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五章 我是你姑奶奶_大符篆师
123读笔 > 大符篆师 > 第四百一十五章 我是你姑奶奶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四百一十五章 我是你姑奶奶

  那光芒太璀璨了,甚至压过了太阳的光芒!

  所有人的眼睛在这一刻,全都像是被耀瞎了,根本看不清楚那地方发生了什么。

  地上的林子衿一刀砍翻一个上官家的宗师,在那只大手凝结的瞬间,就已经纵身飞向高天。

  身为大宗师,她非常清楚那是什么。

  而且她有种直觉,那只大手,是冲着哥哥去的!

  决不能让哥哥一个人去面对。

  白牧野的那张剑符,是他在晋升大宗师境界之后制作出来的。

  这是他制作出的第一张大宗师级、大师品质符篆!

  那华光,并非剑符所化,而是剑符刺穿那能量大手的瞬间,能量大手土崩瓦解,爆发出的璀璨光芒!

  外太空中,上官家的准帝猝不及防之下,被这股威势的反噬力量给冲击的心神一颤。

  他没受伤,但被吓一跳!

  这是什么情况?

  即便一个大宗师级的符篆师,也不可能有这种能力!

  下一刻,他那原本又惊又怒的眼睛里,露出无尽的兴奋之色。

  果然是最顶级的上古文明传承!

  那符篆术也是最高级的那一种!

  即便他不是一个符篆师,但在这一刻,也有种兴奋到极致的感觉。

  上官家族里面,天赋好的年轻符篆师大把抓!

  可这种恐怖的、堪称神术的上古符篆术,却是从未有过。

  这一瞬间,这位多年来心静如水,古井不波的准帝境界大能,心头一片火热,甚至兴奋到头皮都跟着有些微微发麻。

  他忍不住发出一阵欢快的笑声!

  接着,他身形一闪,竟然亲自下场了!

  白牧野一张剑符刺破那只能量大手之后,整个人也有种神清气爽的感觉。

  天湖悟道四十天,让他的境界变得更加深邃。

  虽然没有提升境界的高度,但却提升了修为的广度。

  那原本已经不可能继续横向扩充的修为,在这种顿悟之下,硬生生又拉长了三分之一!

  也就是说,白牧野如今的境界虽然是满值的初级大宗师,但他的实际战力,却早已经远远的超过了这个层次。

  至少进入到中级大宗师的领域!

  再加上至尊权杖的加持,他的精神力强度,已经高出正常的高级大宗师。

  跟巅峰大宗师比起来,也不遑多让!

  所以,即便面对一尊准帝,他也没有窘困到被压制着打的地步。

  眼看着那道身影从高天深处,宛若瞬移一般出现在他面前,白牧野身上瞬间出现数百张符,朝着对方一股脑的拍了过去。

  轰!

  上官家这名准帝神级的场域轰然而至。

  这种场域,面对低境界人的压制,就如同一座巨大神山当头压下。

  依然被凝结在虚空中的那些上官家大宗师级强者,即便被这场域力量给刮到一点点边,一个个也全都忍不住口中喷血。

  眼神中露出无尽骇然之色。

  这可不是玩游戏,还带编组攻击的。

  这是现实!

  但凡在场域范围之内,这种攻击就是无差别的!

  就像一枚炮弹落入到人群中,哪里会分敌我?

  上官家这群大宗师魂儿都快被吓丢了!

  他们根本不清楚这位准帝境界的老祖宗到底发了什么疯?

  为什么要用这种攻击方式?

  殊不知,在上官家这位准帝心中,这群一个能顶一支军团的大宗师强者,全都加起来,也不如一个白牧野!

  他释放这种恐怖的场域,就是不想让白牧野从他眼皮子底下给溜了!

  那样他会悔死!

  所以,即便现在不小心伤到一些自己人,也没什么关系。

  反正又死不了。

  大宗师,也没那么脆弱的!

  林子衿出现在白牧野身边,两人相互对视一眼。

  白牧野根本没有任何时间去埋怨林子衿为什么要跑上来。

  在感知到林子衿出现的一刹那,他身上飞着的各种辅助系符篆就已经奶在林子衿身上。

  同时也奶在自己身上。

  那铺天盖地拍向对方的符篆,几乎绝大多数都被对方的场域力量给挡在外面。

  还有一少部分顽强的,冲过上官家这名准帝的场域,打了进去。

  但却被这名准帝随手一击,便给打破。

  不过其中有几张符篆,还没等这名准帝去打,就自行爆开。

  咔嚓!

  一阵狂雷,朝他劈去!

  “劈死你个老狗!”

  白牧野怒吼一声,身上再次飞出大量符篆,有些符篆专门轰击对方的场域。

  只要制造出片刻场域混乱,其他那些符篆便能趁乱飞进去。

  雷电的速度太快了!

  即便是一名准帝,也难以闪躲。

  但这种神级绝巅的大能真的是太恐怖了!

  数道雷电加身的情况下,身体竟然只出现了不到一秒钟的僵直。

  不过有一点,他那原本披散在肩上的柔顺黑发,瞬间被雷劈得一下子根根倒立起来。

  整个人的形象再不复之前的仙风道骨,看上去特别滑稽。

  而且,趁着他这不到一秒钟的僵直,至少有七八种不同的符篆拍在这名准帝身上。

  同时还有几十张……排着队在那等着!

  控制符!

  大宗师级,大师品质的控制符!

  终于在这名准帝身上炸开。

  林子衿跟白牧野之间的默契程度,早已经到了一种连眼神都不需要的程度。

  她怒喝一声,冲向对方,手中大刀轰然劈下!

  嗡!

  整片天空,一阵轻微颤抖。

  林子衿这一刀斩出的寒气,被上官家那准帝身上飞出的一面镜子给挡住,不但如此,那面只有巴掌大的小镜子,竟然将林子衿斩出的这一道寒气给完完整整反弹了回来!

  没人能想到会发生这种情况,林子衿也完全没想到。

  但她的反应速度,也快到无与伦比!

  眼看着那道可怕的能量冲她飞来,林子衿身子瞬间一个瞬移。

  堪堪躲开这道自己打出去的攻击。

  而此时,却见上官家那准帝,哇的一下,喷出一股鲜血!

  因为被控制符控着,强行使用神器,他也受了点伤。

  虽不严重,但这对他来说,宛若一个天大的笑话!

  一个在数百年前就已经成名的超级天才,一个只差半步便可晋升帝级的顶级大能,竟然在两个小毛孩子面前,吃了这么大的一个亏!

  “臭丫头……给我去死!”

  上官家这名准帝一掌拍出,那股宛若星河倾泻的力量,轰然打向林子衿。

  白牧野不能杀,但这水灵灵的小姑娘,杀就杀了!

  这名上官家准帝咆哮着,身体有无尽的光芒迸射,真正的散发出神威来。

  白牧野所有打过去的符篆,竟然被他身上爆发出的这股力量,纷纷崩碎!

  双方的境界,差距实在太大了!

  以白牧野目前的修为来说,即便是一个神级中阶的大能,一对一的战斗,也很可能会吃个意想不到的大亏。

  但上官家这位,却是一个实打实的神级巅峰!

  那一身灵力简直如同汪洋大海一般!

  太强了!

  也太恐怖了!

  随着他的这次爆发,周围虚空中那些距离近一点的上官家大宗师级强者,身体纷纷崩碎!

  没能死在敌人手里,却死在了自己老祖宗手上。

  这群人到死都憋闷无比。

  距离更远一点的段勇,此刻已经将那数百名僵尸老者全部召唤上来。

  他咆哮着,让那群人再快一点,更快一点!

  段勇双目赤红,失去了往日淡定。

  如果今天白牧野在这里出事,那即便他最终计划成功,但这一生,也无法原谅自己!

  这种亘古未有的绝世天才,若真陨落在此,那是整个人类的劫难!

  而上官家,就算被铲平千万次……也难辞其咎!

  林子衿身上的防御符和被动激活防御符在这一瞬间,同时爆发出无与伦比的防御能力。

  但面对上官家准帝境界大能这一击,依然显得有些不够看。

  两道防御光幕,没能撑过三秒钟!

  林子衿身体周围的空气,像是被彻底封印一般。

  白牧野目眦欲裂,一连串打出十几张身上的最强符篆!

  各种元素属性的攻击符篆,一股脑的轰过去,即便一个准帝,也不由色变,他大吼着,向后退去。

  暂避锋芒,不敢正面撄峰!

  但林子衿那边,却眼看着就要遭逢劫难。

  因为上官家这名准帝的一击已经打出去,就在这时,一只不知从哪伸出来的纤纤素手,一把拉起林子衿一条胳膊——

  这种感觉,活像是有人从一张照片里面,嗖的一下,拽走了一个人!

  整片天地几乎都在那准帝的封印当中,就连他们上官家自己的那些大宗师全都动弹不得。

  可竟有人,能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将林子衿给救走?

  上官家那名刚刚被白牧野符篆给逼退的准帝大能不由发出一声惊疑不定的惊呼声。

  “什么人?上官骁龙在此,谁在多管闲事?”

  “你算个什么东西?”随着一道幽冷声音的响起,那只刚刚拉走林子衿的纤纤素手,竟不知为何,出现在了上官家这名准帝眼前。

  抡圆了——

  啪!

  狠狠一巴掌抽在他脸上!

  “臭不要脸的狗东西!”

  “自己什么境界不知道?差一点成帝的人,亲自下场对付一个二十岁不到的孩子?”

  “那你也就被怪我欺负你这小娃娃!”

  啪!

  啪!

  啪!

  那幽冷的声音,每说一句,便抽上官家这准帝一耳光。

  抱着突然被人塞在怀里的林子衿,白牧野嘴角都在剧烈抽搐着,心说我的姑奶奶呦,您要是再来晚一点,我跟您这超可爱的玄孙媳妇可就都要交代在这了!

  上官家那位准帝硬是被抽傻了!

  如此的奇耻大辱,生平从未受过!

  可此时此刻,他的灵魂都在颤抖!

  别说出声喝骂,他甚至连呼吸都不敢太用力!

  生恐惹恼这只手的主人。

  能打他像是打孙子一样的存在,只能是帝。

  而且,他几乎一下子就猜到来人的身份了。

  目前这世间已知的女帝,恐怕也只有她了……没想到,她真的回来了,更没想到,她真的成帝了!

  “白楚月……”

  上官家这名准帝声音哆嗦着,叫出了这个名字来。

  啪!

  回应他的,是又一记耳光。

  又脆又响。

  看得白牧野都有些手痒,忍不住问道:“我可以打两下吗?”

  “你老实一边待着!准帝也是你能羞辱的?”

  那幽冷的声音这一次变得清脆一些,但说出来的话,却让上官家这名准帝想哭。

  准帝不容羞辱,可您在干嘛?

  要杀就杀呀!

  何必这样辱我?

  但他不敢说这句,因为这位白帝,真的会杀他。

  白牧野撇撇嘴,小声嘀咕道:“不让就不让呗,脾气那么暴躁……”

  “上官骁龙,你想死还是想活?”幽冷的声音再次响起。

  事实上,能听见她声音的,整片天空之下,除了她自己之外,也有三个人。

  上官家这名准帝上官骁龙,白牧野和林子衿。

  其余人,在这一刻,大脑全都是一片空白的,不是遇到了什么,只是这片时空,被帝真正封印了。

  这是道。

  简单一点去理解,这,是帝的场域。

  “白……白帝!”上官骁龙两边脸颊被拍得又红又肿,鲜血顺着嘴角往外滴滴答答流淌,“这是个误会。”

  “你不用跟我说废话,我只问你一句,想死想活。”

  “想活。”

  “想活的话,来,我教你一个血誓,不用谢我奥,对着那个超帅的小朋友发誓,终生做他奴仆!”幽冷的声音道。

  “白帝,你这是欺人……”

  “我只问一遍,同不同意?”幽冷的声音打断他。

  “我不……”

  噗!

  一颗人头,瞬间高高飞起。

  热血顺着上官骁龙的脖子猛然间高高蹿起,如同一股喷泉,径自冲向更高的宇宙虚空。

  外太空中,几艘星舰也完全被禁锢在那里,星舰中的人就这样眼睁睁看着自家的准帝被人一剑斩首。

  林子衿看得一双美眸中神采奕奕!

  对!

  要的就是这种感觉!

  这样的狗贼,收他为奴仆都嫌弃!

  一刀砍了他,干净利落!

  整个世界都跟着清净了!

  上官骁龙被斩了脑袋,精神体刚想逃走,却突然间看见一本书径自朝他精神体飞来。

  我草!

  杀人不过头点地啊!

  不等他的精神体挣扎,直接就被符篆师宝典给收了。

  这时候,从虚空中走出一个看上去也就十四五岁的小姑娘。

  小姑娘长相绝美,披肩长发,穿着一身白裙,赤着双脚,雪白的肌肤细腻到极致。

  那一身出尘脱俗的气质,完全不像是这人间中人。

  宛若九天来客。

  小姑娘一步步踏着虚空,往白牧野这边走来,一边走,一边忍不住瞪了一眼白牧野。

  道:“你这便宜捡的倒是干脆利落,人死如灯灭,放走他的精神魂体又能如何?”

  白牧野看着这小姑娘,“您就是我老祖奶奶?”

  “我是你姑奶奶!”

  小姑娘眉毛一挑,强调道:“祖姑奶奶!”

  白牧野笑笑:“这么好看的小妹妹,谁敢相信您是我祖姑奶奶?”

  “臭小子少贫嘴,给我老实点,”小姑娘看着他,“你不要打岔,我问你,为什么要连他精神体都给收了?”

  白牧野耸耸肩:“他要杀我,我为什么要放过他?您要再晚来一步,我跟您可爱的小玄孙媳妇都要倒大霉……”

  林子衿在一旁红着脸。

  “算了,收就收了吧,他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收了免得他精神魂体跑出去夺舍害人,”白楚月叹息一声,“可惜当年也是一个风华正茂的有志青年,贪念起,竟变成这样。”

  “你们认识?”白牧野有点意外。

  “这有什么好奇怪的?”白楚月看了白牧野一眼,“就像你们现在认识的那些同代天骄一样,我虽然比他大很多,但按照修行者的说法,我们勉强也能算是一个时代的人。”

  寿命长的人就是这么骄傲,一张嘴就是一个时代。

  唉!

  啥时候咱也能这样?

  挥斥方遒,指点乾坤,谈笑间看风云起落?

  我的酒,应该都特么凉了吧?

  这个十三装的真叫一个失败。

  白牧野看了一眼段勇那方向,又平衡了点。

  老段和他召唤过来拼命的那群僵尸老者都还在半空中卡着呢。

  管你什么境界,都一动不能动。

  就跟系统出BUG了似的。

  帝……对这人世间来说,可不就是活生生的BUG么?

  这种境界,已经完全超出了武技和能量的范畴。

  彻彻底底的入道了。

  “臭小子,是不是早就知道我来了?所以才会那么放松警惕,失去了以往的那些计算?”

  白楚月并没有立即解开这片天地间封印的意思,而是来到白牧野面前,一双黑漆漆的纯净眼睛盯着他。

  “祖姑奶奶好。”林子衿在一旁突然一脸乖巧的打了个招呼。

  “嘻嘻,小姑娘不错!”看起来比林子衿还小的白楚月冲着林子衿一笑,想了想,从自己手腕上,摘下一个亮白色的手镯,“喏,初次见面,也没什么好送你的,以后你们结婚,我也未必能参加,就当提前送你们新婚礼物了!”

  林子衿脸色绯红,看着那个手镯,虽然完全看不出它的材质,但带在一尊帝手上的东西,怎么可能是凡品?

  “太贵重了……”林子衿一边说着,一边接过了手镯,笑眯眯带在自己手腕上,还举起来给白牧野看了一眼,“哥哥你看,好看不?”

  白牧野:“……”

  您这是在客气吗?

  嘴上说着太贵重了,手却诚实得一塌糊涂啊!

  “哈哈,我就喜欢你这种性子的人。”白楚月开心的笑着说道。

  然后随口传了林子衿一段法诀,又对她说了几句话——是用精神力直接传到林子衿精神识海中。

  林子衿愣了一下,连忙把手镯摘下,有些惶恐的道:“这,这太贵重了,我不能要……”

  白楚月一瞪眼,看上去很萌。

  “刚说你性子爽快讨人喜欢,怎么就变得婆婆妈妈?你这么好看,配得上这手镯,关键,我喜欢你这孩子!”

  说着,她又一招手,将同样选在天空中那面巴掌大的小铜镜给招过来,扔给林子衿,“这小东西也不错,妙用不少,关键时刻可以阴人一下。”

  林子衿都有点不会了,脸色绯红,看着白牧野求助。

  “你看他干啥?他敢做我的主不成?”小姑娘说道。

  “我,我呢?”白牧野指了指自己。

  “我还没训你呢!你一符篆师,要这些做什么?”小姑娘瞪着白牧野。

  虽然明知这是辈分高到吓死人的老祖姑奶奶,可这一副天真烂漫小仙女形象,用这种老气横秋的语气说话,叫人特别出戏。

  反正小白真的很难把她当成一个老祖宗看待。

  林子衿一脸纠结,白牧野想了想,道:“老祖宗赏的东西,拿着吧,长者赐,不敢辞。”

  “就你心眼多!我问你,你是不是早就知道我来了?”小姑娘瞪着白牧野问道。

  又来了!

  白牧野忽然有点头疼。

  这问题绕不过去了吗?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