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九章 给了还带往回抢?_大符篆师
123读笔 > 大符篆师 > 第五百二十九章 给了还带往回抢?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五百二十九章 给了还带往回抢?

  卜家。

  会客厅里。

  管事卜远志一脸歉意的看着孙婷和白牧野两人,主要是看着孙婷在说。

  “所以苏小姐,真的很抱歉,这件事是我们的错,我们愿意将苏小姐曾经付出的大药退还,然后再稍作补偿,您看可好?”

  孙婷无奈的露出一丝苦笑。

  不好又能如何?

  且不说古家在古河城里的地位,人家如今都已经这么说了,她还能说什么?

  “另外,我也听说你们带了一群人过来,那么多人,若是没有一个落脚之地,也的确不方便。这样吧,我名下还有一座小庄园,条件呢,肯定是不如苏小姐之前买下来这座,但好歹也能暂时栖身。我可以免费让苏小姐你们住两个月。两个月时间,应该也够你们买到新的房产。不知我这样处理,苏小姐可满意?”

  孙婷叹息一声,看着眼前这位卜管事,即便心中还有一丝怨念,但也已经无话可说。

  只能点点头:“行,那就这样吧。”

  卜管事点点头,看着孙婷道:“那,二位先在这里等我一下,我让人去库房提取一株百万级大药。”

  随后卜管事暂时告辞离去,留下两人在这里喝茶。

  孙婷看着白牧野,传音问到:“小白,你觉得他这能把大药还给我们吗?”

  白牧野想了想,微微皱眉道:“按说应该不会有什么大问题吧?”

  另一边。

  管事卜远志第一时间将这件事情上报给了家主。

  “跟着那位姓苏的女人来的那个年轻人已经把这件事宣扬出去,若是我们不把那株百万级大药还给他们,这件事肯定传得满城风雨沸沸扬扬,所以我直接做主,将这株大药还给他们。”

  卜家家主是一个看上去四十多岁的中年人,看着卜远志道:“你做得不错,一株大药虽然珍贵,但也犯不上为了这点东西让我们家名声受损。”

  “是的家主,所以我决定,先把这株大药还给他们,然后……”卜远志说着,伸出一只手掌,在脖子上横着比划了一下。

  卜家家主想了想:“听说他们有两百多人?”

  “呵呵,乌合之众罢了,不知从哪跑过来的一股小势力,掀不起什么浪花。这件事,咱们可以直接嫁祸给王家。”卜远志微笑着道。

  “怎么嫁祸?”卜家家主看着卜远志问。

  “属下有两名死士在王家。”卜远志道。

  “他们有那个实力吗?”卜家家主看着卜远志,“万一失败了呢?”

  “我让他们暂住我的庄园,那里有些机关,我可以提前告知我身边那两位死士,这样把握会更大一些;如果失败的话,也是王家见财起意,想要栽赃嫁祸我们。”卜远志道。

  “哈哈,行,这个主意不错!”卜家家主笑着指了指卜远志,“你呀……一天天,就你心眼多!”

  “嘿嘿,这不都是为了家族嘛。”卜远志笑眯眯的道。

  “行,那就这么做吧!”卜家家主点点头。

  小白跟孙婷在这里等了大约半个多小时,卜远志带着一个长条木盒匆匆走来。

  一见面,就对两人道歉道:“对不起对不起,二位,因为手续比较繁杂,慢了点,二位多担待!”

  卜远志说着,直接将手中木盒掀开,里面一株被封印着的百万级大药呈现在两人面前。

  孙婷看了一眼,这株应该不是她当初拿出来那个,不过这个也无所谓,同一级别的大药就算品质有细微差距,也不会天大。

  “二位检查一下,若无问题,咱们就交接一下。”卜远志微笑道。

  虽然他在微笑,但却不知为何给人一种很阴的感觉。

  白牧野精神力强大,对人的情绪感知能力超强,不过他也没露出任何异样的情绪。

  孙婷从身上取出那张庄园契约,递给了卜远志。

  卜远志看了一眼,微笑着收起来,然后站起身:“那,在下现在就派人,带着二位去找你们的人,然后带你们去我的那座小庄园,如何?”

  白牧野突然说道:“能不能借用这房间一个时辰?”

  孙婷微微一怔,看了白牧野一眼。

  卜远志也愣住,有点茫然的看着白牧野:“有事儿?”

  “嗯,家姐最近这段时间,一直处在突破边缘,苦于没有资源,如今拿回这株大药,正好可以尝试着提升一下。”白牧野微笑着道:“借用这里一会,不会给卜管事带来什么麻烦吧?”

  卧槽!

  要不要这么凶残啊?

  卜远志整个人都有点懵了。

  他正准备去联系那两个死士今晚就行动呢!

  就怕夜长梦多。

  可谁能想到这小子竟然如此的妖,要在这里直接把这株大药给吃了……这特么是正常人能干出来的事儿吗?

  孙婷也有点懵。

  这样一株大药,如果给夫君的话,可以给让他有很大提升。

  至于她,距离帝五还远着呢。

  所以心里面非常不解。

  不过孙婷也是个聪明人,这种时候就算心里面再怎么感到奇怪,也不能直接开口询问。

  “这……麻烦倒是没什么,不过……服用大药提升这种事儿,总不该如此草率吧?怎么着也需要找一静室,安安静静的慢慢提升,慢慢感悟才好。”

  卜远志支支吾吾地说着,然后看着白牧野:“如果这位公子……”

  “哦哦哦,那抱歉,是我唐突了。卜管事说得也是,服用这么名贵的大药,总要认真一点。”白牧野一脸歉意,“是我太心急了,唉,我一直希望我姐能赶紧突破到帝五,这样我们这些人也就算是有个靠山了。”

  卜管事哈哈笑道:“你们都还年轻嘛,莫心急,莫心急呦!”

  “卜管事说得对,另外,刚刚在外面,也是在下有些小人之心了,卜管事莫怪。以后在这古河城,怕是还有很多事情要求到卜管事您呢。”白牧野一本正经的躬身施礼。

  孙婷在一旁看得心里面直抽抽,这小家伙是真能演啊!

  不对,那群来自人间的小家伙,一个比一个精呀!

  那么小的年龄,是怎么做到如此成熟的?

  卜管事脸上也露出特别和善的笑容,哈哈笑道:“苏公子太客气了,您的那些反应,再正常不过。理解,我都理解!以后有什么事情,尽管来找我。咱们以后,就是朋友了!”

  白牧野跟卜管事一路有说有笑的共同处了卜家。

  大门口这里,也早已经没有了围观的人。

  卜家的热闹,也不是那么好看的。

  两个守卫倒是看着跟管事有说有笑的白牧野一脸惊讶,刚刚挨耳光那位还能明显看出有些尴尬和畏惧。

  “好了,卜老哥,您就送到这吧!等回头有什么事,在下一定登门拜访!”

  “哈哈,苏老弟慢走,慢走,我就不送了!”

  “留步,留步!”

  双方都亲热得不得了。

  等到相互转身的那一瞬间,脸上笑容全部消失不见。

  卜远志脸上露出一抹哂笑:好个狡猾的小东西,居然敢试探我?不过,就你这种小屁孩,又怎能想到我的操作?

  白牧野跟孙婷走远一点之后,孙婷忍不住偷偷传音问到:“小白,你这唱得是哪一出?”

  “这株大药,他们虽然还给了我们,但绝不会是心甘情愿的,”白牧野目视前方,面无表情的给孙婷传音道:“如果我猜得没错,就这两天……甚至可能是今天晚上,他们就会动手,想办法把这株大药拿回去!”

  “不能吧?”孙婷有些惊讶:“咱们两百多人……”

  “是啊,两百多人,真正能打的有多少?”白牧野依旧面无表情,语气平静的传音道:“对方只要派出两个帝四境界的人,暗中摸到庄园里面……您别忘了,那庄园,可是卜远志的。”

  孙婷倒吸一口凉气,她见识过龚家堡的嚣张跋扈,见识过邰家的低调发展,但像小白说的这种事情,却真的没见识过。

  这些年来一直在跟天河生灵战斗,她在龚家已经算是聪明人了。

  可跟眼前这年轻人一比,怎么感觉就跟个傻白甜似的呢?

  对了,这句傻白甜,也是她听单谷形容司音的。

  傻乎乎,长得白,甜甜的?

  之前孙婷可没觉得这形容和自己有什么关系,但现在想来,好像……自己也挺傻白甜的。

  “那咱们要怎么办?”孙婷忍不住问道。

  “没事儿,我刚刚试探他那一番,基本上已经试探出来了。既然都已经知道他要做什么,咱们自然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了。”白牧野道。

  “要不,他那庄园……咱还是不去了吧?”孙婷瞥了一眼身后远远跟着的那个卜家人。

  他是卜远志派出来带着他们去庄园的人。

  那人见孙婷回头,顿时露出一个谦卑的笑容。

  一个什么都不知道的下人,只知道管事跟那年轻姐弟相谈甚欢,他可不敢得罪这种人。

  所以特别懂事的远远跟在后面。

  “您别怕,咱就住在那,只需要到时候稍作一番布置,就足够了。”白牧野微笑着道。

  傍晚,一群劳累了一天的人,终于进入到一座条件相对一般的庄园中。

  此刻已经大致安顿下来。

  卜家那人前前后后跟着张罗和忙活着,让人送来了很多生活用品。

  这些东西一看档次就是极高。

  以至于左丘韵、裴静这些人虽然心里面还是有点不太舒服,但也都平静的接受了这件事。

  其实住在哪,对这群人来说,真的没什么大不了。

  包括小白子衿和问君这些人,也都不挑。

  江湖儿女,逮哪住哪,哪有那么多毛病?

  毕竟之前空间指环里面带着的房子因为占地方早就给抛弃了,所以,随便将就下好了。

  卜远志派过来那人,一直忙到很晚,这才带人离去。

  在这过程中,白牧野四处溜达着。

  一口气找出来好多法阵禁制。

  不过这些法阵禁制,他一个都没去碰。

  等卜家人彻底离开之后,他直接让住进有法阵禁制的那些人搬出来,换到另外的房间去住。

  然后又绕着庄园像是散步一般,溜溜达达走了一会。

  很晚才回到庄园的餐厅。

  众人都忙活了整整一天,大多都早早回去打坐休息。

  空旷的餐厅里面,就只有白修远、林泉声、左丘韵、裴静、孙婷几个长辈,然后还有龚家三姐妹,大白虫子和老何,以及米青、霍子玉和符龙战队这边六人。

  这群人围坐在一张很大的餐桌,正一边吃一边闲聊着。

  孙婷因为之前有白牧野的提醒,多少显得有些心事重重的。

  裴静便劝她:“算了,别想太多,那卜家也不算太过分,要真是那种蛮不讲理的,不但占着咱们的房子,恐怕就连这株大药咱们都要不回来。”

  左丘韵点点头:“不错,其实已经算是顺利了,不管怎么说,咱们拿回了这座大药。也暂时拥有了栖身之所。”

  白修远呵呵笑了几声。

  左丘韵瞥了一眼自己丈夫:“你笑什么,我们说的不对吗?”

  白修远道:“你问问你儿子吧。”

  “嗯?”左丘韵看了看白牧野,又看了看孙婷,“怎么,这件事还会生出什么波澜不成?”

  林子衿轻笑道:“韵阿姨,一株百万级的大药呢,可以让一个初入帝境的人,一口气冲到帝一巅峰。”

  “那又怎样?这件事本就是他卜家有错在先,他们还能为了一株大药,做出那种让全城人耻笑的事情不成?”裴静道。

  “那自然是不会的,”林子衿看着自己母亲,然后说道:“但这边给了,那边却偷偷派人来抢回去……这个总不难吧?咱们这群人,在人家眼中,可算不上什么强大。”

  她没好意思说自己这群人在卜家这种家族眼中就是一群乌合之众,那样等于把自己也给骂了。

  可事实如此!

  他们今天下午在那酒楼里面,对这古河城的各种信息,也不是一点了解都没有。

  很清楚卜家是一个什么样的家族。

  如果不是哥哥当着众人的面,直接将事情公之于众,恐怕他和小妈想要从卜家出来都不容易。

  更别说拿走那株大药了!

  好一点可能先答应下来,但拖着不给;恶劣一点,就是不给,你待如何?

  这种事儿,人间那些豪门大族干得多了。

  只能说自己的母亲和左丘阿姨当真是离开人间太多年,早已忘记了人心险恶呀。

  裴静有些不敢置信的道:“一株百万级大药……他们不至于吧?”

  “龚家堡至于,邰家也至于,为什么到了卜家这里,就不至于了?”林泉声看了一眼自己妻子,然后轻叹道:“我们这些年啊,都有些停滞不前,如今都不如这群年轻人了。”

  孙婷也是一脸感慨,道:“下午要不是小白,我们可能连卜家大门都进不去,进去了也可能出不来,出来了也不会知道人家在算计着什么……唉,人这么帅,脑袋瓜还这么好使。子衿,你的眼光可真毒!”

  林子衿顿时一脸得意,仰着脸:“那是那是!”

  单谷在一旁偷偷问白牧野道:“既然如此,那打算怎么收拾他们?”

  “收拾个屁呀,来一个弄死一个好了,”白牧野瞥了单谷一眼,“不然还能怎样?凭咱现在的能力,莫非还能打上门去讨说法不成?”

  龚明月在一旁弱弱地道:“公子,您怎么就敢肯定,他们一定会派人来抢这株大药?”

  “猜的啊。”白牧野理直气壮。

  龚明月一脸无语。

  深夜。

  这片原本就有些荒凉的庄园里万籁俱静。

  天河就这点好,人间常见的那些普通蚊虫蝇蚁都是看不到的。

  至于什么蛙声一片,也更是不存在的。

  如果这庄园里真的蚊虫蝇蚁都有,还能听取蛙声一片,那就没法住人了。

  半夜睡睡觉都有可能被蛙给吞了!

  两道身影,轻车熟路的顺着庄园最为偏僻的东北角一跃而入。

  这座庄园,他们很熟悉。

  作为卜远志多年培养出来的死士,他们每隔几年都会来这里一次。

  古河城里面,各种家族势力众多,光是人族阵营,就有四大姓——

  王、潘、卜、古。

  这四个家族在古河城虽然谈不上是真正的最顶级,但也屹立在这里数百万了。

  其根基之深,底蕴之厚,是常人无法想象的。

  王潘卜古这四个家族,无数年来恩恩怨怨不断。

  既有姻亲,也有仇恨。

  关键时刻能团结起来一致对外,但平日里私下相互间的小动作也是从来不断。

  这两名死士,不过是这四大家族之间关系的一个缩影罢了。

  这种死士有可能终其一生都不会动用。

  但一旦动用,那就绝对是一件大事即将发生。

  为了一株百万级的大药,动用两个死士,看起来似乎有点过分。

  但这也是为了确保万无一失。

  卜远志自然不会轻易牺牲他们两个,在他看来,这两人绝对有能力找到那个苏小姐,并且从她身上拿回那株大药。

  甚至可能兵不血刃就能完成任务。

  若是万一失败,也应该不至于有生命危险,然后还能顺道嫁祸王家一波。

  苏小姐姐弟两人带着那两百多人,至少可以让王家头疼一阵吧?

  因为最近也正值一件事情的关键时期,哪怕只能稍微牵扯一点王家的精力,那也是好的。

  两个全身上下黑衣蒙面的人进来之后,直接就往庄园的主楼方向轻轻飘飞过去。

  天河这里本身光线就极为阴暗,白天的时候城里会有大量灯光,晚上这些灯光关闭之后,天地间恢复到那种灰暗状态。

  当这两人飘飞到主楼前的一瞬间……突然间有几道光芒不知从什么方向,直接照在这两人身上。

  这光芒太亮了!

  莫说是这座庄园,即便是周边区域,都瞬间被彻底照亮!

  所谓白天黑夜,其实更多是人间来人的习惯。

  古河城里颠倒时间的人多得是,这几道无比刺眼明亮的光芒瞬间惊动了一大群人。

  全都目瞪口呆的往这座普通庄园里看来。

  所有人都听见一声略带惶恐的女子怒喝声音传来:“你们想干什么?”

  接着便是另一道冰冷声音传来:“大药交出来,不交就死!”

  “你们是什么人?你们怎么知道我们从卜家拿回了一株大药?”那略带惶恐的声音变得有些尖锐,充满愤怒:“你们到底是谁?”

  轰隆隆!

  一阵猛烈的晃动,直接惊醒了整座古河城。

  无数生灵都被惊动,纷纷看向发出光芒那边。

  一阵激烈的打斗声音,伴随着那尖锐女子声音的怒吼:“凭什么?本就是你们做错了,给了还带往回抢的?还大家族,凭什么这样欺负人,你们还能要点脸吗?”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