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六章 滚出去_大符篆师
123读笔 > 大符篆师 > 第五百一十六章 滚出去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五百一十六章 滚出去

  当然,天河联盟的出现,对小白他们这群人来说,短时间内,绝对是好事儿。

  因为那群天河生灵现在针对的目标是龚家堡。

  但这里面有没有更深层次的原因,比如那群天河生灵是否是想借着这个机会,干掉一个守护者势力……这个大家就不清楚了。

  也不关心。

  就像之前小白这些人分析的那样——天河,跟想象中不一样。

  一群人回到雾瘴区之后,很快便都安定下来。

  那人形的天河生灵没能得到什么好处,却也没有太过沮丧,告别众人,回自己的地盘了。

  像雾瘴区这种地方,在天河其实还有不少,正常情况下,外面的势力几乎不会吃饱了撑的攻打这里。

  所以小白这群人可以放下心来,安心的在这里修炼着。

  甚至连龚家堡那边,大家也都没那么关心了。

  躲进小楼成一统,管他春夏与秋冬。

  这就是小白这群人目前的状态。

  那株大药的事情,始终也没有透露出去。

  因为时机不成熟!

  所以就连白修远和林泉声这些人,也都不清楚,那株大药竟然真的被这群年轻人带回来了。

  十几天后。

  龚家堡那边传来消息,一场大战在龚家堡外面展开。

  天河联盟的那些天河生灵成员,疯了一样的组团杀过去。

  龚家堡里面一群超级强者杀出来,双方就在龚家堡外面杀得天昏地暗。

  天河联盟损失惨重,但龚家堡也没落到半点好处,同样伤亡无数。

  龚家堡向另外几个大势力求援,均被拒绝!

  这就是从来不交人,临时抱佛脚的坏处了。

  龚家堡这些年来横行霸道,嚣张跋扈,几乎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

  跟天河这里的很多大势力之间关系非常冷淡,甚至跟一些势力势同水火。

  这种情况下,人家巴不得你倒霉呢,怎么可能派人来救你?

  那些家国大义,心怀天下众生的说法,去偏偏人间三大帝国还凑合,就连前站的很多聪明人都骗不过,还想骗天河这里的各大势力?

  其实最倒霉也最愤怒的人是龚恒。

  跟天河锯天牛一场耗时漫长的血战之后,伤痕累累的回到龚家堡,然后就被几个同样身份地位极高,寿元也接近干涸的老祖宗围起来,讨要那株大药!

  “真没在我这里!”

  “我以灵魂起誓,以大道起誓……那东西真的没在我这!”

  “我根本不知道是谁成绩偷走了那株大药!”

  “污蔑,那群天河生灵分明就是想要趁机灭了我龚家堡,还有什么好说的?”

  “不管是谁,如果被我知道那株大药在谁手里,老子不管他是谁,必将他碎尸万段!”

  因为已经丧失了顶级战力,龚恒归来之后,跟一群赶回来的龚家堡老祖一番解释,就去闭关了。

  但闭关的效果能有多大,这个就很难说了。

  愤怒、心情郁结、心力憔悴!

  这就是老祖龚恒目前的状态。

  龚家堡外面的血战,也不断刺激着他。

  关于白修远和林泉声的消失,他也得到了新的消息。

  之前那长老跟他汇报,说龚家消失的某个先祖,也是龚恒的先祖,炼制的那间星系法器,也丢失了!

  这让龚恒瞬间又看到了一丝希望!

  这么多年,他始终觉得,白修远和林泉声这两人的父亲,一定是在天河深处,得到了了不得的东西。

  这东西,如果他能得到,应该可以改变他目前这种寿元将至的状态。

  甚至有可能会让他真正更进一步,踏入至尊领域。

  所以他第一时间找来那长老,问清楚事情的详细经过。

  他当年,也曾祭炼过那件星系法器。

  如果是全盛状态的话,他应该可以感应到那件法器的下落!

  可惜现在他的状态太差了!

  即便能够感应到那件星系法器的下落,也不敢贸然前往。

  眼下对他来说,最要紧的一件事情,就是赶紧恢复自己这一身道伤。

  所以外面的战斗,他充耳不闻。

  直到两个寿元即将干涸的龚家堡老祖战死的消息传来,龚恒再也坐不住了!

  虽然那两个老祖之前还在逼迫他分享那株大药,可那终究是为了活下去,他也能理解。换做是他,也会做出一样的事情来。

  如今那两人战死,跟两个强大的天河生灵同归于尽。

  这对龚家堡来说,简直是一个天大损失。

  所以龚恒出关了。

  拖着尚未完全恢复的身躯,从闭关中出来。

  红着眼,拎着帝兵,跟那群天河生灵杀在一起。

  已经在天河畔屹立了无尽岁月的龚家堡,第一次遭逢如此恐怖的巨大劫难。

  打到现在,很多龚家堡的人甚至都不理解,为什么会这样?

  这群天河生灵疯了吗?

  即便那株大药真的蕴含无数的神秘物质,可谁敢保证吃了那株大药就一定能真正成道真正踏出那一步?

  而且那株大药明明不在龚家堡,这群天河生灵凭什么就认定了它在?

  可惜跟这群天河生灵,解释是没有意义的。

  这场战争打到现在,双方都已经杀红眼了,不可能存在任何缓和的余地。

  要么这群天河生灵组成的联盟主动退走,要么龚家堡被灭。

  不存在第三种可能。

  越是这种时候,越是能感觉到雾瘴区这里的好处。

  小白一群人这些天来过得相当惬意。

  天空是灰蒙蒙的?

  阴暗压抑?

  其实没关系的,只要心情好,遍地都是阳光。

  天河联盟攻打龚家堡的第二个月初,雾瘴区的人族阵营这边,突然来了一群不速之客。

  这是一群人类。

  小白这群人都没有出现,是白修远和林泉声这些人在接待他们。

  此刻小白一群人,正在后面的房间里闲聊。

  对那株大药什么时候拿出来,众人已经达成了一个初步的共识。

  短时间内,坚决不让它曝光!

  从那群天河生灵的反应上来看,这株大药肯定不凡。

  所以关于它的使用时间,必须要留在最适合的时候!

  比如说,有人帝五巅峰了……到时候可以试试,能不能通过这株大药迈出那一步。

  或者说危急关头,直面生死的时刻,这样一株大药,可以改变局面。

  前方的客厅里。

  白修远、林泉声、左丘韵、裴静和孙婷五人都在。

  对面坐着四人,两个看上去很年轻,大概二十几岁的模样,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还有一个看着有些苍老的老者。

  其他跟随来的人,都被安置在另外的房间里。

  首先说话的,是那四十多岁的中年人,他看着白修远和林泉声两人,开口说道:“听说之前你们两人被囚禁在龚家堡,不得自由,如今脱困,真是可喜可贺,邰一成在这里,恭喜二位了!”

  “邰先生太客气了,先生远道而来,不知所为何事?”林泉声开口问道。

  “呵呵,其实这件事,二位的夫人应该很清楚才是,我们和她们谈过很多次,难道她们从来没和你们说过?”邰一成笑眯眯看着白修远和林泉声说道。

  这话里面,多少带着几分讽刺的味道。

  你们两位被囚禁多年,这些年来,我们一直是跟你们的夫人接触的……

  虽然邰一成说的话听起来讽刺意味没那么重,但白修远和林泉声也都能听出来。

  一旁的裴静和左丘韵以及孙婷三人都没出声。

  因为她们一旦开口,就更坐实了这里是女人做主的事情。

  林泉声呵呵一笑,道:“夫人们其实从来都是不管事的,有什么事情,还是重新说吧。”

  这时候,两个年轻人当中的一个,翘着二郎腿,十分随意的靠在椅子上,望着林泉声,开口说道:“没什么,就是想让你们并入到我们邰家,成为邰家的一份子。到时候,无论龚家堡也好,还是其他什么人也好,谁找你们麻烦,就是来找邰家麻烦。”

  年轻人看上去很骄傲,说话的语气也很冲。

  中年人邰一成微笑道:“这对诸位来说,其实是一件好事。终年藏在这雾瘴区,终究不是一回事。而且,也别觉得躲在雾瘴区里,就可以高枕无忧。其实对顶级大势力来说,攻入这里,想要灭掉谁,一点都不难。”

  这话里面的威胁味道非常重。

  因为邰家,也是天河这里的顶级势力之一。

  他这么说,分明就是在提醒在场这几人,别以为你们藏在这里就真没问题。

  林泉声看了一眼邰一成,又看看那翘着二郎腿的年轻人,不卑不亢的微笑道:“抱歉,我们在雾瘴区待的挺好,也不想跟其他大势力有太多的瓜葛,所以,对邰家的邀请,只能说声抱歉了。”

  “邀请?”翘着二郎腿的年轻人嗤笑一声:“林泉声是吧?我想,你可能有点误会,我们不是邀请,而是过来叫你们加入邰家!”

  这时候,那中年人邰一成轻咳一声,道:“邰达,别乱说话。”

  说着,他微笑着对林泉声道:“年轻人脾气冲,说话直接了点,你别见怪。不过我们是真心实意过来邀请你们的。”

  白修远在一旁淡淡说道:“真心邀请,就让个不懂事的孩子坐在这里大放厥词?”

  “你他妈算老几?”邰达翘着二郎腿斜睨着白修远,直接开骂:“你们这群人纯粹就是给脸不要!之前只有两个女人在这里的时候是什么样?没有我们邰家的帮忙,区区两个娘们能这么快在这地方立足?怎么,如今野汉子回来了,觉得腰杆子硬了?”

  邰达身旁的另一个年轻人邰文,此时也淡淡开口:“邰达话糙理不糙,左丘韵,你说句实话,这些年来邰家给你们的帮助少吗?”

  左丘韵目光平静的看着邰文:“不少……”

  “那……”

  左丘韵淡淡道:“我还没说完,你邰家这些年对我们的帮助,的确是不少。但我们这些年来猎取的天河生灵,不也都半卖半送的给了你邰家?而且,当你邰家有需要的时候,哪一次我们不是自掏腰包去帮你们狩猎、打仗?我和裴静,始终觉得,我们双方是互惠互利,合作共赢的一种关系。却不想你们邰家,一直觉得我们欠你们良多,这个我是不认同的。”

  还有一些话左丘韵没说,裴静也不愿说,这些年邰家这几人所谓的帮助,不就是因为看中了她们吗?

  如果不是在雾瘴区,如果不是两女聪明,这些年怕是早被人吞得骨头都不剩。

  “呵呵……”邰达在一旁冷笑道:“真是有意思,左丘韵,你还记得你之前说过的话吗?”

  “我说过的话很多,你指哪一句?”左丘韵平静问道。

  “当年你是不是说过,有朝一日会加入我邰家?”

  “我没那么说过。”左丘韵直接否认。

  “你撒谎!”邰达忽然有些激动起来,放下二郎腿,用手点指着左丘韵,“你敢再说一次吗?”

  “再说多少次,我也没那么说过,”左丘韵低垂眼睑,神色平静,“我当年说,等有朝一日,我们夫君归来,会考虑加入邰家这个建议,但我什么时候说过一定会加入你们邰家?”

  “你……”邰达怒道,“你这是在玩文字游戏,这么说,你连当年说过你丈夫若死了,你会考虑我也是骗人了?”

  白修远脸色瞬间冷下来,不是冲着左丘韵,而是冲着邰达!

  他太清楚自己妻子的性格,死都不可能说出这种话!

  他心中杀意冲天!

  他身边的林泉声,同样也是如此,一双眼中杀意弥漫。

  被人如此当面羞辱,他想杀人!

  两人相互对视一眼,那股眼中燃烧着的火焰,又瞬间平复了几分——他们可以动手,但孩子们怎么办?

  在这里杀个你死我活,谁都不敢保证自己能没问题。

  真打起来,那些孩子们一旦出点事,他们就算死,都不会心安。

  左丘韵脸色瞬间冷下来,冷冷看着邰达:“放你娘的屁!”

  对方这已经是在指着鼻子在骂了。

  这态度,哪里是登门拜访和邀请加入?

  分明就是居高临下,一副我让你们加入邰家是给你们面子,你们不接受,就当面羞辱你们能怎样?

  谁给你们的这个勇气?

  孙婷这时候开口了——

  “龚家堡没有遭遇天河联盟攻击之前,你们邰家行事敢这样张扬跋扈?”

  “如今看着龚家堡即将陷入没落,一下子底气就足了是吧?”

  “是不是觉得龚家堡倒下,在这一带你们就可以顺理成章的称王称霸,成为老大了?”

  “可龚家堡现在还没倒下呢!”

  “你们邰家现在就想当老大,是不是太早了点?”

  孙婷拉着左丘韵的手,没让她说话,而是站起身来,冷冷看着邰达、邰文和邰一成这些人。

  这时候,始终没有开口的那名老者,一双眼落在孙婷身上,终于淡淡开口了。

  “龚家堡里面身份地位特殊的一位夫人,居然跟逃出龚家堡的人搅在了一起,呵呵,有点意思。看来这龚家堡的没落,也不是没有原因的。”

  老者说着,看了一眼白修远和林泉声,十分平静地说道:“天河联盟已经出现,天河……要变天了。万古未有之大变局即将出现。在这种时候,若是不能适应……像你们这样的小型势力,只有死路一条。”

  “死路活路,都是我们自己选择的路,与外人无关。”孙婷冷冷说道:“我们这里庙小,容不下诸位真神,所以,诸位还是请回吧。”

  邰达撇撇嘴,看着孙婷:“听说你嫁了林泉声?”

  “和你有关吗?”孙婷看着他问道。

  若论底气,孙婷是真的一点都不缺!

  身为帝四境界的强者,在整个天河,也绝对是能拿得出手的高端战力。

  眼前这邰达,不过帝三境界,看着年轻,实际上也早已超过了五百岁。换做在人间,这种年龄这个修为,绝对是天人之姿了。

  可在天河……五百来岁的帝三,真谈不上有多优秀。

  “呵呵,听说你在龚家堡时就面首无数,如今居然为了一个林泉声,抛弃了所有面首,看来这林泉声,还真是很有魅力呢。”邰达像条疯狗,见谁都想咬的样子。

  林泉声咬着牙,强行压制着心中的滔天怒火。

  就在这时,外面突然传来一阵脚步声,林子衿一推门,直接进来。

  看见里面一群人,顿时微微一怔。

  因为房间里是有封闭法阵的,在外面并不能听见里面的动静。

  “呃,有客人?”林子衿先是有点不好意思,不过随即感受到屋子里这种古怪诡异的气氛,看了一眼自己母亲这边。

  殊不知,她推门的一瞬间,邰达、邰文两人在看清楚她长相之后,眼中顿时都闪过一抹异彩。

  太漂亮了!

  天河怎么还有这么漂亮的姑娘?

  原本左丘韵和裴静就够美的,当得起绝色倾城这四个字。

  孙婷也很美,令人看一眼就难以忘怀。

  可跟眼前这少女比起来,这些人加起来都比不了啊!

  邰达站起身,冲着林子衿微微一笑:“在家邰家邰达,敢问姑娘芳名?”

  邰文也赶紧站起来,看着林子衿道:“在下邰家邰文,姑娘可曾婚配?”

  林子衿一双极美的眸子里顿时闪过一抹冰冷,但那张精致的小脸上,却露出一丝淡淡的笑意来,她看向自己母亲这边:“妈,他们是谁?”

  妈?

  这姑娘竟然是林泉声和裴静的女儿?

  邰达看看裴静,又看看林子衿,一双眼中,露出毫不掩饰的贪婪之色。

  他全都想要!

  包括左丘韵!

  他身边的邰文,基本上也是一副表情,一脸贪婪。

  这就是天河势力的嘴脸。

  原始,没有规则,谁的拳头硬谁腰杆子就硬。

  表面上的那些温情,不过是浅浅一层。人间遵循的那些规则,在这里——不好使。

  这些天河畔的势力,几乎都是如此!

  而龚家堡,不过是表现得更明显了些。

  “一群垃圾。”裴静淡淡道。

  林子衿看向邰达和邰文,一双极美的眸子里,闪烁着冰冷光芒:“那就给我滚出去。”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