷那人:“你看他脸上的鞋印!”

  “这鞋印?”负责人微微皱眉:“有什么不对吗?”

  “像不像祝家的?”被请来的人冷笑道:“这种细节,很少会有人注意到,但我不一样,我从来都是一个特别心细的人!不信的话,回头你去地牢里面,随便提一个祝家的人,看看他的鞋,你就什么都明白了!”

  负责人一脸震撼的看着被请来这位:“您这大才,这么多年居然一直没有被重用?家族那些大人物都干什么吃的?尸位素餐吗?”

  “哎哎哎,慎言,慎言啊!咱不去议论大人物们的决定,反正回去之后,只要如实上报,肯定没问题。即便他们不处理,咱哥俩也不会有什么责任。”被请来这位一脸笃定,这一刻脸上仿佛有光,像极了一个不被重用的潦倒读书人指点江山的模样。

  ……

  逃走的路上,单谷看着寒冰雪问道:“雪姐,那鞋印,他们真能注意到吗?”

  “那么明显的鞋印印在脸上,但凡脑子里还残存着一点智商的人都应该会注意到。虽然这些祖域家族无尽岁月以来一直安享太平,几乎被磨掉了所有的警惕性。但发生这种事,总会有人站出来的。放心吧。如果他们真的那么蠢,实在没人能看出来,那也没关系。以后还有机会!”

  对寒冰雪这只大妖来说,这种事儿不过是顺手埋的一颗种子罢了,发不发芽,什么时候发,她并不在意。

  反正多埋点种子,总会有破土而出的。

  干完这一票,他们直接就闪了。

  齐家可不是什么鱼腩家族,被人接二连三的这么挑衅,从上到下肯定全都一片暴怒,接下来也肯定会专门设陷阱等着人往里跳。

  所以见好就收。

  下面该回去搞祝家了。

  原本是想要混进去,从内部攻破,但如今看来,也不需要那样了。

  半个月后。

  祝家一个商队遭劫!

  一批非常重要的货物尽数被劫走,所有人都被打晕不说,记忆也被洗得彻彻底底!

  但要说这世上的事情,很多都如同注定一般。

  什么叫天无绝人之路?

  祝家在调查这件事的时候,发现了几个证人!

  一群不知哪个家族跑出来年轻小孩子,有男有女,一共五六个人,当时正好亲眼目睹了那场短暂的战斗。

  只是在抓这几个小孩子回去的时候,却发生了一些不愉快的事情。

  因为这群孩子并不配合。

  甚至一个个非常嚣张的叫嚣,还打死了祝家一个同样有点脾气火爆的侍卫。

  本就一肚子火气的祝家人当场发飙,有强者出手,强行将这群小孩子给带回祝家。

  一番拷问之后,过程倒是问出来了。

  甚至祝家有大能出手,从其中一个少年精神识海中提取到了出手者的身影!

  但那少年也吃了不小的苦头,虽然没变成白痴,但却头痛欲裂,嚷嚷着要让祝家这群人付出代价。

  很快,从目击者脑子里提取出的身影身份被确认——齐家一个身份地位不算低的圣域强者!

  一出事就已经有人猜到是齐家了。

  祝家跟齐家一直不睦,两家的年轻人见了面十有八九是要打一架的。

  像这样直接下手抢资源的事情虽然没发生过,但确定是齐家人做的之后,祝家这边也不觉得奇怪。

  毕竟双方的仇恨在那摆着呢!

  凑巧遇到,见四下无人,便心生贪念……嗯,合理!

  如果不是凑巧一群少年路过,远远看见,这件事恐怕永远都将是个迷!

  祝家这边雷霆震怒,但那几个少年,同样雷霆震怒。

  其中一个小姑娘,见被提取记忆的少年一直哀嚎,脸色苍白的厉声喝道:“祝家是吧?区区万神殿走狗家族,你们这次算完了!没有人能救得了你们!”

  一名祝家长老目光阴冷的看了一眼那小姑娘,道:“小孩子家家,口气不要那么大!你们不小心遇到强盗,被劫财劫色,最后惨死……你觉得这个结局怎么样?”

  这名祝家长老倒也不至于真的这么做,还要留着他们将来佐证呢。

  就是一个个都有点嚣张狂妄,祝家这附近,除了他们自己之外,根本没什么大族,所以这群小孩儿,别看口气大,一口一个万神殿走狗家族如何如何,说白了,都是一群无知的小兔崽子,估计从小听家里长辈痛快嘴说的!

  祖域这里的原生势力,可不都是背靠万神殿神灵的!

  就跟本地人瞧不上外地人一个道理,即便是很穷,那也是有优越感的。

  谁知那小姑娘根本没有被吓到,闻言冷笑道:“姓祝的,少吓唬人,本姑娘姓百里,其他几个人,一个是欧阳家的,一个是独孤家的,一个是薛家的,剩下那个被你们强行提取了记忆画面的,你肯定想不到,他姓赵!”

  ---------

  还有。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