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章 虫子_大符篆师
123读笔 > 大符篆师 > 第五百章 虫子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五百章 虫子

  这虫子竟然知道龚家堡?

  这虫子果然知道龚家堡!

  在场几人的心里面,冒出两种不同的念头来。

  问君也就是随口那么一问,也没想到大白虫子居然真知道。

  “什么送死,不过就是打探一下。”问君说道。

  “嘿,那地方,劝你们一句,还是别去了。”大白虫子的身子耷拉下来,啪叽一下拍在地上,转回头,朝着远处蛄蛹着,“去了的话,就凭你们这点实力,还不够人家塞牙缝的呢。”

  “能说说你知道的吗?”问君看着缓慢前行的大白虫子问道。

  “俺什么都不知道,俺还是个宝宝。”大白虫子正说着,眼前出现了一支箭,距离它的脑袋只有零点零零一毫米。

  箭羽还在剧烈颤动着,发出一阵阵骇人的嗡鸣。

  “不说,今天就打死你,然后把你扔油锅里面去。”单谷威胁道。

  呕!

  司音、彩衣和问君同时有种强烈的恶心感觉,然后同时狠狠瞪了单谷一眼。

  白牧野则一直盯着这只大白虫子,总觉得这家伙出现得太恰到好处了。

  虽说这玩意儿看着不太像是天河生灵,可谁说的准呢?

  这地方明明有一座传送阵,但却连看守的人都没有。

  难道这蛆一样的大白虫子,就是这里的看守者?

  “哎呦还真是吓死爷了,那箭刚刚又不是没落到你蝉爷身上,有用吗?就问你有用吗?”大白虫子冷笑着发出嘲讽。

  问君看了单谷一眼,传音道:“别威胁它。”

  随后两步走到大白虫子跟前,蹲下说道:“跟你开玩笑的。”

  大白虫子:“……”

  它抬起头,看了一眼问君:“小精灵,报复俺是吧?”

  “没有没有,真心求教,龚家堡怎么走?”问君这段日子以来,拼命锻炼自己的情商,感觉已经有了不小的进步。

  哪怕此刻面对这只看着有点恶心的虫子,她也尽量让自己保持一个良好的心态去面对。

  妖族中的一员而已,没啥。

  “你说你们这群人类小娃娃,还有你这小精灵,从前站跑过来做什么?想要逞能么?你们也算见识到天河了,回去吧,昂?别继续留在这了,这就不是你们这种级别的小娃娃能待的地方。”

  大白虫子突然变得正经起来,说出来的话也是老气横秋的。

  问君道:“我们要去龚家堡,也是有事,不然谁会去那种地方呢?”

  大白虫子哼了一声:“小精灵,你别仗着蝉爷与你祖上有旧,与你精灵族关系不错,就跑来套近乎。龚家堡那种地方,真不是你们能去的,俺都不去!”

  众人这才有点明白,为什么问君能跟这只大白虫子耐心沟通,原来双方祖上竟然有旧?

  蛆……啊不是,是蝉和精灵族关系很好?

  问君道:“您就算不说,我们也肯定是要去的。”

  大白虫子想了想,弓起身子,在地上蛄蛹两下,说道:“龚家堡距离此地相隔遥远,按照你们的脚力,就算一直不停的赶路,也至少要半个多月的时间,嗯,就是你们人类的时间,一天十二个时辰,至少也要十五天才能赶到。”

  “那还请您告知,我们要往哪个方向走?”问君接着问起来。

  “俺还没说完呢,”大白虫子道,“这半个月内,你们需要接连穿过上百个危险区域,这些危险区域,凭你们这点实力,绝对九死一生。所以别说什么龚家堡危险,你们怕是连龚家堡的地界都到不了,就都得死个干净。”

  “您告诉我们就行。”问君微笑着道。

  大白虫子沉默了一会:“东,一直往东走,半个月后,进入龚家堡势力范围。在这过程中,你们随时可能会遇到天河生灵,也随时可能遇到这里的镇守者。可不是每一个镇守者都像俺这样阳光正直仗义善良,你们自求多福吧。”

  阳光正直仗义善良?

  你是不是对这八个字有什么误解?

  众人全都一脸无语。

  不过倒是印证了大家的猜测,这大白虫子的确就是这座传送阵这里的守护者……不,是镇守者。

  “好啦,最后送你们一句忠告,在天河这里,可千万不要天真的以为敌人只有天河生灵,这是一片真正的混乱之地,唉,算了,俺和你们说这些做什么?反正都是要死,到时候魂归天河……知道这些也没用。”

  大白虫子语气充满感慨。

  众人全都满头黑线,这破虫子,居然在诅咒我们。

  “行了,我们走吧。”问君站起身,拍拍手,然后对大白虫子道,“不管怎样,都谢谢您!”

  随后颇为得意的看了白牧野一眼:“臭弟弟,走啦!”

  白牧野:“……”

  一群人按照大白虫子指点的方向,朝着远方快速走去。

  过了一会儿,白牧野突然停下脚步,朝着身后道:“您是怕我们遇到危险,专门来护送吗?”

  其他人都是微微一怔,因为大家并未感觉到什么异常。

  大白虫子从土里面突然冒出头来,有些惊讶地问道:“你是怎么发现我的?”

  不等白牧野回答,便又说道:“没别的意思,就是想来瞧瞧热闹。再往前不远,你们就随时能遇到天河生灵了。”

  白牧野转过身,也不理它,径自往前走去。

  “喂,气运加身的小子!”大白虫子突然在后面喊道。

  白牧野微微一怔。

  其他几个人脸上惊讶之色更浓。

  “要不我护送你们一程好了。”大白虫子蛄蛹着身子,从土里面爬出来,迅速爬到白牧野面前,仰起头,看着白牧野,“怎么样?俺是不是特仗义?”

  “不用了,你还是好好镇守你的传送阵吧。”白牧野摇摇头。

  与此同时,问君突然在白牧野精神识海中传音——别答应它。

  “嘿,你这小鬼,居然还嫌弃起老子来了?行,别怪老子没提醒你们,再往前一点点,你们就会遇到恐怖的天河生灵!”大白虫子说道。

  白牧野笑笑:“行,那谢谢您了。”

  说完毫不犹豫的转身就走。

  其他人也都目光怪异的看了一眼大白虫子,转过身,跟在白牧野身后往远处走去。

  大白虫子停留在那里,良久,叹息一声,又钻进土里,默默的在远处跟着。

  “它还在后面跟着呢,要不要赶走?”林子衿轻声问道。

  白牧野摇摇头:“它乐意跟着就跟着好了。”

  问君突然幽幽道:“它是食运之蝉,自己跟着没什么,但你不要答应。”

  “喂!精灵族小姑娘,过分了吧?”大白虫子嗖的一下,在远处露出头来,怒气冲冲地道。

  “你自己什么心思自己清楚,你根本不是什么好心,你只是馋人家身上的气运。”问君淡淡说道。

  “那又怎么样?这对他又没有什么损失……”

  “你再说?”

  “我再说也是……”大白虫子的声音越来越小,看着就有些心虚的样子。

  “你若是想跟着,就在后面跟着,我想小白也不会介意分一点气运给你,但想要让他主动邀请你,然后你慢慢蚕食他身上的气运,这个就别做梦了。有我在,你没机会的。”问君说道。

  众人全都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这世上竟然还有这种能够蚕食别人气运的生灵?

  大白虫子在那边沉默着不回应,给人的感觉就像是被问君说中了心事。

  “还有,你在后面跟着,也不能白跟着,打架的时候,你得出力。”问君道。

  “不是,凭什么呀?这又不是你们家地盘,俺愿意怎么走,关你们什么事儿?”大白虫子似乎有点恼羞成怒。

  问君嘡啷一声把剑拔出来,白牧野连忙给按回去:“行了行了,它乐意跟着就跟着好了。”

  问君冷哼一声。

  食运之蝉这一族跟精灵族祖上的确有旧,但这不代表大白虫子跟他们也有旧。

  再说了,这虫子心机颇深,居然想要让小白主动邀请它跟随,那样它就可以光明正大吸取小白身上的气运了。

  这是天地法则所限定,人为无从更改的。

  问君也没管大白虫子在后面跟着,直接跟众人普及了一下关于食运之蝉的信息。

  大白虫子也是脸皮厚,当然,它可能连脸都没有。任凭问君怎么拿话挤兑,都默不作声,就在后面跟着。

  众人继续前行一段之后,一股强烈的杀意瞬间向着众人弥漫过来。

  大白虫子这点倒是真没撒谎,这里真的是有天河生灵的。

  下一刻,一个浑身上下破破烂烂,如同癞皮狗似的东西,突然从前方冒出来。

  那惊人的杀意,正是这东西身上散发出来的。

  这癞皮狗一样的生灵浑身上下几乎没什么好地方,唯有一双眼,闪烁着妖异的绿色光芒,死死盯着小白这群人。

  啪!

  一道控制符文,直接在这癞皮狗一样的生灵身上炸开。

  它的身子顿时停滞住,但那双眼中的妖异绿色光芒却显得更加璀璨起来。

  下一刻——

  嗬!

  它喉咙里,发出一阵低沉的咆哮声。

  “天河地狱犬,境界不算多高,用你们人类的划分方式,大概在帝三到帝四之间,如果你们求我,我就帮你们干掉它!”

  大白虫子在后面远处说道。

  嘭嘭!

  白牧野再次在虚空中凝结出两片控制符文,拍在这癞皮狗身上。

  这下,它彻底不能动了,就连一双灵动而又妖异的眼,也被控制得无法转动。

  林子衿跟问君和彩衣三人,几乎同时动了!

  三尊年轻女帝,动起手来雷霆万钧!

  林子衿狠狠一刀正面砍过去。

  问君一剑若流光,刺向那癞皮狗的腰——

  所谓铜头铁骨豆腐腰……但凡这类生灵,腰部都是脆弱的要害之地。

  而彩衣,则是瞬间就失去了踪影,下一刻,直接出现在这癞皮狗身旁,狠狠一刀,刺向这癞皮狗另一侧的腰!

  哐!

  林子衿这一刀狠狠斩在狗头之上。

  她当然知道这类生灵的脑袋无比坚硬,但她就是想将这狗头一刀斩开。

  噗!

  噗!

  彩衣跟问君也分别刺在这不能动的癞皮狗两侧腰部。

  但三人这一击,竟然都没能收到她们想要的效果!

  狗头被林子衿的大刀砍出一道伤口,有散发着腥臭味的黑色鲜血从那里流淌出来。

  两侧的腰部,则被姬彩衣跟问君两人分别刺出一个小血洞来,同样有散发着腥臭味的黑色鲜血往外流淌着。

  单谷一箭射出,射向这癞皮狗的眼睛。

  这一次,被控住的癞皮狗眼眸深处露出强烈恐惧。

  噗的一下……单谷这支箭狠狠射进了癞皮狗的眼眶内。

  虽然同样没有射进去多深,但依然将这癞皮狗一只眼睛射瞎。

  司音抡起大锤子,冲到癞皮狗面前,须臾间砸出几千锤!

  哐哐哐……!

  就像是一个打铁的,正在对手中烧红的铁千锤百炼,疯狂锻打。

  那惊天动地的巨响,差点把正准备出手的霍子玉给吓到。

  白牧野使用控制符文控着这只癞皮狗,让它不管遭受怎样的攻击,都无法动弹一下。

  大白虫子就在远处呆呆看着,虽然这些人刚刚曾对它发起过攻击,但跟现在的威势比起来,刚刚对它的攻击真的不算什么了。

  没想到这群年轻的人类小娃娃竟如此恐怖,面对这天河地狱犬都能打出如此惊人的战绩?

  就算是很多镇守者,想要轻而易举的灭掉天河地狱犬,也没那般容易吧?

  甚至有些时候,还有可能受到反噬。

  随着这群人的狂攻,眨眼间一只天河地狱犬,就这样被干掉了。

  从始至终,连一声“汪”都没叫出口。

  也着实有点凄惨。

  白牧野来到天河地狱犬尸体旁边,从身上取出几个特殊器皿,开始收集起它的血液来。

  这玩意儿一看就是诅咒系的生灵,血液可以作为诅咒系符篆的墨,皮可以作为符纸,毛可以制作符篆笔,骨架研磨之后,可以融入到墨水当中……

  这玩意一整只,至少可以制作出十几张帝级的诅咒系符篆。

  别说如今一贫如洗,就算富得膨胀那会儿,小白也不会放过这种极品的材料。

  大白虫子脑袋上模拟出一张小小的人脸来,看着白牧野收集好了血液之后,又在那抽筋拔骨扒皮拔毛,被吓得龇牙咧嘴。

  老子这是看走眼了吗?

  这小家伙在那抽筋拔骨加放血,看着就不像个好人呐!

  随后,众人继续上路。

  又遇到了一些可怕的天河生灵。

  靳铮当时说的一点都没错,天河的确比前站可怕太多。

  有些时候遇到的生灵属于那种能用肉眼轻易观察到的,体型也比较大。

  可有些比大白虫子还小!

  甚至还有更过分的,看着就像一个跳蚤那么大,但却拥有着帝二、帝三……甚至帝四境界的战力!

  这玩意儿特么不注意的话,能瞬间在人身体上穿个洞出来。

  一会儿的功夫,白牧野给他们的被动激活防御符就都被激活了好几张。

  反倒是大白虫子,虽然一直就在后面跟着,但却不知道为什么,那些天河生灵没有主动向它发起攻击的。

  “虫子,我说你该不会是跟这群天河生灵一伙的吧?”单谷一箭射向一只突然间冒出来的禽类天河生灵,忍不住回头吐槽虫子。

  虫子冷笑道:“你懂个屁,老子身上有可以屏蔽它们感知的东西!”

  单谷怒道:“那你不拿出来,就这样眼睁睁看着我们跟它们打?”

  虫子嘿嘿冷笑着:“大家非亲非故,老子又不是你大爷,凭什么要管你?”

  “我特么……”单谷被气得七窍生烟,感觉它在骂自己。

  一边跟大白虫子斗嘴,一边箭不停歇的射向那强大的禽类天河生灵。

  那禽类天河生灵看上去像是一只老母鸡,只是浑身上下同样破破烂烂,一点都不圆润。

  不萌不可爱。

  轰隆隆!

  林子衿、问君和彩衣、司音四人几乎对那老母鸡一样的禽类天河生灵形成了合围之势。

  白牧野的控制符文竟然都没办法彻底控住它,虽然让它行动变得有些迟缓,但这玩意儿原本的速度太快了。

  如今即便迟缓,也不是一般人能跟得上的。

  老母鸡攻防俱佳,如果不是有白牧野的控制符文牵制,问君她们几个都有些压制不住它。

  咯咯哒!

  浑身上下破破烂烂的老母鸡被打急了居然还发出了一声真正的鸡叫。

  “咯咯哒你妹!”单谷又是一箭,射向老母鸡的眼睛。

  嗖!

  帝级弓箭手的射术有多强?

  更别说单谷继承的还是后羿射术。

  这支箭几乎瞬间就到了老母鸡眼前,眼看着就要刺在它的眼睛上。

  嘭!

  那只破烂的鸡翅膀,狠狠抽向单谷这支箭。

  一声巨响,单谷的箭被抽飞了!

  抽飞了!

  不过与此同时,它也被司音狠狠砸了几十下脑袋,看上去像是有点晕;被彩衣刺中一刀,掉了一把破烂鸡毛;被问君一剑斩在鸡爪子上面,火星四溅,简直像是斩在某种神金之上。

  林子衿拎着大刀斩在一旁没动手,她在观察。

  天河生灵着实是恐怖,也幸亏他们这群人这段时间境界突飞猛进,不然真成了手无缚鸡之力的人了。

  大白虫子虽然嘴贱,但说得也没错,天河这地方,不是一般人能来的。

  单谷大声喊道:“白哥,加把劲,控住它啊!”

  白牧野不动声色的继续磨练着自己控制符文的成熟度,因为没有那么多材料,没办法制作出那么多的控制符,他只能通过这种方式来对敌。

  其实这种直接虚空凝聚符文的手段,神符师肯定是不行的。

  不过因为大家对符篆师的了解都没那么深,所以都下意识的觉得这就是神符师的虚空画符。

  虽然都怀疑小白已经踏入帝境,但他一直不承认,大家也就没有多想。

  老母鸡扑棱着翅膀,左冲右突,但都没能逃出这几人的合围。

  大白虫子津津有味的在一旁看着热闹,这群人的强大出乎它的预料,原以为是一群人类小菜鸡,结果发现没那么菜,给了它一丝惊喜的同时,也让它生出了一些别的想法。

  龚家堡……想到这地方,大白虫子一双眼里,闪过一抹淡淡冷意。

  它也恨那群人!

  白牧野的控制符文运用得越来越熟练,老母鸡的行动也变得越来越慢。

  但这家伙的防御太强了!

  鸡爪子好似神金铸成,那一身破破烂烂的羽毛也坚硬无匹。

  被司音的大锤子如此疯狂的砸,都只是看上去有点头晕。

  虽然彼此间配合默契,但单谷射了几箭都没能凑效的情况下,也停下手来,跟林子衿一样,开始默默观察起来。

  于是场上的形势,变成了姬彩衣、问君和司音包围着老母鸡,在白牧野的控制符文之下,不断对老母鸡发起攻击。

  他们也是第一次感受到帝级生灵那强悍的生命力,当真是太抗揍了。

  咯咯哒!

  老母鸡再次发出一声叫声,一双翅膀如刀,猛然间扫向问君的喉咙。

  一直站在一旁观察的林子衿突然喝了一声,身上浮现出一道凤凰虚影,抬手就是一刀!

  这一刀又快又狠,斩向鸡头。

  那老母鸡看见林子衿身上凤凰虚影,突然发出一声哀鸣,竟被压制得不敢动弹。

  小白那不算很熟练的控制符文都没能做到的事情,子衿一道凤凰虚影直接搞定。

  锵!

  林子衿一刀斩在老母鸡的脖子上面,一声巨响之后,有大量鲜血顺着那里迸射出来。

  帝级生灵的鲜血,蕴含着无穷能量。

  即便神级修为,也无法承受。

  林子衿一刀之后,又是一刀斩过去,终于将这老母鸡的鸡头斩掉。

  天空中,并没有什么异象生出。

  依旧一片阴暗。

  这是天河。

  帝级生灵死掉,都无法引起任何特殊景象出现。

  那边大白虫子人立而起,用最上面两只小短爪鼓掌:“可以可以,你们这些人类小娃娃,还真有点本事……”

  嗖!

  林子衿拎着刀瞬间出现在它面前,冷冷问道:“如何遮掩气息,使天河生灵无法察觉?”

  “这个……”大白虫子张嘴就要拒绝。

  林子衿背后猛然间生出一双燃烧着火焰的金色翅膀,那翅膀刷地一下展开,看着无比美丽的同时,也带着无尽危险。

  同时有凤凰虚影,在她身上升腾而起。

  “也不是不能商量……”大白虫子陪着笑,小心翼翼地道。

  —————

  双倍月票?求一下😄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