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八章 一步之遥_大符篆师
123读笔 > 大符篆师 > 第五百三十八章 一步之遥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五百三十八章 一步之遥

  大约半个小时之后,王家老祖沉这一张脸,回到车内,看见白牧野在那悠闲的喝茶,顿时有些气不打一处来。

  “你倒是悠闲。”

  “我是法阵系的符篆师啊,又不是战斗系的。”白牧野微笑看着他。

  王家老祖倒是也没说别的,他对符篆师谈不上很了解,但也不是一点了解都没有。

  知道符篆师可以擅长很多种符篆术,但真正专精的,往往就只有一种。

  这姓苏的年轻人区区一个神符,却可以布置出困住帝五大能的符阵,显然是将所有精力都用在法阵符这方面了。

  讽刺几句,只是他堂堂一尊帝五巅峰在外面杀敌,这姓苏的一个小神符师却在里面悠闲品茶让他有些不爽罢了。

  是的,就这种一知半解,其实才是最可怕的。

  接下来的时间里,他们的战车又遭遇了七八次截杀。

  王家老祖没说对方是什么人,白牧野也没有问过。

  但从每一次他出去时间越来越长也可以判断出来,截杀他们的人,境界越来越高,战力越来越强。

  最近一次,王家老祖整整出去了三个多小时才回来,回来的时候,身上染血。

  看得出来,那些鲜血,不仅仅是敌人的。

  “对手这么强?连您都受伤了?”白牧野有些吃惊地问道。

  “嘿,天河这种地方,帝五巅峰者众,谁人敢说无敌?”王家老祖轻轻叹了口气,像是被白牧野激起了谈兴,淡淡说道:“除非一尊帝五巅峰的全系符篆师,不过……这世上哪有这种全能的存在?不过是理论上存在罢了。”

  “这是我的目标。”白牧野一脸认真的说道。

  “哈哈哈!”王家老祖服下几颗疗伤丹药,哈哈大笑几声,“你这年轻人倒是有点意思,全系符篆师,你当你是什么?气运加身的神吗?”

  “怎么,您从来没见过全系符篆师?”白牧野问道。

  “见过,那些号称全系的符篆师天河有不少,”王家老祖脸上露出一抹淡淡的不屑,“号称攻击、防御、诅咒、控制、五行元素……甚至还有一些稀有符篆术全部精通,可这种人,老朽活了无数年,就没见过一个能踏入符帝境界的!甚至就连神符师境界的都没个。”

  “学的东西太过驳杂,终究是小道。专精一道,方能成就大事。”

  他看着白牧野:“你,明白了吗?”

  白牧野点点头:“受教了!”

  “嗯,年轻人,有理想是好事,但切莫好高骛远!”王家老祖似乎真把白牧野当成了自己的追随者,开始言传身教起来。

  随后一些天,白牧野跟王家老祖之间的关系愈发熟稔。

  又一次遭遇拦截之后,白牧野忍不住问道:“外面拦截我们的……到底是什么人?都是天河生灵?”

  王家老祖冷笑道:“怎么可能都是天河生灵?”

  说着,他撇撇嘴:“那株大药,在某个群体当中不算什么秘密,知道的人不少。之前我们都觉得,有毒瘴守护,大药成熟之前,不应该有人提前太早过来。”

  “是啊,没什么意义。”白牧野点点头。

  “可没想到,有些人还是那么迫不及待,试图先封锁这里,不让人进去。简直就是笑话!他们封锁得住吗?”王家老祖说这番话的时候,一脸霸气。

  “那是,前辈是什么人?就凭那些宵小之辈,肯定拦不住的。”白牧野微笑着拍了句马屁。

  随后问道:“这株大药既然能散发出恐怖的毒瘴,又是如何被发现的呢?”

  王家老祖道:“那株大药还是幼苗的时候,并不会散发出这种毒瘴,唯有到了接近成熟期的时候,才会利用毒瘴来掩饰它的存在。都是顶级的灵物,虽然不能像智慧生灵一样聪明,但这些起码的自保手段还是有的。”

  “果然是天地间的灵物,确实很神奇呀!”白牧野赞道。

  王家老祖呵呵一笑,看着白牧野:“只要你别胡乱生出不该有的心思,将来得到这株大药的时候,我说不定可以分你几道根须,让你也得一番大造化!”

  “那,太感谢前辈了!”白牧野站起身施礼。

  “所以,无论在什么时代,无论什么地方,真正的聪明人,才能活得长久,活得更好。”王家老祖一脸满意的看着白牧野。

  英武四年,四月二十七。

  白牧野跟王家老祖终于乘坐着这辆战车,来到大药生长的这片区域。

  这地方,按照王家老祖的话说,已经距离天河源头有些近了。

  “越是靠近源头,越是危险,存在着很多不可测不可知的不祥之地。”王家老祖一脸郑重,眼神中还带着几分淡淡恐惧。

  “前辈可是遇到过什么?”白牧野问道。

  “不可说,不要问,记住,以后也不要提!”王家老祖一脸认真的看着白牧野,“如果你想在天河这里活下去,就一定要记住我今天对你说的话……”

  “请前辈赐教。”白牧野认真请教。

  “不要好奇,不要好奇,不要好奇!”

  王家老祖同样一句话,说了三遍,每一遍的语气都会加重一些。

  他一脸严肃的看着白牧野:“在天河,你可以心黑,可以手狠,可以嗜血,可以诡诈……总之,在自身所处的环境中,不要留太多善念,容易遭人利用。但心存善念,最多遭人利用,只是可能会被坑死。可若是好奇……就一定会死!”

  白牧野挠挠头:“我就是个好奇宝宝。”

  “那你会死的,比我强大的存在都死了,你一个小神符师又多了什么?”王家老祖看着他,淡淡说道。

  白牧野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看着王家老祖:“比您还强大的……那岂不是?”

  “不是,也不是大圆满,但的确就是比我强大,他最好的就是天河源头究竟什么样,于是他去了,再也没回来过。”说这番话的时候,这名王家老祖眼中还露出一抹淡淡哀伤之色。

  “那人是前辈的熟人?”白牧野问道。

  “你还真是个好奇宝宝。”王家老祖瞪了他一眼,摇摇头,没有再说什么。

  白牧野笑嘻嘻的,也没有再去追问什么。

  对这位王家老祖,他如今也谈不上有多大恨意,但也谈不上喜欢。

  动辄就拿他和他家人性命威胁的人,能喜欢才叫见鬼。

  不过这人倒也谈不上是多邪恶。

  至少对于真心投靠他的人,还是不错的。

  最近这段时间,也给白牧野讲述了不少关于天河的种种。

  这些对一般人来说就是解闷的故事和八卦,但对白牧野来说,却隐藏着很多有用的信息。

  比如王家老祖口中的很多连他都不敢进的禁区。

  这样的地方,以后都有可能成为白家军的藏身之地。

  毕竟,他是一个强大的全系符帝。

  王家老祖这群帝五巅峰大佬不敢进不能进的地方,不代表他也不行。

  随后,王家老祖直接驾驭着这辆战车,冲进了毒瘴区域内。

  之前那些试图拦截的人都失败了,真到了毒瘴区这里,反倒没有什么人出现。

  但王家老祖也说了,那些人肯定都在暗中盯着呢。

  “身上有解药的,也不仅仅只有我一个,等下到了里面,你别急着出去,我先探查几圈,发现没有任何问题之后,你再出来布阵!”王家老祖交代道。

  很快,战车进入到那株大药的生长区域,在这里,毒瘴气愈发浓郁!

  已经到了化不开的那种程度!

  王家老祖出去之前,再三交代——

  “切记,我没回来之前,你千万不许出去!不然的话,你可能会被瞬间毒死!我知道你好奇,但这件事,关乎性命!你死了不要紧,耽误我取那株大药的话,你的家人都活不成!好好配合,你才有活路,记住了吗?”

  白牧野一脸我是乖宝宝:“记住了。”

  王家老祖前脚离开,不到三分钟,白牧野就从战车里面溜达出来。

  外面的景象,让他有些吃惊!

  那两条已经服用了解药的蛟已经迷迷糊糊的睡在那里。

  王家老祖之前曾说过,拉车的蛟本身就拥有极强的抗毒能力,如今服用了解药,居然还是趴在那里昏昏欲睡。

  见他出来,两条蛟也都没有看他一眼,闭着眼睛,一脸虚弱的伏在地上。

  白牧野身上光芒闪耀,各种属性防御的符篆熠熠生辉,全都是在激活状态。

  他倒是不怕这里的毒瘴,他怕的是突然间有人冒出来给他一下。

  没有防御符的符篆师是没有灵魂的……脆皮。

  不需要战帝,一个神战士都能把他给打死。

  小白没有耽搁时间,他知道王家老祖随时可能会回来。

  出来之后,第一时间在这地方开始布阵。

  一道道大道符文,被他直接打入大地深处。

  然后,他开始往如同滚滚浓烟的毒瘴区走去。

  大药越是接近成熟,距离它近的地方毒瘴越是恐怖。

  王家老祖之前的介绍并没有撒谎。

  这地方太可怕了!

  哪怕小白身上有大白虫子配出来的各种解药,此刻也不由有些胆战心惊的。

  只能期望着大白虫子能靠谱点,不然可能真的会出问题。

  还好,虫教授别的方面不好说,但在制药这方面,当真是顶级大能。

  白牧野进入到浓郁化不开的毒瘴中也没有感受到任何不适。

  与此同时,他将强大的精神力释放出去,小心翼翼的布下了一些感应的节点。

  这也是为了防止王家老祖突然间杀个回马枪。

  越往里面走,毒瘴越浓,到最后,眼前已经是彻底漆黑一团。

  就如同最黑的宇宙深处!

  甚至连神识,都难以穿透。

  小白知道,这会儿他应该是已经接近了那株大药。

  他无声无息,继续往前走。

  直到前方的黑暗中,突然出现一道一点蓝光。

  一开始只有萤火虫那么大一点,在这绝对黑暗中,甚至跟这黑暗融合到一起。

  渐渐的,这光点开始变大。

  走到近处之后才发现,这是一株晶莹剔透的蓝色植物。

  说是植物,倒更像是一株透明蓝翡翠雕琢出来的小树!

  一尺多高,枝杈嶙峋,闪烁着淡淡的蓝色荧光。

  似乎感受到有生灵接近,这株蓝色植物甚至还散发出一股微弱的波动,似乎……想跑!

  但下一刻,就在蓝色植物的四周,顿时有一道道土黄色光幕出现。

  直接将蓝色植物挡在那里。

  白牧野微微一怔。

  下一刻,他脸上露出一丝笑容。

  喃喃道:“这才正常嘛!”

  这样一株能得大造化的大药,怎么可能没人提前布局?

  就算有这恐怖的毒瘴又能怎样?

  照样有人能提前进来,在这里布下手段。

  刚刚那土黄色的光幕,分明是土属性的法阵符!

  没有其他功效,只能困住这株大药。

  “既然有人已经在这里设下法阵,那么这四周……”

  白牧野说着,眉宇间露出思索之色,下一刻,他轻轻一跺脚。

  这一脚踏在大地上,瞬间沟动地脉,四面八方,一道道淡淡的能量波动直接被激发出来!

  “杀阵、困阵、迷踪阵……”

  白牧野轻声嘀咕着,眼神中也露出一抹淡淡的凝重之色。

  显然,在这里布阵的人非常强大!

  如果不是他前段时间使用卜家那二十株百万级精神力大药将境界提升到帝四,甚至有可能都很难破掉这地方别人布下的法阵!

  因为在这里布阵的人,同样也是一尊符帝!

  法阵系的……符帝!

  若是在神符师境界那会儿,别说破掉,恐怕就连发现这些符阵都有难度。

  不过放在现在嘛……自然就没什么问题了。

  但小白并没有破掉这些法阵,而是按照这些法阵的排列方式,又在这里布下了一道更深的法阵!

  各种各样的大道符文迅速从他身上飞出,一道道被打入到大地深处。

  同时,困住这株蓝色大药的那土属性法阵,也被他动了一番手脚。

  做完这一切之后,他迅速回撤。

  当来到毒瘴相对少一些的区域,神识可以释放出去的地方时,感知了一下,王家老祖并未归来。

  白牧野松了口气,直接回到车子里。

  精神力强大的好处就是可以迅速让自己平静下来。

  他取出符篆笔、纸和墨,就在车里面,开始画起符来。

  他画的,自然也是各种各样的法阵符。

  要在敌人眼皮子底下做手脚,如果全都依靠对方不懂行不识货,显然是有些不适合的。

  万一对方只是装作不懂呢?

  万一对方对法阵符也多少有研究呢?

  所以,想要坑人,就一定要把所有的提前量全部打好才行。

  王家老祖回来的时候,已经是七八个小时之后的事儿了。

  他看了一眼白牧野面前放着的那一大堆画好的法阵符,目光似乎不经意间的在那上扫过,眼神露出一抹淡淡的柔和。

  然后才看着白牧野道:“可以了,你可以进行布置了。”

  “确定没人在这里?”白牧野有些谨慎的问道。

  王家老祖点点头:“我们身上的解药,面对这种毒瘴区,能坚持的时间也是有限的。如无意外,谁愿意在这里面待着?”

  “您说的是,那,咱们走吧!”白牧野道。

  “好,走吧。”王家老祖点点头。

  随后,两人从战车里面出来。

  白牧野出来的一瞬间,身子顿时一晃,一张脸刹那间变得乌青。

  “我靠!”

  他直接又缩回到车里面。

  王家老祖回来的时候,见到白牧野正一脸惊恐,大口喘着粗气,脸上的乌青正在迅速的全身蔓延中。

  “抱歉,忘了给你解药。”王家老祖扔给白牧野一个小瓷瓶,“先服用一粒。”

  “吓死我了!”白牧野一脸惊恐地道。

  “没事,这瓷瓶里面的丹药,应该足够你布阵了。但你记住,这只是暂时压制,想要真正的解药,必须要等到我拿到那株大药之后!”王家老祖一双眼盯着白牧野的眼睛,十分认真地道:“这不是跟你开玩笑。”

  白牧野点点头:“我明白的前辈。”

  “你明白就好,我这不是针对你,我这是对我们的未来负责。”王家老祖说道。

  白牧野服下一粒丹药之后,脸色渐渐恢复了正常,他看着王家老祖:“这丹药一粒能坚持多久?”

  王家老祖道:“一个时辰没问题。”

  白牧野松了口气,打开瓷瓶看了一眼,里面还有七颗。

  也就是说,一共八颗丹药,能压制这里的毒瘴十六个小时。

  “您……能跟着我一起吗?”白牧野问道。

  “我自然是要跟着你的。”王家老祖看着他道。

  随后,白牧野布阵,王家老祖就在一边看着,一边看,一边还会问两句。

  “这张符,你布置在这里是何意?”

  “哦,那这一张呢?相生相克?哦,高明!”

  “说起来,你当天就是用这种手段困住我们五个人的吧?”

  “还真是年轻有为啊!”

  “以后你跟着我,我一定保证你成为符帝!”

  “有朝一日,我为至尊,一定保你成为帝五巅峰!”

  人才,真正的有识之士没有不喜欢的。

  王家老祖心狠手辣冷酷无情,但对真正的人才,依然难以免俗。

  而且他同样有着所有大人物的通病——

  见到人才,总想往自己阵营里面划拉,也总觉得以自己的能力,可以镇得住任何人才!

  你是优秀,但我更优秀!

  一个小时过去。

  白牧野在布阵。

  两个小时过去。

  白牧野在布阵。

  三个小时、四个小时……一直到八个小时过去,白牧野依然还在布阵。

  但这布阵的范围,却越来越大了!

  他们甚至已经走到了毒瘴区的边缘地带。

  这种可怕的巨大法阵,已经完全超出了王家老祖的认知范畴。

  他很想表现出自己的专业一面,但却无能为力。

  “你确定,这么大规模的法阵,到时候能同时激活?”王家老祖一脸狐疑的看着白牧野。

  “当然,不但能激活,而且我还可以保证能一个人操控这些法阵!”白牧野一脸得意的道。

  这份得意,王家老祖看不出丝毫虚假。所以他一点都没怀疑。

  别说一个年轻人,就算是他这种年龄阅历,见到白牧野布下一座如此庞大的惊世大阵也都忍不住有些心旌摇曳。

  所以,如果白牧野一脸平静淡定,他才会觉得不正常呢。

  随后,两人再次回到核心区域,白牧野又带着王家老祖,往毒瘴最浓的地方走了一段距离,布下了一些法阵符在那里。

  王家老祖这会儿同样看不清白牧野放出去的是什么符,但他对白牧野也几乎是彻底放心了。

  一个生命在自己手中掌控着的人,他能掀起什么浪花?他敢掀起什么浪花?

  白牧野将法阵全部布好之后,时间已经过去十二个小时。

  他一脸虚弱的回到车上,接连喝了好多水,又拿出两株十万级灵力的大药当着王家老祖的面服下。

  这才萎靡不振的看着王家老祖:“前辈,咱们什么时候回去?”

  “回去?呵呵,回去做什么?就在这里等着!等到大药成熟的那一刻,等到所有人来到这里的那一刻,你激活法阵!困死他们!然后到时候我挖出大药,带着你逃出这里!”王家老祖笑呵呵,看着白牧野道。

  “啊?那……那我的那些家人,他们怎么办?”白牧野一脸呆滞的看着王家老祖。

  “放心,我会给我家族中的其他人打招呼,让他们保护好你的家人。等我突破归来,你就可以和家人团聚了!”王家老祖一脸和善的看着白牧野,“接下来,你就安心住在这里,修炼,画符!哦,对了,我这里,还有十株百万级精神力大药!我说到做到,这十株大药给你,能不能在这段时间突破到符帝,就看你的天赋和造化了!”

  王家老祖说着,直接拿出了十株封印的百万级精神力大药,放在白牧野面前。

  白牧野眼中露出一抹狂喜之色,他现在的精神力,已经接近三千九百万!

  有了这十株精神大药,他的精神力,将直接冲进帝四巅峰,距离帝五,只有一步之遥!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